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六十三章 心力交瘁
    五号是苏钰,三号是秦妈。

    秦妈把牌放在桌上,笑道:“妈的男朋友,现在是我老公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伸出手,拥着秦妈。

    秦妈顺从的依偎在老公怀里,两人毫无顾忌的朝儿子女儿,以及媳妇一二号,撒出满满的狗粮。

    秦宝宝看向苏钰,眯着眼:“你呢?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直觉得入室狼是最大的威胁,现在多了一只泰迪,从认识苏钰以来,苏钰对秦泽的态度转变,秦宝宝感受最深,她几乎可以确定,苏泰迪看上她养了二十三年的猪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秦宝宝也就呵呵一笑,感觉一切尽在自己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可跨年夜苏钰登门拜访,让秦宝宝醒悟,原来冰雪聪明如本宝宝,也有不曾掌控到的事。

    比如苏钰一声不响的和老爸勾搭上了,甚至还关系很好,一口一个秦叔叔叫的老甜了。老爸看她的眼神也充满了和蔼。

    秦宝宝心里没底了,想看看小赤佬和苏钰到了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秦宝宝目光直勾勾看着苏钰,心里冷笑,我看你跳不跳。

    此时,秦泽和王子衿对视一眼,真正的狼人一脸淡定,并且对秦泽微微点头:稳住,我们能赢!

    苏钰淡淡道:“我没有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心里补充一句:我只有老公。

    秦宝宝怀疑的语气:“说真话,不然就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苏钰认真道:“没有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秦妈呵呵笑道:“那要赶紧找了。”

    老妈话中颇有深意啊。

    老爷子瞅了眼儿子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秦泽忽然醒悟过来,苏钰确实没说谎,他的正牌女友是王子衿,苏钰目前还在努力挖墙脚,暂时没有把王子衿赶下台。

    但苏钰也确实说谎了,她和秦泽的关系,说是男女朋友也没错。

    相当于卡了bug。

    在秦妈和老爷子看来,苏钰的回答没毛病。因为他们知道,女朋友不是她。

    秦宝宝不知信没信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重新洗牌,游戏进入第三轮。

    这一次抽到国王牌的是苏钰,她瞄一眼秦泽的牌,嘴角荡起凌厉的弧度,她把国王牌摊在桌上,“一号二号,最喜欢的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松口气,她是五号。

    秦妈和老爷子笑道:“不是我们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一脸mmp的把牌摊出来,秦泽是一号,秦宝宝是二号。

    秦泽看向姐姐,姐姐看向秦泽。

    两人的眼神都好慌!

    秦泽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妈蛋,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。

    不是有没有男朋友,就是你最喜欢谁,就不能换别的花样吗?

    苏钰盯着秦泽。

    王子衿盯着秦泽。

    只有姐姐心虚的低下头,怎么办,老妈的眼神好火辣,宝宝心好慌。

    这游戏没法玩了啊,嘤嘤嘤

    但,几乎在同一瞬间,姐弟俩又将目光交汇,最喜欢的人

    秦泽宁愿回答上一个问题,他牙一咬,就把事情摊开了,只有这件事,他不敢摊牌。

    会死人的,死的很惨那种。

    我尼玛亿万富翁的大佬,可不能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可是,这么刺激的问题,好像听老弟(姐姐)回答。

    姐弟俩如此想着。

    王子衿嫣然笑道:“说呀,磨磨唧唧的。”

    苏钰轻声道:“这么难以抉择吗?”

    秦妈催促:“说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:“呵呵!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”秦泽牙一咬,心一横:“我当然是最喜欢麻麻。”

    秦妈:“??”

    秦宝宝灵机一动,扑过去搂住老爷子的胳膊:“当然是最喜欢爸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开怀大笑:“乖!”

    一言不合就赏女儿一记摸头杀。

    “赖皮!”苏钰皱了皱鼻子:“你们姐弟耍滑头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斜来一眼,显然也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没耍滑头,最喜欢的人是我爸,有错吗?”秦宝宝义正言辞的说,顺带着讨好父亲:“最喜欢爸了。”

    把脑袋往老爷子怀里蹭了蹭。

    二十五岁的城里姑娘,绝大部分都孩子气十足,搁在乡下,这岁数的姑娘都当妈了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你又没说最爱谁,喜欢嘛,最喜欢爸妈,没毛病啊。

    苏钰和王子衿也想明白了,这个问题有bug,疏忽了。

    趁着秦泽洗牌的时候,王子衿发了一条信息给秦宝宝:“苏钰肯定看上阿泽咯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回复: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如果下一局,咱们谁抽到国王牌,就问她喜欢的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不妥,她会说喜欢的人是爸爸。应该问她,想不想找秦泽当男朋友。是和不是,二选一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好,游戏继续。

    这回,又是姐姐抽到国王牌,运气实在好。

    王子衿大为振奋,闺蜜运气真好,可以可以,继续怼苏钰。

    她在桌子底下悄悄比了个三的字数,意思是自己三号牌,六个人的游戏,最多可以命令两人,那么逮到苏钰的几率是四分之二。

    秦宝宝微微点头,她和王子衿是好闺蜜,好同学,大学三年的同桌,吃饭写作业都一块儿,偶尔还会去操场看男孩子打篮球,逢着秦宝宝和王子衿去球场,男生们一个个仿佛嗑药的公鸡,兴奋的不行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闺蜜本宝宝反手就是一刀。

    “三号,你有没有男朋友。”秦宝宝大声道。

    王子衿难以置信的看着她,感觉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离她而去,没错,是人与人之间信任。

    明明都说好一起怼苏钰的,为什么反手给我一刀啊。

    我把你当闺蜜,你把我当什么?

    小蜜吗?

    王子衿万念俱灰的摊开三号牌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药丸!

    秦妈:“噗~”

    妈,别这样!

    秦泽委屈的眼神看向老妈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有没有呢?”秦宝宝直视着王子衿。

    所以,姐姐应该是感觉到什么了吧。

    王子衿还没说话,苏钰插嘴了:“好奇怪,你这个问题有什么意思。她有没有男朋友,你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苏钰看不懂,在她的理解中,秦泽和王子衿是男女朋友这件事,秦宝宝肯定知道,毕竟一个弟弟一个闺蜜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秦泽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别再说了,你没看见子衿姐脸都黑了吗。

    苏钰果然住嘴,看秦泽一眼,再看秦宝宝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有!”王子衿正色道。

    秦宝宝追问道:“是谁!”

    王子衿笑道:“那就等你抽到下一个国王再说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狐疑的看了看她,嫣然一笑:“那就下一次再问你呗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俯身洗牌。

    秦泽和王子衿打起眼皮摩斯密码。

    秦泽:“子衿姐,我们还能赢吗?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难说,猥琐发育吧,期待对手浪一浪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我姐发育杠杠的,她决定会浪。而且,我有底气,保证她一次都抽不到大王。”

    毕竟36d。

    秦泽默默叹息,这个大年夜,三个女人一台戏,发生什么事都不奇怪咯,局势已经脱离掌控,算了,一切都看天意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一切都是天意~

    一切都是命运~

    终究已注定!

    特别想唱这首歌。

    第五局开始!

    天无绝人之路,秦宝宝没有摸到国王牌,这张牌掌握在了秦泽手里。

    来啊,互相伤害啊。

    秦泽把大王牌摔在桌上,他缓缓看向秦妈,等的就是现在,几次洗牌下来,秦泽在每张牌上都做了小手脚,或是指甲划s、划z、划l线,反正每张牌他都做过记号了。

    五次,刚好五张牌,之前秦妈运气好,没抽到他划过的牌,这次每张牌他都做了标记,于是果断抢了大王牌。

    这就是秦泽的底气!

    前几次不抢大王牌,是怕被姐姐们看出来,毕竟在座的都不是辣鸡,都那么冰雪聪明,他每次抽到大王牌,姐姐们就会知道他认牌。

    问什么?

    早就想好了。

    肯定不能问:妈,你心里最大的秘密是什么。

    问了也白问。

    秦泽深吸一口气:“一号,你的初恋对象是谁?”

    秦妈缓缓摊开牌,笑道:“当然是你爸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妈年轻时这么漂亮,爸怎么把您给追到手的。”

    秦妈嗔道:“小孩子问这个干嘛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向老爷子,老爷子笑眯眯的表情,分明很得意。

    看来,老妈没说谎,初恋是秦建章同志没错。

    游戏接着,秦泽再次抽到大王牌。

    “三号,你心里藏着的最大秘密是什么。”秦泽发问。

    秦妈无奈的把三号牌摊在桌上,摇头:“没有!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不信!”

    姐姐说完,看了秦泽一眼。

    秦泽笑道:“肯定有秘密的,妈你不说,那我就换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秦妈皱了皱眉,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妈,记得您以前经常带我去浙省度假,住在许阿姨家,我听说许阿姨有个弟弟,老有钱了,可是我从来没见过,有一次许阿姨的丈夫生病,没钱,还是您掏钱的,所以我就想啊,为什么她那个有钱的弟弟不帮忙?”

    “许阿姨和她弟弟,关系不好吗?”

    老爷子叹道:“你说的许阿姨,是许茹吧?小岚,记得许茹很疼阿泽。一转眼,走了那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苏钰和王子衿默默听着,没什么感觉,毕竟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秦宝宝低着头,眸子闪烁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秦妈脸色很精彩,甚至有点强颜欢笑:“你问这个干嘛,这么多年的事了,我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许阿姨那么疼我,我当然好奇啊,当时我还想,等长大了,一定要好好教训她弟弟呢。”

    “教训什么,都是陌生人。”秦妈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陌生人,您和许阿姨这么好,她弟弟您不应该认识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十几年不联系了,哪来的交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联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问了。”秦妈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“哦哦,那算了,咱们继续?”秦泽准备洗牌。

    “不玩了,累了。”秦妈起身,走向厨房:“我给你们洗点水果。”

    游戏结束后,每个人都感觉心力交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