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六十章 这年没法过了
    “先不管她到底有没有男朋友,”老爷子摆摆手,吓的秦泽以为又要挨揍。

    “子衿呢?你和子衿发展到什么关系了。”老爷子烦躁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。”秦泽用含蓄的语言概括自己和子衿姐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没那个?”老爷子一愣。

    秦泽点头。

    厨房里暂时安静下来,老爷子皱眉沉思,秦妈也在沉思,秦泽则是战战兢兢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头皮要削到什么时候,稳住,我一定能熬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老爷子没想出个所以然来,把问题抛回给儿子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秦泽抓抓头。

    许是从儿子眼中看到了困惑和失落,老爷子没削他,从一个父亲的角度,为儿子分析:“你和人家发生关系,只要人家姑娘没说让你滚,该负责的就要负责,苏钰是好姑娘。当然,爸也不迂腐,如果你更喜欢王子衿,你就跟苏钰谈一谈,好聚好散。反之,则和子衿谈一谈,趁早分手。”

    秦泽低着头,耸拉着脑袋,像一条迷失在野外的小狗,孤零零的,显得很凄凉。

    老爷子莫名的心软了,这是他家的咸鱼,他的儿子,或许做错了事,可当父亲的,不该只是严肃的训斥和惩罚,更应该为他指点迷津,父亲的角色,就是孩子人生道路上的标杆,是漂泊船只的灯塔。

    我应该更有耐心和细心,帮助他,劝解他,用温柔的父爱指点他。

    老爷子叹道:“有什么想法和困扰就说出来,爸比你多几十年的人生经验,想来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只听秦泽纠结的声音说:

    “就不能两个都要吗?爸有这方面的经验吗?”

    老爷子:“”

    秦妈:“”

    老爷子顿时看向秦妈,秦妈呵一声:“你有这方面的经验吗?”

    细心?耐心?

    呵呵,这样的儿子还是打死吧。

    老爷子沉声道:“受死吧小赤佬。”

    他撩起毛衣下摆,刷一下抽出了皮带。

    “哎呦,我的亲爹。”秦泽连忙拽住皮带:“您还是削我头皮吧,我头铁,不怕。”

    皮带抽起来,可比鸡毛掸子给力多了,他挨不住。

    好绝望,新的一年,刚开始,就挨了一顿暴揍,感觉今年我会完蛋。

    这又不是本命年,怎么就那么倒霉。

    “放手!”

    “不放手!”

    “放手,不然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放,打死也不放!”

    父子俩拉扯皮带,谁都不敢松手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秦妈叹口气,儿子长大了,不是以前挨打不敢还手的孩子了,看到儿子长大成人,越来越有独立自主的人格,真好。

    秦妈欣慰的想着,默默打开了第二个壁柜,里面放着一根好多年没用的擀面杖。

    由于她背对着秦泽,秦泽没看到老妈的动作,不然幼小的心灵要碎一地。

    老爷子看见了,眼睛一亮,果断操起擀面杖,恶狠狠道:“哈哈,小赤佬,受屎吧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“你敢躲,我现在就把纸巾和苏钰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“站好了,挺直腰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老爷子用擀面杖教小赤佬做人,训斥道:“是不是觉得自己赚了点钱,膨胀了?你再大也是我儿子,我从小教育你?不管贫富贵贱,做人最基本的操守和底线,要零容忍的坚守。两个都想要?呵呵呵,秦泽啊秦泽,我怎么会生出像你这么有出息的儿子,要不你用钱给我砸出一个奉旨成婚?”

    奉旨成婚,古代是一妻多妾制,但如果能得到皇帝的赐婚,就能娶两个妻子。

    老爷子实力嘲讽,啧啧!

    五分钟后,吃瓜秦妈出手,拉住老公的手,怒道:“有话好好说,打什么,把孩子打坏了,你赔我一个?”

    秦泽泪流满面:亲妈诶,您这句话能说早点吗?您不是警察,却把警察爱迟到的臭毛病给学会了

    晚上七点半,秦泽协助秦妈做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,还有一大盆饺子,香气从厨房传到客厅,姐姐们馋的直流口水。

    秦泽捧出最后一道菜,苏钰、秦宝宝、王子衿排排坐,三双眼睛亮晶晶的放光芒。

    “吃饭吃饭!”老爷子大手一挥。

    他坐在首坐,左边是三个姐姐们,右边是秦泽和秦妈。

    “阿泽,帮我盛饭。”姐姐娇声道。

    秦泽给她盛一碗米饭,递过去,秦宝宝接碗时,小脸失色:“你手怎么肿了?”

    老爸爱的教育!

    秦泽道:“洗高压锅的时候砸到手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疼不疼?我帮你吹吹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家里有药吗?”

    苏钰:“我去买药。”

    三人异口同声,都是关切心疼的表情。

    老爷子:“”

    秦妈:“”

    秦妈想,阿泽女人缘出奇的好呢,以前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老爷子想,老羡慕了,果然,这样的儿子打死算了。

    小赤佬受屎!

    感情方面的事,老爷子也给不出经验,让秦泽自己琢磨,也有可能是秦妈站在边上,老爷子不好说:儿子,这种感情纠葛,老爸最有经验了,今晚促膝长谈,教导你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秘法!

    儿子的感情问题,秦妈和老爷子不方便直接插手干预,老两口商量一下,决定先保密,让儿子自己去处理。结局或许有喜有悲,但至少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如果由他俩强行干预,或许就成了几个年轻人半辈子的心结。

    老爷子虽然喜欢打儿子,但并不是迂腐,甚至还相当开明,最后那句话是这样说的:“交女朋友可以有很多选择,苏钰和王子衿你都可以试试,但同时交往两个就不对。”

    总结一下:两个女孩都可以试试深浅,找到最符合自己型号的。

    反正秦泽是这样理解的。

    没毛病!

    秦家的年夜饭很多年没这么热闹了,今年添了王子衿和苏钰两个,如果不是儿子尴尬的感情问题,老爷子和秦妈其实蛮开心的,年纪越大,就越喜欢身边有后辈陪伴,越热闹越好。

    对很多老人来说,最大的艰辛不是贫穷,是日复一日的孤独。

    对苏钰来说,最幸福的事,就是一家人和睦融融的坐在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这份幸福,亲人没有给她,但今晚在秦家,她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。对面坐着她最爱的男人,还有严肃但又和蔼的秦叔叔,以及温婉的秦妈。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,如果这一幕能拍下来,请把两个小贱货ps掉!

    完美!

    年夜饭,餐桌上向来很少说话的老爷子破例,和苏钰谈笑风声,继续聊他们的话题。从国内经济聊到国外经济,再聊到全球经济,最后又返回,聊起宝泽公司今后在金融行业该走的路线和一些近期可行的业务。

    王子衿和秦宝宝一脸的黑人问号,复旦高材生和北大高材生,破天荒的觉得自己是没文化的lo逼。

    完全插不上嘴。

    秦泽能插嘴,“爸,你说的那套不适合我的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苏钰,你的国外经济理论,在国内不行的,早点改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爸、苏钰的东西结合不管用,别讨论这些没意义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可笑,爸你这套改革想法,漏洞百出。苏钰你的借鉴西方经济经验,改变国内经济下行压力的想法,更加幼稚。”

    做为啃技能书啃到满级的大佬,老爸和苏钰的学术讨论,就像孔子看到两小儿辩日。

    孔子分不清谁对谁错,但秦泽分得清两人都错。

    “有你什么事,吃你的饭去。”老爷子斥道。

    “讨厌,别插嘴。”苏钰娇嗔。

    秦妈和王子衿拉家常,相比老爷子和苏钰的学术讨论,她俩更像一对逗哏捧哏,王子衿总能顺着秦妈的话,把她捧着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王子衿很懂得讨长辈欢心。

    这技能秦宝宝学不来的,秦宝宝只会撒娇,但和容易把天聊死。

    比如秦妈说:子衿,过完年26了,该找男朋友咯。

    王子衿会笑着说:是啊阿姨,该找了,有机会找到合得来的男孩,就谈一场恋爱。

    换成秦宝宝,她会说:谈什么男朋友,烦!

    秦妈说:想过什么时候结婚吗?

    王子衿说:三十之前把自己嫁掉吧,阿姨觉得呢?

    换成秦宝宝:妈你讨不讨厌的,再说这事,信不信我出家当尼姑啊。

    姐弟俩埋头吃饭,各自被冷落。

    这时,秦泽看见姐姐朝他眨了眨水汪汪的眸子,然后,桌底下就有一只小脚丫子,在他小腿蹭啊蹭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秦泽心慌肾也慌,这年没法过了啊。

    姐姐,猥琐发育,不要浪啊!nt

    请记住本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