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五十八章 溜的很
    苏钰觉得自己陷入深深的危局当中,平白无故被黑了一把,她如果解释不清,秦叔叔这边的印象分肯定要狂掉。想想看,一个和儿子有亲密关系的女人,竟然私底下有另一个疑似男友的存在。

    当爹的肯定不能忍啊。

    王子衿和秦宝宝得意的相视一眼,这样一来,苏钰有男朋友的印象就会在老爸(秦叔叔)心里扎根,然后不管她苏泰迪怎么刷好感度,老爷子会始终把她当外人。

    没有商量,没有通气,只要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,闺蜜俩就了解对方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铲除苏泰迪这件事上,她们格外有默契。

    老爷子脸色慢慢崩了,他想的自然更多,他可是知道苏钰和儿子关系的,同时知道苏钰是秦泽的秘书,嗯,副总兼秘书。

    秘书这个词儿,总容易让人想歪。

    老爷子仔细捋了捋思路,苏钰年纪比秦泽大两岁,这年纪,说没男朋友,似乎不可信。听子衿和女儿话中的意思,似乎都知道苏钰有男朋友,阿泽也知道,知道有男朋友,还和秘书搞在一起?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我儿子什么时候这么会玩不对,我儿子什么时候变的如此人渣?

    老爷子脸上笑容渐渐消失.gif

    苏钰紧张的看着老爷子,发现秦叔叔的脸色更黑了,苏钰慌的一匹这种事,有口难辩的,说都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太自信,人生三大错觉:塔下强杀、残血反杀、我能吊打王子衿和秦宝宝

    这会儿,秦泽从厨房出来,在餐桌上抽几张纸巾,擦干净手,对着客厅的垃圾桶来了一发三分投篮,进了!

    稳!

    “爸,妈叫你进去。”秦泽笑容诡异。

    老爷子一脸懵逼的起身,走进厨房。

    客厅气氛很古怪,秦宝宝和王子衿审视的眼神,苏钰委屈的眼神,纷纷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秦泽半点不慌,大马金刀在美人们身边坐下来,低声道:“等会儿我爸妈要是打起来,你们什么都别说,什么都别做,赶紧回房间躲着,这里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有危险放着别动,让我来!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三个美人齐齐问。

    为什么?因为我把我爸给坑了。

    秦泽不禁想起和老妈在厨房的后续对话。

    “讲真,我从没见过老爸这么和一个年轻人聊的来,他在年轻人面前,都很严肃很注意形象的。”

    秦妈默默听着。

    “我爸也真是,大过年的邀请人家来家里吃饭,都不说一声,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秦妈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“爸老跟我说,多跟苏钰学习学习,人家聪明漂亮,跟你一起创业,你要多交往交往。”

    秦妈沉声道:“你爸还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还说,苏钰这姑娘是真的不错,他很中意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他还说,是个男人都会好好珍惜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都是真话?”秦妈皱着眉头,她不敢相信,以人品坚挺著称的自己老公,竟然会说这种话。

    “都是真话,妥妥的。”

    秦妈已经进入高能模式。

    人在江湖飘,难免要挨刀,不如由儿子亲手给出爱的一刀,想想,能这样报复老爷子,爽滴狠。

    而且,爸妈掐起来,还能替我解决一下眼前的麻烦,把姐姐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祸水东引。

    666

    但,此事不能让姐姐们知道,所以要把她们第一时间送回房,再由我这个儿子出来调解父母矛盾。

    事后对姐姐们说,爸妈因为舅舅的事怄气,现在双方很脾气很火爆,说话要注意。姐姐们投鼠忌器,就不敢和苏钰太闹。

    反正舅舅的事有前科的,说出来可信度极高。

    这个锅,甩给舅舅就没错了。

    我连老子都坑了,坑一下舅舅,也不要紧的嘛。

    一场无形的杀机,就这样被我消弭于无形。

    用高逼格的话说:一切尽在寡人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厨房里。

    老爷子茫然的站在一旁,看老婆洗菜、切菜,有条不紊,不紧不慢。

    所以,找他来是干什么?好半天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岚?”老爷子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妈点点头,平稳的语气:“那个苏钰是谁?”

    “阿泽公司的副总。”老爷子道。

    “你感觉她怎么样。”秦妈低头洗菜,斜一眼丈夫。

    “很好,特别好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落入儿子圈套的老爷子,笑呵呵的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秦妈默默的把莴苣掰断,咔擦一声,温柔笑道:“怎么个好法?你是不是很中意她?这样的女孩不能辜负对不对?”

    老爷子一愣,露出恍然之色,贼兮兮道:“阿泽跟你说了?你是不是也觉得很好?”

    秦妈:“”

    “是啊,阿泽都跟我说了。”

    秦妈想,一把年纪了,还按捺不住骚动的心?怕不是活的太久,想知道死是什么滋味!

    “这臭小字,终于成熟起来了。”老爷子欣慰道:“我还以为他对子衿念念不忘,不愿意公开他和苏钰的关系”

    老爷子话音一顿,皱眉,如果苏钰真的有男朋友,那还真不好公开关系,毕竟玩秘书这种事,说出去不光彩。

    “慢着,老秦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?什么叫做对子衿念念不忘,还有“公开他和苏钰的关系”又是怎么回事。”秦妈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苏钰是他女朋友之前我是这么认为的,毕竟都那样了。”老爷子郁闷道。

    “瞎说,他女朋友不是子衿嘛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呀,你别瞎猜。”老爷子道。

    秦妈不悦道:“谁瞎猜了,他亲口说的,就刚才”

    夫妻俩面面相觑,都感觉儿子的画风崩了。

    “让我捋一捋。”老爷子深感儿子的圈子好乱,他要好好想想,“你说子衿是阿泽的女朋友,阿泽亲口说的?”

    秦妈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然后,我知道苏钰是阿泽的女朋友反正做过男女朋友该做的事了。”老爷子道:“可刚才子衿和宝宝说,苏钰有男朋友的”

    秦妈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事情老复杂了,从儿子脚踏两只船,变成苏钰和儿子同时脚踏两只船。

    以前看电视,总有老板和秘书勾勾搭搭的剧情,活脱脱的一双狗男女,秦妈看着就揪心,就难受,一不留神,儿子也变成那种人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要问清楚。”秦妈严肃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必须的,不然显得我秦家没家教。”老爷子严肃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皮带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稳了。”老爷子一拍腰,“我叫臭小子进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别表现的太严肃,不然宝宝也要跟进来了。”秦妈知道最近几年,女儿可护着弟弟了。而且,这是闹出来,几个女孩脸上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嗯!”老爷子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。”秦妈道。

    老爷子回头看来。

    “阿泽之前说,你老中意苏钰了,还说你们俩偷偷联系,都瞒着他。说苏钰来家里不是看他,是看你的。说你怎么怎么中意她,怎么怎么喜欢她,看阿泽一脸担心的样子。”秦妈笑呵呵道:“要不是我知道你人品,听他这么一说,还以为你想老牛吃嫩草。”

    “去!”老爷子呸了一口,随后,眼中杀机暴涨:“我觉得皮带不够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大步走向客厅。

    秦妈淡定一笑,傻儿子,也不想想谁把你养这么大,连妈都敢骗,看待会你老子怎么揍你。

    而且,打人的是丈夫,她在一边劝着,护几下,还能让阿泽对妈妈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这套她玩了十几年。

    溜的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