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五十二章 心爱的人死在你面前,会怎样
    “之所以要更换主题曲,因为主题曲也是原本那个女主角唱的。”周导演说:“不强求,如果时间太赶,原来的主题曲换个人唱也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后一句话是客套话,快枪手怎么可能来不及写歌。

    电影下周就要上映,所以不管是更换女主,还是主题曲,都是争分夺秒的事。

    按理说,不可能有人能在短短一个星期里,写出一首附和电影主题的歌曲,又不是小学生看图写作文。但如果是歌坛著名的快枪手,应该没问题吧。

    快枪手有多快?江湖有一条传言可以告诉你们。

    传言是从黄宇腾工作室流传出来的,据说当初那首火遍全国,至今还是ktv点歌率最高的《死了都要爱》,快枪手是当着工作室员工的面创作的。

    没有稿子,没有小样。

    就一张纸和一支笔,快枪手拿起2b,唰唰唰几下,一首大红大紫的歌就诞生了。

    就问你怕不怕,震不震惊!

    秦泽看姐姐。

    秦宝宝点头:“蛮有意思的,电影挺好看,而且体验一下抠图表演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主要是临近年关,还能大赚一笔,何乐不为。

    秦宝宝现在的人气,很多电视台的春晚都邀请她出场演唱,但她统统拒绝,大过年的,她更想在家里陪父母和弟弟一起过春节。

    “主题曲的话,我想想。”秦泽背靠沙发,闭眼睛,思考。

    周导演期待又紧张。

    冯公子也绷着脸,弟控泽让他最绝望的地方就是才华。

    比颜值,冯公子自认不差,身材也练出来了。比有钱,虽然没秦泽会赚钱,可他有一个好老子。

    冯公子努力向秦泽看齐,但唯有一点,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才华!

    冯公子印象中,这东西是寒门子弟唯一的尊严,或者说遮羞布。

    我穷,但我有才华。

    然后就觉得自己有才华真好,可以睥睨富二代官二代,可以嘲笑他们除了会投胎,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酸,酸到掉牙。

    冯公子亲身验证过,大多数有才华的寒门子弟,其实也就混个小康,远远不够他们拿来睥睨冯公子这样的富二代。

    所以他对才华这种东西,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直到他碰到秦泽,第一次尝到被才华支配的恐怖,和自愧不如的屈辱。

    秦宝宝低头,玩着指甲,远比他俩要淡定。

    秦泽回忆着积分商城试听过的歌曲,似乎没有符合电影主题的音乐,一时发愁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神情凝重。

    妈蛋,找不到啊,没有类似的歌曲啊。

    周导演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冯公子则微笑:“时间短,没有灵感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秦泽干脆打开只有他能看见的虚拟界面,心里一动,想起电影女主是一只白狐,他直接搜索:白狐!

    好几首歌跳出来。

    “系统,我要试听。”秦泽默默道。

    下一刻,音乐声从他脑海里飘荡。

    在秦宝宝三人眼里,秦泽只是伸手在空气里点点画画,然后又闭上眼睛开始“思考”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的周导演就想,或许传闻有些夸张了,快枪手再快,也不可能嗖嗖两下完事。

    这时,秦泽睁开眼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导演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真嗖嗖两下搞定了?

    秦宝宝瞟了眼冯公子,喜滋滋的找来纸笔,递给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动笔,笔触发出“唰唰”的声音,他不但写歌词歌曲,还手动画五线谱,流畅规范的仿佛印刷机。

    冯公子瞪大眼睛,试图看破魔术那样看破秦泽的装逼技巧,但人家的逼太硬,他堪不破,摸不清。

    秦宝宝星星眼的模样,更让冯公子不爽。

    就算是弟弟,自己女神这么崇拜,他也不爽。

    大概十分钟,周导演和冯公子全程目睹一首歌的诞生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秦泽把纸递给姐姐,“你来唱一遍?”

    秦宝宝抓过纸,没仔细体会歌,认真的照着曲子唱起来。

    唱的有点磕绊,不过胜在嗓音柔美,有磁性,特好听。

    “好,好……好歌!”周导演兴奋的击掌:“秦老师大才,大才啊,耳闻不如见面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见证,他都不敢相信,因为这首歌和电影太匹配了。真正的量身定制,而且只花了十五分钟。

    太特么快了。

    果然只有取错的名字,没有叫错的外号。

    “那就签合同,歌曲的话……大概要几天?”秦泽看向姐姐。

    “有录音棚修音……”秦宝宝歪着脑袋:“三天左右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没问题,咱们这就签合同。”周导演随着秦宝宝离开办公室。

    办公室,就剩下秦泽和冯公子。

    勉强算是情敌吧,至少冯公子是这么认为,冯公子觉得他想抱得美人归,必须先搞定该死的姐姐控。

    冯公子脑海里想象着父亲谈生意时威严的气场,眼神,坐姿,细节动作,他都模仿的惟妙惟肖,企图给秦泽造成压力。

    论起波诡云谲,情场一点都不输商场,正如曹兵所说,交配权是雄性动物豁出命去争夺的。

    冯公子认为秦泽没资格参与这场争夺战,但秦泽是姐控,是他目前最大的阻碍,连一个姐控都干不掉,怎么舍得一身剐把女神抱上床。

    “你没戏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冯公子冷笑一声,此时无声胜有声……呸,太暧昧了,应该说,此时沉默冷笑,比说话更有用。

    “你长的不够帅,身材不够好,虽然有钱,但有我多吗?”

    冯公子冷笑不语。

    “你能白手起家半年上百亿吗?”

    冯公子沉默是金。

    “你有本科学历吗?”

    冯公子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英语过八级了吗?”

    冯公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学历不行,长相不行,钱又没我多,智商太低不配追我姐。”

    冯公子破功了,怒道:“你会赚钱了不起?你长的帅了不起?等我追到你姐姐,你得喊我一声姐夫。”

    秦泽睥睨他。

    大佬睥睨弱鸡的眼神让冯公子抓狂,他说:“你除了靠写歌装逼,靠炒股装逼,还会什么?也就那样。”

    秦泽沉默。

    冯公子气势大涨,脑子里忽然蹦出小说剧情,每一个女主都有一个和男主不对付的弟弟,然后男主会用各种办法教未来小舅子做人,小舅子一般都是抖m人设,从此对主角很是崇拜,做他的忠实马仔。

    各种方法里,有暴力解决一切,有嘴炮忽悠。

    冯公子自认嘴炮功力不行,忽悠不瘸秦泽。

    冯公子想,那么,要不要揍他一顿?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对。”秦泽摇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冯公子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靠唱歌装逼,也不是炒股装逼,”秦泽看着他,特认真:“我是靠手装逼。”

    冯公子:“??”

    他真没听懂。

    冯公子心一横,瞪眼道:“能动手咱就别哔哔,敢不敢找个地方打一架?谁输谁孙贼。”

    他在健身房苦练小半年,早已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秦泽笑了,这特么是逼我人前显圣啊,人生啊,相当咸鱼都难。

    记得赵铁柱当初也说过这样的话,男人在各方面都失败后,就会想到使用最简单最原始方法:武力解决一切。

    曹兵洗干净屁股约他,白道不管用,也下意识使用黑道技俩。

    对了,那两次,他是怎么解决的?

    古瓷杯你在哪里,你快出来,到你装逼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他们面前摆着的是一次性纸杯,捏碎纸杯毫无视觉冲击感。

    秦泽左顾右盼,他记得姐姐办公室有茶盘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被她藏哪了。

    冯公子目瞪口呆的看他满办公室乱翻,最后从墙柜里找出来,半个鸡蛋大小的古瓷杯,玲珑袖珍。

    因为不是用它喝茶,无法做到前两次无形装逼,他这次装的很生硬,握着瓷杯,走过来,放着冯公子的面,喀嚓捏碎骨瓷杯。

    瓷碎片砰砰砰摔落。

    冯公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当秦宝宝和周导演签完合同,往回办公室时,看到眼前这样的一幕。

    秦泽背靠沙发,跷二郎腿,悠闲品茶。

    冯公子呆坐着,背影落寞,脸上的神情,很复杂,四个字形容:“心灰意冷”、“瑟瑟发抖”,还有一丝丝的:傲天不服。

    冯公子深深看一眼秦宝宝:“我不服。”

    甩头走人。

    周导演赶紧跟上去。

    秦宝宝眨了眨漂亮大眼睛:“阿泽,你对他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教他做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好绝望好可怜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转头就把冯公子这号人忘记,专心看起电影,接下来她要演这部电影的女主角,剧情还没拿到手,不过有更直观的电影做为样本参考。

    嘤嘤怪虽然懒散,不过办正事时,还是很认真很努力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今天要加班啦,你陪我哦。”秦宝宝一边吮糖棒,一边眯眼笑。

    眼睛眯成月牙,眸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又要忙一个星期了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姐姐都不喊累,你还是男人吗?”

    我还真是了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没有耕坏的田,只有累死的牛,旱地耕一耕就变水田了,而牛是大汗淋漓的出水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奇怪的看他一眼,嘟囔:“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陪姐姐再看一遍啦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把娇躯依偎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秦泽发现,姐姐在表演方面有不俗的天赋,看着看着,不由自主的投入其中,把自己代替进女主的角色。

    电影里有一幕:男狐妖之所以带走新郎官,因为狐族一旦把心交出去,离开了心爱的人,她就会渐渐死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编剧很有想法,把“你不喜欢我,我就死给你看”这种不要脸的赖皮话完美的演绎成合理的剧情。

    666

    男狐妖深深爱着女狐妖,当然不愿意看她死啊,所以他才抢走新郎官。

    男主好险才赶到牢房,见到了奄奄一息的女主,抱着她失声痛哭,并且拔出匕首殉情。

    但男狐妖阻止了他,接下来,见证奇迹的时刻,女主特么复活了。

    许是受到了爱的滋润,枯萎的心灵满血复活。

    秦宝宝入戏太深,悄悄抹去眼角的泪光,柔柔道:“阿泽,如果你最心爱的人死在你面前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没遇到过,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呀,你代入角色嘛,你演戏不是蛮厉害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开演帝精通呢。”

    “又说胡话,快回答,姐姐酝酿的悲伤都快没啦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会趁热来一发!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??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