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四十八章 想继续睡衣柜?
    “我家呢,从我爷爷那一代开始,就已经享受苦尽甘来的大富大贵,我太爷爷走后,爷爷那一辈的兄弟,差不多在战乱中死绝了,留下几房孤儿寡母。爷爷撑起王家,再上一个台阶,烈火烹油,富贵在我们眼里,已经是过眼浮云。只有王家不成器的子弟,才想着成为千万富翁,亿万富翁,爷爷从小告诉我,走体制才是正道,不要像其他长辈那样没出息,下海经商。所以我从小就把钱看的不重。直到来沪市待了半年,才知道“没钱万万不能”这句话多么有道理。很多人眼里不值一提的金钱,在更多人眼里,确实一生奋斗的目标。买个房子,掏空两代人的积蓄,娶个媳妇,掏空两代人的积蓄,生场大病,半辈子积蓄又没了。你看,钱多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是老大,一个弟弟,两个妹妹,其他的堂哥堂弟一大堆,王家在我这一代还算兴旺,小辈十几个吧。每个人都有小心思,大人有大人的心思,小孩有小孩的心思。有的人野心勃勃,有的人好吃懒惰,有野心的人想要更多的资源,好吃懒惰的人,也想要更多的好处。不患寡而患不均,可怎么也分不均的。爷爷常和我说,子衿啊,你爸不管走仕途还是走商场,都是精英,可沉稳有余,机敏不够,魄力最次,撑不起王家。王家现在有爷爷在,到不了,但爷爷一走,这个家就算不散,也已是离心离德了。王家从崛起到现在,不过四代,却难逃三代而衰的窠臼。爷爷觉得我能撑起王家的大梁,但我想不明白,父亲让我嫁入张家,他为什么不反对。也许等我想明白了,大概就可以回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呢,一辈子都在按爷爷规划的路线走,还算争气,至少比其他兄弟姐妹争气。他和我妈结婚,也是我爸安排的。那年代,到底还是讲究父母之命的。能自由恋爱的,很少。”

    秦泽不禁想起了自己爸妈,他俩是自由恋爱,但受到阻碍不少,最后用了生米煮成熟饭这一招,把孩子都怀上了,这才让外公捏着鼻子认下他这个女婿。

    不但老的不同意,小的也不同意,那些年,爸爸扇舅舅的巴掌,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一圈。

    难怪从小舅舅和老爷子关系就不好,每次他俩见面,老爷子僵尸脸,舅舅四十五度角望天,鼻孔对人。

    看了老爷子日记,秦泽才解开这个疑惑。

    舅舅少年时代,莫非也是个可耻的姐控?所以无条件的抵制想当他姐夫的老爷子?

    想一想就觉得有趣,舅舅是颜值逆天的美少年,老妈是清秀的姐姐。

    特么不就是他和秦宝宝的翻版么。

    不过老妈的三观,要比他姐弟俩都正!

    “听说我爸以前打死不同意娶我妈,后来妥协了,他俩结婚这么多年,关系一直冷淡,彼此都有心结吧。你知道吗,我十岁了还和我妈睡,我爸他一直一直睡书房。”王子衿双手托腮,十指打开,做出一个鲜花绽放的手势:“阿泽,你看我漂亮吗?”

    秦泽笑了,用力点头:“子衿姐最漂亮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笑容很甜美,忽然叹息:“我这么漂亮,都是遗传我妈的,我妈年轻的时候可漂亮了,鹅蛋脸的大美人,端庄优雅,一看就是持家有道的媳妇,所以我爷爷很中意,但我爸不中意啊,他从来没爱过我妈。象征性的把我生出来,就没再要孩子。小时候我问妈,为什么我没弟弟呀,我妈摸着我的头说,妈妈只要有子衿就好了。后来我知道,是我爸不想生了,头铁的很,我爷爷逼他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再长大一点,我才知道,原来我爸心里,一直藏着一个女人,在他和我妈吵架的时候偷听的。”王子衿苦笑道。

    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。

    秦泽不知该怎么安慰,不需要安慰,这种事安慰没用,而且这么多年,子衿姐早就习惯了吧。

    习惯了父母相敬如宾,习惯了亲戚们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这又是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爸算好的啦,我那些叔叔伯伯,谁外面没几个女人啊,只要不影响家庭,没有私生子女,婶婶们也就忍了。可我爸,他外面没女人,他只是心里容不下我妈而已。”王子衿道:“一个人的心就那么大,住进去一个人,别人想挤都挤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我心里住进了一个小赤佬,别的人,就再也容不下啦。”王子衿轻声说。

    秦泽:“子衿姐,如果你是你妈,你会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妈最可怜,叔叔伯伯们,心里还是念家的,在外面玩女人,心未必在别的女人身上。而我妈,虽然我爸从不在外面招惹花花草草,可他的心却不在家里,就像守着一具行尸走肉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形容自己的父亲,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哼,他都要把我嫁给别人了,你还替他说话?”

    “我你爸真是个人渣,挨千刀的,不得好死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说呢,如果你是你妈,你会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宰了外面那小贱人,再把我爸也宰了,大家一起殉情好啦咦,阿泽你脸色好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听到子衿姐的家事这么悲伤,我的心情也不禁悲伤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很羡慕宝宝啦,叔叔是个好男人,也是好父亲,虽然有时候觉得有点腹黑。但这样的男人和父亲,都是可以依靠的,对女儿很好的父亲,都是好父亲。对你也很严格,望子成龙嘛。”

    所以他揍了我整整二十年。

    还有啊,子衿姐你还有脸说我爸腹黑。

    “阿姨也是好妈妈,好妻子,把你和宝宝都照顾的这么好,就是太爱操心,总担心女儿嫁不出去,现在又开始担心儿子嫁不出去。不过阿姨说,她心里最理想的媳妇,是我哦。”王子衿眨巴眨巴桃花眼,有点小得意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她一句话,差点把秦泽吓尿。

    “阿姨说,宝宝大概是个恋弟的病娃子,所以想让你和她分开住,时间久了,就恋弟情结就没了。”王子衿笑嘻嘻的说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原来老妈已经看穿了一切?

    不不不,老妈只是认为姐姐有恋弟情结,就像很多人的恋父恋母情结一下,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,所以还可以抢救一下。

    哪天老妈要是觉得“啊~我的女儿已经无药可救了”的时候,秦泽的末日就来了。

    以老爸对姐姐的疼爱,听到老婆这样的感叹,他肯定会想:啊~既然我女儿已经无药可救,那我就把儿子割了吧。

    西医嘛,哪里出问题割哪里,所以割秦泽,没毛病!

    我的人生,又可以换书名了:《姐姐是弟控这件事终于被麻麻知道了》

    或《我如何在爸爸大法器的威胁下,顺利的成家立业》

    秦泽脑子里全都是卧槽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,有你这个弟弟,大概是宝宝最幸运,最幸福的事了。你知道嘛,很多女人都幻想过有一个弟弟,一个听话的弟弟,你指东,他绝不走西,你想要什么,他就屁颠颠的帮你去办,世界上最称职的弟弟,总能自动带入姐姐忠心小马仔的角色,你一点你无疑是合格的。关键是这个弟弟,又有才华又会赚钱,连老婆本都乖乖交给姐姐当私房钱,啧啧,我老羡慕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总觉得子衿姐的声音里,透着浓浓的怨念。

    他同时也觉得,子衿姐羡慕姐姐是真的,她从小生活在复杂的家庭背景,心机城府日积月累就出来了。姐姐不同,姐姐是家里的小公主,父亲宠,母亲宠,弟弟也宠,无忧无虑的,这辈子受过最大的委屈就是改名字和于星探填入职表时,被父母混合双打,再就没了。多幸福啊,活了二十五年,就挨过两次揍,秦泽挨打的次数,是姐姐的n次方。

    所以子衿姐羡慕她,有这样的家庭,这样的亲人,并且期待着,努力着把自己也融入这个家庭,比如,当闺蜜的弟媳妇。

    “开心些了没?”王子衿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虽然过程很跌宕,但确实开心多了。”秦泽道:“谢谢,子衿姐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难得耍一次流氓,歪着脑袋:“怎么谢?”

    秦泽把她抱起来,放在膝盖上,从嘴亲到脸,从脸亲到脖颈,缠绵片刻,道:“要不要去我房间重重的泄一次?”

    王子衿眯着眼,脸蛋酡红,呼吸有几分喘,“算算时间,你姐洗澡快出来了,想继续在衣柜里睡一晚?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