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四十六章 口技
    秦宝宝和裴南曼不懂乱七八糟的网络梗,前者幸灾乐祸,后者则笑容淡淡,一副“我已经看穿一切”的自信表情。

    王子衿是秦泽的正牌女友,听苏钰说,这对名义上的男女朋友,关系竟然单纯到盖着被子纯聊天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苏钰才有信心能挖她墙角,事实证明,苏钰的一个小举动,让王子衿心生疑窦,她没低估王子衿,是个心思敏锐的女孩子。所以裴南曼才说,苏钰是戏台上的老将军。

    不过让她意外,秦泽竟然没有补救,没有辩解什么,好像心灰意冷,任自己自生自灭,这点让裴南曼刮目相看。本来她想趁酒宴到高潮阶段,朝秦泽的脸怼一杯红酒,问他:你特么以为自己是龙傲天吗?

    现在看来,不妨再观察观察。

    最有意思的一点,秦泽的姐姐,秦宝宝,全程看戏啊,而且是兴致勃勃,幸灾乐祸,看她亮晶晶的眼神,似乎还恨不得王子衿和苏钰打一架。

    这又是什么心态?

    她不是王子衿的闺蜜吗?

    苏钰不是说她俩联手压制自己吗?

    裴南曼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通过秦泽和她前夫的交手,裴南曼让人查了查,让她顺藤摸瓜查出了王子衿的背景,让她好奇不已的秦泽,算是揭开了神秘面纱的一角。

    她很想看看,秦泽会怎么处理苏钰和王子衿,与曹兵一样,做一个始乱终弃的陈世美?

    这样的话,裴南曼绝对要在他嫁到王家之前,找人把他沉黄浦江去。

    她朋友不多,闺蜜更少,苏钰对她来说,就像妹妹。

    而且王家本身就是阻碍,根据她手头的情报,王子衿这姑娘,是逃婚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么王家会不会承认秦泽这个女婿?

    最后,秦泽本身,依然是蒙娜丽莎的微笑,充满了神秘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妖孽,那裴南曼可以拍着d罩杯的胸脯说,是他是他就是他,我们的朋友咸鱼泽。

    抛开这小子乱七八糟的感情不谈,他是个值得长期合作的盟友。

    很快,一百个红包的抽奖结束了,得奖名单公布在大荧幕上。

    中奖的员工,拿着自己的号码牌,欢欣鼓舞的涌到舞台边,排队领取奖金。

    没中奖的员工,不甘心的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年会在欢声笑语中进入尾声。

    然后,最后的节目开始了。

    秦泽的口技表演!

    秦总到底会带来怎么样的口技表演呢,大家都很期待。

    大家比较认同的猜测是b-box,也有人说吹口哨,这个猜测被众人嗤之以鼻,就算把口哨吹出花来,也还不如秦总上台献唱一首海豚音来的刺激震撼。

    竟然秦泽没选择唱歌,那说明口技肯定比唱歌有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b-box,趣味性确实比唱歌高。

    也不要秦泽水平多高,只要稍稍在线就好了,前几天,据说天上黑猫的创始人还打太极呢,水平怎么样不说,反正底下一片叫好声。

    这就是身份的加成。

    同理,秦泽的口技只要不是太烂,大家就能把他夸出花来。

    灯光暗了下去,秦泽站在舞台上。

    他身后的大荧幕忽然出现一个画面,这应该是一幅古代城镇的俯瞰图,圆月当空,一座座瓦屋在黑暗中沉睡,石板铺成的街道静谧无人。

    几百位员工面面相觑,什么情况?

    说好的b-box呢?

    这动画片般的画面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众人惊愕之中,忽然听到深巷里传来几声犬吠。

    大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狗叫声后,就传来女人和男人的梦呓声,醒过来,继而,小孩子的啼哭声。

    这是音响里的声音?

    随后,小孩子哭声变成吮母乳的声音,很轻,没生过孩子的女人身子听不出来这种声音。

    小孩子吮吸母乳时,会伴有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母亲温柔的哄着孩子,这时,有一个年纪稍大的孩子醒过来,叨叨絮絮说个不停,父亲怕他吵到幼子,便低声喝骂大儿子

    几个声音有先有后,却紧密相连,不自觉的在众人脑海中勾勒出母亲喂乳,父亲训斥儿子的一家四口画面。

    这时,终于有人反应过来,先是瞠目结舌,接着失声惊呼:“是秦总的声音,都是他一个人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不可能吧?这绝对是音响里播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秦总要表演的口技?我不相信,不可能有这么真的声音,而且还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先是小小的哗然,继而蔓延开来,整个宴会都轰动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不信,特意跑去后方询问酒店的电脑操作人员,发现几个工作人员早就一脸懵逼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们播的?”

    “卧槽,不是啊,你们老板老牛逼了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带着消息回席位,跟同事们说,同事们不信,接二连三的离席,跑过去问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你们播的吧?”

    “卧槽,不是啊,你们老板老牛逼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把音响关掉。”

    “压根没开啊,自己看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真不是,我的老板老牛逼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渐入佳境,握着麦克风,各种声音从他嘴里吐出来,变魔术似的让人惊叹。

    一家四口很快睡着,男人的鼾声响起,女人哄幼子的声音渐渐消失,黑暗中想了老鼠爬动的声音,打翻了盆器。

    接着,有人大喊一声:“着火啦!”

    这是秦泽的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场口技表演的高潮来了,先是这对年轻夫妇的呼叫声,两个孩子的哭闹声,片刻,各种嘈乱的声音响起,成千上百的人在呼救,许多狗在狂吠,许多小孩在苦恼,无数种声音密集的从秦泽嘴里吐出来,演化成一幅火灾中纷乱的景象。

    场下五百多位员工,表情各不一样,仔细分类一下:震惊、呆滞、愕然、崇拜、卧槽!

    大概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这一刻,员工们心里对秦泽升起无限崇拜。

    即便秦泽不太爱和员工搭讪,从来不开会灌输心灵鸡汤,但他的魅力,一直让女员工两腿发软,男员工由衷佩服。

    在歌坛,秦总说我不会写歌作曲,其他音乐人就要跪下来说:大佬,您谦虚了。

    在股市,秦总说我不会炒股,散户们就要跪下来说:股票是什么,从来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现在又多了一条,在口技界,秦总说我不会口技,无数妹子就要跪下来说:大佬求传授天下第一口技秘诀!

    我的老板老牛逼了+1

    我的老板老牛逼了+2

    我的老板老牛逼了+10086

    首桌,裴南曼无语摇头,蒙娜丽莎的微笑?

    不存在的,这是奥特曼,或者来自m78星云的变态。

    王子衿小声问闺蜜:“宝宝,阿泽还会这个?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王子衿疑惑道:“你不知道?他以前学过这个吧,不然不会这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”秦宝宝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我特么怎么知道啊,我连他会写歌作曲都不知道,我连他一言不合变股神这件事都没理清楚,我知道什么啊。

    王子衿无语道:“看来不知道咯,你这个姐姐,当的可真马虎。”

    扎心一刀。

    秦宝宝:“”

    苏钰呵呵道:“毕竟只是姐姐嘛,马虎点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扎心一刀+2

    秦宝宝:“”

    苏钰话锋一转:“某人不也不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顿时眯起桃花眸子,“要你管?”

    苏泰迪今天嗑药了?非逮着我怼。

    秦宝宝反击:“你一个外人,多嘴。”

    苏钰俏脸怒气一闪,心说,老娘是外人?老娘把你弟弟的长短都摸清了。

    苏钰冷笑一声:“谁是外人还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你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方寸之间,杀机暴涨。

    苏钰:“”

    她怂了。

    顿时把目光投向裴南曼,但裴南曼兴致勃勃的享受着秦泽的口技,没心情搭理三个女人勾心斗角。

    舞台下方,不远处。

    两个摄像师兴奋的浑身颤抖,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“感觉要火啊,吊炸天,这么绝的口技表演,传网上一定大火。”

    “回头视频我传微博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的微博传。”

    “那各传各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”年轻的摄像师看向中年摄像师:“你有没有觉得,这口技有很强的既视感。”

    中年摄像师摇摇头:“不觉得。”

    年轻摄像师说:“我一时想不起来了,但总感觉很熟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