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四十三章 总裁和秘书不得不做的事
    “你醒啦?”

    苏钰不动声色的把手机揣入小兜兜里。

    “嗯,被你吓醒了。”秦泽揽住苏钰的纤腰,不让她起身,另一只手伸向她胸口。

    苏钰赶忙捂住胸,假装惊恐羞怯的模样,“你,你要在办公室做吗?别这样哎,还我手机。”

    秦泽抓起她的大拇指,解锁手机,在相册里找到了她刚才拍的照片,照片里,苏钰和他脸贴脸,躺在沙发上,他沉沉睡着,苏钰嫣然一笑,比剪刀手,美美哒的自拍照。

    “答应过我不乱拍照的。”秦泽拧她晶莹的耳垂。

    “痛痛痛,那我又没乱发,你自己看嘛。”苏钰连连求饶。

    秦泽打开她聊天软件,照片确实没发出去,便松手。

    苏钰憋屈道:“你一点都不宠我,书上说霸道总裁都很宠他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秦泽想了想,反问道:“你觉得我是霸道总裁吗?”

    苏钰沉默了。

    喂喂,别沉默啊,说点什么啊,连你也觉得我lobsp;   秦泽好绝望。

    苏钰实事求是道:“在我面前挺霸道,但在你姐姐面前,你就是咸鱼啦。”

    那是因为你是抖m。

    “下星期年会,员工们嚷嚷着让我表演节目诶,你说我答不答应?”苏钰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“你想表演吗?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和我一起,我就表演。”苏钰笑容绽放,梨涡浅浅。

    “那容我想想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如果是公司内部的表演,倒是无所谓,但这次年会,天方和宝泽聚一起办,娱乐公司最不缺能歌善舞的艺人,苏钰唱歌一般,跳舞不会,演小品?二人转?

    不行不行,无法想象自己和苏钰在台上讲小品会是什么样的光景。

    画面肯定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“听说秦宝宝搬新家了?”苏钰忽然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搬过去?”

    “我偶尔过去住吧。”

    苏钰眼睛一转,扑入他怀里:“阿泽,搬来和我住呗。”

    那我岂不是要从两地跑,变成三地跑?

    “不用搬过来也行,每天过来住几天嘛。”苏钰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泽点点头,他和苏钰处在天雷勾地火的阶段,就算知道苏钰小算盘打的噼啪响,他也不忍心拒绝。既然做不到拔吊无情,那只能两头兼顾,改天问问系统,有没有龙傲天养成手册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还在那个群里吗?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在啊,我和曼姐,还有秦宝宝王子衿,都在。”苏钰说:“最近吵架吵的少,每天伺候你,都没时间跟你姐姐打架。”

    哎,女人果然小肚鸡肠,游戏里结怨到现实里打嘴炮,到现在还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无数次事实证明,身边的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,万一哪天他和苏泰迪做运动,然后她悄悄拍照怎么办?

    秦泽脑补了一下画面,酒店的宾馆里,他趴在苏钰身上,嘿咻嘿咻,苏钰一边嗯嗯啊啊,一边摸起枕头下的手机,对着天花板的镜子,咔擦拍照。

    传聊天群:今天和秦泽嘿咻,爽爽爽!

    秦泽打了个寒颤,不行,在我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之前,不能暴露出来,我咸鱼泽不能这么狗带。

    秦泽板正苏钰的身子,认真的表情:“苏钰,你退群吧。”

    苏钰看着他,脸蛋渐渐红了,犹豫片刻,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起身走向办公室的门,咔嚓一下,锁了门,然后扭身回沙发,脱掉高跟鞋,红着脸蛋,把套裙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我让你退群,不是让你褪裙。”

    “啊?是褪裙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聊天群。”秦泽抓狂。

    “那个待会再说啦。”苏钰把套裙丢地上,趴在沙发,撅起屁股,“呐,最后一件你来脱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吧,在办公室里”秦泽嘴上说不要不要,手却麻利的脱掉苏钰的蕾丝内裤。

    接着,一点寒芒先到,随后枪出如龙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响起打桩机的啪啪声,还有苏钰的闷哼声。

    秦泽在沙发上教苏钰做女人,然后把她抱起来放到办公桌上,又教苏钰做女人。接着是在办公椅上啪了几分钟,办公椅发出牙酸的呻吟声,怕它撑不住,只好让苏钰趴在桌上继续奋斗。

    持续将近一小时的画面,归纳起来就正规的十五字:《总裁和秘书在办公室不得不做的事》。

    两人穿好衣服,又躺会宽敞的会客沙发,秦泽闭目养神,苏钰精心打理的青丝凌乱,昂贵的ol套装皱巴巴的,黑色文胸丢在地上,脸蛋红晕如醉,眼波迷离。

    “要死了要死了”

    她喘着气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苏钰休息片刻,嗖嗖抽出几张纸巾,把身上各处的脱氧核糖擦干净,嗔道:“讨厌啦,精力都分散了。”

    她眸子闪着亮晶晶的光芒,把秦泽的裤子扒下去,“给你也擦擦。”

    “纸巾用过就丢了,换一下啊。”秦泽缩了缩身子,挡住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苏钰露出狡黠的笑:“这可是你说的啦,记住自己的话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???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细思极恐,忽然就get到苏钰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这个暗示好熟悉啊,好像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对了,我家的蛆也说过类似的话,也是暗示着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秦泽叹了口气,忽然好为子衿姐心酸。

    “纸巾用过就丢了,咩毛病,可是子衿是天天都要用的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苏钰这么聪明,当然听懂了他言外之意,哼一声,皱鼻子。

    不得了啊,王子衿这小贱人,还没啪啪呢,就把我家秦泽的给勾过去了,想办法给她一个下马威,怼死她。

    我要虐泉!

    “那你爱我还是爱王子衿嘛。”苏钰撅着嘴。

    “你你爱我吗?”秦泽反问。

    苏钰纤手一指没来得及穿回去的蕾丝内衣,气鼓鼓道:“如果这都不算,那我有什么好悲伤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惊,他好像没把这首歌兑换出来吧?

    所以,苏钰怎么知道歌词的?

    莫不是,挂逼系统的宿主就是她?

    不对,如果真的是这样,lobsp;   所以应该是巧合。

    “不要悲哀了,咱们再来一发。”秦泽把苏钰拉入怀里,翻身压上去。

    打桩机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索然无味后,秦泽搂着苏钰,一只手在她胸脯流连往返,同时沟通系统:“系统啊,我突然有一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想做十次郎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突然想变魔术。就在年会上,你有没有魔术精通技能书,给我磕几本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适合表演口技。”系统说。

    “哈?口技?”秦泽震惊道:“我为什么要学这个,你传给我秘书好了,她才需要学呢。”

    “学口技比学魔术管用,魔术还要道具,口技一张嘴就够了。”系统说:“不要误会,是传统的口技,我可给你打五折。保证吊打b-box世界冠军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魔术高级精通,三百积分兑换。口技我只收你一百五十点。鉴于宿主咸鱼的本性,积分什么的,能省则省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想让我学口技吧。”秦泽黑着脸。

    “没错,你是第一个把口技技能点满的宿主哦。”系统施展阳谋。

    “我点了。”秦泽咬牙。

    能省一百五十点,也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而且,口技什么的,以后学会了,可以和苏钰交流交流,在以后,还可以和子衿姐交流交流,最重要是,有朝一日能和姐姐交流。

    很快,一周过去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年会的日子。

    员工们满怀期待的数着时间,等下班,每个人都对这次年会,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宝泽和天方一起过的年会,到时候会有很多明星上台献唱,有人气女王秦宝宝,有大长腿的模特妹子们跳舞,有二线明星李薇表演脱口秀。

    其次,听说秦总今年准备了很丰盛的奖品,除了每个人都能获得一部最新款的梨子手机,还设置了抽奖活动。

    特等奖软妹币一百万。

    一等奖是一辆五十万的车。

    二等奖是现金三十万。

    三等奖沪市牌照一块。

    还有其他二十个小奖,奖励从十万到一万不等。

    中午,年会的节目表就出来了,发到了公司内部的聊天群里。

    “诶,你们看晚会节目表,咱们秦总也上台表演。”

    “很正常啊,不知道秦总年会上,是不是唱新歌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歌,是表演口技!”

    “噗”

    “口技我想歪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总还有这种爱好?不,还有这种本事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是不是要带一根香肠,或者香蕉上去?”

    “小声点,不想活啊,传到秦总耳里,你等着开除吧。”

    议论声一片。

    下午提前一个小时下班,员工们自行前往年会举办场地。

    苏钰拎着一袋衣服来到秦泽办公室,当着他的面换衣服,脱掉外衣,套裙顺着修长的大腿滑落,素白的身体和黑色的蕾丝反差强烈,修长笔直的大腿裹着黑色丝袜。

    一起睡过觉,一起洗过澡,就差没让他知道自己古道热肠了。

    苏钰很放得开。

    秦泽坐在沙发,翘二郎腿,欣赏着办公室里动人的风景,美人更衣图.gif

    素色的百褶长裙,短款深紫色风衣,还有配套的短款披肩,以及一顶浅绿色女士大檐帽。

    时尚、精致、搭配她清丽脱俗的的容貌,999个赞。

    “诶,这帽子好眼熟。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“嗯,那天戴过的。”苏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被你戴在曹兵脑袋上了么?”秦泽茫然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买了一顶新的,我喜欢这种款式嘛。”苏钰在他面前转圈圈,“好看吗?”

    秦泽惊疑不定,总觉得她又要搞事情。

    “帽子别乱给人戴哦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啦,老是把我想的那么坏。”苏钰娇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