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四十二章 快门声
    秦泽打着哈欠来到公司,年底了,公司没业务,员工们都挺嫌的,有人上网聊天,有人开黑打游戏,秦泽一过去,立刻切换到桌面,双眼呆滞的看着电脑屏幕发呆。

    全世界的员工都这德行。

    他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打盹,昨晚睡眠质量很差。想起昨晚的事,秦泽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昨晚,秦泽开车在外面转了几圈,又悄悄回了帝景豪苑,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,和姐姐们开香槟庆祝,大吃大喝。秦妈要回家给老爷子做饭,没和他们一起吃。

    晚上喝的有点多了,洗了个澡,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但,房间的门上的一个梗:狗子你变了。

    “哦,我回去就是了。”王子衿闷闷的应一声,掀开被子,抱着胸,默默离开。

    她走后,姐姐从衣柜里爬出来,瑟瑟发抖的钻进秦泽的被窝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先拧他的腰一把,恶狠狠道:“说,你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嘶~”秦泽倒抽一口凉气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她半夜钻你被窝?”姐姐快哭出来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不也半夜钻进来吗,”秦泽解释道:“她找你的呀,没看到你人,就进我这边问了,可能是天气太冷,就在被窝里取暖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想了想,好像确实是这样,而且,入室狼惦记她家的猪不是一天两天了,没准还想趁机勾搭他呢,再看老弟的应对,义正言辞的把她轰走了,坐怀不乱。

    不愧是本宝宝的心肝弟弟。

    秦宝宝香唇印在秦泽脸上,用力“啵”了一口,开心道:“睡觉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睡什么,赶紧回去啦,万一待会子衿姐又去找你,你不在,发现你躺我床上,十张嘴都说不清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想,有理,低声道:“那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,小声开门,小心翼翼探出脑袋看了看,然后从门缝里闪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泽深吸一口气,从“一”默念到“百”,掀开被子,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,要有人看到这一幕,会惊奇的发现,姐弟俩的动作姿态,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都透着一股鬼祟。

    悄无声息的打开房门,子衿姐侧身睡着,背对着房门,厚厚的棉被下,隐约一条柔美的曲线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掀起被子,钻进去。

    王子衿把被子拉上盖住脑袋,不想搭理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干嘛去敲我姐的门?”秦泽搂住她的腰,贴着她娇软的后背,低声道:“万一给她引出来,咱俩不都完蛋?”

    “完蛋?”王子衿转过身,气鼓鼓的语气:“为什么完蛋,你是我男朋友,我是你女朋友,怎么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王子衿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泽抱着她,嘀嘀咕咕说了些话,不是糖衣炮弹,就是聊一些琐事,公司趣闻,糖衣炮弹适合对姐姐说,王子衿不太吃这套。

    秦泽就想,他的人生如果写成一本书,一定叫做《夹在姐姐们之间的我好辛苦》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耳力发达的他听到很细微的开门声,心里一凛。

    姐姐又出来了?

    她又想来我房间?

    怎么办,感觉药丸!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门敲了几下,姐姐的声音:“子衿,你睡了吗?”

    既然是来找子衿姐的

    秦泽朝她摇摇头,如果子衿姐睡了,姐姐一定又去他房间找他,那么自己不在房间的事就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王子衿应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,我进来了”秦宝宝喜滋滋的声音。

    卧槽,完犊子!

    秦泽像是轻灵的猫儿,敏捷,又无声无息,跳下床,俯身捡起拖鞋,闪进衣柜里。

    姐姐开门进来,踩着小棉拖,啪嗒啪嗒跑到床边,踢掉拖鞋,钻被窝。

    “干嘛呀。”王子衿松了口气,心想,小赤佬好敏捷的动作,千锤百炼似的。

    “好冷好冷。”秦宝宝搂着闺蜜的小腰:“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,身边没一个人,就觉得睡不踏实。翻来覆去数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啊,你也这么觉得吗?”王子衿小声道:“我也睡不着哎,没有你的大长腿压着我,感觉空落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晚我们一起睡吧,你刚才敲我门,就是想和我睡吧。”秦宝宝笑嘻嘻说。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心说,可是你弟弟还在我房间啦。

    秦泽心拔凉拔凉,他的人生如果写成一本书,应该叫做《夹在姐姐们之间的我迟早药丸》

    王子衿忽然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哇,你的胸是不是变大了?”秦宝宝笑嘻嘻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哪有你大,你这个大奶牛。”王子衿生气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你乱掐,颜色会变得。”秦宝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呸,掐死你。”

    床上乒乒乓乓一阵乱响,继而两声娇喘吁吁的声音。

    姐姐们在床上玩的嗨,缩在衣柜里的秦泽,默默摘下子衿姐的两件大衣,盖在身上,抱着胸,蜷曲着,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,好渴望有一点点温暖。

    第二天起床,三个人都顶着黑眼圈,姐姐们闹到很晚才睡着,秦泽则是半夜冻醒好几次,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蜷缩成一团,又辛酸又可怜的姿势睡了一晚。

    就算他体魄强健,冻了一晚上,仍有点小感冒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之中,办公室的门推开,伴随高跟鞋叩击地面的清脆声。

    一个娇软的身体靠入他怀中,好温暖,好柔软,秦泽下意识的紧紧拥在怀里。

    这时,耳边一声清脆的快门声。

    快门声?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秦泽猛的睁开眼睛,垂死病中惊坐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