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不好糊弄
    趁着苏钰完事后去洗手间淋浴,秦泽把手机给充上,静等三分钟,开机!

    手机没有未接来电提示,但短信里有几十个未接来电提示,关机这段时间,姐姐们竟然坚持不懈的给他打了那么多电话。

    可他一直没有开机,秦泽心肝发颤的点开聊天软件,信息:99+

    秦宝宝:“阿泽,你什么时候回来,姐姐要锁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十一点半了,你还在外面?酒喝多了?姐姐开车来接你,你快开机。”

    “十二点啦,你到底在哪里,酒该喝完了吧,你在干什么,和谁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哇,小赤佬,你敢关机,你有本事就别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要睡了,你再不开机,我真的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了心的蛆,姐姐要打断你的腿。”

    信息从十点多,一直发到凌晨一点,姐姐的心里路程:关切、焦虑、猜疑、恼怒。

    然后是王子衿的信息:“阿泽在哪呢,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关机了?手机没电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呐,宝宝很生气,你快点开机,姐姐还能帮你求情,不然,宝宝要发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宝宝说明天要把你吊起来打,你还不开机?”

    “小赤佬,我也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子衿姐心里路程:关切、借刀杀人、借刀杀人、恼怒。

    我的姐姐是心机表。

    我的女朋友是腹黑表。

    我的秘术是搞事表,或者绿帽表?

    秦泽肝好痛。

    曾经,他有一份真挚的心愿,能娶到一位落落大方,温柔贤惠的媳妇。后来子衿姐出现了,子衿姐鹅蛋脸黑长直,是那种特温婉特大方的姐姐。

    可是万万没想到!

    从腹黑到温良,她经历了多少杀伐!

    从坑人到贤惠,她经历了多少黑暗。

    你骗我的,全是骗我的~

    眼哭红了,心也碎了~

    秦泽差点忍不住唱出来。

    秦泽拨通姐姐的电话,秦宝宝的声音:“你好,哪位。”

    秦泽一愣,差点以为自己不小心拿了苏钰的手机,“姐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。”秦宝宝冷淡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是忠实的小马仔啊,”秦泽嬉皮笑脸:“我刚醒,昨晚在公司睡了一晚。”

    “怕不是在哪个小妖精肚皮上睡了一晚吧。”秦宝宝冷笑道。

    卧槽,姐姐真相了。

    “呦,这都被你知道。”秦泽故意道。

    “小赤佬!”秦宝宝在电话那头尖叫。

    这时,苏钰披着浴袍进来,手上提着吹风机,秦泽朝她做了噤声的手势,她很听的把吹风机搁下,换用毛巾擦头发,坐在床边,靠着秦泽,把两只晶莹白皙的耳朵竖起来。

    “昨天我喝多了,是手机恰好没电,是同事帮我送回公司。”秦泽装作疲惫的声音:“刚起来呢,就给你们回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语气顿时好了不少,气鼓鼓道:“不信,你拍张照片给我。”

    秦泽当然拿不出照片,佯怒道:“人和人最基本的信任呢?”

    苏钰悄悄撇嘴。

    秦宝宝咬牙切齿道:“行啊,我现在就去你公司。”

    秦泽秒怂:“你稍等,我给你拍照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他打电话给李林峰,让他去自己公司拍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然后他传给了姐姐。

    姐姐回复:“哼,这次放过你,下次不回家要记得写报告,不过姐姐肯定不批准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把苏钰搂在怀里,回复: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秦宝宝娇哼一声,“姐姐今天商业走穴去,晚上再找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巧了,我今天也走穴好几次。

    第二个电话打给王子衿,秦泽把同样的话重复一遍,王子衿体贴道:“喝酒对身体不好,下次少喝点,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秦泽点点头,说还是子衿姐好,子衿姐体贴了。

    苏钰在他腰上用力掐了一把,醋意十足。

    王子衿柔柔笑道:“对了,咱们开个视频吧,姐姐想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秦泽脊背冒冷汗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方便,我在工作呢,中午咱们在视频聊天?”

    王子衿“嗯”一声,不胡搅蛮缠,但说:“那阿泽拍个照片,姐姐看你晚上睡的好不好,快点哦。”

    秦泽额头沁出冷汗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苏钰大声道:“秦总,股票跌停了,咱们没法出手,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泰迪666

    秦泽道:“子衿姐,你要不等等?”

    王子衿笑道:“那就算了,等你下班回来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结束通话,秦泽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苏钰趴在秦泽怀里,咯咯笑道:“曼姐说,王子衿这个女人,城府深,心计多,是个又聪明又危险的女人,有道理呐。要不是她那方面的思想保守,我还真怕她呢。”

    秦泽白眼:“你也不是省油的灯。”

    苏钰眯着眼,扬起那张闭月羞花的脸蛋,“秦泽,我更好奇,为什么第一个电话,不是打给正牌女友,而是打给姐姐呢?”

    不等秦泽回答,她叹口气:“所以曼姐又说,秦宝宝这个女人,争宠厉害的紧。”

    心里说,还好她是你姐姐,不然老娘一点希望都没有。

    秦泽靠在床上,闭目养神,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,思绪飞扬。

    睁眼时,发现苏钰撅着屁股,在翻他的手机聊天记录,有王子衿的,有秦宝宝的。

    秦泽一巴掌扇在她全公司男员工都垂涎的小翘臀。

    苏钰哎呦一声,扬起清丽脱俗的脸庞,小妩媚的娇笑,“老公,要不要再来一发?”

    从清丽到妩媚,她经历了五次啪啪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我要保护好腰子。

    系统说,等他把小学生广播体操练到高深境界,一念间,腰子生,精力澎湃。

    “你别闹,我再来三次都没问题,但你不行了,嘴巴亲肿了无所谓,那地方也肿了,你怎么走路?”秦泽没好气的拒绝她。

    苏钰打了他一下,撑起身体,脱掉浴袍。里面是一件浅蓝色的蕾丝内衣,女人的内衣里,黑色蕾丝当之无愧的王者,地位不可动摇。

    因为黑色的蕾丝和女人白嫩的娇躯,颜色的反差会形容巨大的视觉冲击,秦泽对黑色蕾丝没有丝毫抵抗力。

    排第二的是姐姐那套白色的泳装,腰侧是绳子系的,姐姐穿那套泳装,特妖娆,特诱惑。

    苏钰坐在床边,弓着身子套黑色的丝袜,漂亮的女人,不管穿丝袜还是脱丝袜,都是极性感的。

    白皙的手,把丝袜沿着雪白修长的腿,一点点撸上去,撸到大腿根。秦泽不是丝袜控,可看到这一幕,硬是受不了。

    苏钰吃完早餐,两人结伴离开,开车去了趟公司。

    昨晚一次,浴室一次,床上三次。苏钰走路有点不顺畅,总觉得两腿间火辣辣的。而且,她感觉自己身体发虚。

    以前网上看到段子,说女人是耕不坏的田,苏钰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现在股市崩成这样,国家队入场后,又迎来一波赚钱的商机,秦泽让李林峰几个经理时刻注意股市动静,拿二十亿资金入场,来一波抄底,但不能留恋其中,最多一个星期,一定要撤回来,赚一波差价就行了,以后是升是涨,不管,直到明年春节之前,都不去碰股市这块。

    依照股市的尿性,从牛市确定走入熊市,需要一段时间,这段期间里,保持观望总不会错。

    熊市大代表赚不到钱,只是不像牛市这样,买什么赚什么,股市会变得更加理性,操作的好,依然是公司重要的赚钱渠道之一

    秦宝宝出席商演,主要在江浙沪这一代,偶尔跑一下北上广,其他地方,基本不去。这几个地方,几乎把中国所有发达省份都囊括了。经济发达,商业活动多,代言广告也多。足够把她的行程安排的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再拼命,那就是劳模,有的明星一年三百六十天,三百天都在拍戏、拍广告、商演。这种压榨式的工作,其实不划算,人容易憔悴,家庭也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不能跑太远,不能给入室狼和小赤佬太多的相处时间。

    秦宝宝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,在录影棚里拍完一个化妆品的广告,秦宝宝躺在椅子上咿咿呀呀,伸着让录影棚里无数男同志垂涎的小蛮腰,慵懒的像皮毛洁净的狐狸精。

    “哎呀,累死啦,回家要让小赤佬帮我揉揉。”她弯腰,敲了几下自己弹性的大腿。

    李艳红坐在她边上,默默叹息,这小祖宗大概是她职业生涯的八年里,见过最咸鱼的明星。

    每次连着跑通告,她就要蹙着让男人心碎的眉毛,苦兮兮着小脸。

    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缩在办公室吃零食,和弟弟玩闹。

    变着法子让她趁女人大好年华还在,多赚钱,她就说:那我每天练舞练歌,也好累的嘛。

    李艳红说,可再累也要干活啊,不然钱怎么来。

    她说,那我弟弟会赚钱就够了嘛。

    李艳红无言以对,是啊,有个会赚钱的弟弟,多了不起,有个一言不合就买公司送姐姐的弟弟,确实了不起。

    可弟弟也不能指望一辈子啊,秦泽是你弟弟又不是你老公。

    这话李艳红没说,心酸的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李姐,我的包包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高跟鞋呢?”

    “昨晚刚买的,哪有那么快?”

    她就躺在椅子上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和大部分女人一样,喜欢买名牌包包,名牌衣服,名牌鞋子,各种昂贵到死的化妆品,又没男朋友,不知道她精品打扮给谁看。

    李艳红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是陈青虹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秦宝宝把鬓发捋到耳后,接听电话:“青虹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哭声:“宝宝,你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皱眉,坐直身体,柔声道:“怎么了怎么了,程峰欺负你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