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三十四章 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
    秦泽发誓,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活着的大白兔,电脑上看到的不算。哦,说大白兔不太合适,大白兔是姐姐的配置,曼姐也是大白兔,苏钰不是,她顶多小白兔。

    小白兔不大,但形状很好,像两个倒扣的碗,碗上还放着两颗粉色的葡萄,娇艳欲滴。

    秦泽咽了咽口水,目光再也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苏钰脸蛋火烧火燎,本就喝酒有几分绯红的俏脸,现在红透了,睫毛轻轻颤抖,垂下眼帘,不敢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太任性了,太任性了!

    长的漂亮了不起吗?长的漂亮就可以一言不合脱裤子吗?

    长的漂亮就可以为所欲为吗?

    秦泽知道,人生中无法避免的考验出现了。

    就像天外飞仙之于西风吹雪。

    我是欺身而上?还是退避三舍?

    秦泽发胀的脑子一片混乱,这个时候,他希望听到姐姐的来电铃声,等了几秒,手机没响,哦,之前跟姐姐们说过,公司聚会,可能要玩的晚一些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希望苏钰酒意上涌,率先睡着。但苏钰眨巴着明亮水润的眸子,死活不愿意睡。

    或者,等系统给他发任务?

    算了,无数次的经历证明,关键时刻,千万别指望lobsp;   秦泽感觉自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好捉急!

    他心理上是抗拒的,第一枪他想留给那个人,所以一直迟迟发射不出去,但身体比他诚实多了。不对,感觉心理上好像也没多大的抗拒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你大爷的,本咸鱼和五姑娘相伴这么多年,姐姐可看不可啪,子衿姐可亲不可啪,你苏钰一言不合就送一血,真以为我是圣人啊。

    苏钰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,她把衣服都脱了,这都不是暗示,是赤裸裸的求啪,可秦泽木头人似的站在那里,一脸纠结。

    是你秦泽眼光高,还是我苏钰不够骚?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!”苏钰说着,把牛仔短裤也脱了。

    同样是炫目的黑色蕾丝,素白素白的娇躯,诱人的蕾丝,还有丝袜秦泽硬是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接着,苏钰把手按在蕾丝上,要和秦泽来一个彻底的坦诚相见。

    这时,一只手按住了她,抬眼看去,秦泽灼热的目光,嘶哑着嗓音:“这个,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姐姐的电话没来,苏钰没睡着,看来都是天意啊。

    啪啪嘛,上天安排的最大。

    外套脱掉脱掉,外套脱掉~

    裤子脱掉脱掉,裤子脱掉~

    面具脱掉脱掉~

    通通脱掉~

    秦泽光溜溜的爬上床,双手箍住她纤细的小腰

    脱掉脱掉,通通脱掉~

    苏钰双手往下一捂,细弱蚊吟:“要,要洗澡吗?”

    秦泽很认真的思考片刻:“不是我吹牛啊,洗完澡我就进入贤者模式了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”

    “要不这样,你家里有工作帽吗?给我弟弟套一个。”

    苏钰带着哭腔:“我哪有那种东西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下去买一个?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下去就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
    秦泽低头,他把苏钰的腰抬了抬,“你把手拿来。”

    苏钰羞答答的松手。

    这一刻,秦泽感觉自己古诗词鉴赏水平水涨船高,“芳草萋萋鹦鹉洲”我有不一样的见解

    苏钰身上泛起一层醉人的绯色,不敢让他在看,双腿一勾他的腰,颤声道:“你凝视深渊的时候,深渊也在凝视你!”

    伴随着苏钰的一声痛吟

    啊~终于毕业了。

    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。

    乱草丛中一咸鱼,单枪匹马提两锤!

    秦泽大脑异常亢奋,不去思考,不去纠结,只按本能行动。

    接下来大概可以用三句诗概括:

    花径不曾缘客扫,逢门今使为君开!

    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

    春潮带雨晚来急,野渡无人舟自横

    最后,在教会苏钰什么叫做“粒粒皆辛苦”之后,随着一阵哆嗦,整个世界顿时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完事后,疲惫感海潮般汹涌而来,在酒精的作用下,两人相拥着沉沉入睡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苏钰睡的格外充实不,格外安宁。

    翌日,清晨。

    耕不坏的田已经醒了,累坏的牛还在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苏钰睁开惺忪的睡眼,青丝凌乱,她睁眼看了天花板几分钟,想起了昨晚灵魂出窍般的愉悦。身边依偎着火热、健壮的身体,很温暖,很安心。

    房间里没开空调,往常她一个人睡,不开空调半夜会冻醒。

    侧头,看着近在咫尺的睡脸,睡在同一个枕头上,呼吸间,就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。

    巨大的幸福感在心里膨胀,让她想哭,苏钰颤抖着指尖,抚摸秦泽的脸庞,从英气的眉毛到俊挺的鼻子,顺着脸颊的轮廓滑动,最后春葱玉指抵在他嘴唇。

    这张嘴,昨晚肆意的吮吸她的小嘴,吻技娴熟而充满了侵略性。

    漂泊十几年的心灵,一朝得到抚慰,幸福感让她忍不住红了眼眶,小声哽咽。

    哭声很小,却把秦泽惊醒了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,瞳孔涣散,慢慢恢复焦距,然后和小声啜泣的苏钰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咸鱼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倒不是喝断片,昨晚那种情况,顶多半醉,不存在一夜醒来啥都不记得的可能,电视里,那些酒后啪啪的男女,一夜醒来,都要高分贝的尖叫一声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俩的奸情。

    简直扯蛋。

    真的喝断片了,意味着大脑已经无法控制身体,唯一的结局就是躺地上挺尸。

    哪来的力气啪啪,怕不是做了背锅侠哦。

    他懵逼是因为苏钰哭了,几个意思啊,啪完之后,后悔了?

    昨晚一言不合脱裤子,只是空虚寂寞冷,趁着酒精壮一回胆,现在脑子清醒了,觉得被一条咸鱼啪了,人生太绝望?

    或者,喜欢我什么的,只是很轻微的喜欢,没打算和我啪啪?

    “后悔了?”秦泽沉声道。

    苏钰摇摇头,抽了抽鼻子。

    “那你哭什么?”秦泽郁闷。

    苏钰还是摇头,因为被你啪了,所以很高兴?这种话,羞耻程度已经超出她抖m的极限。

    “那,那我现在算你女朋友了吗?”苏钰期待的道。

    女朋友

    秦泽望着天花板,发呆了好久。

    女朋友的话,子衿姐才是他名义上的女朋友,两人的恋爱关系,稳的狠呐,至今除了亲嘴,连小白兔都没摸过。

    比坦克还特么稳。

    他这样子,算不算给子衿姐戴了绿帽子?

    就说喝酒误事吧,你还不听。酒壮怂人胆,也能壮咸鱼胆。

    接下来怎么办,微笑的说:咱们都是成年人啦,约啪很正常的,回头就忘了吧。

    然后拔吊不认账?

    这个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那么和姐姐们坦白吗?

    昨天是他毕业的日子,今天可能就是他忌日。

    秦宝宝奥义:夺命剪刀脚。

    王子衿奥义:高踢腿爆蛋杀。

    咸鱼泽,卒。

    本书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