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三十三章 我喜欢你
    秦泽心里一惊,扭头看前夫哥的脸色。

    尽管前夫哥这种渣渣,他能打十个,但狗急还跳墙呢,事情已经谈妥,任务完成,可不要节外生枝啊。

    他还低估苏泰迪的搞事能力了。

    前夫哥脸色很难看,不过竟然忍住了,不知道是被自己武力值震慑,还是因为苏钰是女人的缘故。如果是秦泽这么做,估计前夫哥要知男而上,和他拼命。

    “走咯!”苏钰牵着秦泽的手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那一下把我给惊艳到了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是吧,网上看图片学的,感觉很带劲,以后有机会要再试试。”苏钰乐不可支,双眼如月牙一样眯起。

    “没有深仇大恨还是别这样做,会被打出屎的。”秦泽想了想,补充道:“除非有我在你身边。”

    苏钰眼珠子一转,梨涡浅笑,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没来由的,秦泽戳了下她脸颊的梨涡。

    苏钰脸蛋一红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订好位置的餐馆,豪华大包间,摆了整整六桌,此时,员工们已经吃起来了,推杯换盏,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苏钰不知道谈判会这么顺利,她已经做好缺席的准备,所以通知公司员工,让他们自己先吃。

    这家酒店不错,是专门用于大型聚会的,附近很多公司的年会都选在这里。隔壁的包间装修的像人民大会堂一样。

    “苏总!”

    “秦总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起身,打招呼。

    秦泽压了压手,示意大家坐下。这些人里,有人成功在他面前刷了脸熟度,有人却很面生,他不是那种和员工很聊的来的老板,除了几个经理、组长,还有帮他们订餐的前台妹子,他和其他员工基本没有多余的沟通。

    所以在员工们心里,他这个老板就多了几分神秘色彩。

    像蒙娜丽莎的微笑,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秦泽和苏钰过来后,包间的气氛降温了些,同桌的几个经理,吃饭都拘谨起来。

    老板自带的气场压制,没办法,到哪儿都一样。甭管员工们私底下有多活跃跳脱,和老板同桌吃饭,心态再好,也会有压力。

    但在秦泽有效的节奏带领下,气氛很快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秦总跟大家吹牛逼说,等公司做大做好,没人配一辆奥迪a8,谁连续三年拿业绩冠军,就送一套房子。

    秦总漫无边际的吹牛逼,终于把气氛给带起来了。

    也不算吹牛逼,这些福利,将来肯定会有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李林峰醉眼朦胧的说:“秦总,我是真的服你。在这行混了这么多年,没见过像你这样有胆识有魄力的老板。”

    秦总谦虚道:“哪里哪里。”

    李林峰站起来,嗷唠一声:“我敬秦总和苏总一杯,兄弟们,看着办啊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掀起了敬酒潮,员工们轮流跑来敬酒。

    “秦总,我干了,你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苏总,我干了,你随意。”

    苏钰酒量浅,喝了几杯后,脸上红晕泛起,娇媚动人。

    但她兴致很高,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一票女同事嬉嬉笑笑的挤过来,带头的是曾经的前台,后来转到财务部的漂亮妹子,她端着酒,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秦总,我刚才和她们打赌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打什么赌?”

    漂亮妹子羞答答道:“打赌我敢不敢说我爱你!”

    秦泽:“???”

    漂亮妹子深吸一口气,大喊:“秦总我爱你!”

    身后的女孩们欢呼起来,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然后满堂欢呼。

    在满堂哄笑中,苏总的脸蛋,f

    从聚利一直跟到宝泽的李林峰,抹了把汗,默默为妹子祈祷,希望她能活过今年,至少要领到年终奖再狗带!

    这帮小姑娘,真是作死。

    竟然调侃公司一把手的男人。

    苏钰是宝泽公司名义上的一把手,大小事务都由她处理。

    哎,到时候自己出面求下情。

    一段饭吃到晚上九点,大家都喝嗨了,但还不尽兴,有人提议去唱k,大名鼎鼎的快枪手秦总,自然而然成了追捧对象,大家嚷嚷着要听他的海豚音。

    秦泽没参加,让他们自己玩去,因为苏钰喝趴了。

    苏钰今天兴致很高,一个人喝了四瓶啤酒,正倒在秦泽怀里,看人的眼神都是朦胧的。期间去厕所吐了三次。

    于是,想唱k的人去唱k,喝高的人打车回来,车费明天拿公司报销。

    秦泽搀扶着苏钰离开,在路边打了辆出租车,他喝了不少的酒,依赖于肾功能强大,酒精分解的快,现在的状态是半醉半清醒,就是那种脑袋微胀,精神格外亢奋那种。

    秦泽半搂半搀着苏钰,来到她家门口,从她包包里找出钥匙,开门。

    屋子里灯光是亮着的,这傻妞,出门都不知道关灯吗?我宝姐姐都比你有常识啊。

    秦泽把苏钰放在床上,转身去厨房给她烧水,却发现保温壶里有满满的热水,他仔细观察着厨房,窗几明亮,盘子整整齐齐摆在架子上,她从来不做饭,餐盘却很干净,没有丝毫的灰尘。

    厨房每个地方都很干净,不像是一个不沾阳春水的女人,反而像是有人一直使用着厨房,所以才打扫的这么干净。

    秦泽心里一动,他走出厨房,来到客厅,客厅的电视机也开着,播放着广告,茶几上摆着零食、水果,好像这个孤独的家里经常有客人似的。

    他再转头卧室,电脑屏幕黑着,但主机的显示灯却是亮的,说明电脑一直开着

    秦泽站在床边,看着烂醉的女人,心里忽然好悲哀好悲哀,她不关灯,并不是生活白痴给忘记了,只是不想自己下班回家时,面对着一个黑暗空荡的屋子,所以她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,好像这样,家里就有人在等着她回家,她就不是孤单一个人。

    包括茶几上的零食和水果,保温壶的热水,厨房一尘不染的餐具,永远待机的电脑

    何必呢,何苦呢。

    你刻意营造出一个“生机勃勃”的屋子,可它并不能改变你孤单一个人的事实啊。

    真是可笑的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傻姑娘,你这个小窝,一点都不温暖啊。

    苏钰睁开眼,朦胧的目光凝视他,半晌,委屈道:“冷!”

    秦泽帮她脱掉雪地靴和外套,盖上被子,低声道: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了。”秦泽说着,打了个酒嗝。

    他太阳穴微微发胀,酒精刺激着他的神经,带来亢奋的同时,也带来刺痛。

    苏钰抓住他的手,小女孩似的撒娇:“别走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从小父母离异,父亲娶回来恶毒的后妈,过的连单亲家庭的孩子都不如,父亲的漠视,后妈的白眼,私生子哥哥的仇视,她像个孤独又可怜的小兽,蜷缩着身子,小心翼翼的长大,然后有一条,终于出国了,出国寻找母亲,渴望从母亲那里找到失落多年的母爱。却悲哀的发现,母亲的爱已经全给了新的丈夫,新的儿子。

    分到她这里的,只有很少很少的一点,少到让她感受不到丝毫的温暖。

    她徘徊在两个家庭之外,孤独的一年复一年的生活。

    但其实心里,还是渴望有一丝丝的温暖,渴望某一天有人能从而天降,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人真的存在,她希望是秦泽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吐?”秦泽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想吐了,就是脑子好疼。”苏钰嘟囔,撅着嘴。

    “那赶紧睡吧,我也头疼,想回去睡觉了。”秦泽拍拍她的手背,想把手缩回来,奈何苏钰握的很紧。

    正要板着脸训斥,只听苏钰柔柔的嗓音:“我喜欢你,秦泽!”

    秦泽脸色僵了僵,苏钰喜欢他,他能感觉到,那天买车的时候,勾腰的动作,秦泽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平时苏钰的举止、眼神、说话的语气,都在透露着同一个信息:我喜欢你!

    但她始终不敢说出来,“我喜欢你”四个字,苏钰不敢说,怕被拒绝,会搞的两人很尴尬,没准大神就不是大神了,和她有隔阂了。

    今天喝了酒,脑子拎不清了,酒壮怂人胆,很多事情,平时不敢说,现在不用过脑子就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你只是喝太多了,睡一觉就好了。”秦泽柔声道:“我当做什么都没听见。”

    苏钰柔媚的眼波,痴痴望着他,突然,她把针织衫一脱,掀开被子请君入瓮: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,会让我很为难的。”

    苏钰把贴身的丝绸衬衫一脱,露出一件黑色蕾丝,雪白的娇躯,衬着黑色的内衣,晃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你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钰把牛仔短裤也脱了,说:“我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我很正派的,你别这样。”

    苏钰一脱文胸:“我喜欢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