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三十二章 智熄的操作
    这场见面,或者说谈判,曹兵显然有备而来,从秦泽进来,到他入座,曹兵都抬头看他一眼,接着慢条斯理的咀嚼完食物,喝水,擦嘴,自然而然营造出“稳如泰山”的气场。

    同样的感觉他在裴南曼身上体会到过,这是一定的社会阅历和人生经历累积出来的资本,俗称:大佬的气场。

    唯一能压抑的,是主角的王八之气。

    但秦泽自己是咸鱼,王八之气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秦泽笑了笑,不回话,身边的苏钰心领神会,浅笑道:“曹先生,我们是生意人,不想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曹兵自觉无视苏钰,盯着秦泽:“只要你停止做空我公司的股票,我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,五千万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秦泽沉默。

    曹兵眯着眼,渗出一股危险的气息:“代价不够?啧啧,我查过你的资料,不管是大学教授的父亲,还是家庭主妇的母亲,似乎都没资格,也不可能搭上赵家这条线。一开始觉得你是赵家的赚钱工具,摆在外面掩人耳目的傀儡,后来发现不是,我很佩服你,从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大学生,短短半年走到今天这个位置,排除那些靠祖辈萌阴的二世祖,没人比你更出色了。这是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“为此我大费周章,动用了一部分官面上的人脉,把你爸妈祖上都查了遍,查一个人的家底其实很简单,三代之内就行了,再往上,就算你的满清遗老,还是民国大亨的后人,都没任何意义。你爷爷是个穷教书的,谈不上桃李满天下,不认识什么大人物。你母亲那边,祖籍在浙省,同族的大多是泥腿子,倒是温州那边有个大商贾叫许耀,和你母亲是同族,有点沾亲带故的关系,但和赵家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三言两语,把秦泽的身世背景抖出来,心理素质差的,现在该露怯了。

    苏钰皱眉,她知道秦泽更像是妖孽般的技术人才,而不是商海沉浮的老江湖,这种谈判性质的攻心战术,他不擅长。

    扭头看一眼,却发现秦泽目光沉凝,如渊深邃,不惊不乱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,没理由不欣赏,苏钰想。

    “我同样知道点你的根底,不太干净,少年时代在曼姐的老爹手底下混,没少干见不得人的勾当,时常被人追的像条败狗。混你们这行的,见了官就像老鼠见了猫,怂的不要不要。像是你们这种社会渣滓,我是真的看不出,钱算什么,钱是王八蛋,为了王八蛋抛头颅洒热血,傻逼不傻逼?”秦泽摊摊手:“我不是针对你前夫哥,我是针对在座的各位。”

    前夫哥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六个黑衣汉子目露凶光。

    苏钰小声道:“干嘛把我也说进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,误伤友军了,骚瑞骚瑞。”秦泽给自己点上一根烟,跋扈气焰燃起来:“钱很难赚吗?需要为他去拼命?我从来没碰过钱,我对钱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秦泽觉得自己的表情和语气都到位了,他比某位大佬说的更加云淡风轻,身边也没有一个碍眼的憋笑家伙。

    “但你算聪明的,懂的洗白,可惜你的野心也大,对灰色产业留恋太深,所以这屁股就洗不干净。说白了还是没脑子,钱多好赚啊,我一不留神,就赚了近百亿,都不知道该怎么花呢。”

    苏钰咽了咽口水,心说,大神这逼装的有些过分了,待会挨打怎么办?

    “你看,我稍微做空你公司的股票,又赚好几个亿,钱对我来说只是一串数字,我更看重的是为社会提供就业岗位,这才是真正利国利民的好事,反观你,为了区区几亿,你已经坐不住了,跳出来找我谈判。”

    谈话到这里,前夫哥苦心营造的气场,终于hold不住。

    他脸色阴沉:“八千万!”

    秦泽摇摇头,一脸欠打的模样:“都说了,我不在乎钱。”

    曹兵咬牙切齿:“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秦泽收起“演帝精通”,一字一句道:“该怎么像大佬低头,你是道上混的,不用我教你吧?”

    六名黑衣大汉,几乎想冲上去捏死这个小子。

    苏钰则一脸崇拜。

    曹兵默默盯着秦泽,瞳孔锐利而冰冷,缓缓道:“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,我学会两个道理:斩草要除根;做人留一线。对不同的人,我采用不同的应对方法。大家都有家人,做任何事,都不要太绝,你说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尽管多年来尽力洗白,但混了这么多年的江湖,处理事情的手段和普通商人,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“威胁我?”秦泽罕见的流露出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老大,跟他废什么话,他要不识抬举,咱们就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安静的包间里,忽然就响起一声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杯可真脆。”秦泽漫不经心的骨瓷杯的碎片丢在桌上。

    曹兵眼皮狠狠跳了跳。

    六名大汉:Σ(?д?lll)

    这是骨瓷杯啊,虽然脆,但它同样很坚硬,非常坚硬,一只手就给捏碎了?

    曹兵和马仔们都是混江湖的,都有几手硬把式傍身,他们从没见过有人的握力能把骨瓷被捏碎。

    是错觉?

    是假货?

    刚刚其实是道具,不留神的时候,被这小子掉包了?

    这时,秦泽端起苏钰面前的骨瓷杯,手掌无声发力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骨瓷杯又碎了。

    茶水顺着他的手掌洒下,或者流进他袖口。

    曹兵:“”

    六名大汉:▄█?█●给跪了

    苏钰:(??)~??

    “想玩的话,划下道来,咱们现在过过手怎么样。”秦泽冷笑。

    曹兵和他的马仔们沉默了。

    有个家伙还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有个家伙腿软了。

    “北方那边,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,沪市,我的地盘。”秦泽嗤笑道:“官面上的人脉,我肯定比你更多,碰过两次壁的你心里清楚。还有曼姐帮忙,白的你玩不过我。你要下黑手,打阴枪,大不了我跑北方一趟,把你给宰了。你骨头是不是比杯子还硬?然后,玩金融我比你在行,你确定自己保得住三家上市公司?这段时间,银行那边的电话应该把你办公室的座机打爆了吧,你还是想想怎么筹钱抵押吧,三家公司,够你忙的了。”

    曹兵沉默。

    秦泽起身,绕着桌子走过去,拍了拍前夫哥的肩膀。

    六个大汉,脸上不约而同浮现出悲壮的神情。

    秦泽低声道:“最后,我也警告你,谁都有家人,别以为就别人穿着鞋,把自己脚上的鞋给忽略了。你儿子才六岁大,对吧。”

    不管曹兵当年是什么狠角色,他既然想洗白,打拼出破,心不够浪,手就不会黑。刚才那番话,其实就想吓唬他秦泽。

    曹兵额头青筋跳动,腮肌鼓起,很是挣扎了一番,最后,他抬眼,凝视眼前让他阴沟翻船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!”他说。

    下一刻,秦泽脑子里,就收到了系统任务完成的提示。

    松了口气,如果前夫哥头太铁,他就考虑把他暴揍一顿,然后逼他认错,这样他会很麻烦,说不定就要让曼姐出马帮自己擦屁股了。

    “早该识相了嘛。”秦泽笑道:“行,你那点股票,我就先握着,等股市尘埃落定,再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苏钰,咱们走!”秦泽大步离开包间。

    但苏钰没跟上,苏钰和曹兵打过几次照面,深知闺蜜有多烦这个前夫,往常看到曹兵,苏钰最多恶狠狠的瞪眼,用眼神杀死她。毕竟她连秦宝宝和王子衿都怕。

    不过今天有秦泽做她背后的男人,她胆气格外的壮。

    只见苏钰大步走过去,把自己头顶那只心爱的帽子摘下来,“啪”一声,给前夫哥戴正。

    “以后别缠着曼姐,哼!”

    说完,胆气也用完了,扭头就跑进秦泽怀里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