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二十九章 泡沫
    做空?

    有一种叫做惊恐的情绪从李林峰几人心里升起,然后脑海里,做空两个字,变成:

    作死!

    在股市回暖之后,在散户们信誓旦旦要抄底之后,在牛市仍然没见到头的情况下,秦泽说,他要做空股市?

    这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?

    啊~我钱赚太多了,我要作死一下这样的心态吗?

    秦总莫非石乐志了。

    “秦总,不能这样玩啊。”

    “秦总,如此作死不好吧!”

    “秦总,做空风险太大,就算您不看好股市,我也建议您观望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下属们慌了,真的慌了,他们从宝泽投资刚起步,就进来了,一步步看着它成长,一起苦心经营,努力工作,实在不忍心看它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秦泽摆摆手,他专心听电话。

    大家无奈,只好求助的看向苏钰,除了秦总,苏钰是公司二当家,她说话更有分量。

    苏钰淡淡道:“我都听秦总的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苏总,嗯,格外骚气!

    不,今天的苏总,已经没有智了。

    下属们心里一片绝望!

    “曼姐,前夫哥那边什么情况,他在北方还是沪市?”秦泽打通了裴南曼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在北方吧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就想问问,他有没有认错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没听懂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明白了。”秦泽哼哼道:“曼姐,接下来,看我的表演吧。在此之前,希望你把我的手机号码发给他,我想他会用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解释,任由裴南曼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他挂电话。

    秦泽准备向前夫哥发大招,山不来就我,我去就山,你不来搞我,我去搞你。他要逼前夫哥在他面前:向大佬低头!

    两千积分的任务,可遇不可求,如果不是这波股市崩盘,他可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,才能让前夫哥低头。

    三家上市公司,我让你股价跌到下水沟,让你亏到底儿掉,看你低不低头,一般的上市公司,都会各种抵押股票贷款,一旦股价崩溃,银行会催账。

    到时候,前夫哥只有嘤嘤嘤的哭着向自己认错了。

    秦总要做空股票的消息,很快传遍整个公司,员工们心哇凉哇凉,感觉药丸!

    难道是股神招牌砸了之后,秦总一时想不开,在作死的路上,越奔越远?

    员工们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,已经做好公司破产离职的最坏打算。

    所谓做空,就是你预测某只股票,在未来会下跌,于是把它在高价位卖出去,低价位再买回来。实际的操作:向券商借来股票,签订合约,答应在一定时间内归还相应数量的股票。比如某只股10元的时候,从券商那里借来1000股卖出去,获得现金一万元。合约到期前,再买回来1000股还给券商,这时候如果股价跌到8元,花8000买1000股,凭空赚两千。而如果涨到12元,那就得花12000元买1000股,损失了2000元。

    科普结束!

    划重点,期末要考!

    下属们面如死灰的离开,资历最老的李林峰张了张嘴,无声叹气,选择沉默。

    “苏钰,咱们这几天要多跑几趟了,做空的话,从一些普遍虚空的科技股、创业板,以及概念股下手。另外,有三家上市公司的股,有多少我们要借多少。”秦泽在纸上写下前夫哥的三家上市公司。

    “曹兵的公司!”苏钰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她是裴南曼的闺蜜,曹兵和秦泽结梁子的事,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没错,前夫哥都欺负到咱们头上了,不回头给他一刀,我面子往哪搁。被欺负了不懂反抗,和咸鱼有什么区别”他的手机有来电,可爱的童音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是钱诗诗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诗诗?”

    “秦总,刚在网上看到,你割了?”钱诗诗关切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是的,割了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钱诗诗一阵沉默,片刻后,“我能问问,亏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公司亏损总额,我不方便告诉你,不过你们买的那个产品,亏损额大概是三千万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三千万啊,是她一个季度的收入了,还是有连续通告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钱诗诗感觉很揪心,很肉疼。

    “那您打算继续观望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也不方便透露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刚挂了电话,黄宇腾打电话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秦总,公司损失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买的那个产品,亏损大概三千万。”秦泽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没说话的权利,但感觉暂时先观望,等行情稳定,重新入场。”黄宇腾从朋友的角度给出建议。

    “嗯,我有数。”

    那篇微博发出去后,他陆续接到七八个明星的电话,旁敲侧击他的打算,或是建议他保持观望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不想秦泽再用那批资金继续折腾,因为再过一个星期,产品就到期了,就算亏了三千万,明星们还是赚的盆满钵满,翻了好几番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虽然是购买者,但按照私募的规矩,这笔资金怎么用,怎么投资,决定权在公司,旁人无权过问。

    也有支持他的,关系比较好的黄宇腾和徐韵寒几个,还有一些关不不熟的歌星,竟然也打电话过来安慰,然后表示忠诚不,是信任!

    “这群家伙,都被吓到了。生怕我亏的底儿掉。”秦泽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人都这样,你帮他们赚了几百万上千万,他们感激都来不及,一旦你亏了,当然也就慌了。”苏钰嫣然道:“但是他们没有资格指手画脚,咱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不怕我亏的底儿掉?宝泽公司,你有百分之六的股份。”秦泽笑道。

    苏钰皱了皱鼻子:“反正我一无所有了,只有宝泽投资,亏了更好,让你欠我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秦泽无语道:“屁嘞,咱们是合作关系,破产了就分钱,各走各的,谁都不欠谁好吗。”

    苏钰委屈的咬着唇:“你是不是想踢开我?我都和家里闹翻跟着你了,哪有你这么狠心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这话听着,好像是他秦泽勾搭了千金大小姐,然后要始乱终弃

    关键咱们还没乱呢。

    “乖一点,大神就带你装逼带你飞。”秦泽道

    “黑色星期五”过去一个星期后,股市走了两天小阳,之后又拉出三条大阳线,暴跌的沪指涨回来一半,看势头,再过一个星期就能重新爬到5100的高峰,有望再创新高。

    这几天,秦泽成为网友茶余饭后的谈资,网上出现很多嘲讽他的段子,比如“股神一跟头栽倒下水道”、“股神智商暴跌,不如散户”、“股神是一层一吹就破的窗户纸”等等。

    秦泽等了一个星期,终于在今天,通知操盘手们开始分批抛售股票。

    “先抛售“哈儿药业”、“山夫股份”、“通量重工”三家公司的股票,各2000手。”

    操盘手们按照他的吩咐“出货”,三家公司盘子不大,二十几万手的总量。直接就来了个断崖式下跌,幅度不大,但很陡三只股萎靡了半天,散户买进,再次拉涨。

    第二天秦泽再次“出货”6000手,各自两千。三家公司股票受了重创,走势低迷,在各股普遍上涨的大环境下,走出了“绿油油”的色彩。

    第三天,他不再抛售前夫哥的三家上市公司股票,转而抛售其他股,时机没到,而且他也要赚钱啊,慢慢抛,等它涨回来再抛,可以多赚很多票子。

    宝泽公司十几亿的资金,他玩了十倍杠杆,本来想玩一发大的,二十倍,但最近证监会加强了市场控制,玩杠杆的死了一片,二十倍杠杆没人陪他玩,券商们不敢

    午饭,公司几个经理凑在一起吃饭,沉默,心情都不太好。

    李林峰咀嚼着食物,却如同嚼蜡。

    “秦总这样做,迟早亏到破产啊。”有个经理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对了,咱们公司不是还有个大股东吗?怎么一直没见人?”

    “早报告过了,裴老板不管,说让我们听秦总的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股市涨势不错,合约一到期,秦总有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最近吃不好睡不好,这公司咱们来的时间不长,但一起经营这么久,看着它越做越好现在心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一片叹息声。

    李林峰忽然道:“也许牛市真的走到尽头了,你们从没这么想过?”

    “虽然牛市泡沫大,但支撑到明年都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老李你想多了,几次放量下跌后,牛市相当于又续命了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也是这么认为,散户如此,一些中小型金融机构同样如此。但有一部分散户和金融机构,正急的满头大汗,或者说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玩杠杆的。

    这波牛市有多疯狂,从全民炒股就看出来了,杠杆资金到处都是,十倍二十倍已经无法满足一夜暴富带来的酸爽,有人甚至玩起百倍杠杆。这波牛市本来就不健康,从政策的角度,是想把多余资金投入市场,但市场自己选择把资金投入股市,从而拉涨了这波牛市。

    一年的时间,把不健康的股市泡沫越吹越大,泡沫终究要破的。玩杠杆的账户,一旦触及警戒线,就被强行平仓,关键是玩杠杆的人太多,这就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,今天你爆了,明天我爆了,股市就崩了。

    一月三十号,周二,下午一点!

    今天开盘股市就萎靡不振,在“红”和“绿”之间转换,那半死不活的走势,不知让多少人捉急。

    下午开盘后,股市告诉大家,什么叫做“玩的就是刺激”,它出现断崖式暴跌,一直往下一直往下,就像一个多星期前,让绝望的暴跌。

    其中也有秦泽出了一份力,这段时间,他在疯狂抛售股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