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二十五章 可爱,想......
    园辉路的某家茶馆。

    包间外,一米七八的阿东,身材壮硕,眼神凌厉,给予来往的服务员莫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茶馆很安静,空气中似乎都有股淡淡的茶香。

    阿东脸色却很凝重,同时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他十八岁跟着老大和曼姐混,那时候他俩还没结婚,但兄弟们都知道老大对曼姐一往情深,最后的结局当然也很好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可这样的日子只维持了一年,第二年老大和曼姐离婚了,隔年他娶了北方一位大官的老婆,而曼姐也离开北方,在沪市扎根,转眼就是七年。

    说实话,的确是老大辜负了曼姐,大伙儿心里明白,可大家也知道老大始终爱着曼姐,在阿东看来,老大除了这件事上辜负曼姐,其他的挑不出毛病,有魄力有能力,还对你一往情深,就算没有名分,仍然是他心里最重要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阿东心里为老大加油。

    包间里,裴南曼和前夫哥面对面,坐着,品茶。

    “别人不都说你曹兵心胸宽广嘛,怎么跟一个小男孩一般见识。”裴南曼吹了口茶,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男人乐意看见有别的男人接近自己的女人。”曹兵说。

    沉默了半天,双方喝茶,耐心十足。

    “都说好马不吃回头草,你曹兵怎么就和别人不一样呢。”最终还是裴南曼先开口,她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草,那一定是世上最甜美的。”曹兵深情款款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快过年了,回去吧。”裴南曼叹道:“你儿子今天六岁了吧,这个年纪的孩子,整天嚷嚷着爸爸,但也最健忘,时间长了,宝贝儿子疏远你,可别怨我。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原谅我,咱们破镜重圆,我就放过那小子。”曹兵直视着裴南曼的眼睛。

    回应他的是滚烫的茶水,直接泼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给脸不要脸。”裴南曼似是动了真怒,温柔贤淑的气质,忽然变得凌厉张扬起来,她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破镜重圆?然后安心理得的给你当小三?曹兵,你特么以为你是龙傲天?”

    龙傲天是从秦泽那里听来的。

    据说是个一等一的风流男人,身边美女如云,和谐共处。

    裴南曼当时嗤笑,说这种男人占着钱多勾搭肤浅的女人。

    秦泽说,no,龙傲天的女人,个个都是国色天香,倾国倾城,没有高低之分。

    裴南曼就默默记下了这个男人的名字:龙傲天!

    曹兵清俊的脸庞,肌肉抽搐,没生气,他默默抽出纸巾,擦干净脸。

    “再给我三年时间,”曹兵咬牙,腮肌都凸显出来:“三年后,我和她离婚,我会娶你,曼曼,这么多年了,我对你的心意永远都没变过。”

    “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。”裴南曼淡淡道:“当年你和我离婚,攀上刘家的金枝玉叶,我们的感情就彻底断了。这些年你在那边过的挺好,我自己一个人也乐得自在,何必再纠缠不休?到底也是为你生了儿子的,别辜负人家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眼前本该相濡以沫一生的女人,没有恼羞成怒,没有因爱生恨,只有浓浓的惆怅和懊恼。

    “可我放不下你,真的。”曹兵说:“你说我没文化,我改了,这些年我努力让自己变的像个文化人,我还成人自考了北大的文凭。这些年我看过很多书,有一句话印象深刻:男人这一辈子,有一个让人至死难忘的女人,足矣!”

    爱她,就为她自考北大文凭!

    感觉传出去,又是火遍一时的网络名词。

    裴南曼摇头,心好累。

    “可我不能生孩子,你当初选择离开我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,现在兜里揣颗蛋,回来找我破镜重圆,曹兵,你觉得可能吗?”

    虽然过了这么多年,但提到这个话题,裴南曼心里仍有几分伤感。

    不能生育,对一个女人来说,是最残酷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很乖的,你肯定会喜欢。”曹兵说。

    “别说这些不可能的话,今天找你,不想撕破脸皮,你也洗白了,我也没当初那么大的戾气了,大家坐下来好好谈。”裴南曼手指旋转着茶杯,“这件事跟他没关系,如果你非要找麻烦,那就放开他,冲我来。虽然我和姐夫的关系不好,但好歹是他小姨子,我带上子琪和东来走一趟李家,这沪市啊,你也别混了。”

    “北方那边呢,是你的地盘,不过我爸有几个生死之交在那边,我厚着脸皮求上门,想必他们也很愿意给你找点乐子。”裴南曼咔嚓一声捏碎骨瓷杯:“你要玩,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曹兵心里一凉,头一次升起怨气:“你就那么在乎这小子?”

    说曹操,曹操到。

    悦耳的手机铃声,裴南曼的电话响了,来电人就是秦泽!

    “正好,一次性把话说清楚。”裴南曼接通电话,开了免提。

    “曼姐,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怀疑你那个前夫想搞我。”秦泽的声音。

    曹兵眯眼。

    裴南曼轻笑道:“反应挺快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啊,”秦泽沉默三秒:“那我不管,这件事你替我摆平,你说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是曼姐的不是,放心,交给我。”裴南曼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哈,我就知道曼姐最善解人意,改天去你家,做顿好菜谢你。”秦泽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改天,就今天吧,正好,东来最近又野了,你过来替我管教管教。”裴南曼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卸下了心中大石的秦泽,声音都透着轻快。

    曹兵心都凉了,他的曼曼语气竟然这么温柔?

    主动邀请他去家里玩。

    曹兵和裴南曼一起长大,最清楚她的性格,也许这个叫做秦泽的男人,并没有走进她的心里,但不能否认,裴南曼对他,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,甚至比一般的朋友还要重视。

    此子不除必成大患!

    变成文化人后,看过几本的曹兵,脑子就不受控制的飘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秦泽,是男人,敢不敢跟我玩玩?”曹兵冷笑道。

    裴南曼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电话对面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“呦,前夫哥也在啊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轻声道:“找他出来谈谈,这件事和你没关系,放心。”

    秦泽唉声叹气道:“前夫哥啊,我和曼姐纯粹是朋友关系,你别误会,大家都是生意人,和气生财嘛。你又封我公司账户,又封杀我旗下艺人,太过分了。这样,大家坐下来好好谈,我给你百分之五的干股,握手言和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这年轻人似乎比意料之中的更软。但从商人的角度来看,曹兵却很欣赏他的态度。这样的人,才能把生意越做越大。

    曹兵道:“秦泽,你知道动物是怎么争夺交配权的吗?”

    裴南曼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卧槽,前夫哥你是要说什么十八禁的话题吗?我年纪小,请问你刚才的话可以撤回吗?

    曹兵继续道:“在动物界,交配权是个很重要的权利,仅次于领地,雄性动物要为此付出血与生命的代价,胜利者才能享受交配权,优胜劣汰,在这里也可以解释。”

    那边沉默了片刻,秦泽的声音:“你的意思我大概懂了,我踏入了你的禁区是吗。所以你要亮出你的爪子,跟我来一场血拼,不管我和曼姐是不是真有奸情。”

    曹兵冷笑:“你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呢,我就是一条咸鱼,哪里当的起您大动干戈”忽然,电话那边传来压抑的声音:“卧槽,系统你凑什么热闹,这种时候就不要颁布任务了啊,系统你是笨蛋吗。”

    曹兵:“??”

    裴南曼眨了眨眼:“??”

    “是我秦泽提不动刀,还是你前夫哥太骚?”秦泽画风忽然就变了,张扬的很,“行,你要玩是吧,我陪你。曼姐,这件事你别插手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一愣。

    曹兵冷哼道:“很好,就等你这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啊,前夫哥,你觉得曼姐怎么样。”秦泽没头没脑的问道。

    曹兵看她一眼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两句话,”秦泽道:“可爱,想日。”

    “想搞我?欢迎来搞!”

    裴南曼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曹兵额头青筋直跳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两个男人的宣战了。

    裴南曼有些一头雾水,但话已经说到这地步,已经没必要谈下去。她深深看了眼曹兵,默然起身,走出包厢。

    曹兵坐着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包间门打开,阿东看见脸色如罩寒霜的裴南曼,再扭头,看见老大坐在沙发上,神情阴沉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突,知道这场交谈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“曼姐,老大是真心想与你和好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没理他,径直走去,阿东跟上几步,道:“曼姐,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,您也太绝情”

    裴南曼扭身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将近一米八的魁梧大汉,直接被蹬飞出几米远,倒地后翻了几个滚,蜷缩成一团吐苦水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玛莎拉蒂车里,裴南曼转头就拨通秦泽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行不行,试试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语气,倒是埋怨我咯?”裴南曼冷笑一声:“我说过,曹兵想搞小动作,我来招架。你自己要伸长脖子往上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埋怨你啦,埋怨另一条咸鱼。”秦泽叹道:“曼姐,我现在回过味来了,你是不是早就想教训你那前夫了?然后拉我当陷阵卒,顺便试试我的深浅?”

    裴南曼沉默,不否认。

    “跟你们这些老江湖混啊,脑子转不快,真心要完犊子。”

    “被他纠缠的烦了,本来今天之后,打算把他的势力从沪市连根拔起。滚回北方去,眼不见为净。”裴南曼轻声道:“我给了你全身而退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这件事,给某个家伙找到了搞事情的契机,现在我想退都退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听懂。”裴南曼说。

    “你那些后手先留着吧,我陪你前夫玩玩,如果我不跪了,再由你出面收拾残局,如果我赢了,啧,你得怎么谢我?”

    裴南曼笑了笑,特妩媚那种,“可爱,想日?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裴南曼:“欢迎来搞?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