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二十四章 有人要搞我?
    一秦泽和姐姐返回办公室,他抽出一根烟,点燃,思考怎么应对。想事情的时候,他习惯咬一根烟。

    “这要变劣迹艺人,咱们就血亏了。”秦宝宝想坐沙发,又觉得隔得太远,不方便讲话。索性就侧身坐在弟弟大腿上,单手勾着他脖子,另一只手扇了扇烟雾,蹙眉道:“你挖她之前,没仔细考察过?”

    “不涉黄不嗑药不卖国,其他的都不算事儿。”秦泽没好气道:“出轨都不封杀,怼几句慈善机构,就封杀了?总感觉这件事很蹊跷。元芳宝宝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秦宝宝受不了烟味,把他烟蒂掐灭在水晶烟缸内,说起来,姐姐虽然唠叨着不让自己抽烟,却买了一个范思哲的水晶烟灰缸放在办公室,女人果然口是心非,嘴上说不要不要,身体很诚实嘛。

    “哪那么多蹊跷,就她倒霉呗,碰到了心眼窄的,要搞她。”秦宝宝屁股扭了扭,道:“呐,小赤佬,你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说实话,冬天衣服穿的太厚,很影响触感。

    秦泽走肾的想。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,你要是没办法,我就自己处理了。”姐姐屈起白嫩修长的手指,啪一声,弹在他脑门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秦泽来了兴趣,但凡有他在身边,秦宝宝就开启干物姐模式,有事弟弟做,没事和弟弟做。

    弟弟不愿意,她就嘤嘤嘤。

    “找王子衿咯,她在沪市大把大把的人脉关系。不找她找谁?”姐姐说。

    “你开得了口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她吃我的住,住我的,衣服都是我弟弟帮她洗,找到办事怎么了。”秦宝宝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果然是我姐姐。

    秦泽也是这么想的,找裴南曼,未必有找王子衿管用,沪市是裴南曼的地盘,更是王子衿的地盘。而对秦泽来说,找朋友帮忙和找女朋友帮忙,当然是选择后者了。

    “我上个厕所,子衿姐那边我来说吧,省得你以后不好意思跟她撕逼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阿泽最好了,姐姐么么哒。”秦宝宝抛来一个水汪汪的媚眼,亲他一口。

    秦泽很享受,起身离开办公室。

    哎,我果然没药救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让姐姐亏欠子衿姐人情,家里就没那么多勾心斗角的破事,可他本能的拒绝这种事,不想姐姐因为拿人手短而放不开拳脚撕逼。

    其实秦妈说的很对,秦宝宝一半的臭脾气是他们夫妻俩惯的,另一半臭脾气,是被秦泽一己之力养成的。

    所以秦宝宝会那么依赖这个弟弟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漂亮姐姐就被他养成了。

    养弟控我是专业的,开班授课只收998。

    厕所里,每个隔间都看过,确定没人。

    秦泽拨通王子衿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子衿小姐姐,想死你了,又想么么哒,又想啪啪啪。”

    “”对面沉默了几秒钟,子衿姐缓缓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“阿泽,咱们说人话。”子衿姐说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,是这样的,我公司旗下的艺人要被广电封杀了。”秦泽开门见山:“通过特殊渠道,从内部人员口中得知。本来这件事不想麻烦你,但那个艺人是《血战沪市滩》的女主角,她要是被封杀,电影立刻下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呢?”王子衿道。

    子衿姐性格比较正派,如果艺人涉黄涉毒,她是不愿意帮忙的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在微博怼了某慈善机构贪污,有人想搞她想整她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我帮你问问情况,如果情节不严重,就撤了,反正也没公布。不过”王子衿俏皮道:“阿泽要怎么报答姐姐?”

    “晚上请你吃鸡。”秦泽嘿嘿笑。

    如果是秦宝宝,她会开心的说:阿泽做的鸡最好吃了。

    但王子衿不是秦宝宝,她叫做钮钴禄·子衿不,是“新晋老司机·子衿”。

    子衿姐“哼”一声:“那我晚上下面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吃鸡我吃面,么么哒。”

    “么么哒。”

    秦泽和王子衿明确关系后,就可以无压力的三百六十五度说肉麻话。

    啧,这电话甜到掉牙。

    刚挂断电话,手机又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来电人:苏泰迪!

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秦泽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秦泽,你来公司一趟。”苏钰说道。

    哼,我正要找你算账呢,现在我爸已经把你当成秦家媳妇了。

    秦泽道:“嗯,下午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过来。”苏钰急道:“咱们公司被证监会查了,以怀疑操纵证券市场、内幕交易为理由,冻结了咱们的账号。很快就会约谈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想抓我回小黑屋?”秦泽一愣。

    宝泽投资没有任何违法违规的操作,这点秦泽可以肯定,那么无缘无故的,怎么就被盯上了?

    再联想到李薇因为不大不小的破事被封杀,很容易就能得出结论。

    是不是有人想搞我?

    我得罪谁了?

    该死,我又不是震惊大佬,我就一条咸鱼,哪里得罪人了?

    我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把事情告诉曼姐了,她会帮忙的。”苏钰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先过来。”秦泽匆匆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他返回办公室,披上外套,朝姐姐道:“宝泽公司那边出状况了,我先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姐姐蹙眉:“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啊,有人想搞我,我去看看什么情况。你别跟来,在公司等我消息,或者回家再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咬着唇,看他离开。

    秦泽来到宝泽后,在会议室见了两位证监会的同志,聊了聊,听了一些不软不硬的警告,然后对方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秦泽和苏钰把他们送下楼,和颜悦色:“那我公司的账号,什么时候被解封?”

    两位同志淡淡道:“今天是初步面谈,具体的情况,还要经过后续调查才能清楚,先等着吧,自己底子干净,别人找不了你们的事。”

    啧啧,这贼喊捉贼的本事,有68年的功力了。

    秦泽点点头:“行,那我等你们消息。”

    苏钰咬牙切齿的语气:“太过分了,一言不合就冻结账户,哪有这样的?捉贼拿脏,捉奸在床,什么证据都没有好不好,我留学这么多年,都没见过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秦泽掏出烟,“国情不一样嘛。”

    苏钰气道:“给我也来一根。”

    秦泽分给她一根:“咬着就好了,你又不会抽。”

    “我郁闷。”苏钰倔强的从他兜里摸出打火机,给自己点上,用力吸一口,全吐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就站在楼下的垃圾桶边,一个抽烟沉思,一个蹙眉烟不过肺。

    走过路过额小白领,无不侧头看一眼高挑清丽的苏钰,这么一尊颜值爆表的大美人,哪怕抽烟都是一道动人的风景,可在大男子主义的某些眼里,就要忍不住痛心疾首了。

    “呐,小赤佬,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。”苏钰看着他,抿了抿唇,抽烟让她嘴巴干干的。

    “别一口一个小赤佬,那不是你叫的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要叫大神吗?这么羞耻的话,私底下叫一叫就好了啦。”苏钰眼儿柔媚。

    “先别管这件事了,我这边有件事要跟你谈谈。”秦泽朝她如花似玉的小脸喷出一口烟,居高临下的俯视她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跟我爸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?”

    可惜苏钰不在站墙边,不然秦总给她一个壁咚,在用以犀利威严的眼神,抖m什么都招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呀,我就和你爸随便聊聊。”苏钰目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不承认是吧,信不信我大耳刮子扇你。”秦泽威胁。

    苏钰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”秦泽道:“信不信我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钰顿时妥协,做出委屈的表情,楚楚可怜的姿态:“没说什么啦,真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瞪她。

    她就从小兜兜里掏出手机,解锁,递上来:“那自己看嘛,我又没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秦泽打开聊天软件,翻看她和老爷子的聊天记录:

    “啊~叔叔你好,我是苏钰,是苏钰,苏钰,请您一定要眼熟我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的朋友,他经常晚上找我玩,每次和他玩过后,我才能开心的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我是他秘书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脑子在颤抖,颤抖,抖

    苏钰心虚的诡辩道:“我是没说什么啊,你每天晚上都找我打游戏的吗”

    秦泽怒道:“游戏两个字呢?被你吃了?”

    苏钰弱弱道:“四舍五入了嘛。”

    神特么四舍五入,你数学老师的棺材板谁帮你按的?

    秦泽抬起巴掌。

    “别打我,打女人的是王八蛋。”苏钰捂住脑袋,哪有女人不怕挨打的,她也怕,但就算她害怕,她也没想过要逃离小赤佬的魔爪。

    手掌落在她头上,秦泽给她来了一发“笑摸狗头”,无奈道:“改天你自己跟我爸解释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苏钰不情不愿的委屈表情。

    “嗯,等哪天有空带你去我家吃饭,你自己跟我爸说。”秦泽补充道。

    漂亮的眸子里有璀璨的光芒跳动

    另一边,前夫哥坐在办公室,听麾下头号马仔阿东的汇报。

    “事情都搞定了,老大准备做到什么程度?”阿东说。

    前夫哥双手交叉在胸,“先给点警告,过几天我约他出来谈谈。”

    阿东犹豫一下:“嫂子那边催您好几次了,老大什么时候回去。毕竟再一个月就过年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嫂子不是裴南曼,是曹兵的现任妻子。

    “等处理完这件事”曹兵不耐烦的表情,正说着,放在办公桌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来电人:曼曼!

    前夫哥不耐烦的表情立刻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温柔的笑容,接通电话:“曼曼?”

    “出来见一面。”裴南曼的冷淡的声音传过来。

    前夫哥大喜,“好,晚上见,我立刻定位置,就你最喜欢的那家湘菜馆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:“你搞错了,我不是来找你吃饭,现在就出来,园辉路这家茶馆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前夫哥还想说话,耳边传来声音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她挂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