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二十一章 苏钰是我女朋友?
    一  没有一丝丝防备,也没有一丝顾虑,你就这样的发了大招!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错觉,秦泽感觉一股凉气从头顶冒起,头皮发麻,往下蔓延,脊背寒毛直竖,再往下,菊花一紧。

    药丸!

    这是秦泽脑子里的唯一念头了。

    然后,接下来的念头可多了,纷至沓来,特别复杂。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答应来讲课?

    果然咸鱼是我最好的生存模式,乖乖待在家里当咸鱼,不就什么事儿都没了。

    我当时怕不是石乐志了。

    这小赤佬,好歹毒的一刀啊。

    想我秦泽带着姐姐浪了这么多年,各种么么哒,偶尔啪啪啪,终于浪翻船了。

    同学们发现,在那位仁兄问出这个问题之后,秦泽学长脸上云淡风轻的浅笑,忽然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教室里响起小小的喧哗声,同学们的眼睛都贼亮贼亮,闪烁着八卦般的光芒。

    但和同学们喜闻乐见的态度不同,秦泽敏锐的察觉到,老爷子的镜片里,闪过一道诡橘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心里悚然一惊,那是杀气。

    不行,在老爷子杀气锁定我之前,我要必须抢救一下。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,各种对策在秦泽脑海飘过,浮光掠影,如果把大脑比作pu,他已经超负荷运转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在网上不是秘密了,早被人传开了,而且是剧组内部的人传出去的,而郭正宇也没反驳,很多网友都当他默认了。首映式的时候,记者问姐弟俩,为什么不用替身拍吻戏。

    记得姐姐当时很落落大方:拍戏是艺术,不分对象。

    记得自己当时也很光明磊落:不存在要和秦宝宝拍吻戏的想法,都是为了艺术献身。

    特么装什么逼啊,直接否认就好啦,直接说是替身就好啦,现在完犊子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,以老爷子的聪明,他说不定就能联想到前阵子自己儿女百般阻扰他们看电影的事来,再结合这个传闻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这件事不能辩解,不能争论,我现在需要做的,是打消老爷子心里的猜忌。

    老妈已经起疑心了,如果老爸也起疑心,那这游戏没得玩了,我和宝姐姐只有举白旗打gg,祈求死的好看些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问的很好,非常好。”秦泽不由自主的抬高声音,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高级演技精通,启动!

    技能发动后,秦泽学长眉宇间的阴霾尽散,嘴角弧度轻松,脸色正常,蛋蛋一笑:“当时正好是我的投资公司拓展业务的时候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娱乐新闻,那段时间,剧组的资金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看到过,说是资金方撤资了。”有同学大声说。

    “是的,那是秦宝宝第一次出演电影,我很快就联系到了剧组,打算出钱投资剧组拍戏。”秦泽道:“我爸说过,血浓于水,打断骨头连着筋,一家人应该互相帮助,互相扶持。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秦泽学长神情可激动了,就像歌颂“社会主义好”那样。

    从他不受控制流露出的表情中,可以看到他深深的尊敬着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学生们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,也被儿子的表演给欣慰到了。暂时抛开了心里的疑窦。

    听到这件事后,老爷子很快分析出两个关键点:

    1.我女儿不拍吻戏。

    2.我女儿只和我儿子拍吻戏。

    卧槽,这种事根本不敢细想啊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出于职业素养,郭正宇拒绝了替身拍吻戏,但秦宝宝是第一次拍戏,她甚至连男朋友都没有,肯定无法适应这种吻戏。有过一段小小的僵持,恰好,郭正宇的通告有了新的安排,他主动退出了剧组。并不是像网上流传的,我把他踢出剧组。我和导演商议之后,决定出演男一号。”秦泽漫不经心的口吻:“拍戏的时候,我问她:姐,你以后打算走影视路线吗?她思考了很久,点头说:想!我就说,那么你不可能一直用替身,演技要靠磨练,而不是靠替身。”

    “于是就有了这场吻戏,对我老说,其实和她拍吻戏,心理障碍挺大的,但既然选择出演男一号,只能接受。毕竟短时间内,也找不到合适的主角。她抗拒心更大,拍了好几次都没拍好。但最终还是成功了,对她来说,是演技的一次质的飞跃。”

    嗯,也是我吻技质的飞跃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秦泽说的有理有据,神情淡定自若,坦诚和若无其事的说话态度,很有说服力,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一,我并不是为了想和秦宝宝拍吻戏,而是暂时找不到男一号。

    二,沙场无父子,戏场无姐弟,一切都是为了艺术。

    任何事情披上艺术的外衣,瞬间就变的高大上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!

    学生们想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!

    老爷子想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都是为了演戏嘛。而且儿子和女儿都很抗拒,是我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秦泽学长,你以后还会拍电影吗?可喜欢你演的电影了。”有女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有机会再说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下一次,绝对不和姐姐拍吻戏了。

    他心想。

    这个falg要立好,端端正正的竖起来,不能倒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又回答了几个问题,顺带和同学们谈了谈自己的公司,吹一吹公司的实力,鼓励学弟学妹们以后来公司实习,待遇从优。

    看了看腕表,时间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最后再回答大家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次,没人举手,同学们嚷嚷着:“学长,推几支股吧。”

    “学长,我们要优质股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学长,带我们装逼带我们飞。”

    教授们的镜片,齐刷刷的闪过犀利的光。

    秦泽略作沉吟,看了眼天花板没启动的摄像机,笑道:“好,我就推荐几支自己比较看好的股,炒股的同学做个参考,不炒股的同学就当看个热闹。”

    他开的是私募,不像公募扛把子那样处处受制,这也不是微博之类的公开平台,事实上,个人推股不算什么,证券公司不也每日给客户推股。

    秦泽拿起讲桌上的油笔,转身,在黑板上写起来。

    一簇簇目光,死死盯着黑板。

    “秦泽学长要写股票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,拿小本本记下来,能不能发财,就看这一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来听课真的是明智之举,这波不亏。”

    有的学生记在纸上,有的学生直接掏手机,点开炒股软件,把秦泽写下来的股票保存在自选股里。

    教授们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这几只股行不行?有几只感觉虚高了吧?”

    “管他虚高不虚高,先记下来,待会我们自己从里面挑更优质的股票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赶紧记下来,这次要连本带利赚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看老秦,竟然不动笔?”

    “他动什么笔,他又不炒股,他是股市的搬运工。”

    “嘿,这老小子。”

    秦泽在黑板上写了十个股票的名字和代码,有军工股,有基建股,有农业股都是他近期比较看来的股票。

    “我个人建议,短期持股,做短线就行,一个星期后可以卖,最长不要超过半个月,时间久了,情况会怎样谁都不知道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学生们点点头,在本子或者手机备忘录记下:短线,短则一个星期,长则半月。

    下课铃声响起来,这节课结束了。

    学生们的第一反应,不是收拾东西离开教室,而是蜂拥过来,近距离触摸秦泽,把他围的水泄不通,密密麻麻都是人,全是女生。

    男生们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“秦泽,你的手机号码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秦泽,回来领毕业证那天,一定不要偷偷摸摸的领走啊。”

    “秦泽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女生们尖叫。

    “秦泽学长,我爱你。”忽然有一道粗犷的声音。

    卧槽,谁啊,恋爱观太偏了吧。

    他转头四顾,人头太多,找不到刚才喊话的家伙。

    然后女同学们缠着她要签名,秦泽一个个的给签了,要求写在脸上的,不理会,要求写在胸上的当然也不能理会了,私下里肯定就答应,但公开场合,要注意尺度。

    除非打个马赛克。

    摆脱学生们,他跟着自己老子朝办公室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一路上,老爷子看他的眼神很古怪,秦泽读不懂老爸眼中的古怪,他开始瞎揣测,“这咸鱼居然真翻身了”、“我儿子竟如此出色?”、“这咸鱼和姐姐的吻戏一定有古怪”。

    走到办公室门口时,秦泽脸色不自然:“爸,你瞅啥呢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眼睛一横:“瞅你咋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好吧,你是老子,你随便瞅。

    “总算没让我失望。”老爷子道。

    秦泽咧嘴笑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老爸是头一次不矫情的当面夸奖他。

    老爹大法器鞭挞多年的秦泽,心里酸溜溜的,这外挂开的,值了!

    “但我仍然不满意,”老爷子瞪着他。

    还不满意?

    非要我拳打东方灰狗,脚踩天上黑猫,您才勉强接受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?

    我很厉害了呀,麻麻都夸奖我有出息。

    吾甚吊,吾母已知,然吾父没逼数。

    “你和苏钰早就是那种关系,可即便她一心一意的对你,帮你打理公司,你却直到现在才和她明确关系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指头敲打儿子脑瓜,恨铁不成钢:“其实还是责任心稍有欠缺,要不是你今天坦然公开关系,下次回家我肯定当着你妈的面揍死你。”

    当着我妈的面揍死我

    秦泽:“???”

    什么情况,我和苏钰早就是哪种关系啊。

    爸您说什么呢,您是不是看错剧本了。

    秦泽懵了,总感觉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心好慌!

    我爸什么时候认识苏钰了?

    天了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