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一十八章 贼吃鸡
    事实证明,咸鱼凌空一跃,三百六十度翻转,落地后,它还是一条咸鱼。m.手机最省流量,无广告的站点。

    发明出“咸鱼翻身”这句话的人,简直有毒。

    到头来,铁棒仍旧是摆设的秦泽,既蛋疼又忧伤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今晚要是能把子衿姐啪了,那才见鬼了。

    女人这种生物,太矫情,她们喜欢欲拒还迎,半推半就。所以男人就应该不停的耍流氓,一次啪不成,两次啪不成时间久了,就真的啪不成。

    呸,时间久了,总能啪到的。

    男人不耍流氓,就一点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是秦泽从网上看来的,网上还说,底线这东西,要不停的试探,不停的突破。然后就能水到渠成的啪啪。

    以前秦泽身怀各种绝世神功,却没有交手的对象,现在他有子衿姐了

    今天周六,用过早餐。

    秦家姐弟选择在家里当咸鱼,什么都不干,休息一天。对于生活节奏快,工作压力大的白领金领阶层,周末能睡到自然醒,是最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早上十点,秦宝宝换上瑜伽服,在客厅的瑜伽垫上练习瑜伽。

    一字马劈开,两条大长腿又直又匀称,脚丫子白白嫩嫩。她趴着,两条藕臂撑在地上,这姿势,身体柔韧性不强的人,万万不做到。

    秦泽和王子衿坐在沙发,一个看小说,一个看电视剧。

    子衿姐对电视剧是真爱,尤其喜欢家庭伦理剧和宫斗剧,不敢怎样狗血的剧情,雷人的设定,她都能看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在秦泽眼里,伦理剧和宫斗剧是一个套路,男主颜值无敌,高冷。女主傻白甜,自带吸睛buff。男主深爱着女主,女主深爱着男主,但是前期男主会因为误会,憎恶女主。后期女主应该各种原因,憎恶男主,双方各自捅对方一刀,暴击999。

    如果是古装剧,那没跑了。男主肯定是女主的杀父仇人。

    有一次,秦泽就问她:这都一样的套路,看久了不腻?

    王子衿眨巴着眸子:腻啊,但其中的亮点需要自己寻找,认真看的话,会给你很多启发的。

    秦泽又问:什么启发?

    王子衿指着正在看的宫斗剧,道:你看,这个贵妃把自己女儿推下水,既嫁祸给情敌,又能得到皇上的同情。在皇宫里生活,和在外头生活其实一样,告诉我们一个道理,要想生活过的去,就得想办法整死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你在看她后面的结局,皇上发现了她阴险恶毒的本性,把她拉入冷宫,这又说明,见不得光的东西,一定要藏好。男人都喜欢傻白甜的单纯女孩,恶毒的獠牙千万不能在男人面前露出来。

    秦泽听的一头冷汗

    小说看着,看着,秦泽的眼珠子不受控制的移开手机屏幕,聚焦在姐姐趴着的身体上,准确的说,是“横看成岭侧成峰”的胸口。

    瑜伽服凌空很松,她这个姿势,基本是纤毫毕露。

    深不可测啊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姐姐好,风景旧曾谙。36d红胜火,瑜伽服里凶器藏。

    耳边忽然传来磨牙声,侧头一看,王子衿用力瞪他一眼,哎呀呀道:“成天窝在家里,也想活动活动筋骨呢。宝宝,让我来试试瑜伽。”

    屁嘞,早上咱们才跑完步。

    秦宝宝闻言,直起身子,娇媚的伸张懒腰,“那你来。”

    往沙发一坐,大屁股拱了拱弟弟:“阿泽,帮姐姐洗点葡萄呗。”

    姐姐的小马仔,屁颠颠的洗葡萄去。

    完全没注意到王子衿幽怨的眼神。

    厨房里有秦泽跑步时,帮她买的巨峰葡萄,姐姐只吃葡萄不吃提子,说提子不能吐皮,怪恶心的。

    洗完葡萄,秦宝宝就靠着弟弟吃起来,红润小嘴里噗噗噗吐出葡萄皮。

    “甜吗?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“甜!”秦宝宝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给我吃吃。”

    “啊~”秦宝宝喂弟弟一颗,“甜吗?”

    “姐姐的葡萄,”秦泽竖大拇指:“甜!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王子衿忽然一个岔气,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秦宝宝你过来帮我。”王子衿叫道。

    明明是我的男朋友,为什么有种被秀一肚子狗粮的感觉。

    混蛋!

    掀桌啊!

    “你帮我按着腰,我弯不下去。”王子衿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秦宝宝挪过来,双膝“啪嗒”一下跪在王子衿背部,把她整个人压在地上,脸着地。

    “我的腰,我的腰断了啊,阿哼哼哼”王子衿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压啊,不要整个人跪上来啊,阿泽救命”

    快散架的子衿姐崩溃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子衿姐虽然天天运动,但她不是练舞的,劈一字腿都感觉大腿根部火烧火燎,腰的柔韧性当然不能和嘤嘤怪相比。

    心狠的嘤嘤怪愣是跪了十几秒,才“恍然大悟”的起身,装模作样:“哎呀,子衿你没事吧,都怪我,没把握分寸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躺在地上,蜷缩成一团,超可怜的。

    秦泽忽然打了个寒颤,他分明看到姐姐刚才用冷漠的眼神睥睨子衿姐,就像大佬睥睨咸鱼,群主睥睨萌新。

    姐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

    身心俱疲的王子衿爬到沙发去修养,秦宝宝继续做自己的瑜伽,仍然是一字马,把葡萄放在面前,边吃边做瑜伽。

    “阿泽,帮姐姐压一压腰。”姐姐娇声道:“快点嘛。”

    秦泽绕到姐姐身后,两只手掌贴着她的背,慢慢把她按下去。

    “帮姐姐计时,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压了一会儿,姐姐开始喘气,脸蛋也憋的通红,咬牙坚持着。

    王子衿也缓过来了,眼睛转动,忽然想起一个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爬起来,爬到沙发边缘,小心翼翼的探出身子,在秦泽嘴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然后报复的斜眼射向秦宝宝。

    接着,她再次探出身子,又在秦泽脸上亲一口,在嘴上又亲一口,这次伸出小香舌舔了舔他嘴唇。

    秦宝宝丝毫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秦泽惊呆了,卧槽,子衿姐真会玩啊。

    原来你是这样的纸巾。

    贼刺激。

    有种背着姐姐偷情的吃鸡。

    诶,好像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王子衿的这个创意是在网上学来的,比如一对情侣拥抱,女的却和别人亲嘴。再比如一对情侣拥抱,男朋友却和另外一个男人在背后牵手。

    王子衿灵机一动,当场就开了次实验。感觉超刺激的,这都给闺蜜戴绿帽的感觉,好酸爽。

    诶,是不是哪里不对劲?

    混蛋,我才是正牌女友啊。

    摔!

    秦泽一脸懵逼,子衿姐好像忽然间吃了死苍蝇似的。

    我早上刷牙了啊。

    我没吃大蒜啊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。”

    手机铃声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手机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摸出手机,看来电人,“是咱们家辣心老萝卜。”

    他接听手机:“爸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有空吗?”老爷子淳厚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有,我和姐都在家呢,今儿休息。”秦泽自动切换成乖儿子模式。

    “那来学校帮我上堂课。”老爷子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