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一刀999暴击
    到在贴吧和论坛,总能看到各种各样的搞笑帖子,不管是真是假,总归能博人一笑。在这种地方待久了,每天都有不同的乐子。

    写完稿子,教给下面的人润色修改,王子衿又靠在办公椅发呆,如今局面陷入僵持之境,她要找个契机破局。

    可这种事,不是插旗争地盘,王子衿也没什么经验,只要是敌人太过强大,友军太过咸鱼,子衿姐很被动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起,是秦泽和秦宝宝合唱的《因为爱情》。

    一看来电人的名字,是赵彪赵铁柱。

    王子衿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子衿,我胡汉三又回来了。”赵铁柱傻逼似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“你又来沪市干嘛。”王子衿对这个发小从来没好语气。

    “干,当然干。”赵铁柱嘿嘿道:“不然我吃饱了撑着千里迢迢来沪市?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?”王子衿竖眉。

    她可不是听不懂内涵词的傻白甜,相反,词汇量已经堪比老司机。

    “别误会,我上次来沪市,钓了个良家,那胸脯那屁股,啧啧,让我流连忘返,这次主动要求出差,过来跟她大战三百回合,刚送了她几行省略号。”赵彪嘿嘿嘿。

    “滚开死远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”王子衿骂道,“你赵大公子在京城彩旗飘飘,大老远来沪市就为这事儿?累不累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懂了吧,这叫做情趣。”赵铁柱道:“这年头啊,什么都容易腻,小伙子才喜欢蛮干,咱这种老人家,追求的可不就是情趣吗。你想啊,我大老远的跑过来,又带礼貌又带特产,然后打几发意大利炮,天亮后又因为“事务缠身”不得不离开,啧啧,多有情趣,你是没看见那小娘子泪眼汪汪舍不得我的表情,谁叫老哥我功夫深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我挂电话了,烦心事多,不想跟你哔哔。”

    “别,晚上出来吃个饭吧,我明天早上的航班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

    晚上七点,一家天台烤肉店。

    寒风凛冽,但桌上炭火熊熊,铁架子上的烤肉“呲呲”作响,还有热腾腾的开胃罗宋汤。

    王子衿翘二郎腿,嘴里咬着吸管,侧头,无聊的眺望远方的夜景。

    赵铁柱坐在她对面,拿小刀把一整块五花肉切碎,摊在铁架子上,片刻后,肉香四溢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了,不要你挥泪离别,至少给个笑脸吧。”赵铁柱用生菜卷起烤肉,放在王子衿盘子里:“没看你带秦泽来,怎么,吵架了?”

    王子衿不搭理他,在心里酝酿这计策。

    赵铁柱目光在四周游曳,附近有个成熟漂亮的大姐姐笑的格外妩媚,一身普通白领阶层望尘莫及的名牌西装的赵铁柱,朝漂亮大姐姐抛一个媚眼,眼光毒辣的成熟女人回抛一个,赵铁柱心领神会,问服务员要来便签,写上自己的手机号码,顺便塞进服务员两百大洋,让他给对方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今晚走之前,我还能再送出几行省略号。”赵铁柱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种马精,你迟早有一天死在女人肚皮上。”王子衿恨铁不成钢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早死晚死都得死,不如死的舒舒服服。”赵铁柱皮糙肉厚,脸皮更厚:“我呢,上辈子积德,这辈子投了好胎,有个好老子。既然上辈子积了德,这辈子就该享受。再苦再累还要咬牙苦撑,那是凤凰男干的事。现在不享福,老了腰不行了,想享福都享不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”

    这种马精说的好有道理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跟哥说,别藏在心里。”赵铁柱点上一根烟,深吸一口,再吐出来,烟雾瞬间被冷风吹散,他眯着眼,脸色严肃了许多:“感情这种事,女人天生吃亏,老哥我是人渣,这点不否认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改是改不过来了。你嫂子未必不知道我在外面的乱七八糟事,她是个好女人,这辈子只要她不跟我离婚,我就会跟她过下去。可归根结底我依然有愧于她,我也依然是个人渣。虽然子衿你打小伶俐,但总会遇到喜欢的男人,如果是十年前,我二话不说来一顿老拳怼过去,敢打我家女王大人的主意,管他是谁,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话,我只希望你别遇到像我这样的人渣。”赵铁柱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人渣,比你好多了。”王子衿翻了个白眼:“他就是太倔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语气,不会是遇到情敌了吧。”赵铁柱眼睛里闪过八卦的光芒:“怼人这件事,我对你是很放心的,别怂,整死她,哪个女人敢挡子衿姐的路,通通踏平碾碎,轰杀成渣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幽幽叹口气:“是敌人太强大了。”

    曾经以为家里的妖艳jian货,不过是纸老虎,不值一提。现在才发现自己犯了严重的轻敌错误。苏钰这种阿猫阿狗,一只手就收拾了。家里那尊大神,才是她的头号死敌。

    姐姐有病还能抢救。

    弟弟也有病,感觉猫仙人的仙豆都救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愿意为女王效劳,”赵铁柱拍拍胸脯:“需要我出马吗?”

    王子衿瞥他一眼:“铁柱啊,不是姐看不起你哦,虽然你看起来人高马大,但感觉秦泽一根指头就捏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赵铁柱想起秦泽手撕玻璃杯的情景,心里一怂,强撑道:“就算是这样,我也可以为子衿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当即掏手机:“那你跟他打一架,我早就想揍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子衿姐。”赵铁柱慌了:“我就随口一说,我要是坐在轮椅上回京城,你也不好向你嫂子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怂样。”王子衿娇媚的小白眼。

    “干脆分手算了,男人都是贱骨头,失去才懂的珍惜的。”赵铁柱出歪主意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您的智商充值成功。

    王子衿眼睛一亮,她想起下午贴吧看到的那帖子,一个要变心的男人看到自己老婆和别人的男人走的近,立刻就醋意大发,决定不离开自己的老婆。

    王子衿觉得自己可以诈一诈秦泽,在爷爷教她的兵法力,这招叫做:虚虚实实,以假乱真。

    小赤佬,别怪姐姐对你耍心机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打开手机拍照功能,把香气四溢的餐桌烤肉拍进去,赵铁柱脑袋一低,强势入镜,“要拍照片晒朋友圈吗?岂能少了我英俊的脸。”

    “你滚好吗,别露头。”王子衿重新拍,“诶,别离这么远,把手露出来。”

    赵铁柱的脸不能出现在镜头里,王子衿还没学会ps,他一露头,就骗不了小赤佬。

    拍好照片后,王子衿果断上传朋友圈:今天的晚餐吃的很开心,美美哒。【害羞】

    接下来,王子衿一边吃烤肉,一边看朋友圈的动静。

    很快。

    秦阿姨点赞了!

    秦叔叔点赞了!

    呃,他们该不会以为我和他们家小赤佬吃饭吧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秦宝宝:【鼓掌】【鼓掌】【鼓掌】

    哼!小贱人肯定很开心了,我这个入室狼终于钓凯子。

    苏钰:你们在哪里吃,我也要来。

    滚犊子吧,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女人。

    苏钰:咦,这不是秦泽的手。

    卧槽,这女人和小赤佬什么关系,连手指都这么熟悉?

    王子衿桃花眸里迸射出杀气。

    对面的赵铁柱一愣,时隔多年,子衿姐又露出她狰狞的獠牙了,一如她当年背着小红书包,坐在院子角落的水泥石板上,对着下方一群马仔指点江山时,杀气毕露的眼神。

    悦耳的女声响起,是王子衿的手机,她掏出来一看,顿时笑眯桃花眼。

    哎呦,是小赤佬的电话。

    心急了吧,愤怒了吧,惊慌了吧,恐惧了吧。

    王子衿把手机挂断,心想,就是晾着你,就是不接你电话。

    燥起来吧,小赤佬!

    小赤佬果然燥起来了,连续不停的打电话,王子衿嘴角翘起,她关机了。

    “吃完了吗?吃完就走吧。”赵铁柱说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成熟漂亮的大姐姐已经离开了,走之前还朝他抛媚眼,赵铁柱心领神会,准备赶紧把王子衿送回去,明天离开沪市前,他可以输送一批省略号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。”王子衿笑眯眯道:“你说晚上约会吃饭的男女,吃完之后,是不是还要开个钟点房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赵铁柱:(°Д°)

    震精了。

    子衿姐这话啥意思,这又玩味又暧昧的笑容

    赵铁柱犹豫了一下,苦恼道:“子衿啊,虽然你是我小学时的女朋友,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都已经成家立业了。就算你现在后悔,也有点晚了呀。哎,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一愣,冷笑道:“汝彼母之寻亡乎!”

    赵铁柱:“就算你又漂亮又优秀,但哥是你一辈子都得不到男人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再冷笑:“屎不会因为无人问津而高贵。”

    即便炭火汹汹,寒风还是太凛冽,王子衿和赵铁柱买单离开,她在往驾驶位一躺,摇下座椅:“我眯一会儿,十点钟的时候出发送我回家。地址我发你手机上了。”

    赵铁柱“哦”了一声,心里念着他今晚有很大几率上手的成熟大姐姐,十点出发,送她回去就半小时的路程,大晚上的路不堵,开快一点,二十分就到了,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做爱做的事,大不了航班改签嘛。

    磨叽到晚上十点,赵铁柱可谓一路狂飙的朝秦泽小区赶。这一路不知道被拍了多少超速,但这不是赵公子关心的事儿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不到,到小区门口,他推醒王子衿。

    “待会车窗摇下一条缝就好了。”王子衿拍了拍自己的脸蛋,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幺蛾子。”赵铁柱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,照做就行。”王子衿下车了,寒冷的风拂面而来,浑身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依她对秦泽的了解,小赤佬现在肯定在小区门口的某个黑暗处看着她。

    王子衿深吸一口气,脸上扬起甜蜜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绕到驾驶窗边,笑容甜蜜的挥挥手:“再见!”

    赵铁柱打了个哆嗦,油门一踩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王子衿刚走进小区,听见黑暗处传来幽幽的声音:“子衿姐你回来啦!”

    就算有心理准备,她还是吓一跳,扭头看去,秦泽双手插兜站在那里,昂着脑袋,“原谅我放荡不羁爱自由”的站姿。

    对王子衿的回家一点都不惊喜。

    “阿泽你怎么在这儿。”子衿姐“惊讶”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我下来到传达室孟大爷那里拿快递。”

    “快递呢?”

    “快递没到!”秦泽幽幽道:“收到了一刀999的隔空暴击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嘴角一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