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零三章 心悸
    老爷子愣了好半天,那张好几万大洋的心爱书桌上,他的闺女躺着,手里拿着一本书,摇晃个不停,双腿还夹着弟弟的腰

    他的儿子,趴在女儿的身上使劲的动女儿大声说:不要不要。更新快无广告。竭力抵抗着。

    啊!夭寿啊!

    一股洪荒之力从老爷子体内汹涌澎湃,气血沸腾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看样子,他们似乎在抢着什么东西,那东西格外的眼熟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老爷子一声怒喝。

    姐弟俩身子一抖,齐齐看过来。脸上布满惊恐,这个绝对不是装的。

    “爸,他要偷看你日记本,我帮你抱住了。”秦宝宝大声指控弟弟。

    “爸,我没看,我只是恰好拿起来了。然后姐她就进来了。”秦泽说:“我害怕她看,所以一直想抢来着。”

    虽然有了心理准备,但老爸推门进来的刹那,他还是心悸了一下,然后杀气内敛,平息了不少。唯一的问题是,这么一刺激,将来会不会留什么可怕的后遗症?

    “胡说,我,我没有想看日记,是怕你偷看。”秦宝宝脸蛋仍有几分红晕,双腿仍然夹着弟弟的腰。

    “哦,那可能是我误会你了。咱们都没有要看日记的意思。”秦泽的腰仍然贴着姐姐。

    老爷子站在门口,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“那你把日记本放回去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我放了,你又偷看怎么办,就不放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“快放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放不放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说着垃圾话,试图拖延时间,然后眼神交流:

    “你的杀气怎么还不降温?姐快演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我又控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哼,都怪你满脑子恶心思想,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你身材太霸道,磨人的小妖精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嘴角抽搐,闺女和儿子这姿势,实在太辣眼睛。

    秦泽大声道:“爸,千万不要误”

    “会,我真的没偷看日记”这句话没说出来,他被老爷子一个头皮削飞了。

    秦宝宝吓的连忙坐起身,把日记本往桌上一丢,撒娇道:“爸,小赤佬没机会看,我进来的时候他刚好在拿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搂住老爷子的胳膊,给弟弟缩腰调整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多大的人了?还和弟弟瞎胡闹。”老爷子戳了戳她脑瓜,然后目光落在日记本上,用武侠小说的修辞手法:老爷子瞳孔猛的收缩如针,脊背寒毛炸起,丹田气息涌动,心中大凛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这本日记,是很多很多年前的日记本了,被放在底部位置,这么下面的日记本都被搜刮出来了,前面的日记要说没看,谁信?

    信你我就不是大学教授。

    老爷子炸锅了,他感觉自己内心的小秘密都被儿子窥探到了,文化人恼羞成怒起来,更可怕。此时此刻,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清理门户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我打死你个小赤佬。”老爷子抽出皮带,狠狠一鞭抽在秦泽身上。

    “偷偷摸摸,谁教你的?”

    “你想造反是不是?”

    又挨揍了!

    秦泽呲着牙,不躲不避,任由老爸的皮带抽打,像极了当年挨鸡毛掸子的样子。他早不是当初的孩子,可父亲出手教训,仍然下意识的挨打立正。中学的时候,也想过如果这个男人再打自己,要狠狠打回来,也就想想而已,咸鱼是不敢和老爸动手的。

    今天则是理亏,偷看了老爷子的日记,炸出了他“皮袍下的小”,任谁都会暴跳如雷。再一个,比起被老爷子发现自己对姐姐暴露杀气,感觉偷看日记被打一顿,好像更轻松点。

    “爸,你别打他。”秦宝宝上前抱住老爷子的手臂,不让他打弟弟。漂亮的脸蛋写满了惶急和心疼。

    “不打他,他就要造反了。”老爷子气急败坏,搁谁谁都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,您果然是借机报复吧,报复我抢走你一家之主的位置,妈妈是我的,姐姐也是我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许你打他。”秦宝宝尖叫一声。

    这话恰好被听到动静,赶过来的秦妈听见。

    秦妈呆愣愣的站在门口,眼前的一幕,是何等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当爹的抽出皮带,作势要打,儿子挨打立正,一言不吭,但眼中分明有着死不服输的倔强和一丝丝的不屑。惊慌无措的漂亮闺女,抱着父亲高举皮带的手,大喊着:我不许你打他。

    我不许你打他。

    我不许你打他

    这些年,没少看家庭伦理剧的秦妈,脑海里秒补了各种狗血剧情。

    难道,难道

    他俩终究迈出那一步了?

    被老秦当场逮住了?

    我,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我要坦白吗?

    要说出当年的真相吗?

    不然儿子会被活活打死的吧。

    人生何其绝望

    秦妈身子一晃,脚下不稳,靠在门边,流下了悲伤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哎呦,妈怎么哭了。”秦泽面朝着门口,第一个看到老妈流泪,吓一跳,赶忙过来安慰。

    秦妈一把拽住儿子的手,悲从中来,忽闻闺女的声音:“爸你看吧,你看吧,就瞅了几眼日记本而已,你就打儿子,打在儿身疼在娘心,把妈给心疼哭了。”

    秦妈:“??”

    “日记本?”秦妈看向儿子。

    秦泽点点头:“妈别哭,我皮厚,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秦妈再看丈夫,老爷子怒道:“这孙子啊不,这小子,摸进去书房偷看我日记本,我打不死他。”

    原来只是日记本

    世界忽然美好了,人生也不绝望了。

    秦妈擦了擦眼泪,嗔道:“鬼鬼祟祟,哪个教你偷看爸爸的日记本的?”

    再看丈夫一眼:“打轻点啊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菜不够了,也没宝宝和阿泽喜欢的,我出去外面看看。”秦妈浑身轻松的转身,走了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:“??”

    秦泽心想:妈难道不是因为我挨揍,伤心流泪的吗?

    秦宝宝心想:什么情况,妈终于到更年期了吗?

    老爷子心想:小岚这话是反话吗?是不是我再打,今晚就睡客厅了?

    三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回头收拾你。”老爷子指头点了点秦泽,收好日记本,“还不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屁颠颠的溜出书房,感觉从今以后,书房里会有一种叫做“暗格”的东西出现。

    “宿主,你妈精神波动很剧烈。”系统忽然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妈精神波动才剧烈。”秦泽没反应过来,下意识的回怼一句,“等等,你说我妈妈精神波动很剧烈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系统说:“剧烈程度,不弱于宿主刚才。”

    老妈情绪波动个鬼啊,她刚才明明很淡定的样子,一点都不心疼我这个儿子。妈妈我不要了,我只要姐姐就好。

    爹好娘好,都不如一个可以么么哒的姐姐好。

    “你能读懂我妈的脑电波,那你能分析出她的思维吗?就像读心术一样。”秦泽在心里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个不能,本系统没有语言转换功能。”系统遗憾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。”秦泽安慰道。

    奇怪了,我刚才是惊悚,小命不保的惊悚,老妈再爱我,见我被打,也不至于如此惊悚。

    什么原因?

    秦泽眼睛一亮,莫非是老爸的日记本里,还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?

    刚才的画面,一帧一帧的在脑子里回放,老妈伤心欲绝的眼泪,老妈听闻日记本后,如释重负的吐气。老妈转身离开时,轻快的脚步

    还有父亲挥舞皮鞭是恼羞成怒的表情,颤抖的腮肌暴露了他的羞怒,姐姐抱着父亲手臂时的惊慌,精致眉头紧蹙中流露的心疼,以及姐姐高呼一声:我不许你打他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真情流露了。

    江户川·秦泽经过缜密且高速的脑电波运转,他觉得自己推测出真相了

    脚步猛的顿住,瞳孔中闪过惊悸,老妈她肯定察觉出自己和姐姐的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系统:“对,就是宿主现在这种剧烈的脑电波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!”

    姐姐一头撞在他身上,踉跄退几步,胸前脂肪抖动。

    “突然停下来干嘛。”姐姐生气的捶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突然停下来,但不干。”秦泽咽了咽口水:“突然感觉腿发软。”

    走道的尽头,泰迪正欢快的日桌腿,脑袋扭过来,看见秦宝宝,仿佛又嗅到了爱情的味道。黑色纽扣似的眼睛绽放光彩。

    泰迪出动了。

    泰迪以时速一百公里的超快速度飙过来。

    泰迪对秦宝宝的大腿发动了总攻。

    泰迪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家宠物店养的什么狗,性趣这么大。”秦泽收回脚:“也没见别人的泰迪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摸出手机查了查,“那家宠物店还蛮有名的,不过店长好像是只单身狗,难怪养的狗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泰迪又发动总攻,秦宝宝闪到弟弟身后,秦泽再一脚踢飞。

    扑一次踢一次的走完长长的走道,秦泽和姐姐盘腿坐在沙发,泰迪捉急的转了几圈,又跑去日桌腿。

    秦泽沉思着,他和姐姐已经很小心了,在家从不么么哒,更不啪啪啪,哦,他打姐姐屁股。

    连朝夕相处的子衿姐都还蒙在鼓里,为什么老妈就心里有数了?

    从正常的父母角度来看,他和姐姐分明是一对相亲相爱的姐弟啊。你看,老爸就一丁点逼数都没有。

    莫非是淫者见淫?呸,这么形容老妈不对,总之老妈肯定心里有鬼就是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问题,别人家的孩子是我,还是姐姐?

    其实做一个亲子鉴定就行了,姐姐可啪不可啪,立刻知晓。

    但这年头,什么都走正规,亲子鉴定不是他说做就做的,各种证明要齐全,然后还要父母在场。

    这和直接摊牌没区别了。

    届时,姐姐可不可啪不知道,这个小家庭肯定要出事。

    捉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