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零二章 姐姐(弟弟)救命
    秦泽:!∑(?Д?ノ)ノ

    秦泽的小心脏停跳,脊背像是有冰凉的蛇爬过去,呼吸下意识停顿,膀胱胀痛,总结起来,四个字:吓尿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被老爸逮住,一定会死的很惨吧,比把姐姐按在床上摩擦还要惨。

    日记里有那么多私密的事,有老爸年轻时骚骚的内心,还有几句格外妥帖的诗,如此隐私之物被儿子偷看,肯定要打断腿啊诶,我怎么老想着断腿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秦泽脑子里闪过无数念头,给自己规划一条求生之路。

    利用系统消除老爸的记忆?

    lobsp;   像戴眼镜的小学生给毛利叔叔来一发麻醉针那样给老爸来一发?

    lobsp;   我该拿什么拯救我自己?

    莫非要学唐太宗,来一个:世民跪而吮上乳,号恸久之!

    书房的门开了,开出一条不大不小的门缝,一颗脑袋探进来,有一张娇媚艳丽,倾国倾城的脸蛋。如含星子的璀璨眸子,转了转,小声道:“小赤佬,你偷偷摸摸躲爸的书房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感觉身体被掏空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一句话:造化嫩人,命运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我肯定打死你。”秦泽朝祸水姐姐招招手。

    秦宝宝侧身进书房,关好门,蹦跶哒的过来,“噢~你偷看老爸的日记,我要打小报告。”

    姐姐的眸子里,似有光芒闪过。

    “瞎说,我就是随便翻一下,我都不知道这是爸的日记。”秦泽矢口否认,给姐姐的小腰来了一招“一指禅”,“你想吓死我啊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低呼一声,捂着腰,气鼓鼓道:“吓死才好,那你进爸的书房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”秦泽无言以对,“我进来看风景不行吗?”

    姐姐狡黠的笑:“行呀,那我也是来看风景的。”

    她坐在书桌上,翻开日记本,秦泽吃了一惊:“偷看日记是不对的。”

    伸手去抢。

    姐姐自知抢不过秦泽,双腿夹住秦泽的腰,身子往桌上一躺,然后双手高高举过头顶,九十度角仰着头,就这么看起日记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做不好,是侵犯爸的隐私,乖,给我。”秦泽扑过去抢,整个人几乎压在姐姐身上。

    “就许你侵犯,不许我侵犯?不管不管,我也要看。”秦宝宝一边扭身子,一边招架。

    她躺在桌上,扭动身体时,某处地方摇晃的特别厉害,秦泽不敢真的压在姐姐身上,抢了几下,没抢到,感觉自己的腰被她的腿夹的有点难受。

    姐姐身材太霸道,一不小心就直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抢,你松腿,松腿”秦泽的声音有点怪。

    “就不松,松开你就抢我日记哈哈,你个超生的小赤佬,出生时爸都不在身边,只有舅舅陪着妈”秦宝宝咯咯笑起来,或许是冬天衣服厚,又或者注意力都在日记本上,她没第一时间发现秦泽的异状,继续欢快的扭身子,看日记。

    “哈哈罚款三万,所以爸从小就看你不顺眼?哈哈哈”

    “你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,还是爷爷靠关系求人,你才入籍的,不然你就是黑户。”

    当年的计划生育极其严格,对于经历过的人来说,都是不愿回忆的噩梦。一旦回忆,就会被河蟹大神关照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姐姐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她也察觉到事情不对劲,那个秘密是姐弟俩心照不宣的,秦泽能想到的事情,聪明伶俐的姐姐肯定也能想到。

    她笑容渐渐褪去,俏媚的脸蛋没有表情,像一朵没有生气的纸花,睫毛颤了颤,“有,有我出生时的日记吗?”

    秦泽叹道:“有的,生你的时候,爸同样不在,你出生后,爷爷打电话给爸报平安,爷爷很惋惜,你是个女娃子,不是男娃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精致的眉头,紧紧皱着,思考着,沉默着。试图中蛛丝马迹中推出事情真相,但是没有,从日记上来看,完全看不出异常。

    姐姐心里不禁浮现秦泽之前的哀叹:老爸什么都不知道?!

    为爸爸默哀三秒钟。

    那么要搞明白她和弟弟的事,只有和老妈摊牌咯?或者找到弟弟日记本上写的那个男人,和老妈在虹桥见面的那个男人。可根据老弟的日记上写的,那人很面生,从未见过,去哪里找?人海茫茫的,咱中国啥都缺,就是不缺人。

    安静下来后,秦宝宝终于察觉到了异样弟弟胯下有杀气。

    这股杀气何其强大,打断了秦宝宝的思考,让她脑子一片混乱,她抬起头,眼睛往下瞄然后姐姐脸红了,渐渐的红了,鲜艳欲滴那种。

    “让,让你松腿你不松,”秦泽尴尬道:“我,我的又不是摆设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恶心!”秦宝宝红着脸娇叱一声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书房的门,锁舌传开清脆的声音,然后门把拧动,有人要进来了。

    秦泽:!∑(?Д?ノ)ノ

    秦宝宝:?(°?°)?

    完犊子了!

    秦泽真的要吓尿了,先前进来的有可能是姐姐,现在姐姐就在书房里,家里除了老爸和老妈,在没有别人。就是说,进来的不是老爸就是老妈。

    姐弟俩小心肝都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人生从来没有如此绝望过。

    人生也从未如此刺激过。

    秦泽心里很是悲哀,终究逃不过“世民跪而吮上乳,号恸久之!”吗?

    秦宝宝本该松腿的,但这样一来,弟弟的杀气就不在她双腿间,而是赤裸裸的暴露在老爸的眼前。

    这就不是吃鸡了,是吃刀子。

    宝宝心好累,宝宝不知道该如何选择。

    秦泽扫过姐姐水汪汪的漂亮眸子,秦宝宝目光扫过弟弟深邃的眼睛。

    秦泽:姐姐救我。

    秦宝宝:弟弟救命。

    秦泽:你别松腿,日记本的事我来扛。

    秦宝宝:嗯嗯。

    姐姐双腿发力,用力勾住弟弟。

    秦泽:喂喂,你这样我杀气降不下来,放开你的腿。

    秦宝宝:晓得了。

    大长腿稍稍放松。

    老爷子开门进来,书房的景象让他一愣,画面辣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