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三百零一章 老爷子的日记
    秦泽写日记的习惯,是老爷子培养出来的,小时候上学,老师嚷嚷着:日记日记天天记,一天不记就忘记。

    然后把写日记当成家庭作业,要求每个小学生回家写一篇日记。

    至于写日记的好处,为什么要写日记,秦泽不知道,也不懂。后来,老爷子说:“子曰:吾日三省吾身!这就是日记的用途。”

    那会儿秦泽还小,眨巴着天真的眼睛:“没听懂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把文青病收了收,语重心长说:“把每天的事情记录在日记本上,不是单纯的记录事情,而是要写上自己的感悟、总结、自省,把喜怒哀乐附于笔端。”

    秦泽弱弱道:“粑粑,还是没懂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叹道:“你要有宝宝一半聪明,我做梦都笑醒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没见过老爷子的日记本,但既然他这么教导身为儿子的自己,同理,老爷子应该也有写日记的习惯。

    没错,我就是来偷看老头日记本的。

    当年的事情,我要弄明白,但这种事肯定不能问出口,不能直接摊牌,所以偷看老头日记本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老爷子是文化人,骨子里有种文青病,他很喜欢保存各种书籍,日记这种东西,他肯定会保存着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秦泽所料不差,老头估计是不知道的。不过,自己可以通过蛛丝马迹窥探一二。

    秦泽在书房里翻箱倒柜,书架和保险柜都没放过,可他没能找到日记本,嘶~老头子藏东西的本事很一流嘛。难道书房里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暗格?

    秦泽把墙上挂着的秦妈手工绣的山水画给掀起来,墙壁很结实,没机关暗格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就考验强悍的记忆力了。

    电视里都这么演的,反派子女发现父亲秘密的时候,在书房里苦苦寻找“证据”,但一无所获,正焦虑难当之时,就会有神奇的灵光一闪,想起幼时的某些事,接下来恍然大悟,发现父亲的秘密。

    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电视的剧情果然不靠谱,人的记忆力,也是不靠谱,他小时候最怕的两件事:老爸大法器支配的恐惧;关上书房面壁思过的耻辱。

    记忆里,除了这面墙,其他的好像没什么印象了。

    这时,秦泽拿起书桌右上角的蓝皮书,翻开一看:2017年12月15日星期五天气晴

    “”秦泽肝好痛。

    我费尽心思找了老半天,原来你就安安静静躺在桌上?

    请问你做为日记本的尊严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心真大,日记本就这么搁在书桌上?

    看日期,这篇日记是昨天写的,显然没有任何参考价值,不过秦泽还是忍不住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偷看老爸的日记本,贼刺激的,不比亲姐姐的刺激差。

    “最近股市波动幅度有点大,退场的杠杆资金很多,入场的也不少,这是个定时炸弹。今天小岚问我股市收益如何,我说很好,其实这几天亏了好几万。但是不能说,儿子天天赚,做老子的亏这么多,说出去没面子,改天找他要股”

    这个“改天找他要股”就很骚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日记出乎意料的有趣,把他骚骚的内心都吐露出来,秦泽忍住了继续翻看的欲望,办正事要紧,万一老爷子从外头进来,给撞见了,就算姐姐嘤嘤嘤的求情,感觉也难逃毒打。

    这本日记是他今年和去年的,二十几年前的笔记本不知道还有没有。

    还好,居然真有。

    蓝皮日记本放在一个书匣上,就是那种四大名著精装版类似的书匣。

    里面放了几把本日记本,薄厚不一,书皮有黑色,有紫色,有白色有的新,有的旧。

    秦泽从底下抽出一本泛黄的日记本,尽管老爷子细心保管着,但岁月在它身上留下了明显的痕迹,皮面褪色泛黄,稍一用力就能把它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翻开日记本看了看,不对,第一页的时间写着:1999年,那时候别说秦宝宝,秦泽都两三岁了。

    换一本,翻开看,第一页时间写着:1992年,2月3号

    “撑着油纸伞,独自,彷徨在悠长、悠长,又寂寥的雨巷,我希望逢着,一个丁香一样的,结着愁怨的姑娘今天我遇见了一位姑娘,她没有结着愁怨,她说话的声音轻轻的,眼儿是柔和的,丁香般散发清新气息,我喜欢上她了,下一次见面,我要在把这首诗送给她,我要等在工厂的门口。”

    2月20号

    “第一次约她出来玩,我骑着自行车,带她佯躺在初春的日光中,我有点冷,鼻涕都流出来了。路边的广播里唱着歌儿,感谢这个可以自由恋爱的新时代,感谢*。”

    秦泽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,年轻的老爷子穿着九十年代的衣服,脚上一双解放鞋,骑着黑色的自行车,后座是梳着双马尾,穿碎花小棉袄的秦妈他们穿梭在改革开放的欢快气氛中,耳畔唱着:东方红太阳升

    那时候的老爷子,一定感觉自己就是开宝马车泡妹子的潇洒富二代吧?

    4月18号

    “在厂门口碰到她弟弟了,蔫了吧唧的小赤佬,敢跟我叫嚣,我一巴掌呼了过去,小岚和我大吵一架,带着她弟弟进厂里面,我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4月30号。

    “她家里知道我和她谈恋爱了,未来的岳父听说很不喜欢我,我知道他看不起我,他是厂里领导,我爸只是个穷教书的。当然,这话是她弟弟告诉我的,我很生气,于是又呼了他一巴掌,小赤佬长的这么帅,就是招人恨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难怪舅舅和爸的关系不好。

    5月28号

    “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我和小岚有了夫妻之实,感觉甚爽。这个丁香般的姑娘,我一辈子喜欢的姑娘。忽然想起两首诗,当记之:银瓶乍破水浆迸,铁骑突出刀枪鸣;花径不曾缘客扫,逢门今使为君开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秦泽忽然觉得脊背发凉,汗毛竖起。

    这要是被老爷子逮到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另外,得赞一句,老爷子真是文化人,这些诗我都看不懂。学了这么多年的文言文,就记了一句: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。

    背了那么多年诗,记的不多,就一段:春潮带雨晚来急,野渡无人舟自横。

    继续看下去:

    6月1号

    “今天带了礼物去见岳父,被他扫地出门,深感颜面尽失,大吵一架。怒而曰: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穷。拂袖而去。”

    6月16号。

    “许久未见,甚是想念,她也当想我。我委托朋友送信给她,夜间相约,卿卿我我,倾诉衷肠,事后,小岚于我说,她怀孕了”

    9月20号

    “小岚渐渐显怀,纸包不住火,我与父亲商量后,他带我登许家提亲,父亲和许家吵了一架,险些打架,不过亲事顺利定下来了。很高兴,父亲也高兴,当晚我们父子大醉一场,父亲说,希望小岚给秦泽添个大胖孙子。”

    原来姐姐就是这么来的?那我呢?我怎么来的?

    秦泽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1993年,5月。

    “我闺女出生了,不过当时我去京城学习,没能见到女儿出生,愧对小岚母女俩,父亲打电话给我报平安,母女安稳。但父亲长吁短叹,我知原因的,他想要孙子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秦泽心脏砰砰跳了几下,直接略过这本,在其他书里找起来,他和姐姐相差两岁多,近三岁,那么如果日记本上有记载的话,应该起码是两年后的日记找到了。

    1994年,11月。

    “小岚怀孕了,我把消息告诉父亲,父亲老怀甚慰,握着我的手说:你是家里的老大,也是爸唯一的儿子,爸这些年怎么都想不通,理不顺,老秦家总要有个带把的,爸以后才能走的安稳。这一个生出来,不管男女,爸都甘心了。我拍了拍他的手,说,放心。”

    6月。

    “我和小岚商量了一下,打算让她去乡下养胎,生孩子,肚子已经显怀,沪市不能留了,小岚问我,我是不是也想要孩子,我看着她,没说话,但我心里知道,想!”

    秦泽很惆怅,很想抽烟。我还是胚胎时期,国家就容不下我了。

    9月。

    “距离临盆还有一个多月,心情很忐忑,因为工作原因,每周只有两天时间待在浙省陪她,还好其余时间有许光陪着她。”

    10月。

    “孩子生了,是男孩,许光打电话告诉我。心中兴奋难以言表,其时,父亲重病在床,留在医院照顾他。子女出生,均未能陪伴在小岚身旁,心甚愧。”

    这下子,秦泽看不懂了。此事不用问元芳,都知道有蹊跷了。但看老爷子的日记,完全看不出老妈电话里那个孩子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果然,最傻的还是老爸。

    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11月。

    “带阿泽回沪,入籍,罚款三万元,心痛的难以呼吸,将来定鞭挞之,教诲其成材,方不负此刻之痛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这特么就是你揍我这么多年的理由?

    心好累,我果然不是亲的吧。

    忽然,门锁卡擦一声,有人在外面拧动把手,开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请记住本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