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九十九章 泰迪?
    五分钟后,第二局游戏开始。

    秦泽这一次拿到的是狼人牌,这一局出师不利,在杀掉一个平民后,狼人也跟着出局了一位,然后杀掉一个平民,又一个狼人out。只剩下秦泽一个孤家寡人,好消息是预言家在第三回合被干掉。之后秦泽从中斡旋,他成平民煽风点火,先后干掉自家的蛆以及一号两个高玩,最后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钱诗诗被他耍的晕头转向,得知秦泽是狼人后,差点气哭。

    录制完节目,已经是中午饭点,婉拒了主持人的邀请,他们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秦宝宝挽着弟弟的胳膊,感慨道:“黑心的小赤佬,你说你这么心机,以后背着媳妇出轨,是不是你媳妇还被你蒙在鼓里呢?”

    秦泽嘿嘿道:“不会呀,子衿姐辣么聪明,我肯定瞒不过她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挥起一记手刀劈他脑门,气道:“回答错误,再给你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秦泽改口道:“子衿姐那么好,我肯定不会做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砰!砰!”

    两个手刀劈在他脑门,姐姐怒道:“回答错误,最后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秦泽翻白眼:“娶什么媳妇啊,不娶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这才绽放笑靥:“媳妇还是要娶的,不过不着急嘛,等到三十岁再娶。男人三十而立,先立业再成家,否则媳妇就是束缚,会让阿泽失去勇猛奋斗的魄力,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秦泽茫然道:“不对呀,按照姐姐的逻辑,我岂不是现在就可以娶媳妇了?我已经是两家公司的老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”秦宝宝语塞,跺脚嗔道:“什么两家公司的老总,哪来的两家公司,宝泽是你的,天方是我的。小赤佬还差远呢,不开十家公司,不许结婚,知道没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这辈子守着姐姐过,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呸,姐姐也要嫁人的,才不要你守着。”秦宝宝啐他一口,盈满笑意的眼眸却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上车后,本来打算回家,顺路去买个菜,在家里做饭吃,中途秦宝宝接到李艳红的电话,说天方挖到两个有潜力的新人,让他们过去掌掌眼

    两天后,狼人杀节目播出。

    弹幕:“听说这季有秦宝宝,期待。”

    “秦宝宝玩这种益智游戏,肯定很差吧?”

    “女孩子一般玩的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看笑话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神秘嘉宾是秦泽?”

    “姐弟俩一起啊?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嘶秦宝宝这时候跳出来,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感觉理所应当,但又感觉有点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要跳出来了,不然一号就坐实预言家,其他平民不相信,话说,秦泽好傻,一脸懵逼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直接给秦泽终结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啊?这分析,这逻辑”

    “我都没想到,他竟然直接把最后一头狼毒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三号一脸郁闷,死的不冤。”

    这天,周六。

    距离元旦还有一个礼拜。

    秦泽和秦宝宝一起赶回家,没带王子衿,故意的。回家也是特意的,因为,《血战沪市滩》今天上映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很尴尬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演唱会那事儿,《血战沪市滩》上映就上映吧,父母去看,他们也不会在意。推说是替身演员就行。可父母看了演唱会后,又看到电影里女儿和儿子吻戏加床戏,会怎么想?

    凡事有一有二,就有妖。有三则板上钉钉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怎么可以板上钉钉?

    打死也不承认啊,死也撇清啊。

    要完犊子的。

    “这周末先稳住他们,平时爸上课,没时间。妈一个人不会看电影,晚上更没有出去看电影的习惯。所以周末是关键。”秦泽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还用你说呀,都怪你,非要演什么主角,现在好了呢,爸妈看到又要想歪了。”秦宝宝很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因为心里有鬼,当然紧张。

    这种事处理不好,亲情的小船说翻就翻。

    “我主要是为你好,爸见你对姐姐这么没规矩,一气之下,打断你的腿。嗯,姐姐都是为了救你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哦。”秦泽道:“打断腿前,我一定拉你下水,咱们还可以待一个病房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”秦宝宝鼓了鼓腮,气道:“黑了心的蛆。”

    不行,一定要把这个锅甩给小赤佬。

    也不行,小赤佬要挨揍,想想还挺心疼的。

    秦宝宝决定按计划行事,让父母看不成电影。如此一来,王子衿就不能带了,否则她一定很积极的赞同去看电影,因为她也想看秦泽主演的电视剧。没准还会挽着秦妈看电影去。

    定时炸弹还是留在家里好。

    “前面人好多,物业也凑热闹,好像是在吵架?”秦泽按了按喇叭,众人让开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他从人群中看到了摄像机和一些特殊的支架工具,那是拍电影或电视剧时用到的工具,秦泽拍过电视剧,他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在咱们小区拍什么东西吗?”秦宝宝也朝外张望。

    车子穿过人群,进入地下停车库,两人收回目光,不再关注。

    停好车后,姐弟俩进入轿厢,搭乘电梯上楼。

    门口,秦宝宝习惯性挽着弟弟的胳膊,反正只要出行,姐姐都会挽他的胳膊,不知道她俩身份的人,普遍都把两人当成情侣。

    姐姐看向弟弟,弟弟看向姐姐。

    姐弟俩目光在半空交汇,都读懂了彼此眼中的坚定和决心。

    一定要把爸妈忽悠住啊老弟。

    一定不能让爸妈去看电影啊老姐。

    姐弟俩点点头,一切尽在不言中

    掏钥匙开门,秦宝宝娇声喊道:“爸妈,我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厨房里传来油烟机的声响,以及秦妈炒菜的声响,客厅里是老爷子看财经频道的声音。

    就在玄关处,一只小小的,一条胳膊长,半条胳膊高的东西,在那里跳舞?

    不,不是跳舞,它在哪里耸腰。

    它在日空气。

    这是一只泰迪,泰迪听到门口的动静,扭头看过来,两只纽扣似的眼睛,与秦宝宝对视片刻,忽然欢快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它窜过来,抱着秦宝宝的小腿,耸腰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秦宝宝尖叫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