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九十八章 游戏终结者
    众人看向秦泽!

    秦泽一开始没救六号,是抱着搏一搏的想法,最坏的结果,六号是预言家,提前out。不过九分之一的概率,太小了。

    其次六号是猎人,因为自己是女巫,所以排除六号是猎人的想法。猎人是三个神职里性价比最低的,死前带走一个,但猎人不像预言家那样能发金水,也不想女巫那样发银水,所以他带人是有风险的,可能带走狼人,也可能带走平民和神职。

    如果是职业比赛的狼人杀,情况比这个更复杂,趣味更多,比如警长的身份就直接pass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四号和二号的意见,先把七号投出去,因为我知道自己是好人牌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主持人道:“那么,投票开始。”

    投票结果:

    一号、二号、三号、四号、五号、八号、九号,通通投了七号。

    七号出局,被工作人员带走。

    领走遗言:“我真的是好人,下一个请八号出局好吗!”

    进入下一轮:“天黑亲闭眼!”

    “天亮了!昨天晚上是平安夜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秦泽皱眉头,昨晚他被干掉了,他用解药复活了自己。狼人为什么不杀一号和八号,一号和八号对跳预言家,按照正常逻辑,其中必然有一个是狼,那么狼是知道自己假身份的,他不应该干掉那个真正的预言家吗?

    先不管狼人为什么不杀预言家,自己是女巫的身份肯定暴露了,那么下回合他必死,他要考虑的是,下回合拉谁陪葬。

    “昨天是平安夜,”主持人转了下罗盘,说道:“一号发言。”

    一号沉吟道:“很庆幸我自己没死,我要感谢女巫用解药救了我。那么说一下我的查验,昨晚我验了五号,他是好人。现在能确定的是五号和二号是好人。七号如果不退,我们把他票出去。过了。”

    八号连忙摆手:“我退,退了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控场:“八号别说话,二号发言。”

    钱诗诗咬着唇,眼睛不自觉往上看,她眼睛很大,又是圆脸,属于那种特别可爱的萝莉型美女。

    “反正我是确定一号预言家的身份了,我跟他的,五号秦老板是好人,如果女巫再跳出来的话,那么咱们硬推也能推出狼人了,我觉得先票八。”

    三号耸耸肩:“本来还不相信一号的,但八号没hold住,刚才他违规说退水了。如果你不是预言家,你一开始为什么和一号对着干。我对你暂时保留意见,先听听其他人怎么说。过吧。”

    大家看向秦宝宝。

    秦宝宝端起水杯,抿了一口,她不管做什么,总是场上最耀眼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八号你别怕,我保你。”秦宝宝拍了拍手,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话:“其实我才是真正的预言家。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。

    “别说话,安静。”主持人说。

    秦宝宝道:“第一回合,我验的就是八号,他是好人。第二回合,我验的三号,他是铁狼。大家想想,按照正常逻辑,如果我是假的预言家,那没道理在一号跳出来,带了这么多节奏之后,还要假跳预言家,对吧。就像八号和一号那样,假的预言家,那是越早跳越好,平民可以挡刀,狼人可以打节奏票人。”

    “很庆幸我活过了两轮,验出了八号和三号的身份。女巫是哪个?如果女巫还活着的话,那么游戏应该结束了,一号和三号票一个毒一个,假如七号是狼人那已经出局,好人直接胜利,如果不是,那也只剩两人,很轻松票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特么什么情况?

    秦泽有点懵逼,虽然他是女巫,但他感觉这局玩的,自己就和没信息的平民没啥两样,第一局死的人没去救,第二局死的是自己,因此他没法给别人发银水。而自己身份已经暴露,现在场上又有两个预言家,不出意外,下一个死的肯定是预言家。

    至于秦宝宝和一号哪个是狼,真不好确定,姐姐是心机表,玩这种益智游戏贼溜,玩杀人游戏的时候,自己没少被他坑,这节目后天就播了,自己玩的太烂的话,会被粉丝嘲笑的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女巫,但我无法给出金水银水,因为上一回合死的是我,我救了自己。但我觉得吧,七号肯定是狼人,因为她一开场就查杀我,但我其实是女巫,而七号又是被八号怼下去的,所以八号应该不是狼人。”秦泽故意这么说。

    秦宝宝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八号:“我应该可以确定,三号和一号就是铁狼了,我相信四号,她说三号是铁狼,那么把他票出去,下一回合四号必死,那么一号就可以票出去了。好人胜利。如果还不行,那么票二号。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建立七号是狼人的情况,如果七号不是狼人,那么票二号,二号钱诗诗一直站在一号的阵营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觉得,女巫跳不跳已经没意义了。现在双方两个阵营,两个预言家,对立已经很明显了,中间没有模糊地带,他们之间,肯定有一头狼。但一号验出五号是好人,我主观上是比较相信一号的。”九号说。

    投票开始。

    四号八号五号投了三号。

    一号三号九号投了八号。

    二号弃权。

    平票。

    所有人:“???”

    所有人看向钱诗诗,钱诗诗无语道:“我都搞懵了。”

    这局玩的很有意思,主持人一直憋着笑,他是法官,他看的很清楚,不得不说,狼人阵营很厉害,但好人阵营智商也在线,唯一懵逼的好像只有秦泽和钱诗诗。

    “不能说话。”主持人笑了半天,然后忍住,道:“天黑亲闭眼。”

    天亮了。

    主持人道:“昨晚死的是一号,没有遗言,带走。”

    一号走了,他的表情是信誓旦旦的胜利,走之前还看了秦泽一眼。

    二号钱诗诗:“预言家死了,四号八号骨果然是狼。”

    三号道:“现在局势很明朗,四号八号铁狼,我们先把四号票出去,不能再让她占着预言家的身份带节奏,下一个死的肯定是五号女巫,女巫只要再把八号毒死,好人就胜利了,不用玩了,怎么都赢。因为场上还剩一个猎人,我就是那个猎人。有人和我悍跳的吗。”

    没人出声。

    “有的尽管可以站出来,反过来要是我被狼人杀死,那女巫的任务我来做,我来终结这个游戏,说完了,过。”

    四号秦宝宝,她蹙眉道:“刚才验了一下一号,他是狼,狼人自刀了。”

    三号道:“你这是反咬一口。”

    除了八号,钱诗诗和九号一脸不信。

    主持人:“三号别说话,现在由五号发言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笑而不语,按照这个节奏下去,胜负可以预见。

    “这一局,我觉得不能出四,先去八。”秦泽环顾众人,目光落在二号和九号两个平民身上,道“如果四号和八号真的是狼人,那么先票谁都无所谓。但如果四号真的是预言家,那么票出她以后,场上就只剩下我一个女巫,因为猎人至始至终都没人跳,就三号刚才跳了,二号是平民,九号身份未知,如果九号是猎人,我们直接票三,如果九号不是猎人,那么还有一种可能,猎人早就出局了,就是第一个被杀的。一旦票出预言家,下一个死的就是我,三个神职死亡,狼人胜利,而如果票七,我们就还有赢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想,有道理。

    于是这轮投票,把八号票出。

    “天黑亲闭眼!”

    “天亮了。这一局死的是五号、三号。”主持人摇头失笑:“游戏结束,好人胜利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:“??”

    几秒后,众人恍然大悟,钱诗诗依旧懵逼,三号也愕然的看着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回给他一个微笑。

    然后淘汰出局的玩家被请回来,好人阵营的鼓掌欢呼。狼人阵营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主持人道:“秦老师,你是游戏的终结者,你来总结陈词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来,秦泽道:“其实吧,一直在潜水,主要是没法给出金水银水。后来四号和一号对跳,那时候我说过一句话,“我还是相信八号不是狼人”,按照八号和四号捆绑的逻辑,那么四号也应该没有问题。其实这句话我是预言者双方。四号如果是狼人,那么肯定杀我,这样我就会毒三号或者一号。结果是一号死了,因为他怕我把三号毒死,那么他一个狼人,孤掌难鸣,所以他采取自刀的方式博取信任,因为大家都知道场面上只剩下头狼,不是八号四号,就是一号三号,只能他们四个人是彼此捆绑。那么他一死,就能“嫁祸”四号和八号,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让我对一号产生怀疑的,第二回合我死了,但我是女巫,我自救,这时候一号立刻跳出来说他验了我,是好人。而四号则一口咬定三号是狼人。如果三号不是狼人,她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假的预言家,才会偏向保守,所以知道我是女巫的一号,给我发金水,想把我拉入他的阵营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”鼓掌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