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九十三章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(为盟主“瞎想虾米”加更)
    秦泽看不懂了,几个意思啊,你让手下的喽啰挑事,还触我逆鳞,不就是想激怒我,然后修理我吗。可他没想到,张明玉竟然公开道歉?

    莫非里面还有更高深的坑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都是误会,我这朋友就这样,说话没分寸,既然你也打他了,不如就这么算了吧。”张明玉诚恳道。

    秦泽一时间摸不透张明玉的套路,冷着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张明玉心里一凉,这是要玩死我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他肯定怼不过秦泽的,除他老子那一级的大佬,可他老子不会因为他的一些意气事,就和别人两败俱伤的死掐。在张明玉看来,那些打了小的来了大的,打了大的来了老的,然后一批批被打脸或者干掉,成为主角的经验值,太特么lobsp;   正常人撞一次墙,第一反应是躲开,撞两次墙已经是蠢货了,非要用头把墙撞塌,这脑袋和棒槌有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“秦哥,你高抬贵手”张明玉说出了这辈子最羞耻的话。

    大丈夫要能屈能伸,能缩能长。

    他这样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“想事后玩阴的?”秦泽冷笑。

    “不,完全没有这个意思,”张明玉辩解道:“真的是误会,我朋友心直口快,做事比较张扬,我替他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挑衅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头到尾就说了一句话。”张明玉委屈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半天,秦泽憋出一句干巴巴的话:“以后还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尴尬到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见过最lobsp;   “有你lobsp;   它也就没实体,不然秦泽就给它一发斜眼凝视。

    “宿主你这个人吧,就是不会说话,不然你的铁棒也不会成天硬邦邦,就是打不着女妖精。”系统讽刺他一句,潜水了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这年头特么连系统都辣么有个性?

    还是隔壁震惊大佬的系统乖顺,从头到尾不说一句废话,默默奉献。哪像外头的妖艳贱货,有逼系统犯贱的,有潜水四十年的,有和主角对喷嘴炮的,还有一个更极品被踢出群的。

    张明玉带着小伙伴走了。

    店里的销售员和客户经理全程懵逼。

    张明玉一伙人离开4s店,坐进自己豪车里,张明玉降下车窗,郁闷的抽烟。

    好险,幸好秦泽没跟他死磕,不然道歉是没用的,还要给当场表演“给大佬低头”、“大佬腿上求挂件”等耻辱举动。

    “明玉,你怂什么怂啊,打不过他可以报警,咱们占理的,而且那方面也有关系。”小伙伴捂着肚子,脸色仍旧苍白。

    “少特么扯犊子,就你有关系,他没关系?”张明玉骂道:“人家是本地人,你一个外地佬,他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待不下去,你却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服。”小伙伴怒道。

    “甭管你姓龙还是姓赵,你都得认栽。你那点家底我还不知道?现在我都惹不他。”张明玉道:“光凭他短短半年,开了一家投资,一家娱乐公司,这可不是光有钱就能办到的,他后面有人。”

    小伙伴沉默。

    张明玉又道:“有本事的男人不可怕,最多凤凰男,但有本事的男人,后面还有人,咱们还是少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人,你以前是怎么惹上他的?”小伙伴问。

    张明玉用力吸一口烟,再用力吐出,目光悲伤。

    当年在大明湖畔时,他还是一条咸鱼。

    哒哒哒

    清脆的高跟鞋靠近,苏钰从洗手间方向返回,腰肢款款。尽管冬天穿的厚实,苏钰的身材仍旧给人眼前一亮,尤其大腿和臀部曲线,因为个头高挑的缘故,尤为诱人。

    秦泽看了眼腕表,朝她招手:“怎么才回来,你刚才错过一场好戏。”

    秦泽埋怨的语气,如果刚才苏钰在就好了,她可以假扮自己的女朋友,这样装逼才过瘾。

    今天真尴尬,装了个lobsp;   “什么好戏?”苏钰眼波凝视。

    “刚才碰到一个大学同学,和他的伙伴打了一架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受伤?”苏钰吃了一惊,挨近秦泽,素手捧起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弄湿我了。”秦泽脑袋往后一仰。

    有点不适应她的举动。

    苏钰眼中小小的幽怨情绪,她从小手袋里摸出一包纸巾,递给秦泽。

    她上完厕所洗手,没擦干净,小手湿湿的。

    秦泽擦了擦脸颊,好奇道:“这么小的手袋,一包纸巾就占一半空间,女人真爱干净,走到哪里都带一包纸巾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有一米六五那么大的纸巾。”苏钰吐槽一句,“女孩子不带纸巾,出门很麻烦的,那个时候要用到?”

    秦泽问道:“哪个时候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”

    这是在进行羞耻问答吗?

    苏钰脸红了。

    苏钰也感觉车不错,提出要试车,销售员说,公司后面有个专门试车的操场。他说话的时候,语气很认真,隐藏一丝恭敬,看苏钰也不敢肆无忌惮。眼前这对男女,可不是什么小资。

    从销售员那里拿到钥匙,苏钰本能的就往驾驶位钻,秦泽两手抓住她的小腰拉出来,“我买车你试驾?今天我才是司机,是我带你飞,不是你带我飞。”

    苏钰娇柔的“哦”一声,嗓音悦耳:“忘记了嘛。”

    销售员站在外面指路,这台纯黑色轿车缓慢行驶,离开展览厅,驶向公司后边的水泥操场。

    水泥操场里有一台车子在试驾,秦泽等了几分钟,才轮到他开进操场。

    秦泽在操场上转圈,时快时慢,懂车的人看一眼数据就知道车子的底细,像秦泽这种菜鸟,只能听过试驾来体验这辆车的好坏。对比的模板就是姐姐的小红马。

    加速度比小红马快,但灵活性稍有不足。发动力力道浑厚,开起来颇为顺手。

    “这个价位的车,还算好了。”苏钰给出评价,“如果你只是单纯的需要代步工具,而不是把车子当成奢侈品和炫耀品,那么这台车子足够应付你的需求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地方没适。”秦泽停下车,忽然扑向苏钰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撑在苏钰穿黑色丝袜的修长大腿之间,一只手摸向椅子左侧的滑键。心如鹿撞的苏钰完全没注意到这个细节,只听到自己的心脏砰砰狂跳。

    车位就这么大,秦泽能感受到她腿间的腻滑,她也能感受到秦泽手背滚烫的热度。

    丝袜当然腻滑

    苏钰脑海中就一个念头,他想干什么?

    这时,椅背猛的下滑,苏钰变成仰躺的姿势,不算丰满的胸脯显出了海拔。

    秦泽依然单手撑着,以很累的姿势俯在苏钰上方,然后用眼睛测量椅子的宽度,还有车顶的高度。

    苏钰灵光一闪,她想自己明白秦泽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这是赤裸裸的暗示啊。

    苏钰脸蛋红了,红晕蔓延到耳根。灵气的眸子渐渐迷离。

    “你,你喜欢在车子里玩?”苏钰细如蚊吟的说。

    秦泽一惊,卧槽,被她看出来了?

    买了车子,当然也要考虑在车子里玩啊,大部分男人都有过在车子里运动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叫做情趣。

    但被苏钰直接点破好尴尬,好想脸红。

    秦泽能把姐姐噎的嘤嘤嘤的嘴炮,愣是没找到补救和解释的词儿。

    场面一度非常尴尬。

    苏钰忽然做了一个让秦泽怀疑人生的动作,她浓密的睫毛颤抖,素白的俏脸已是通红,她毫无征兆的双腿夹住秦泽的腰,羞不可遏:“那能不能别在这里”

    秦泽:(°Д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