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八十九章 你想要什么样的男朋友
    “呦,秦宝宝是咱们闺女的朋友?”张爸爸冷不丁插一嘴,“这大明星都来了,会不会场面太小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眼睛扫过对面的中年男女,以及另一对老人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秦宝宝是咱们雅雅的闺蜜,我记得她说过有个明星闺蜜的。”张妈妈说道:“她还有一个很厉害的弟弟,叫,叫”

    好嘛,又忘了。

    秦泽一看张雅爸妈的作态,忽然在脑补了n个“亲家大战三百回合”的画面。就像当初秦家老太爷和许家老太爷相互看不惯对方,没少吵架。这亲家间的战斗,仅次于婆媳大战啊。不过秦家和许家的好戏没维持多少年,秦泽上小学时,先后死了爷爷和外公。

    愿天堂他俩别打起来。

    “叫秦泽。”秦泽替张妈妈说,顺手抬起碗接张雅她爸的倒酒。

    还没开宴,桌上只摆着几盘凉菜,主桌几个男人已经开始喝上了,酒瘾都不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说啊,那个秦泽可厉害了,他,他”张妈妈又卡词儿了,她转头看秦泽。

    卧槽,张妈妈您好歹把台词背熟在出场行吗,盒饭想不想要了。

    秦泽目光扫过这桌子,不是爷爷奶奶辈,就是大叔大妈辈,也不太可能有人认识自己,只好接话:“这个秦泽吧,有点妖气!”

    有妖气?

    一桌人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他啊,有两个大名鼎鼎的称号,第一个:音乐鬼才!”秦泽喝了口酒,啧啧有声:“秦宝宝为什么火?都是她弟弟给她写的歌啊,每一首歌,版权都能卖上百万呢,可以吃一辈子哦。整个国内,写歌作曲比他厉害的,真的没有了。而且他效率特别快,一个星期就能写一首,阿拉都不敢相信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众人大惊,又问:“第二个称号呢?”

    “股神!”秦泽一挑大拇指:“他刚入行的时候,和媒体是这样说的:月赚亿只是小目标,我的志向是星辰大海!啧啧,不愧是有本事的人呐,说话的语气就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大家被唬的一愣一愣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月能赚一个亿?抢银行吧?”

    秦泽傲然一笑:“千真万确,最近,他又开了一家娱乐公司,专门捧他姐姐秦宝宝,真是个奇男子。”

    众人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张奶奶欣慰道:“雅雅能有这么优秀的朋友,好啊好啊。”

    张妈妈和张爸爸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伙子你是干什么的?”张奶奶执念很深的又问一句,她刚才这么问,被张爸爸搅和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炒股的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最近股市可真火,到处都听到有人在炒股。”说到炒股,张妈妈插嘴了:“我那女婿也在炒股。”

    程毅父母精神一振,终于说到炒股了吗?炒股可是我儿子的强项啊,你们家装完逼,该换我们家来了。

    程妈妈说道:“小伙子,赚了吗?”

    程妈妈一看就是炒股的,今年大妈之间流行的问候语:今天赚了吗、今天涨了吗!

    “亏亏赚赚吧。”秦泽也不好说:我赚了几个亿。

    “那你要注意点嘞,”程妈妈一脸过来人的口吻:“现在股市没以前前几个月那么好赚,一不留神就把钱给亏了,我儿子也在炒股,刚好,趁今天你们多交流交流,有什么不懂的,就问问我儿子,他啊,还算有点出息。今天炒股赚了几十万。”

    程妈妈说完话,瞟了眼亲家方向的“势力”,得意的表情仿佛再说:我儿子将来是家里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秦泽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恰好此时,张雅和程毅走签到台过来,张雅驱散了围观大明星的亲朋好友,坐在闺蜜团中聊天,程毅则转身向长辈这一桌走来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来了。”程妈妈开心的朝儿子招手,待儿子走近,扭头朝秦泽说:“这股票没人带很难的,这个我儿子懂。小毅啊,这小伙子是雅雅的朋友,你们都认识,也在炒股的,你有空多教教他!”

    程毅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炒股?

    我教秦泽?

    “反正你在带那个叫楚峰的朋友炒股对吧,多个人也不碍事”

    “妈,别说了。”程毅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尴尬癌都犯了。

    秦泽朝他点点头:“位置给你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装完逼就走,不要留恋。

    “这小伙子,我给他牵线呢,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,不识好人心。”程妈妈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妈,您不知道他是谁啊?”程毅苦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程妈妈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秦泽啊,炒股很厉害那个,秦泽!”程毅说道。

    众长辈:“秦泽??”

    一桌子长辈面面相觑,耳畔不由的浮起:这个秦泽吧,有点妖气

    整个国内作词作曲比他厉害的没几个

    月赚亿只是小目标,我的志向是星辰大海

    真是个奇男子

    空气忽然的安静。

    另一边,驱走围观的亲朋好友后,张雅坐在秦宝宝身边,笑道:“宝宝,谢谢你的大红包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,等我结婚的时候,份子钱要还回来的。”秦宝宝斜睨闺蜜,开着玩笑。

    “你?何年何月啊。”张雅嗔道:“连个男朋友都没有,还想结婚?我可告诉你,女人青春有限,不要荒废最美好的时光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敷衍道:“嗯嗯嗯!”

    “你啊,”张雅指头戳她脑门:“每次跟你说这事,你就敷衍。我总算知道阿姨为什么如此着急,铁了心要做剩女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急什么呢,我才二十五,周岁二十四,早着呢。”秦宝宝掐张雅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可你起码得找男朋友了,”陈青虹抿一口红酒,淡淡道:“现在找男朋友,不合适就换,合适就处着,过几年正好结婚。等你三十再找男朋友,来得及?要么闪婚,闪婚不靠谱,结婚后才发现双方脾气不合,那只有离婚,男人也好,女人也罢,二婚和没结过婚,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俩闺蜜的话,说到秦宝宝心坎去了,她脸上笑容渐渐淡去。

    陈青虹道:“我和阿峰最迟明年底,也要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张雅吃了一惊:“哇,你也明年结?份子钱还没捂热呢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,就许你结婚,不许我嫁人?”

    “宝宝,你可别我们孩子打酱油了,你还没找到男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”

    这两女人合起伙来扎她心是吧。

    二十五岁没结婚,正常吗?很正常。

    二十五岁没交过男朋友,正常吗?正常个屁。

    张雅凑过来,与秦宝宝耳语几句。

    秦宝宝娇躯一颤,脸蛋先通红,继而苍白,眼中惊恐慌张之色,她看着张雅。

    张雅清润的眸子,平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秦宝宝咽了咽口水,有些发慌。

    这时,秦泽返回座位。

    张雅看他,秦泽也在看她,有那么一瞬间,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感觉张雅眼中似有千言万语,转瞬又不见。

    “快开宴了,我过去了。”张雅起身,朝主桌走去。

    酒宴开始,张雅挽着程毅的胳膊,一桌桌的敬酒。他们很快来到秦泽这一桌。

    “百年好合!”

    “白头偕老!”

    “永结同心!”

    一声声祝福送上,秦泽也念了一句“白头偕老”。

    想当初他刚认识张雅不久,曾经想过要追她,后来从姐姐口中知晓张雅有男朋友,秦泽就熄了那份心思。

    有人说,男人这辈子会喜欢很多女孩子,小学喜欢一个,初中喜欢一个,高中喜欢一个,大学喜欢一个,娱乐圈还要喜欢一个,反正茫茫多。

    秦泽觉得自己对张雅,顶多就是:呦,美女,长得不错,做我女朋友吧!

    还是要祝福她,找到自己的归宿。

    秦泽重新道:“白头偕老。”

    张雅眼波凝视,笑意浅浅:“谢谢!”

    酒宴上,姐姐喝着闷酒,从头喝到尾。

    秦泽问她怎么不吃菜,心情不好?

    她也不答,就是一口接一口的灌酒。

    秦泽又问:“菜不合口,我抓个胡建人回家给你煲汤喝。”

    她还是不理。

    订婚宴结束后,秦泽搀扶着伶仃大醉的姐姐,脱掉高跟鞋,把她平放在车子后座,但姐姐的大长腿很碍事,直挺挺的伸着,车门关不上。

    秦泽只好把姐姐翻成侧身,好让她双腿蜷缩。

    “讨厌啦,不要摸人家屁股。”秦宝宝扭扭身子,含糊不清的呢喃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这都被感觉到了?

    你假醉的吧。

    开车把烂醉的姐姐带回家,王子衿正好洗完澡,裹着浴袍,擦拭头发。

    “怎么喝成这样你离我远点。”王子衿朝后退了几步,避开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的衣服、裤管,都是脏兮兮的呕吐物,全是姐姐赏给他的。

    “你接一下她,我回房间换衣服,洗个澡。”秦泽把姐姐丢给王子衿照顾,自己进房间拿衣服、浴巾,然后进洗手间,片刻后,哗哗哗的水声。

    王子衿搀扶着秦泽进回房间,把垃圾桶放在床头,随时准备迎接闺蜜的呕吐,她用纸巾擦着秦宝宝嘴角的湿迹。

    “喂喂,闺蜜订婚也不用高兴的喝成这样吧。”王子衿有点酸溜溜,转念一想,我为什么要酸溜溜啊,宝宝有闺蜜不是很正常吗。

    “一点都不高兴,不高兴”秦宝宝嚷嚷道:“订婚了不起啊,结婚了不起啊,我就没男朋友怎么了”

    她醉的脸颊通红,闭着眼,蹙着眉,毫无意识的叫嚷。

    “没男朋友就没男朋友,咱们做单身贵族。”王子衿哄着她,这是受刺激了呀。

    “想,想追我的人,一大把勾勾手就有无数男朋友,哼!”

    “嗯呐嗯呐,咱们宝宝不稀罕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稀罕,”秦宝宝呜呜道:“我也想要男朋友”

    王子衿心中一动:“你想要什么样的男朋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