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八十六章 快挥动你们手上的皮鞭
    晚上十点,演唱会结束。

    观众陆续退场,留下工作人员打扫狼藉的现场。几台巨大的氙灯照亮会场的每一个角落,亮如白昼,但繁华落尽后的那种寂寥感却愈发明显。

    观众们乘兴而来,乘兴而归,三三两两结伴离开时,还在议论演唱会的精彩,每一首歌都是经典,尤其是秦泽唱的《浮夸》,那嘶吼,那咆哮,把歌曲的灵魂完美演绎。还有最后的《因为爱情》,mv做的太好了,那股温馨感人的爱情,在观众脑海中久久不散,回味悠长。

    秦妈和老爷子没有开车回家,在带路党王子衿的唆使下,他们走向后台。

    “老头,总觉得要说点什么才行。”秦妈瞟了眼前方的王子衿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不妥,是得说说他们。”老爷子同样低声,不让王子衿听见。

    观众们觉得mv惊艳,老爷子没觉得艳只有惊,秦妈更是只有惊恐。

    “其实,宝宝和阿泽住一起,对谁都不好,交男女朋友不方便。现在阿泽也毕业了,该从宝宝那里搬出去了,让他回来吧。”秦妈说。

    “这和毕业不毕业的没关系,当时让阿泽和姐姐去住,是照顾姐姐去的。真要分开住,也是宝宝搬回家。不然我也不放心她一个人住。”老爷子说。

    “谁都好,总之有一个搬回家就成。”秦妈说着,嗔道:“你瞅瞅自己女儿,多大的人了,还照顾不好自己。都是你宠坏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这锅甩的,那些坏毛病不是你宠出来的?”老爷子表示不背锅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还是阿泽太迁就她,不然宝宝不会养出这么多坏毛病。”秦妈把锅甩到儿子头上。

    “对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老爷子点头。

    秦妈朝背影匀称窈窕的王子衿努努嘴:“让宝宝搬回来,那子衿呢?”

    “让她和阿泽住吧,你不是念叨子衿是个好闺女吗,正好趁这个机会让他俩处处,成不成,看阿泽自己的造化。”老爷子低声道。

    儿子,爸只能帮你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秦妈眼睛一亮:“行啊老秦,还是你鬼主意多。”

    她又道:“对了,你这条裤子腰的尺寸刚好,皮带系了吗?”

    “系了,系不系皮带都无所谓,但习惯了。”老爷子一愣:“问这个干嘛。”

    秦妈喊住前面的王子衿:“子衿,我和你叔叔去趟厕所。你稍微等我们一下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温婉的语气:“好的阿姨。”

    夫妻俩扭头朝厕所方向走去,老爷子愕然道:“干嘛呢,有话对我说?”

    秦妈阴测测道:“把皮带抽出来,一会儿你拎着进去。”

    辣心老萝卜秒懂:“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后台,主场提供的服装间,秦宝宝坐在化妆台边,年轻的女化妆师在帮她卸妆。相邻的化妆台坐着秦泽,年纪稍大的女化妆师正仔细的帮他擦去镭射粉。

    李艳红和天方的总经理坐在沙发,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“张总,没想到你还亲自守在这里啊。”李艳红抿了口红酒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张福笑呵呵道:“两位秦总都坚持在第一线工作,我们怎么能懈怠。”

    按说堂堂公司老总,艺人开演唱会,他根本不必守在这里,但天方影视的情况不一样,他这个老总就是给人打工的。一年领着几百万的薪水,还是天方经营不善的情况下,如果秦总能带领天方一飞冲天,他的收入也会层层拔高。

    “这场演唱会完美,可以预见,明天新闻头条绝对是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演唱会后,宝宝的人气又要上一个台阶。”

    “干杯。”

    “干杯。”

    相比起李艳红和张福喜气洋洋,轻松舒坦,姐弟俩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秦宝宝从镜子里看着弟弟的脸,低声道:“唉,我感觉咱爸妈的电话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沉声道:“我已经想好怎么敷衍了,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喜滋滋道:“老弟真棒,么么哒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电话没来,但房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背着手,领导巡视般的姿态走进来,扬起雪白的下颌,睥睨姐弟俩。

    “诶,你哪位,这里不能进来,工作人员呢。”张福皱眉。

    “爸妈,你们怎么来了。”看见王子衿身后的父母,秦宝宝表情很精彩,当看到老爷子手里卷着的皮带后,表情更精彩了。

    药丸!

    张福脑袋一缩。

    秦妈和老爷子笑容温和,“来看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秦泽摆摆手:“你们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秦总一声令下,众人只有告退。

    老爷子在沙发坐下,扬了扬手臂,把皮带放在桌上,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姐弟俩的目光牢牢盯着那条皮带,就像猫咪看到逗猫棒,不过猫咪是渴望与好奇的眼神,姐弟俩是警惕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”秦妈走过来,指头狠狠戳闺女的脑门。

    秦妈一肚子的火气,却不知道该如何发泄。

    你咋回事,跟弟弟拍这种搂搂抱抱的视频,还亲嘴?

    不行,不能这么说,太尴尬。

    多大的人了,和弟弟搞来搞去,你羞不羞。

    不行,这话也不妥。

    这种事该怎么说才好,就算打断腿,总要给出个理由吧。

    这就很难以启齿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是你的丫头,但不是死丫头啦。”秦宝宝搂住妈妈的腰,脑袋在母亲怀里蹭。

    真·奥义·宝宝撒娇卖萌秘技!

    漂亮可爱,还会撒娇卖萌的女儿,哪个不喜欢。秦宝宝靠这一招,吃完老爸吃老妈,吃完老妈吃弟弟。

    “你啊。”秦妈拍拍女儿的脑袋,一脸头疼无奈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还得男人出马,老爷子咳嗽一声,以此吸引关注度,他说:“演唱会办的很好,是爸小看你了,你能在娱乐圈走的这么远,这么快,实在出乎我的意料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娇声道:“爸,不是我能力好,是阿泽厉害,都是他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瞟了眼儿子,“嗯,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何止不错,简直吓死爸爸了。

    秦妈愣了愣,这话听着没毛病,但做母亲的,肯定了解自己的女儿,按照她以前的脾气,这会儿尾巴都要翘上天,现在居然如此谦虚?把功劳归给弟弟?

    这炫弟的毛病,炫到父母身上来了?

    秦妈可是知道女儿的绰号的:炫弟狂魔。

    “上次听你说,小区门口在建高架,出行很不方便,而且鱼龙混杂,你和子衿还遇到了扒手。”老爷子没头没脑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宝宝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妈商量了一下,宝宝你还是搬回家来住吧,那边不安全。你搬回来,我们也安心。”老爷子说。

    “啊?”秦宝宝纳闷道:“干嘛呀,我在那边住的好好的,有阿泽接我上下班,我很安全的,没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搬回来吧,房子这么大,我和你妈住着也怪寂寞。”老爷子道。

    “不嘛不嘛,我都这么大了,我要自己一个人住。”秦宝宝在秦妈怀里扭身子。

    可把王子衿恶心坏了,这么大的人了,还和小女孩似的撒娇,她十岁以后就不冲父母撒娇了,不过看到这一幕,她蛮羡慕的,王子衿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一个温馨和谐的家庭,可她家族注定不可能如平常家庭那样和谐美满,父母也相敬如冰。如果她是秦宝宝,一定会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搬回来住吧。”秦妈坚定的道。

    “搬回来住吧。”老爷子坚定x2

    秦宝宝暗暗蹙眉,遥遥与弟弟对望,两人的眼神都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爸妈是看出什么来了?

    秦宝宝咬牙道:“我不回去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哼一声,转回头来,伸手去抓放在桌上的皮带,他当然不是要打女儿,只是吓唬吓唬她,但手摸空了,诶,我的皮带呢?

    “爸,你这条皮带有些年头了,是时候该换了,我明天帮你重新买一条。”秦泽指了指垃圾桶,一脸“我是好儿子”的乖顺笑容。

    老爷子:“”

    秦妈:“”

    王子衿屁颠颠走过来,捡起皮带,用纸巾擦了擦,“我觉得皮带还挺好的,不用换,阿姨给你。”

    她把皮带递到秦妈手上,如果给秦叔叔,按照就近原则,要揍的话肯定揍秦泽,所以递给阿姨好了,秦宝宝早就该揍了。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”

    “干嘛,动不动就抽皮带,我要不回去,你们还想揍我啊。”秦宝宝去抢母亲手上的皮带,反而被秦妈敲了一下脑瓜。

    “那,那我回家住,子衿怎么办。”她捂着脑袋,忽然想到这个理由。

    老爷子淡淡道:“咱们家不缺房间,子衿可以住阿泽的房间,如果子衿不愿意,那继续住你那儿,阿泽平时辛苦点,接她上下班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甜甜笑道:“谢谢叔叔,我还是继续住那儿吧。”

    叔叔真棒,为你打all哦。

    秦宝宝嘴角抽搐,该死,入室狼没赶走,反而让她鸠占鹊巢,和阿泽同居这种事,想都不要想。

    至于秦泽,真不知该同意还是该反对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打死我好了,多大的人了还和爸妈住,丢人不的。”秦宝宝鼓着腮帮,气呼呼道。

    老爷子很无奈。

    秦妈很心碎,女儿这反应,大事不妙啊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子僵持起来。

    秦泽灵机一动:“爸,我们早就打算分开住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姐姐一脸气恼和伤心的瞪他。

    “姐她过阵子就买房了,她和子衿姐正要搬出去呢。她现在是明星,名气也不小,和你们住一起,很不方便的。”秦泽道:“她那套房子,就留给我一个人住了,我早就不想和她住了,当爹又当妈的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和秦妈一起瞪他。

    “哦,反正就和保姆似的,真心累,我才不要跟她住,她元旦前搬走,我也省心。”

    “呸,我才不要和你住,天天抽烟,讨厌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讨厌呢,什么事都不会干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工作忙么,姐姐养你这么多年,你不做家务谁做家务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吵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那就等宝宝买了房子自己搬出去吧。”老爷子道。

    “别老和弟弟吵架,多大人了。”秦妈道。

    秦妈不禁想,一切都是我的错觉吗?他俩还是老样子,动不动就掐起来。

    还是熟悉的味道,还是原来的配方。

    王子衿内心咆哮:喂,叔叔阿姨,你们没看出他们在演戏吗?如此尴尬的演技,你们就相信了吗?快挥动手上的皮鞭啊。

    不对,是皮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