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八十三章 神秘嘉宾登场
    秦妈身边还有一个位置是空着的,这个位置不属于任何明星,它属于王子衿。

    如此重要的场合,身为每天和秦宝宝同床共枕的闺蜜,王子衿当然不会出席,她只是不小心被一刀999,然后大出血。

    刚才去厕所换姨妈巾来着,现在正猫着腰,快速返回现场。

    “子衿,来来来。”秦妈开心的朝王子衿招手,把她的小手握在掌心:“左看右看没见你,阿姨以为你不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子衿小姐姐因为失血过多,鹅蛋脸略显苍白。贴着秦妈的耳朵,大声说:“阿姨我肚子不舒服,去了趟厕所。”

    秦妈对王子衿,就像对自己的第二个女儿一样,很中意,很喜欢。自己的女儿被宠坏了,动不动耍性子闹脾气,在弟弟面前更是作的要死,一点都不体己,王子衿这闺女不一样,懂得哄长辈开心,凡是都顺着你的话走。

    秦妈说宝宝不懂事,该找男朋友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就附和:对对对,早点把她嫁出去,阿姨安心,大家都安心。

    秦妈说阿泽不懂事,什么事儿都让着宝宝,把她养出一堆臭毛病。

    面对秦妈这种甩锅的说法,王子衿还是附和:对对对,姐姐没个姐姐样,弟弟没个弟弟样,都该打。

    总之秦妈很中意王子衿这闺女,如果她能做自己的儿媳妇,那么婆媳大战这种世纪矛盾,应该就不会有了吧。

    忽然,秦妈灵机一动,宝宝死活不要找男朋友,但儿子可以找女朋友呀。

    以前怎么没想到,钻了牛角尖。哦,以前是觉得自己儿子那德行,一时半会找不到女朋友,反而是漂亮聪明的女儿,追求的人一抓一大把。

    要不是现场太吵闹,秦妈就要和王子衿展开一场深入交流。

    第一首《童话》。第二首《传奇》、第三首《最熟悉的陌生人》、第四首《青花瓷》,演唱会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

    “真过瘾,都是我喜欢的歌。”

    “演唱会的气氛和在家里戴耳机听歌就是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演唱会和mv是最棒的两种听歌体验。”

    “秦宝宝的歌我都喜欢,她的嗓音真好听,唱的很到位,愣是没听出瑕疵。”

    “比徐璐强多了,虽然票价高了很多,但这波不亏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不亏,简直赚翻了,你们往左前方看,那一排,全特么是明星。”

    第五首歌黄宇腾登场,第一个嘉宾来了,他唱的是成名作品,龙套歌曲不需要歌词和歌名,略过。

    “黄宇腾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黄宇腾!”

    “黄宇腾!”

    虽然是龙套歌曲,但观众们还是很给面子,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掌声和欢呼声。荧光棒挥无“斗转星移”的炫目效果。声浪一拨接一波。

    特别嘉宾的位置上,秦妈凑到王子衿耳边:“子衿啊,神秘嘉宾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王子衿一愣,“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神秘嘉宾是不是你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”

    王子衿最大的痛处就是五音不全,每次有朋友约她k歌,子衿小姐姐就摆出一种“k歌什么的完全没兴趣”的不屑表情。这人啊,就是没办法十全十美。

    上次被秦宝宝哄着唱了段青花瓷,王子衿至今还记得秦泽被唱到怀疑人生的表情,嘤嘤嘤!

    秦妈:“子衿唱歌一定很好听,神秘嘉宾是你吗?”

    阿姨您别戳我痛处了,信不信我给你一个斜眼。

    (¬_¬)

    王子衿面带微笑,在震耳欲聋的欢呼中,当做自己什么都没听见。

    黄宇腾退场后,秦宝宝又唱了几首歌,紧跟着,轻缓舒扬的音乐中飘起,乐队倾情演奏,舞台暗下去,再亮起的时候,徐韵寒出现在舞台上。

    这回绝不是龙套歌曲,是难得的精品歌曲《新不了情》。歌名歌词都齐全那种。

    场下,观众们掀起海潮般的呐喊,荧光棒挥舞。

    “徐韵寒!”

    “徐韵寒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最喜欢你的《新不了情》。”

    “心若眷了,泪也干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份深情,难舍难了。”

    徐韵寒的歌声在会场上飘起,这首歌绝对是徐韵寒出道以后,最成功最经典的作品。

    词曲人:秦泽!

    送出这首歌的时候,秦泽还很年轻,还没有背上“第一快枪手”的称号。也没想太多,就把这首感觉还不错的歌曲送出去了,倒是眼光拔高无数层的姐姐,当时差点“哇”一声哭出来。

    她本意是让秦泽送首“还不错”的歌曲,这个“还不错”在姐姐心里的定义是只要不扑街就好。事实证明,这首歌让徐韵寒的事业焕发生机,迎来第二春。那以后,秦泽就很警惕了,很少送歌。不过一首歌换来了徐韵寒真心的友谊,这笔买卖,说不上谁亏谁赚。

    “爱你怎么能了,今夜的你应该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缘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情难了。”

    徐韵寒唱完,全场掌声雷动,观众们“嗨”起来了。

    徐韵寒很满意这样的效果,朝台下挥手,退场。

    会场又陷入了黑暗,每次唱完歌,都会有几分钟的黑暗时间,留给秦宝宝换服装,或者工作人员布置舞台。当然,到时候这些是要剪掉的,网上的视频里不会有这些。

    灯光亮起,很有节奏感的钢琴声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浮夸,我最喜欢这首歌。”

    有人立刻听出来。

    “呃,没记错的话,这是秦宝宝最后一首歌了吧?神秘嘉宾呢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,浮夸之后,秦宝宝的歌都唱完了,新歌应该用来压场。那么神秘嘉宾呢?神秘嘉宾被忘记了吗?”

    “也有可能是网上谣传,其实没有神秘嘉宾。”

    “屁嘞,天方影视官方平台上说了,有神秘嘉宾的。”

    “神秘嘉宾是谁,难道要最后的新歌里出现?”

    “啊,我知道了,肯定是秦泽,不出意外,秦宝宝的新歌是他写的,那么神秘嘉宾就是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笑,秦泽又不是专业歌手,演唱会他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对,《歌星》的时候,他就是在旁边嗷唠几嗓子,金曲奖的时候,虽然也唱过歌剧2,但那首歌最精彩的地方还是海豚音,他的唱功怎么样,能不能在大型演唱会上唱,都是未知。不是专业歌手,很难在演唱会上。”

    秦妈失望的说:“子衿,原来你不是神秘嘉宾啊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。

    灯光亮起,舞台上,站着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身穿皮衣皮裤,性感小皮靴。

    他头发用发油梳的一丝不苟,他脸上贴着闪闪发亮的镭射片,他还化了妆,总之他风骚无限。

    这样的秦泽,似乎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王子衿眼中异彩闪烁。

    葛灵舔了舔嘴唇,一脸痴迷。

    观众们一时懵逼,没能快速认出来。他们一直觉得神秘嘉宾是娱乐圈大佬,是歌坛唱将,是大家一眼就认出来的人。灯光照亮秦泽的脸庞时,观众们觉得眼熟,然后愣了几秒,这人

    别说观众了,秦妈和老爷子都差点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卧槽,这是我们的儿子?

    这是我家的咸鱼?

    我家的咸鱼不可能这么有气质。

    我们可能看到了一个假儿子。

    一定是我们听演唱会的坐姿不对。

    默契的夫妻俩挪了挪屁股,换一个姿势,再抬头看,台上那个风骚无限的年轻人,还是他们的儿子。

    再挪屁股,再看。

    还是儿子。

    王子衿:“叔叔阿姨,座椅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老爷子欣慰的笑了:“这样看起来,阿泽有点像他舅舅了,都一样的风采夺目。”

    秦妈笑笑:“外甥像舅嘛。”

    耳边响起熟悉的伴奏,秦泽站在舞台上,镜头对着他,灯光对着他,一道道火热的目光对着他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这么风光的时刻,一只手都数的过来。还是得到lobsp;   还是要感谢lobsp;   秦泽前二十三年的人生,没什么亮点,最大的亮点:秦宝宝的弟弟。

    有一个这么优秀的姐姐,反而更加衬托他的平庸。

    亲戚朋友们聚会的时候,秦泽听的最多的话:

    考了第一名?厉害了我的宝。

    芭蕾舞拿奖了?厉害了我的宝。

    小秦泽的内心活动:不,是我的宝。

    老爷子说:你有宝宝一半聪明,我做梦都会笑醒。

    秦妈说:宝贝儿子,妈妈永远爱你,你要是能考上复旦妈妈会更爱你。

    亲戚们说:看呐看呐,你姐姐考上复旦了,你呢,你得老爸开后门才能进财大。

    朋友说:卧了个槽,秦宝宝是你姐?你捡来的吧,不对,你是充话费送的。

   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父母可能是想激起他奋发图强的心,让他以姐姐为榜样,成为一个像姐姐那样优秀的人,但没什么卵用。

    秦泽的小心脏在一次次打击之后,变的坚不可摧,他没有成为姐姐那样的人,他成为了姐姐后面的男人。

    平庸、平凡、难成大器!

    这些标签贴在身上这么多年,是时候咸鱼翻身一下了。

    他要在无数观众面前翻一个身。

    《浮夸》这首歌,姐姐唱不出神韵的。

    没有低入尘埃过的体验,怎么放声撕喊出心里的不甘?

    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。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