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七十九章 会议(为盟主“于阁听雨”加更)
    会议上,秦总指出,公司必须贯彻可持续发展观。秦总强调,服务实体经济,防控金融风险,深化公司改革,促进良性循环,健康积极发展。

    包括总经理张福在内,各位领导认真做着笔记,积极响应秦总的号召

    接下来,总经理张福讲话,汇报了公司成立两年来,做出的成绩和社会贡献。秦总对总经理张福的工作表示认可和满意。

    男人开会的时候,秦宝宝乖巧的像个小媳妇,坐在弟弟身边,百无聊赖玩手机。领导们时不时偷瞄她几眼,严重破坏了会议的和谐与安定,秦总在大会上对此事做出批评。

    通过这场会议,秦泽对天方影视娱乐公司有了深入透彻的了解。公司成立之初,裴南曼投了老大一笔钱,同年拍了三部电影,花钱挖了两个大明星,电影上映后,票房扑街了。

    三部电影最高分5.6,最低分3.7,简直悲剧。

    关于如何拍出一部好电影,导演会说:钱!钱给到位,我就能拍出好电影。编剧会说:时间,给我足够的时间斟酌,我就能写出好的剧本。小鲜肉会说:不管你给多少钱,我都能以尴尬的演技走完全过程。

    总之,在经过市场检验之前,谁都不敢说自己拍出来的电影能活,敢这么说的,绝对是挂逼。就像隔壁进一行火一行的震惊大佬。

    可惜那个世界的人智商被系统黑了一把,因此看不出挂逼。

    如果哪个家伙敢在秦泽面前说“我一定会火,火火火火火”

    秦泽会带着他的lobsp;   第二年辛苦挖来的明星解约了,天方影视从斗志昂扬,到心灰意懒。裴南曼的这笔投资,算是彻底扑街。

    现在公司只有三个三线明星撑着,两个演戏的,一个唱歌的。演戏的只能接到配角,唱歌的到处商演,目标是二三线小城市。

    此外,公司还养了一批模特来拓展收入。

    女模特三十人左右,颜值怎样不谈,但绝对都是大长腿。这群模特什么活儿都接。

    网店模特、胸展模特、平面模特,还有动漫展os模特,以前还兼职车模,可惜现在河蟹了。

    演戏又不会演戏,只能靠不停的接活来维持生活。

    天方影视的盈利情况,大抵能收支持平,偶尔小亏。

    所以裴南曼才说“食之无味弃之可惜”。

    “那么大家觉得如何扭转公司目前的局势呢?”

    会议上,秦总不耻下问,征询下属们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秦总,以我们公司目前的水准,投资影视圈差不多的想法可以放弃了,秦小姐也不是专业演员出身。我觉得咱们可以从歌曲方面入手,毕竟这是两位秦总的长处。”市场部经理道。

    秦泽点点头,再问总经理张福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张福道:“现在的情况来看,商演不合适,秦小姐目前要做的,是在娱乐圈有所建树,告诉粉丝,告诉外界,你已经站稳脚跟。可以发张专辑,或者来一场演唱会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道:“专辑比较吃时间,不过既然有秦总在……应该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有我在就不是问题?

    你想说什么,大胆的说出来,我肯定会打死你。

    “专辑还是演唱会,我会和秦总从长计议,会议结束。”

    高层们收拾好小本本,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秦泽陪着姐姐来到她的专属办公室,整层都是天方影视的,比宝泽投资公司都要大气。

    秦宝宝以后就在这里工作了,她现在是天方影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大老板,至于秦泽,安心的在幕后做姐姐后面的男人。

    不过姐姐初来乍到,很多东西要摸石头过河,自行摸索,这段时间就要他天方、宝泽两地跑了。

    秦泽往沙发上一靠,唉声叹气道:“其实也是个烂摊子,如果咱们不能让它起死回生,两个亿就打水漂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跨坐在弟弟的大腿上,温柔的替他揉太阳穴:“实在不行就裁员呗。”

    秦泽在姐姐翘臀扇一巴掌,没好气道:“如果这样的话,我当初干嘛不让你自己成立工作室。”

    姐姐扭扭屁股,表示抗议,她说:“现在一切资源向我看齐,我将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,以后再签约艺人,慢慢培养班底,这一套姐姐还是比较熟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叹道:“就是资金问题,这破公司收支平衡已属不易,姐姐的小金库又全赔给星艺了。你那边刚起步,两亿已经伤筋动骨了吧。没有丰厚的资金运营,公司很难发展起来。”

    秦泽沉吟道:“我这边倒是还好,每天几千万进账。十天半个月就缓过来了,需要用钱的地方,你尽管找苏钰……对了,要分一点股份给她,毕竟宝泽她也有股份。”

    宝泽投资可以为天方持续提供资金,裴南曼也好,秦宝宝也好,包括他自己,两家公司都有股份。

    秦宝宝眉开眼笑:“阿泽,你这个磨人的豆浆机,姐姐最喜欢你了。”

    豆浆机?虽然产出的液体颜色一样,但营养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秦泽道:“等等,我想起来了,我的老婆本呢?我的老婆本呢?好几百万的票子,够天方撑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忸怩道:“赔给星艺一部分,花,花了一部分……”

    见弟弟“果然如此”的鄙夷神色,她脸蛋一红,屁股用力一压:“哎呀,以后会还给你的嘛,等姐姐赚到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解释,所以我的老婆本全成了你私房钱了对吗,你打算怎么赔我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眼珠子滴溜溜一转,狡黠笑容:“赔你一个萌萌哒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可啪吗?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愣:“不可怕呀,姐姐这么萌,怎么会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何用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咬着唇,弱弱道:“那,那你想吃姐姐嘴上的胭脂吗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她俏脸染上一层动人的绯红,娇媚诱人。

    秦泽动了动嘴皮子,刚想说“想”,心里忽然一凛。

    等等,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,满满的即视感。

    想起来了,也是在姐姐的办公室,那一次他俩差点吻上,忽然,门开了,李艳红走进来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如果说“想”,肯定药丸。

    “你经纪人呢?我怎么没看到她。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秦宝宝很扫兴:“她家里有事,说要请假两个小时,这会儿应该快来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秦宝宝顿悟了,大概也是想起了当初的尴尬。

    当即从秦泽身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忽然,门果然开了,李艳红从外面走进来,左顾右盼:“宝宝,办公室很气派嘛,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对视一眼,齐齐松口气。

    好险!

    姐姐和弟弟关起门来么么哒,遇到一次可以找借口搪塞。

    第二次该怎么解释,哪家的姐姐天天往弟弟大腿坐的。

    这要是在家里,秦泽该买机票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不说话。”李艳红茫然:“开心点嘛,新的开始,新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心想:我们为什么不开心,你心里没逼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