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七十四章 自家婆娘
    李东来瞪大眼睛,第一次很想给八字不合的妹子点个赞,还有这样的操作?我咋没想到,果然最毒妇人心,少女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曹兵眉头跳了跳,再一次仔细打量秦泽。眼前的年轻人,总给他一种很怪异的感觉,倒不是皮相好,他不认为长的帅,就能入南曼的眼,年轻人能进这栋别墅,能坐上这张餐桌,本身就说明了问题。但这些仍然不足让他觉得怪异。

    是了,气质。

    他的气质很怪,乍一看,平平无奇,就是个路人甲的模板。

    第二眼就会发现不同,平平无奇的气质里有着非常沉凝的淡然。不管是对南曼还是对他,年轻人都是一脸宠辱不惊的淡然。要说能进这栋别墅,会不知道南曼的家底,他不信。

    静气藏于胸,不动不乱不招摇,这个年轻人,似乎有什么依仗?

    裴南曼端菜的手顿了顿,面不改色,淡然一笑:“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餐桌上,气氛很安静,当然不是大家信奉吃不言寝不语,这套老规矩,只有老爷子那种老顽固才喜欢。餐桌上气氛比较尴尬,李东来和裴子淇低头扒饭,偶尔夹一口菜,随便嚼几口咽下,然后拼命扒饭驱散舌头里叫人痛苦的辣味。

    兄妹俩时而看秦泽一眼,时而看前任姨夫一眼,很失望他俩没能掐起来。

    秦泽观察曼姐前夫的某些细节,吃饭优雅,每盘菜都要夹几筷子,很均匀,可以看出是有轻微强迫症,铁定是处女座。

    此外,这位前夫哥嘴角有未曾散去的淤青,脸上也有,应该前不久被人揍过。

    “曼曼,这位小兄弟是谁?介绍一下。”曹兵咽下嘴里的饭菜,终于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曼曼

    秦泽泛起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我小姨夫咯。”裴子淇冷不丁插嘴,被曹兵横了一眼,乖乖缩头。

    “我小姨夫咯。”李东来强撑着说。

    曹兵扭头看秦泽,目光犀利。

    裴南曼不说话,乐得看戏。

    “秦泽,秦始皇的秦,但你不用给我打钱。”秦泽幽默了一把。

    可惜尴尬了,餐桌上没人笑。

    曹兵点点头:“曹兵。”

    秦泽并没有从他身上感觉到太强烈的敌意,也对,又不是青春期的小男孩,情绪全表露在外。

    “前任啊,前夫哥。”秦泽冷不丁说了句。

    餐桌上空气又安静了。

    裴南曼笑吟吟看他。

    裴子淇和李东来一脸崇拜。

    曹兵额角青筋直跳。

    裴南曼似乎嫌火药味不够重,亲自给秦泽盛了一碗猪蹄汤,笑容温婉:“知道你不喜欢吃辣,猪蹄是特地为你炖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接过,说谢谢曼姐。他喝了一口,喝出了人生的辛酸。

    猪蹄是炖烂了,味道也很浓郁,但似乎,没去腥味。

    怄~

    曹兵笑道:“曼曼炖的猪蹄,我也要尝尝。”

    他给自己盛一碗,喝了一口,夸赞道:“好喝。”咕噜噜一口干。

    秦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卧槽,真爱啊。

    裴南曼一双风情万种的眸子凝视,闪着期待的光芒:“好喝吗?”

    秦泽说着违心话:“好喝!”

    曼姐就露出小女孩欢欣的笑容,演技666

    吃完饭,曹兵披上挂在衣架的大风衣,柔声说,有事先走了,曼曼,改天再来看你。

    他深深看一眼秦泽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秦泽望着他的背影,与儒雅的气质不同,他的背影矫健有力,要么是在健身房练出来的,要么是练家子。

    裴南曼搁下碗筷,淡淡道:“东来,子淇,你们收拾碗筷,不要吵架。”

    再看一眼秦泽:“到我书房谈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的书房,头一次进来,暖色调的榆木地板,洁白的墙漆,没有暴发户钟爱的博古架,也没有文人显摆知识的书架,连电脑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张价值不菲的檀木书桌,几只盆景,一张茶几,搁着茶盘。

    裴南曼优雅的煮茶,目光专注,她笑道:“拿你当一回挡箭牌。”

    秦泽苦笑:“挡箭牌是无所谓,就怕事后被射成筛子。”

    曼姐霸气道:“我还不至于这么没格调,实在是被他缠的烦不胜烦,他曹兵事后敢找你麻烦,尽管打给我。不闹出人命,我都能摆平。”

    秦泽没忍住好奇心,试探道:“你前夫看起来对你是真爱,当初为啥离婚的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脸庞浮现恍惚,没回答。

    三十岁的女子,褪去了女孩的青涩,知性而成熟,气场更是强的不要不要,要说《美女总裁》的模板,裴南曼比苏钰更合适,因为苏钰只要冷傲,气场没有裴南曼强大。

    “你前夫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裴南曼沉吟,她叹道:“用道上的话说,是我爸的门生。其实是徒弟,从小被我爸收养,帮他做事。当初要不是他帮我撑着,老头留下的产业,早就分崩离析。”

    秦泽脑补了一下“师兄和师妹”的狗血爱情故事。

    “杀人放火干不干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不至于。”裴南曼玩味道:“也就偶尔丢几个麻袋沉黄浦江。”

    秦泽笑了笑。

    裴南曼眨着水润明亮的眸子:“不怕?”

    秦泽傲然道:“不是我看不起你前夫啊,就算他会降龙十八掌,只要不动枪械,我一只手能打十个。”

    我的小学生第二套广播体操,不是白练的。

    顿了顿,胆大包天道:“曼姐你也是,一只手搞定。”

    本想说一根铁棒搞定,但这种玩笑话还是不开了,毕竟有求于人。

    裴南曼轻声道:“好大的底气!”

    她是真感觉到了秦泽语气中流露出的底气,初见眼前年轻人时,只是惊艳他的身手,此外毫无可取之处,皮相不错,气质不行,可短短半年时间,她见证了秦泽的蜕变,总能让人耳目一新的变化,让裴南曼对秦泽,始终抱着好奇感和期待感。

    “说吧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曼姐已知我深浅。”秦泽干笑一声:“是有点小事找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以你的性子,不是有求于我,更不会主动当我挡箭牌。”裴南曼略带嗔怪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记得曼姐以前提过,手底下有一家半死不活的娱乐公司,我想问问,现在还活着吗?”秦泽道出本次拜访的目的。

    开工作室肯定不如开公司啊,差距是云泥之别,裴南曼的公司虽然没起色,但该有的配置都有,该有的渠道也不会少,这能让他少很多繁杂步骤。

    而且,既有宝泽公司,如果在多一个娱乐公司,他和裴南曼更加纠缠不清,绑的更死。

    拉拢一个目标最好的办法,就是把对方和自己绑在一条船上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是腹黑的子衿姐教他的。子衿姐当年玩这一套特别6。

    “依然半死不活着,公司里养了十几个莺莺燕燕的女艺人,纯粹烧钱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入股!”

    裴南曼一愣,蹙眉道:“玩票还是认真?”

    “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你姐?”

    茶煮好了,裴南曼手法娴熟,给他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看来曼姐也关心热点新闻呀。”秦泽端起茶杯,吹了一口,没喝,放下茶杯,“自家婆娘,总不能看她被人欺负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自家婆娘?”裴南曼愕然。

    “我姐又没出嫁,是秦家的婆娘啦咱们说回正事好嘛。”秦泽转移话题:“我真心要入股,牛市短暂不能长久,娱乐圈不一样,人傻钱多的粉丝比比皆是,毫无演技的小鲜肉都敢叫价一个亿,前景这么好的行业我不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果然被转移话题,懒得提醒他,应该是秦家的闺女而不是婆娘,婆娘指的是已嫁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有信心经营好?钱好赚,但不是谁都能赚。”裴南曼道:“而且你的投资公司刚上正轨,你能分出精力?”

    “投资公司有苏钰打理,她很能干的。”秦泽自信道:“至于怎么在娱乐圈崛起我的能量超乎你想象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摇摇头,真替苏钰伤心,碰上这么个甩手掌柜。

    “公司的股份全在我手上,你想怎么入股?”

    “我出两个亿,要百分之六十的股份,但容我分期还款,我知道两个亿不够,不足的就当技术入股,反正你的公司半死不活,只是在烧钱而已。我帮你扭亏为盈,你怎么都是赚的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好半天无语,“知道我在这个公司投了多少钱吗?要换成别人在我面前大言不惭,我早把他沉黄浦江了。”

    沉黄浦江是裴南曼的口头禅。

    裴南曼喝着茶,沉吟不语,很淑女的坐姿,但她思考事情的时候,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强势凌厉的气场,让人感觉有点压抑。

    “每个月最低还款两千万,不能再少了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确实,娱乐公司业绩很差,食之无味弃之可惜,而秦泽能捧红姐姐,路子很野,他的能力,裴南曼是认同的。再者有秦宝宝这样的一线明星加入,正是公司最需要的人才。

    “好!”秦泽掏出手机,给苏钰打电话:“苏钰,帮我准备一份合同,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苏钰在电话那头抱怨:“今天休息日,不想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,赶紧,你不是普通员工,你在我心里有举足轻重的地方,很重要的。没你我就没法活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好嘞,你需要什么合同,我找找模板。”苏钰喜孜孜的声音。

    裴南曼:“”

    苏钰下午三点赶到裴南曼家,送来了打印好的合同,苏钰自然而然的坐在秦泽身边,娇软的身子挨着他,小细节让裴南曼眉梢一扬。

    不多时,裴南曼的人送来了娱乐公司的公章,秦泽看了眼,公司名称:天方影视有限公司。

    秦泽把盖了章的合同要到手,却没签字,约好改日再谈细节,便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苏钰没跟着一起走,她许久没见裴南曼,要留下来和闺蜜叙叙旧。

    得,本来还想搭苏钰的顺风车,眼下又得打车回家。

    秦泽在车里,用手机对着合同拍了几张照,写了一篇长文,发微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