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七十三章 小姨夫vs前夫哥
    今天恰好周末,吃饱撑着没事干的吃瓜群众茫茫多。

    在极短的震惊之后,吃瓜群众们的反应各不一样,但星艺的这篇通告,主观性太强,暗指秦宝宝忘恩负义,第三方无耻摘桃子,而星艺则是受害人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这秦宝宝真不要脸,星艺这么苦心栽培她,她红了就过河拆桥。@秦宝宝,人品注定你不会再红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宝宝人设崩塌了。真心觉得她lobsp;   “秦宝宝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,失望。@秦宝宝”

    “就她那点水平,还没学会走就想着跑了,她才出道多久,人气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,闹出这么一个事儿,好了,形象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喜欢秦宝宝的歌,但没想到她人品不行,建议封杀、雪藏。”

    “支持星艺打官司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微博下方,无数粉丝@她,粉丝们焦急的很。

    “宝宝,怎么突然就解约了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原因吗?说句话呗,网上都在黑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有第三方在挖墙脚吗?你可别做糊涂事啊,你的事业正在上升期,现在形象很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宝宝你说句话啊,给了回应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大不了,就想离婚一下,过不下去就不过呗。”

    家里,电视机开着,秦泽左右分别坐着姐姐和王姐姐,他们仨都低头刷手机,看网友的评论。

    秦宝宝揉了揉太阳穴,无奈道:“又要打口水仗了,又要买水军了,唉,姐只想安安静静做一个美女子。”

    她把脑袋顶在弟弟的胸膛,钻啊钻,扮柔弱装可怜:“阿泽,姐姐好委屈的,姐姐要抱抱,要举高高。”

    自从拍了吻戏后,姐姐更粘人了,时不时的撒娇一下。

    姐弟亲密度+200%

    王子衿已经忍了好久,妖艳闺蜜不但不收敛,还变本加厉,没法忍了,她先恶狠狠的瞪秦泽一眼,让他放弃搂姐姐小腰的举动,然后冷笑道:“阿泽,这么没用的姐姐,上交国家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好嘞,上交国家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抬起头,虎着小脸,小拳头用力捶他,“你说什么,你说什么”

    说一句砸一拳。

    秦泽墙头草风吹两边倒,握住姐姐的小拳头,“开玩笑的,小姐姐这么可爱,不舍得上交国家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嘴角一挑,朝王子衿投去挑衅的眼神,依偎在弟弟身侧,唉声叹气:“李艳红那边搞定了,我特意留到最后和她说解约的事,就怕她事到临头犹豫,这女人优柔寡断没魄力。不逼一下,不知道下决心。”

    秦泽嘀咕道:“我也想哔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没听清,继续说:“她在行业内混了这么多年,工作室有她帮衬,总比姐姐一个人操持要好。今天姐姐去找地址,顺便联系一下水军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回房间换衣服。

    客厅就剩下秦泽和王子衿。

    哄完姐姐,他还要哄子衿姐,想想也是累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,你说的对,就该把秦宝宝上交国家。”他往王子衿身边挪。

    王子衿漂亮的鹅蛋脸笑容端庄,说:“阿泽,我送你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嫣然一笑,气聚舌尖:“个乌嗯衮。”

    王家小姐姐不再看咸鱼一眼,扭着纤腰杀进房间,片刻后,房间里砰砰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王子衿你敢偷袭我?”

    “秦宝宝,今天一决雌雄吧。”

    “本宝宝最喜欢对自以为是的人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新练了一找抓奶龙爪手,专门对付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姓王的你好深的心机,看我夹断你……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泽点上一根烟,在烟雾缭绕里思考人生。好想进去和姐姐们一起玩。姐姐们又可爱又可啪。(≧▽≦)/

    不对,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我还是太软弱了,当务之急,是我要在姐姐们面前硬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不能硬,怎么会有和谐的家庭?

    我一定要硬气。

    别人家的主角,都有一身王八之气,妹子们心甘情愿倒贴,还能和谐共处,就我特么的lobsp;   都怪lobsp;   “宿主,这个锅我不背。”系统诈尸了。

    “你出来干嘛,不怕被挂逼系统搜索到?挂逼系统最喜欢怼lobsp;   “主要是检测到宿主有强烈的心里欲求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不想进去和姐姐们一起玩,系统求放过。”秦泽吓了一跳,他要进去,会被姐姐们打死的。

    “”系统沉默片刻,叹口气:“总算明白为什么我会在茫茫人海中随即绑定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必互相伤害呢。”秦泽也叹口气:“什么任务?”

    “叮!请在两年之内成长为国内娱乐圈大佬,成功奖励五千点积分,失败扣除相应积分。”系统公事公办的提示后,开心的说:“宿主,你终于触发主线任务了。果然啊,只有姐姐的事才能让你稍微上点心。”

    两年之内,成为娱乐圈大佬

    “宿主记得帮我留意一下,最近有没有日天日地日空气的人物出现,如果有,肯定是挂逼系统来了。”系统说:“我先撤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抽完一根烟,给裴南曼打了个电话,说有事商量。

    裴南曼言简意赅:“来我家。”

    他敲了敲姐姐的房门,里头厮杀的动静停下,姐姐娇喘着:“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干,就是想和你们说一声,我有事出去。午饭自己点外卖,或者煮面条吃。”

    秦泽打车朝裴南曼家里赶去,本想自己开车,但想想,姐姐下午可能要用车,秦总身价好几亿,出行还要打出租车,lobsp;   苏泰迪最近很忙,也没时间帮他去看车。

    秦泽只希望过年前,能把新车弄到手。

    当他来到裴南曼的小区门口,李东来站在岗亭边,翘首以盼。

    “秦哥!”李东来递上一根烟,师徒俩站在岗亭边抽烟聊天,秦泽问题他最近的学习情况。得益于秦泽两个月的教导,夯实根基,李东来自己又痛改前非,肯在学习上下苦工,他的成绩稳步提升,从吊车尾的糟心成绩,提升到班级中上游。

    按这个势头发展,明年搏一搏复旦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秦哥来的真巧,小姨正在做饭。”李东来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卧槽,忘记这茬了。

    秦泽脸色一僵,掏出电话给裴南曼呼过去:“曼姐,我手头有点事,下午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从裴姐到曼姐,秦泽熬了小半年时间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用来了。”裴南曼语气冷淡。

    “我把手头的事搁一搁,马上到了。”秦泽悲伤的挂断电话,回忆起了满腔辣味的恐惧。

    李东来哈哈大笑,“每次总是我和裴子淇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,心里不平衡。”

    “曳你妹的词。”

    “秦哥,还好你今天来了,”李东来表情严肃,低声道:“我小姨夫在家里,我和裴子淇hold不住他,心里又不爽,你来了正好,给我们撑腰。”

    “曼姐的老公?”秦泽脸色古怪。

    “早离婚了,我和子淇都看不惯他纠缠小姨。”李东来撇撇嘴。

    那可一定要见见,何方神圣,竟然能驾驭曼姐这样的女强人,哦不对,还是没驾驭住,离婚了。

    他俩又抽了一根烟,掐着时间点走进别墅。

    来到曼姐这栋装修精致大气的家,客厅里,裴子淇抱着膝盖看电视,穿着一双小白袜,听到动静,扭头看来,灵动的眸子闪过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秦泽没看她,踏入客厅的第一眼,他看见了坐在餐桌上看报纸的男人,很英俊的一个男人,气质儒雅,如果戴上一副黑框眼镜,妥妥的高素质文化人模板。

    但他身材颀长,气质威严,给人一种锋芒含而不露的感觉。

    秦泽的渊渟岳峙是装出来的,而他的渊渟岳峙的气质,自然而然。在三十到三十五这个年龄段,单从皮相来说,秦泽只见过自家的舅舅能稳压他一头。

    毕竟舅舅年轻的时候,是响当当的美男子,人到中年后,更是媚杀无数少女和师奶。

    只是在气质上,就是咸鱼和蛟龙的区别咸鱼这个比喻不好,有点自黑的味道,应该是皮皮虾和蛟龙的区别。

    男人心有所感,目光从报纸上移过来,仔仔细细打量秦泽,朝他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裴南曼捧着两盘菜从厨房走出来,笑道:“来了?正好,今天裴姐做了大餐,你有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咽了咽口水,鼻腔被辛辣的味道刺激的发痒,想打喷嚏。

    裴子淇眼珠子一转,很雀跃很激动的语气,甜甜道:“小姨夫,快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空气忽然的安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