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七十一章 我要解约了
    秦宝宝的戏里,有三场吻戏,两场床戏,最后还有表演黄浦江跳水运动的戏。除了最后一个,其他的全部演完,秦泽和姐姐拍了三场吻戏,和替身女演拍了两场床戏。

    姐姐被吻的两腿发软,要不是秦泽一直拖着她的腰,铁定软绵绵的倒地上去。替身女演也被撩的春心荡漾,眸子越来越媚。可惜这是片场,替身女演虽然很想,但没法和秦泽真正的“深入交流”一番。

    完美的身材,性感的腹肌,侧腰的肌肉竟然都练出来了,这就是传说中的电动小马达,或者打桩机。男人中的名器啊。

    同时,替身女演总觉得有隐隐约约的杀气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。

    秦泽渐入佳境,在导演的恳求下,留下来继续演戏。秦宝宝演完云烟这个角色的戏就走了,竟然不等秦泽。导演拍着胸脯保证,拍完戏送秦总回家。

    秦宝宝戴着口罩,踩着一双小牛皮靴,脚步迈的极快。

    “宝宝,不等你弟弟了?”李艳红紧跟着她:“你慢些,慢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嘴不等了,他自己会回来的。”秦宝宝大步前奔。

    我嘴都被亲肿了,没脸留在片场。

    俩人坐进保姆车,车子倒出停车位,获得足够空间后,脱缰野马般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宝宝摘掉口罩,蜷缩在座椅上,她高挑的个子,特别是一双大长腿,即便座椅宽大,也容纳不下她,这么蜷缩着有点累。

    秦宝宝凝视着窗外的夜景,时而发呆,时而傻笑,时而纠结蹙眉,时而幸福眯眼。

    李艳红从小冰箱里取出一瓶矿泉水,瞄了眼她微肿的双唇,“喝点水,消消肿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红着脸接过,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小赤佬真混蛋,干嘛要吻的那么凶,又不是没亲过嘴。

    “宝宝,回头给你弟说说,让他给你加戏。”李艳红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用了,老是拍吻戏也不好。”秦宝宝冰凉的手指摩挲唇瓣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“吻戏?加戏就得是吻戏啊?”李艳红无语:“你还真和弟弟亲上瘾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别胡说。”秦宝宝心虚的骂道。

    李艳红没注意到,反而兴致勃勃的讨论起来:“你弟弟是真的帅,刚才在片场里,听到好多女生夸你弟弟身材好,好想和他拍吻戏。我要是年轻二十岁,肯定追求他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心里冷笑一声,你要是二十岁,我还不用你呢,给姐滚犊子。

    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的白菜惦记我家的猪,心好累。

    “对了,和弟弟拍吻戏是什么感觉,刺激不。”

    “还,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何止吃鸡,小心肝都快爆了。

    “真奇怪,和陌生人不拍吻戏,怎么和弟弟就吻上了?”李艳红道。

    “弟,弟弟比较熟悉嘛。”秦宝宝心虚的厉害,感觉自己要被榨出皮袍下的小。

    “正常情况应该是和陌生人拍吻戏反而没有心理负担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你烦不烦,烦不烦。”秦宝宝缩到墙角,退无可退,怒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说了。”李艳红想起一事,“你回头给你弟弟说说,让剧组的人注意点,别什么事都爆出去,比如什么“秦宝宝第一次拍吻戏被吻肿嘴唇,对象还是弟弟”这种新闻可不要有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凛,这种事情爆料出去,观众倒是无所谓,父母那边不好交代。老爹又要掏出巨大的鸡毛掸子揍弟弟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王子衿一个人孤独的吃晚餐,还是昨晚的剩菜。虽然可以叫外卖,但外卖各种地沟油,各种脏,王子衿从来不吃外卖,没有剩饭剩菜,晚上又有事不做饭的时候,王子衿宁愿等秦泽回来下面给她吃。

    她是双手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,自己想做饭,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秦泽给苏钰过生日那天,和姐姐们说加班不回来做饭了,秦宝宝提议点外卖,王子衿不乐意,秦宝宝就打算下面吃,秦宝宝下的面,简直难以入嘴,面半生不熟,青菜也没味道,王子衿流着泪吃完秦宝宝的面,感觉自己被毒翻了。

    “秦宝宝你吃过了吗。”王子衿问。

    “在剧组吃过盒饭了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王子衿盯着秦宝宝猛看,“咦,你的嘴怎么肿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贯是会撒谎的丫头,面不改色:“剧组的盒饭太辣了,你知道的,我吃不了辣。”

    尽管这是个打击入室狼的好机会,但秦宝宝脸皮薄,碍于姐姐的身份,说不出“被阿泽亲肿的啦”这样的话。换成苏钰,她就要搞事情:“哎呦,都是秦泽那死鬼啦,搂着人家猛亲,一点都不怜香惜玉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揉了揉白净的鹅蛋脸,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这部《血战沪市滩》,筹备了一年多,开拍一个月,导演本以为两个月差不多能拍摄结束,谁想,到月底这部戏就杀青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归功于秦泽超乎常人的精力,以及如火纯情的演技,一度让导演怀疑这家伙是影视学院毕业的。

    秦泽只是没时间在剧组墨迹,他公司那边日进斗金,赚钱还来不及。关键是姐姐的戏份不多,没了吻戏后,一切都索然无味。虽然后面他和女主角有过一场在大雨中相拥热吻的戏,哦对了,那场戏,女主角破天荒的拒绝替身,亲自和秦泽来了一场激情戏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总觉得小嘴没有姐姐的香甜。

    这事儿秦泽没敢让姐姐知道,反正他又不吃亏。

    这天,秦宝宝来星艺上班,按照惯例,上午练舞出汗,洗白白之后,缩在沙发啃零食补充体力。下午练两个小时的歌。基本的技能肯定不能丢,姐姐的生活单调而朴实,白天跳舞练歌,晚上回家和弟弟打情骂俏,顺便怼一怼入室狼。

    她半个月没接通告了。

    李艳红走进来时,秦宝宝侧躺在沙发上,穿铅笔裤的双腿何其撩人,短款红色风衣脱去,只穿了黑色薄针织衫,针织衫下摆和铅笔裤分离出一条细缝,露出白嫩的小腹。

    秦宝宝赶紧拉了拉针织衫下摆,嗔道:“李姐,记得敲门。”

    “宝宝,我找领导问了,他们推说没接到工作,让人继续待命。”李艳红愁容满面。

    相比经纪人的烦躁,当事人反而很轻松,满不在乎的嗯一声,继续啃零食。

    李艳红无奈,也就她有这么大的底气,别的艺人,要是被公司封杀,自身能力又不足以自立门户,那肯定如世界末日,惶惶不可终日。

    她倒好,没工作反而更开心,整天练舞练歌吃零食,一到下班,就迫不及待的回家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还不是有一个能干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拍电影的钱到账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昨天就到了,还额外多给了两百万,你弟弟给的。”李艳红露出一抹笑容:“这是给你的零花钱呐,宝宝真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我出去办点事。”秦宝宝抽出纸巾擦手,然后从包包里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解约协议书:“李姐,我要和星艺解约了,感谢你这么久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解,解约?!”

    一个惊雷砸在李艳红脑门,震的她目瞪口呆,脑子发懵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,这是为什么呀。”李艳红激动起来,“黄总马上就回来了,他一直很关照你,等他回来,你的工作就能重新上轨,千万别意气用事啊宝宝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三个字,她带着哀求的语气。

    中年女人快哭了,脸色惶恐焦急,入行七八年,扑街七八年,她一直坚持着,坚信总有一天会成功,秦宝宝的出现,像一道光照亮她灰暗的职业道路。成为秦宝宝经纪人的时候,她还是刚出道的女艺人,只能说潜力不错。

    一档综艺节目后,她一飞冲天,势不可挡。成为炙手可热的新星。

    经纪人圈子里,一直说李艳红走了狗屎运,让她捡到一块金子,还是24k的纯金。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你弟弟要带你飞了吗?”李艳红想到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“不是呦,我想自己开工作室,独自发展,但李姐你是星艺的人,我带不走。”秦宝宝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别冲动,知道有多少艺人因为一时冲动,脱离公司,最后发现接不到活儿,名气下降,最后泯然众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所谓的啦,我还有弟弟,他老婆本在我手上呢,这辈子吃定他了。”秦宝宝拿着解约协议,大步离开办公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