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七十章 吻的很逼真
    不要替身?

    导演愣了愣,闹哪样啊,之前还为了替身的事闹的不可开交,半步不退,现在跟我说不要替身?玩我是吧。一定是在玩我。

    不对,莫非是考验我?想试试我听不听话,有没有心怀怨恨什么的?肯定听话呀,我抱大腿还来不及呢。

    导演正色道:“还是用替身吧,秦老师毕竟不是专业,用替身好,替身不就是应付这种情况”

    秦宝宝目光锐利的盯着他,杀机四溢,咬字清晰:“不用替身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用替身,用替身。”导演坚持。

    又一道杀机四溢的目光落在他身上,秦泽道:“不用,滚!”

    导演心好累。

    迈出第二步的女替身,又委屈的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秦泽以前亲过三次姐姐小嘴,一次酒后,一次偷袭,一次骗吻,但好像都被河蟹了,这是第四次机会。倒不觉得有什么紧张,反而是姐姐很紧张。在这么多人面前拍吻戏,姐姐小心肝乱颤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紧张。”秦宝宝委屈道,声音压的很低。

    “没事,怀着一颗为艺术献身的心,就会好过很多。”秦泽安慰。

    他给姐姐几分钟的调整时间,伸手一搂小蛮腰,把她拽入怀里,另一只手挑起秦宝宝尖俏的下颌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姐姐的眸子要媚出水来,瓷白细腻的脸庞,泛起一层浅浅的红晕,睫毛颤抖。

    两个摄像师呼一声涌过来,一个拍秦泽的脸,一个拍秦宝宝的脸。

    秦泽搂着姐姐,缓缓靠近她唇色鲜艳的小嘴。

    秦宝宝忽然噗嗤一笑:“你搂我的手太用力,还说自己不紧张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得,白拍了。两个摄像师都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别扭捏,要投入,要认真,给你们几分钟调整一下心态。”

    导演又给他们几分钟做调整,人太多,秦泽也不好再搂姐姐的腰。

    “拍完这次,别拍了,安心唱歌好不好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拍戏挺有意思的啊。”秦宝宝眨着眸子。

    “跑个龙套无所谓,但以你的名气,怎么也是女二号,角色重要,戏份就多,难免要拍到情情爱爱,那么吻戏床戏少不了。”秦泽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秦宝宝眸子亮晶晶,嘴角含笑:“怎么滴,不想姐姐拍吻戏呀?”

    秦泽点头,承认了,“不想,你敢拍吻戏,我就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嘴角笑意愈深,下意识伸手去搂他的脖颈,猛顿住,改成双手轻拍他肩膀,又道:“姐姐拍吻戏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秦泽板着脸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笑容明媚,又作了,“姐姐拍吻戏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真喜欢听,继续作死:“姐姐拍吻戏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但这次秦泽不按常理出牌,大声道:“好啊,导演,我用替身,秦宝宝不用。”

    恼怒的姐姐踢了他一脚。

    姐姐瞪着导演:“不用替身,再拍。”

    这次还是没有拍好,秦泽正欲一亲芳泽,秦宝宝似是想到了什么,哎呀一声:“阿泽,电影上映的话,咱爸妈会看到的吧”

    看到儿子和女儿演床戏和吻戏

    一盆冷水浇在秦泽头上,双腿莫名一凉。

    药丸!

    要知道,秦家向来以家风朴正做标榜,至少老爷子自己这么认为的。所以不管是打姐姐屁股,还是接受姐姐的香吻奖励,都是在姐弟俩小窝进行的。在家里,秦泽要是敢打姐姐挺翘的大屁股,或者秦宝宝敢动辄给弟弟来一发香吻,那可不是一顿鸡毛掸子的事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极有可能来一个大义灭亲,挥泪斩儿女。

    秦宝宝灵机一动:“这个时候,替身的作用不就显现出来了吗,我们可以说是替身干的,咱们啥都没做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就是替身正确的使用方法。

    还是姐姐脑瓜子聪明,是在下输了。

    秦泽揽臂搂住姐姐的小腰,用力一拽,姐姐带球撞人,扑入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等,等一下”姐姐又紧张了。

    女人脸皮永远没男人厚,没人的时候,秦宝宝各种作,各种大胆,人一多,给她十个胆也不敢勾搭弟弟。

    “哪那么多废话,老子裤子脱半天了,你净和我瞎哔哔。”秦泽说完,一口含住姐姐的唇瓣。

    他俩的交谈声很低,仅限于彼此听见。

    摄像师立刻跟进,以严谨的职业素养,记录下这个画面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味道,这就当年阿贝师傅呸,这就是姐姐小嘴的味道。

    如此芬芳的气息简直不可思议,和湿润的触感搭配起来,让人不禁想要一口一口又一口。

    首先是香q弹性的外皮,它兼具了qq糖的弹性、玫瑰花露的芬芳和“妈妈热的牛奶”的香甜,莫名的叫人感动。

    其次,内在的馅也做的非常美味多滋,当你舌尖扫过之时,它还会害羞的退缩闪躲,但你千万不能因此而放弃品尝,因为在你不断的努力下,它会渐渐屈服,任由你啜、吸、舔、咬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所谓美食,不就是要让人尽情享受么。

    秦泽觉得,这场吻戏,自己吻出了境界,吻出了深度。

    片场里,姐弟俩忘我的拍摄吻戏,比拼舌技。不知不觉间,秦宝宝双手勾住了秦泽的脖子。

    秦泽把姐姐打横抱起,直奔雕花大床,摄像师跟在身后,怀着严谨的心态拍摄着,导演放下了喊“咔”的手。

    秦泽把目标人物放在床上,扑上去,又是一阵激烈的吸咬舔啜,然后掀起被子把他们盖住。

    被子盖住两人的刹那,导演兴奋的喊一声“咔!”

    “别,别掀被子。”被窝里,姐姐拽住秦泽的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泽一愣,“闷着被子怪热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秦宝宝泫然欲泣:“我,我嘴火辣辣的疼。”

    肿么了?

    肿了么!

    这下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。”秦宝宝死掐他的腰,气哭。

    秦泽心一横,低头,又一次吸咬舔啜,许是盖着被子的缘故,秦宝宝放得很开,搂着他脖子,激烈回应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秦泽心里浮现一个念头:我也要当明星,和姐姐拍吻戏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秦宝宝心里浮现一个念头:我要多接吻戏让小赤佬来。

    “先,先别掀”这一回,秦宝宝感觉到了闷热,想掀被子,但秦泽阻止她。

    秦宝宝伸手往下一摸,顿时懂了,急道:“死变态,收收你的脏东西。片场这么多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做君子藏器于身,待时而动。”秦泽苦中作乐,说完,就被羞怒的姐姐在腰上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你别老惦记我腰子。”秦泽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后来实在受不了,被子太闷热,秦宝宝一个劲的娇喘。

    掀开被子,四个镜头齐齐对准。

    导演站在床边,击掌:“妙啊,在被窝里继续,既不过线,又充实内容,这段加的好,加的好啊。”

    秦泽和秦宝宝从床上下来,姐姐脸蛋微红,整理散乱的头发。

    导演看了看她微肿的唇瓣,吹捧道:“没想到,真没想到,秦老师和秦总第一次拍戏,就表现出极其深厚的专业素养,吻的投入,吻的激情四射,吻的毫不做作。一点都没有生涩,很好的克服了心理障碍,这段吻戏真是点睛之笔。”

    导演大拇指一竖:“专业!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”

    导演把姐弟俩的尴尬症都吹出来了。

    剧组成员啪啪鼓掌。

    还好这是拍电影,吻的太逼真,大家只会鼓掌说,老师好演技,老师棒棒哒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床戏,不,床戏已经结束了,现在的电视剧电影,尺度要求很严格,按在床上亲嘴,差不多是极限了,顶多女演员再露个背什么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幕,秦泽和替身女演员躺在床上,女演员露雪白肩膀,盖着被子,其实里面裹着衣服。秦泽赤膊,坐靠着抽事后烟。

    替身女演员手指摩挲着秦泽线条分明的腹肌,双眼异彩闪烁,两人展开台词对话。

    秦宝宝气的咬牙切齿,平时要有女人敢这么吃弟弟豆腐,秦宝宝分分钟教她做人,现在只能干看着。

    气死宝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