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六十六章 比秦泽还无耻(第二更)
    最先,导演属意徐璐来演“云烟”这个角色,三十岁的成熟女子,有颜有身材,还有演技基础,本身又只是客串,片酬不会太高。

    但徐璐“横刀夺爱”抢了演唱会,就把看不上的小角色推给了秦宝宝。当时星艺的艺人里,有档期的,名气又相当,就剩秦宝宝。

    当秦宝宝穿上旗袍的刹那,导演发现这简直是意外之喜,旗袍下火辣的身段,艳丽的容貌,以及那双勾人的盈盈秋波,他感觉自己这部电影,又多了一个灵魂角色。

    这秦宝宝,就是妖艳贱货的模板呐,以后再有合适的角色,一定要找她。

    剧组人员布置现场,用遮阳布盖住窗户,制造黑夜气氛。房间里灯光昏黄。

    打板“啪”的一响,剧情开始。

    主角坐在圆桌边喝酒,这个小混子很霸道总裁,一脸的冷酷,其实这是顾正宇的招牌表情,他能用一个表情演完一部电影,当年正是这个特点成就了他,成也萧何败萧何,同样是这个面瘫脸,让他近几年饱受诟病。

    秦宝宝手中捏着一块锦帕,莲步款款,深情自带妩媚,她走过来,坐在主角对面,单手托腮,道:“呦,小哥今儿格外寂寞,晚上人家”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导演叫停,道:“秦老师,表情不要这么僵硬,重新来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遍,ation。”

    “呦,小哥今儿格外寂寞,晚上人家”

    又一次叫停,导演大声道:“秦老师,你的眼神太戒备了,你现在演的是一名风尘女子,是见惯了人情冷暖,可以用各种姿势过弯的老司机,所以眼神一定要媚,要勾人,而不是充满了戒备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遍,ation。”

    “呦,小哥今儿格外寂寞,晚上人家”

    依然被叫停,导演抱胸,张了张嘴,似乎想开口喷人了。最后叹息一声,“休息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导演,一个小镜头都要拍这么久,这不是浪费时间吗。”顾正宇也不耐烦了,“你把剧本给我,我来改改,真不行,就删减一下。”

    导演立刻安抚,一线大咖,男主角,可不是小角色,不管在哪个剧里,导演们都得哄着。

    秦宝宝看他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导演很想把《演员的自我修养》拍在秦宝宝头上。想了想,换个措词:“秦老师,你有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秦宝宝一愣,不知为何,心虚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哦哦,是我冒昧了,嗯,你有过喜欢的人吗。”导演说。

    秦宝宝穿旗袍,翘二郎腿,姿势撩人,脑海里忽然跳出一张最近格外嫌弃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没演过戏,我也理解,你看这样如何,你说台词的时候,可以脑补一下坐在对面的是你喜欢的人,试试看这样会不会好些。”导演说。

    在演员的圈子里,脑补技能很重要,剧本毕竟是死的,怎么揣摩人物最好,需要演员自己去脑补。

    秦宝宝点点头:“我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“重新再来,ation。”

    随着导演一声令下,快板打响。

    秦宝宝深吸一口气,调整心态,心里反复念叨:喜欢的人,喜欢的人然后脑子就跳出秦泽的脸,哎呦,又是他,讨厌死了,最近都不想理他,滚犊子。

    喜欢的人,喜欢的人

    秦泽的脸又跳出来。

    再给我滚犊子。

    然后又跳出来。

    算了,比较亲近的男人,好像也就老弟一个了,勉强把他当对象吧。

    秦宝宝莲步款款,坐在男主角对面,脑子里想着自家黑心的蛆,仿佛是中了催眠术,她一下子卸去戒备和尴尬,手托香腮,眼波凝视,笑吟吟道:“呦,小哥今儿格外寂寞,晚上人家陪你共度良宵如何。”

    如果对面真的是老弟,肯定一边激动,一边矫情的说,去去去,死一边去。

    秦宝宝想着就觉有趣,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顾正宇愣愣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导演兴奋道:“完美!”

    这还没完呢,秦宝宝的戏,总统十五分钟,分别是初见、床戏、床戏、床戏,跳江自尽。她在戏中演的就是这样一个悲情的女子。

    当然,床戏之后,少不得要为男主角灌点鸡汤,让他找到重新奋斗下去的勇气和决心,可惜最后男主角喜欢上了富商的女人,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吻戏,秦宝宝坐在椅子上没动,吃着一包手剥山核桃,做一个合格的姐姐,要打的过小三,斗的过入室狼,首先要补补脑子。

    替身演员就位。

    郭正宇瞟了眼扮演吃瓜群众的秦宝宝,忽然说:“导演,我不要替身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你拍戏都不喜欢替身。”导演说:“不用替身当然最好。”

    顾正宇指了指秦宝宝,说道:“我说她不要用替身,她用替身,我没感觉,演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乍一听,简直是不要脸,但剧组人员包括导演在内,都不觉得有毛病,目光转而看向秦宝宝。

    她用替身,我没感觉,演不出来

    一点毛病都没有。

    演员永远要以拍戏为核心,导演也以拍戏为核心,在拍戏面前,一切都土鸡瓦狗。有的演员为了演活一个角色,得了抑郁症,还有的陷在角色里拔不出来,出家当了和尚。至于吻戏啊床戏啊,这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。哪个女演员没在戏里和人亲过嘴,亲嘴算什么,车震都不是事儿,最牛叉的还是马震。

    “秦老师,那你看亲自上场吧。”导演说。

    “导演,我不拍吻戏的。”秦宝宝笑道。

    郭正宇没好气道:“咱们演员不就是为了拍戏?这个不拍那个不拍,那当什么演员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懒得和他争论什么,这个时候就需要经纪人强势出场了。

    李艳红说:“我们宝宝本来就是歌手。”

    导演压了压手,示意大家别哔哔,听他说。

    “秦老师,万事好商量嘛。”

    “导演,来之前我们就沟通过,宝宝不会演床戏、吻戏,你说可以找替身,说好的事儿。”李艳红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导演尴尬,扭头看男一号,郭正宇耸耸肩,“反正我是没感觉,演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往那儿一坐,接过助理递上来的茶,喝一口,老神在在。

    秦宝宝蹙眉,低声道:“这人太讨厌了吧。以前看他的电视剧,还以为人挺不错。”

    李艳红也压低声音:“不错个屁啊,这家伙出了名的戏霸,和他合作过的明星,都说他很霸道,擅自改剧本要求加戏;无故删改别人的戏;去年还有小道消息传网上呢,拍武打戏的时候,拿根棍子往一个新人身上死打,棍子都打折了好几根。就你这事儿,也不是第一次了,有女艺人在综艺节目上爆料,说他拍戏时,强行从一场吻戏,加到三场。”

    “哇,比秦泽还无耻啊。”秦宝宝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很多的,影视圈比歌坛要乱。诶,宝宝,你这几天老说你弟坏话,你们吵架啦?”

    “别提他,烦。”

    眼看双方僵持,导演感觉有点坐蜡,倘若他是著名导演,一大嘴巴子飞过去了,管你秦宝宝还是郭正宇,但他不是。相反,这几年拍了几部剧,被网上骂烂片。他还想着仗这部剧,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的。

    两害相权取其轻,客串的女一线,当然没有男一号重要,导演苦口婆心道:“秦老师,虽然咱们是有过口头协议,不过没必要计较这些吧,拍个吻戏嘛,很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目光转悠,忽然眼睛一亮,看见片场外挤进来一个家伙,她脸上泛起惊喜之色,又迅速收好,板着小脸。2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