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三十四章 系统快救救我
    秦泽老郁闷了,他当然知道今天是苏泰迪生日啊,做为老板,要体贴员工,让员工在公司期间,能体会到家的温暖。

    苏钰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,他装傻,主要是想给她一个惊喜,人生没有惊喜,和咸鱼有什么区别。小说、电视剧不都这么演的吗?给女人惊喜,她才会感动嘛,给苏钰点惊喜,她才会勤勤恳恳工作嘛。

    可现实总是和小说有点出路,他兴匆匆买了十二寸草莓蛋糕,想给苏钰一个惊喜。结果人家根本不在家。

    开门啊开门啊,你个小碧池,你怎么不开门,你这样我很尴尬的。

    秦泽敲门了半天门,没人应。

    本想打电话问她在哪里,可这样一来,不是白费了这个惊喜?于是就在门口等。站着等,坐着等,蹲着等,抽着烟,一根又一根。从晚上六点半,熬到八点半。

    人生何其崩溃。

    所以说没事别老想着给人惊喜,人家不一定按着你的剧本走。

    “侬死哪去了,阿拉腿都快蹲废了。”秦泽掐灭烟,颤巍巍站起身。

    苏钰眨巴着明眸,看着他,然后目光落在他脚边的大蛋糕,她抿了抿唇,有些惊喜,有些委屈:“你不是陪姐姐看电影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你生日嘛,我一直记着的。不是想给你惊喜?谁知道你下班不回家。”秦泽郁闷。

    我一直记着的

    苏钰内心深处,某个地方,小小触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,我回家了。”苏钰低声道。

    她掏出钥匙开门,走道里灯光亮堂,可她怎么也插不进钥匙孔,努力了几次,手颤抖着,然后肩膀跟着颤抖,簌簌抖动。

    秦泽轻轻按住她的肩膀,目光柔和:“哭吧,女人哭吧哭吧不是罪。”

    苏钰“哇”一声哭出来,把头靠在他肩膀,一边哭一边哽咽:“今天我生日,他们还要我送股份,他们肯定不是真心的,太过分了”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,苏钰口中的他们,指的是家人。按说人家的家事,不关秦泽的事,可他还是感觉到了愤怒,这偏心偏到大洋彼岸去了。

    秦泽掏出纸巾,塞给她。

    苏钰正伤心着呢,没接。

    “接一下吧,求你了。眼泪我是无所谓,鼻涕就别抹我衣服上了好嘛。”

    秦泽心好累。

    他回忆起了被姐姐抹鼻涕的恐惧,他也递过纸巾给姐姐,但姐姐从来不接,不要脸的说“姐姐是小仙女才不会流鼻涕”,抓起他的衣服揩一把鼻涕。

    苏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好像要把十几年的委屈统统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秦泽无奈,只好接过钥匙开门,半搂半扶她进屋。

    秦泽打开蛋糕,点上蜡烛,插蜡烛之前,他犹豫了,好奇道:“不知道你过虚岁还是周岁,虚岁应该2了,周岁的话你月份小,26。”

    苏钰眼圈红红的,闻言,揩了把鼻涕,她看着2和26四根蜡烛,只觉得好刺眼,好心塞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。”她挪动桌边,抿着纤薄的嘴唇,想了一会,把和6丢掉,留下两根22,插在蛋糕上,甜甜笑着:“这样就好啦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dzz

    “许愿吧!”秦泽掏出打火机,点上蜡烛。

    女人都爱自欺欺人,习惯就好。话说回来,姐姐也越来越讨厌过生日了,因为过完生日,她周岁就25了。虽然在大城市,25的闺女还很粉嫩,可终究是朝着奔三的目标又进了一步。姐姐常说,女人呐,过了十八岁,就不能提年龄。

    “许愿之前,我要拍照。”苏钰拿起手机,咔擦一声,连带着秦泽一起拍进去。

    然后她闭着眼睛,在秦泽唱着生日歌的声音里,许了个没人知道的心愿。

    苏钰舔着奶油蛋糕,看着他,小心翼翼道,“难道就没有生日礼物吗?”

    同样在舔着奶油蛋糕的秦泽一愣,我都买蛋糕帮你庆祝了,你还想怎么样,生日礼物没有,铁棒你要不要。

    “蛋糕是生日的标配,难道礼物就不是嘛,”苏钰委屈道:“我好多年没收到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小猫儿怯怯的眼神,打动了秦泽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过买根皮鞭,捆绳,或者狗链子什么的,但一时半会也找不到那种店。”秦泽苦恼道。

    苏钰娇躯一颤,害怕的看着他,“为什么要送我那些东西,我又不是变态。”

    可你是抖啊。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,友谊的小船肯定要翻。

    秦泽想了想,“那就补你一个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他问苏钰要了法拉利的钥匙,说等我一下,匆匆出门。

    苏钰一个人坐在客厅里,心情很忐忑,他会不会拎着一条皮鞭回来?把她绑在客厅里,脖子里套一个项圈什么的,一边抽,一边哈哈大笑

    苏钰越想越害怕,双腿发抖,蜷缩在沙发上,心想,待会要不要开门?要不要报警?还是开门吧,抽几下也不碍事

    一瞬间,她脑补了n中叫法和画面。

    麻麻我好怕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下来帮我一下?”这时,秦泽发了一条信息过来。

    苏钰跑下楼时,看到法拉利停在楼下的空地上,车边摆着一捧捧的红玫瑰。那家伙蹲着,用打火机一根根的熔着白蜡烛的底部,然后把它们竖起来。

    苏钰疑惑的走过来,站在他身后,亭亭玉立。

    “本来想学网上那些装逼大佬的,可买了东西之后才发现,布置这玩意挺耗时间的。我估摸着你睡着了,我都没布置好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其实放一场烟火会简单很多,烟火是讨女孩子的利器,无往不利。但沪市不准放烟火,连政府都看不惯这么装逼的表白方式。

    苏钰眼中闪着小小的雀跃,“我,我要怎么帮?”

    “你把玫瑰摆着心形,形状我画好了,你按着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苏钰小跑过去,捧着玫瑰,开始帮忙布置自己的生日礼物。总觉得怪怪的,难道网上男女表白的时候,也是一起布置的?

    半个小时,她俩终于摆好,期间应付了一批过来查看情况的业务,承诺事后一定将东西收拾好。秦泽的打火机点到一半坏了,拔起一根蜡烛,继续点。

    夜色深沉,寒风凛冽,蜡烛在风中晃动,闪烁着星星般的光晕。

    心形的玫瑰花包围着“生日快乐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苏钰漆黑明亮的眸子里,迎着跳跃的烛光。

    她扭头,看见大冬天出了一身汗的秦泽。夜风撩起她的秀发,迷离了她的眸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么一瞬间,她喜欢上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泪水夺眶而出,她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收到过的,最好的生日礼物。”苏钰哭了。

    秦泽宠溺一笑,然后给她一个笑摸狗头。

    他俩站在寒风中,看着蜡烛燃烧,十一月中旬,晚上已经很冷了,秦泽倒是无碍,体魄强健,但苏钰受不了,身子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我来收拾。”秦泽说,这时候应该把外衣脱下来,然后陪着妹子一起看流星雨烛光。但秦泽感觉再不回家,姐姐的电话就要来了,难保这时候苏泰迪不会搞点事情出来。

    苏钰恋恋不舍的点头,趁着秦泽转身拔蜡烛,掏出手机咔擦一下。

    收拾完蜡烛和在鲜花,时间是晚上九点四十五,秦泽打算告辞了。他和姐姐们说在公司加班,什么班要加到晚上十点?必须得回去了,否则多疑的姐姐们会认为他在喝花酒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!”苏钰说,她看向秦泽的眼神里,有不舍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自己打车。”

    苏钰此时的心情,就像烟花盛开后,格外落寞。她忽然想起网上看过的段子,说女神邀请他去家里修电脑,结果一直没修好,然后女神说,歇一会吧,咱们做点别的事,他就觉得自己的技术被侮辱了,说,没事,我一定要修好

    苏钰电脑没坏,眼看秦泽要走,她只好鼓足勇气,喊道:“秦泽,你,你不做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秦泽想了想,回复:“来日方长,先去河蟹。”

    苏钰独自上楼,回到自己安乐的小窝,她找出很久没写的日记本,写道:“今天生日,他给了我一个难忘的夜晚,心情有些激荡,喜欢。”

    寥寥数句,结束!

    太多的言词,反而勾勒不出愉快的心情。

    苏钰合上日记本,犹觉不满足,激荡的情绪不发泄,晚上就容易失眠,于是她点亮手机屏幕,点进群,把生日蛋糕的照片传上去,还有玫瑰心形以及飘摇的烛光。

    两张图片里都有秦泽的身影,秦泽托着腮,宠溺的微笑。反正苏钰是这么认为的。秦泽俯身拔蜡烛,体贴的把活儿包揽。

    配字:“开心!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
    王子衿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呵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没说话,此时此刻,她已经在教训她那个烦人的前夫。

    出租车里,秦泽凝视着手机屏幕,感觉自己从里到外,一寸寸石化。心拔凉拔凉的。

    耳边仿佛听到了系统的提示:叮!王子衿好感度暴跌百分之五十。

    秦宝宝怒气槽已满值,还有三十分钟抵达战场。

    系统快救救我啊,再也不说你是l逼了。

    系统求你了。

    系统,系统

    系统失联了。

    ∑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