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六十三章 生日(二)
    二楼,卧室里,苏昊正和母亲说话,父亲苏桐在楼下客厅等他的女儿,保姆在厨房忙碌着丰盛的晚餐。

    “这死丫头还真有两下子,出去自立门户,给她混的风生水起。”苏妈妈说。

    苏妈妈是个依稀可见当年风韵和女人,保养的很好,几十年的富太太生活,让她褪去了小家碧玉的气质,但骨子里,她仍然不能摆脱市井小民的短见和狭隘。

    要说她眼光不行,当年却能在众多追求者里挑中苏桐这只潜力股,并心甘情愿给他当小三,还生了个儿子。

    秦泽怀疑苏老头有天赋异禀之处,只不过暂时无法探究真相。

    但要说她眼光好,她却狭隘的只看见眼前的一亩三分地,对继女怀着深深的敌意。

    “她只是走了狗屎运。”苏昊嫉妒的口吻。

    有这么个妈耳濡目染,苏昊眼光又能好到哪儿。从小妈妈就对苏昊说,那个死丫头,将来要抢你的家产。那个死丫头,就是我上辈子的仇家。那个死丫头,那个死丫头……

    “那也比你强。”苏妈妈指头用力戳儿子,恨铁不成钢的语气:“你说你多大的人了,一点出息都没有。你爸辛辛苦苦给你铺路,你呢?一家投资公司都经营不好。前两年你在总部没做出成绩,你爸让你去分公司开疆拓土,你还是那副死德性。”

    “董事会不赞同你做总裁这位置,你爸想扶都没办法。等他退到二线,中风还有你说话的地方?公司投了这么多钱在聚利,你却没有做出成绩,前些天股东会议上,很多股东要求撤资……”

    苏昊脸色尴尬。

    “昨晚听你爸说,那死丫头公司业绩优秀,才半个月时间,盈利百分之六十,死丫头得意的都翘尾巴了。你爸乐呵呵的说,哎呦,我女儿真有出息……听着可扎心了。不过如果你能搭一搭她的顺风车,把业绩做起来,你爸才好在董事会上替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这次拾掇爸请她回来过生日……”苏昊眼睛一亮,随后摇头道:“我爸会同意吗?”

    “你爸以为我想跟她和好,高兴坏了,这事儿我没告诉他。”苏妈妈眼里闪过奸诈的目光:“待会看我表演。”

    这时,苏桐的笑声传来:“钰儿回来了,下楼吃饭。”

    母子俩下楼,看见了宽敞明亮的大厅,实木长条桌边,坐着苏桐和苏钰父女俩。

    苏妈妈扬起和蔼温柔的笑容:“钰儿,回家一趟就这么难吗?要不是今天你生日,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。嗯,又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苏钰也扬起笑容:“嫂子还没回来?虽然大哥在外面惹事生非,确实不对,但这么怄气到何时?大哥不知道去接嫂子回来?”

    苏昊的老婆,因为他和秘书鬼混的事,赌气回娘家了,还带走了两岁的女儿。

    提起这事,苏桐就一肚子气,怒道:“你哥要是有你一半懂事,我也省心。”

    苏妈妈脸色一僵。

    死丫头果然长大了啊,不是当年那个被她欺负的小丫头了。

    一家四口入座,开始享用精心准备的晚餐。苏钰和苏妈妈喝红酒,苏桐父子俩喝茅台。

    难得一家四口聚在一起,苏妈妈更难得的没有冷嘲热讽,让苏桐很是欣慰。不知不觉茅台喝了半瓶,苏爸爸脸色通红。

    “爸,你少喝点,脂肪肝还在呢。”苏钰说。

    苏桐压压手:“今天我闺女生日,我高兴。”

    苏钰清秀的脸蛋终于展露笑容,她最渴望,最渴望的东西,是父爱和母爱。是有个人把自己放在心上,做小透明的感觉,很糟糕。

    苏妈妈忽然说:“钰儿,你最近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投资公司,业绩很不错?”

    苏钰蹙眉,心里顿时警惕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就说吧,钰儿自小有灵气,聪明伶俐,你呀,不用为她担心,倒是咱们昊儿,脑子笨,哎。”苏妈妈叹气。

    苏钰心说,呦,难得后妈您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“还行,只是搭了秦泽的顺风车。”苏钰说。

    苏桐脸色不太自然,那小子是匹千里马,当日就是在自己手上脱缰的。

    “钰儿,能看到你长大成人,还有出息,妈心里就特别安慰,也算对的起你的生母。”苏妈妈一言不合就打亲情牌:“可你哥哥是个没出息的,以后啊,还要你多关照他。”

    苏钰沉默。

    苏妈妈又道:“听你爸说,你们公司成立不久,肯定缺资金吧?你哥想投资,你看这事行吗?”

    苏桐皱眉:“说这个干嘛,今天给钰儿过生日,不谈这些。”

    苏妈妈一脸哀伤:“老公,昊儿虽然没出息,毕竟是我儿子,是苏家唯一的男丁,你说他以后要是不能接替你的位置,他在公司该怎么做人,指不定多少人在背后嘲笑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到老苏痛处了。

    苏桐看向女儿。

    苏钰打心底厌恶这个女人,但今天父亲给她过生日,她不想和这女人翻脸,淡淡道:“我们公司月底前会在推出新的项目,到时候聚利可以过来买一些。我不收你们的管理费。”

    苏昊张嘴欲言,给母亲瞪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妈妈说:“妈的意思是,投资入股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这个我说了不算,其实我们宝泽公司已经不缺起步资金了,犯不着要投资。”苏钰道。

    “钰儿还是不肯帮你哥,是不是妈哪里做的不好,得罪钰儿了?”苏妈妈一脸悲伤。

    这女人,还是这么擅长演戏。

    苏钰冷笑道:“那阿姨想投多少钱?拿多少股份?”

    苏妈妈眼中,喜色一闪而过:“这钱得走聚利的账,算公司的投资。你不知道,昊儿几笔投资做的不行,部分资金套住了。多的拿不出来,就投一个亿,拿百分之五十的股份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苏钰笑了,一个亿想要百分之五十的股份?

    是不是在做梦啊。

    “宝泽现在有五个亿的资产,阿姨你一个亿想要一半的股份……”她哂笑道:“要不股份都给你,我替你打工,你觉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苏妈妈很有谈判技巧,故意抬高要求,好还价:“这个妈也不懂,钰儿你看要多少合适?昊儿毕竟是你哥,你要多帮衬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来,苏钰就落入自己套里,现在讨论的不是能不能入股,而是入多少合适。

    苏钰嗤笑道:“一毛钱的股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苏妈妈一愣,悲从中来:“我说吧我就说她还为当年的事怄气吧,怨我把她妈妈逼走,我是个不要脸的小三。”

    苏妈妈说着说着,就哭起来。

    苏昊在旁安慰目光,不忘狠狠瞪一眼苏钰。

    苏桐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这话可扎心了,当年是他离的婚,是他把外面的女人接回来的。

    苏桐沉声道:“过去的事就别提了,钰儿,你帮帮你哥,聚利那边投一个亿,百分之二十的股份。秦泽那边,你把号码给我,我来谈。”

    这是以父亲的身份下命令。

    苏钰愣了愣,看向父亲,声音有些空洞:“爸,今天是我生日,不说这个可以吗?”

    苏桐沉着脸,不说话。

    苏钰伤心道:“爸也觉得我应该答应?”

    “你公司刚起步,有投资为什么不要,爸当年为了拉投资,到处奔走求人。”苏桐说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一家三口统一战线。压力一下子全在苏钰这边。

    灯光明亮的大厅,香气四溢的晚餐,原本温馨和谐的气氛,忽然间消散无踪,

    恍惚间,童话的记忆在心里翻江倒海,浮光掠影般的闪过。

    母亲决然地离开,后妈厌恶的眼神,私生子辱骂她的言辞,还有父亲的偏心和漠视。

    苏钰忽然明白了,不是她做的不够好,不是她不够优秀,从父母离异的那天起,她的家已经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她从国内辗转米国,再从米国失望的回国,她寻求着虚无缥缈的亲情。

    父亲也好,母亲也好,他们都有了新的家庭,有了妻子和丈夫,有了另外的孩子。只有她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不爱她,只是能分出的关爱,很少很少,少到让她体会不到一丝丝的温暖。

    苏钰深吸一口气,平静的语气:“阿姨,你这儿子确实没出息,没出息到爆了,有这么大的公司在背后撑着,愣是被他玩砸了。我为什么要答应入股,再让他来指手画脚,让他来搞砸我的公司?我告诉你,做梦!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这话什么意思,这就是你的态度?你还想不想回这个家了。”苏妈妈大怒,恶狠狠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苏钰看父亲一眼,父亲已是盛怒不已。她说:“这顿饭吃的不开心,以后没事,别叫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确实很不开心,她很失望。

    苏钰说完,起身,拎起沙发上的包包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身后,是苏桐拍桌子的巨响,以及后妈的骂声。

    法拉利飞快窜出别墅,窜出小区,在路边停下来。

    苏钰趴在方向盘上,哽咽着哭了一顿。

    她回到自己的公寓,已经是晚上八点半,苏钰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今天是她的生日,可笑的生日。

    “叮。”

    电梯到了,缓缓敞开。

    苏钰走出轿厢,往包包里掏钥匙,这时,她脚步一顿,看见了蹲在家门口抽烟的某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妈了个巴子,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,出去狂欢刚回来?”那家伙吐出一口青烟,郁闷道:“老子在你门口蹲了两个小时。”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