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五十九章 王的男人
    这嚣张睥睨,侵略性十足的眼神,让秦泽回忆起了第一次进聊天群,大佬们发出一个个不屑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秦泽?也没长三头六臂嘛,除了比我帅一丢丢,身材好一丢丢,没见有多大魅力。”一身休闲正装,短发干练的男人哼哼道。

    第一次进群的时候,大佬们也是用这种吊炸天的语气说:新来的,快扮女装!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秦泽朝大佬点点头,但大佬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赵彪,小名铁柱,我的发小。”王子衿很体贴的为秦泽打暖场,并在桌下踢了赵铁柱一脚。

    赵彪夹了口菜,“你的事情呢,我多少听过,写歌很厉害,是那啥快枪手对吧。炒股听说也不错,我没亲眼见证。对了,你还有个贼水灵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他长的有几分小帅,人很精神,眉宇间有股锐气,这是在军队里磨砺出来的,可惜这家伙心思不在部队,喜欢外面的花花世界,最后通过家里的关系,从政去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听说秦泽的名字,是在九月份,张灵去了一趟沪市,回来后,秦泽的“鼎鼎大名”就在京城某个小圈子传开了。赵铁柱简单的查过秦泽的背景。

    王的男人!

    当年的小伙伴们,是这么调侃秦泽的。

    王子衿是大院里的孩子王,所以,没毛病。就是王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其实吧,严格来说我们是情敌,我是子衿小学时代的男朋友,现在不是了,我段位没赶上,被淘汰了。但还在努力中,争取做子衿现在的男朋友。”说完,赵彪挑衅般的看对面年轻人一眼。

    王子衿没解释,盈盈秋波,凝视着秦泽,似乎想看看他怎么回应这件事。

    秦泽好奇道:“你认识一个叫张明诚的家伙吗。”

    “认识,也是发小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先把张明诚那家伙淘汰掉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难道我不帅吗?竞争力没那家伙强?”赵铁柱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闹了!”王子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小赤佬有时候傻不拉几,有时候却精明的很。

    赵铁柱还在飙戏:“我没闹,我哪点不如这家伙,是二指禅修炼不到位,还是不如他舌巧如簧?”

    神特么的巧舌如簧,王子衿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的名字。”秦泽憋着笑:“赵铁柱,光是这名字在子衿姐心里,已经打入十八层地狱了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是女文青啊,虽然腹黑了些,对一个女文青来说,你不叫龙傲天没关系,你名字里没有熙啊陌啊夜啊白啊什么的,也可以将就。但你如果叫铁柱,那不行,就算你长的像龙傲天,咱们也只能相约在来生。

    他忽然想到,按照老妈说的,如果他当年取名叫做秦昊,或者秦小凡,在子衿姐心里会不会被打入死牢?毕竟子衿姐已经在网络老司机的队伍里出师,“昊”这个字不再高大上,反而容易让人联想到日天日地日空气的泰迪。

    从小一起长大的赵铁柱也领悟到了,依然不服气:“我大名叫赵彪。”

    秦泽心说,赵彪和胖虎是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赵铁柱看王子衿,王子衿不好意思说的太直白,委婉道:“大名其实还好啦,很有安全感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是说我像那种左青龙右白虎,满脸横肉的路人甲是吗?是这个意思吗?

    赵铁柱明白了,惨痛的明白了,按照两人在某圈子盛传的绯闻,他俩才是一条船上的,而自己才是外人。说好配合我演戏的,小相好一来,胳膊肘就往他那边拐了。

    秦泽陪着赵铁柱插科打诨聊天,既然是子衿姐的发小,想必不是官二代就是狗大户。他明白子衿姐在给自己介绍人脉关系。

    朋友多了,路子才能走得宽,走得远。

    相比什么内幕消息,他更看中结交狗大户。他不需要内幕消息赚钱,我有系统我骄傲,作弊的不如开挂的,就像烫头的打不过纹身的。

    也就局势紧张,不然我还可以纵横一下官场。倘若世上真有修仙,我还可以纵横仙场。可惜建国之后不能成精,民国之后不能飞升。

    饭吃到一半,酒喝了好几瓶,秦泽起身上厕所。

    他一走,赵铁柱敛去笑容,难得的认真表情:“真打算和他发生点不可描述的关系?”

    “正经的男女朋友关系,怎么就不可描述了。”王子衿说完,幽幽一叹:“八字还没一撇呢。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,你俩火候没到?”赵铁柱愕然。

    王子衿脸色幽怨,喃喃自语:“差远了呢,家里有一尊醋坛子,外面有一个妖艳贱货,个个都棘手的很,家里那个倒是不足为虑,不存在实质威胁,倒是外面那只泰迪有点悬,长的还不赖,另外,那个裴南曼也需要警戒,需时刻防备”

    赵铁柱听她自言自语,一脸懵逼,咋回事,我子衿姐的情路,听着竟如此坎坷?

    “不是,你到底喜欢他哪里?人是蛮帅,但你王子衿要是喜欢帅哥,双手双脚都挑不过来。不是因为帅,那就是气质咯?拜托,他毫无气质可言。会赚钱?我子衿姐会缺钱吗?写歌?旁门左道,丝毫没有吸引力。别说张明诚,我都咽不下这口气,凭什么啊,凭什么啊。”赵铁柱直拍桌子。

    “感觉!”王子衿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啥?哝说啥?”赵铁柱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和他在一起,感觉很轻松,很快乐,不知道为什么,总有股天然的亲近感。”王子衿茫然道:“我也很困惑,我喜欢他什么?我为什么喜欢他?说不上来,反正就是喜欢。大概是天生八字相合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不是传说中的: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?

    “好,这个话题咱们先不说了,待会儿,我要试试他。帮你把把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怎么试?”王子衿皱眉。

    “这个话题再次略过,子衿啊”铁柱被王子衿横了一眼,改口:“子衿姐,有没有感觉这小子表现得比较冷淡?我这么粗壮的腿伸到他面前了,竟然一点都不激动。许是你给他铺路做的太明显了,明摆着告诉他:姐姐喂你一口软饭,张嘴,啊男人的自尊心受到创伤了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好像真的诶,秦泽一点都不激动。

    “他只是比较淡定而已,对于这种情况,绝对不存在什么自尊心被践踏这种事。”凭借自己对秦泽的了解,以他咸鱼的、时而贱贱的性格,并不是直男癌。

    秦泽上厕所回来了。

    赵铁柱沉吟片刻,道:“秦泽,我这次打算找人合作捞点外快,要不是子衿推荐,我肯定不会选你。一些见光死的东西咱们就不拿出来说了,你懂行的。其次,我可以做你上面那个人。遇到官面上的麻烦,我替你解决。你只要跟着屁股后面,我吃一口肉,少不了你一口汤。作为报酬,我要你百分之十的收益。不算多,换成别人,哭着喊着塞钱给我,我还不要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赵铁柱又拿出大佬打量萌新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话里的意思,说的很明白:小子,跟着大佬混,大佬是看在王子衿的面子上才给你机会抱大腿的。

    这波嘲讽他给自己满分。

    赵铁柱期待看见秦泽憋着火气,强颜欢笑的样子。如果翻脸更好,看啊看啊,子衿姐,这就是你选出来的男人。

    说起来,铁柱同志和张明诚都是子衿姐跪下能干的马仔,为子衿姐开疆拓土,都曾经想当王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么虎的妞儿,谁不喜欢。

    记得小学毕业那年,赵铁柱在家里撒泼打滚,威胁老子去王家提亲,不然就一头撞死,让老赵家绝后。赵铁柱拿出不娶王子衿就死给你看的气势。

    但军伍出生的老子抡起巴掌左右开弓,边打边骂:“这就是你掀人家裙子的理由?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童年时“非王子衿不娶”的雄心壮志早已湮灭在时光里,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呐。

    铁柱同志心情挺复杂的,既恨不得拍死这小子,又希望他是个上道的,这样也能勉强配的上他的子衿姐。

    秦泽笑的很真诚:“多谢铁柱哥了,铁柱哥以后多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赵铁柱:“”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被打脸了。

    ( ̄e(# ̄)☆( ̄ ̄/)

    自尊心这种东西,秦泽是有的,只是没傲气罢了,他走后门习惯了,财大是老爹帮他弄进去的,因为他的成绩吊车尾。每次期末考试,也是老爹把一摞的“重点内容”拍在他桌上。老爹为了不成器的儿子,可谓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所以王子衿开后门让他进,他丝毫不反感,很利索的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第一次给人开后门,有句诗形容的很好:花径不曾缘客扫,蓬门今始为君开。

    “你把季度报表拿出来给我看看,既然答应子衿了,我也不在乎你们公司目前的盈利状况,差一点就差一点吧,反正以后听我指示就好了,小子,天上掉馅饼的好事,要不是看在子衿的面子上,你是没机会捡到的。”赵铁柱道。

    秦泽从包里取出一份文件:“没有季度报表,我的私募公司成立不到一个月,这是我让人汇总出来的,这半个月的盈利情况。”

    bsp;   半个月?

    弄啥子嘞,一个新生的公司,一个成立才半个月的私募,你确定自己不是光杆司令吗?你能有多少资金啊,就算本公子铤而走险给他一堆py交易,你得累积资金到什么时候才能起飞?到时候牛市早过了。

    赵铁柱感觉自己被套路了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王子衿,王子衿点头,肯定了秦泽的话。

    “喝酒喝酒。”

    赵铁柱叹了口气,没去接半个月报表。

    千山万水总是情嘛,就当是送子衿一个人情了。

    得,这趟沪市白来了。r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