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五十八章 子衿姐教我做......
    某网媒公司,ol职场装的王子衿,看着手机屏幕那个瞬间秒懂的表情,心里砰砰跳了几下。

    小赤佬发我这表情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暗示?哪有这么赤裸裸的暗示,不符合他咸鱼加怂蛋的性格。

    可他为什么要发我这表情,正常男人不会发这样的东西给一个正常女人呀。

    王子衿心好慌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认真的吗”

    删掉。

    “你是真心的吗?”

    删掉。

    “在家里还是在酒店?”

    删掉。

    她握着手机,不知该如何回复。

    这时,手机铃声响起,一个陌生来电,来电显示的地区:京城!

    王子衿来沪市后,手机号码换了,她的号码只告诉过张灵,京城那边的朋友家人,应该不知道她手机号码,但也可能是张灵那丫头传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喂,哪位。”王子衿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系我呀,大小姐,系您忠实的小马仔啊。”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捏着嗓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哦,是苟戴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秦守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姬从良?”王子衿小脸肃然起劲。

    “不玩了不玩了,子衿姐姐你这张嘴,损死人不偿命。”男人郁闷道。

    “赵铁柱,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,我上班呢。”王子衿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赵铁柱,原名赵彪。

    王子衿小时候的玩伴,王子衿很小的时候,爷爷还没有退下来,父亲在外任职,她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,住在军属区,就是外面流传的,很高大上的“大院子”。

    军属区有很多孩子,赵彪是其中之一,孩子多,山头也多,三四个孩子组一个小团体,玩弹珠啊,拎着木剑相互pk啊,今天我们欺负你,明天又被你们找回场子。孩子们的江湖,可谓一片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王子衿这种年纪不小不大的小姑娘,混在里面,就属于那种没事被孩子王调戏一下,掀一掀小裙子的欺负对象。

    第一个掀王子衿小裙子的孩子王叫做赵彪,从小虎头虎脑,是军属区的混世魔王。

    在赵彪眼里,军属区的小姑娘都是他的后宫,他不是只掀王子衿一个,他雨露均沾,掀了好几个小姑娘的裙角。但他踢到铁板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不像其他小妹子那样哇哇的哭,她很淡定,只是在第二天,趁着赵彪和小伙伴们玩耍,她把事先准备好的胖i塞进赵彪书包里。然后跑回家,在房间里把胖i一脱,哇哇哭着找爷爷。控诉赵彪的恶行。

    她爷爷掀起孙女的裙子一看,果然看到孙女的小屁屁,爷爷当场炸了。拎了一把红星54就杀向赵彪家,可怜赵彪老子,莫名其妙的被老首长一顿暴揍,哭爹喊娘直求饶,就差跪下来喊爸爸。然后赵彪惨了,当天晚上,赵彪的惨叫声一直持续到后半夜,听者伤心,闻者落泪。

    当时王子衿九岁。小学三年级。

    打那以后,赵彪就心甘情愿给王子衿当马仔,成为女王坐下的忠实干将。

    之后王子衿开启了统治军属大区的雄途伟业,王子衿无师自通了借刀杀人和以多欺寡战术,先占着人多的优势,吞并零零散散的散兵游勇,再以借刀杀人之计,各种栽赃陷害,握人把柄的方法,频频打报告,借家长之手,教训某些难啃的骨头。

    张灵的哥哥张明诚,就是在这个过程中,心被王子衿俘获了。与赵彪并称“二虎将”。

    王家老首长很欣赏孙女的腹黑和手腕,并暗中教导她“以势压人,以利诱人。以德服人”的驭人之术。聪明伶俐的孙女又打开了一统大业的新篇章。成功在小学前,整合了军属区十八路诸侯,成功一统天下。

    细数王子衿的童年生涯,如果写成一本书,名字应该叫《女版坏蛋是怎样练成的》或者《腹黑大小姐迎领风骚》。

    当时比较跳的那一撮孩子,都被王子衿整治过,把柄都被她捏在手里。

    后来很多孩子随着父辈的调职,逐一离开大院。但王子衿对他们造成的心理阴影,若干年后,仍然忍不住骂一声:黑了心的。

    在王子衿叱诧风云的年代,张灵还是留着两行鼻涕的小丫头,哪怕时隔多年,她也没有和王子衿叫板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我来沪市出公差,子衿姐,出来吃个饭呗,小的不胜感激。”

    赵彪今年也有三十岁了,早已成家立业,目前在体制里混着。这些年见面的次数少了,但仍然保持着练习。当年跟着子衿姐混的马仔们,都还很忠心。

    童年的回忆,不管是噩梦还是美梦,都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的话,把你那位小相好也叫上呗,特别想瞅瞅,是什么样的英雄好汉,竟然能降伏子衿姐,为我们除了大害。张明诚那小子,我知道他没戏,从小就喜欢你,当年跟我暗中较劲,啧啧,其实结局早已注定了不是,马仔怎么可能娶到老大,不现实嘛。”

    “没空!”王子衿撇嘴:“等我哪天回京城再约,我现在生活很平静,不想和你们这群二世祖接触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现在的生活,就是某首著名歌曲:《我不当大哥好多年》

    “那算了,我今晚约了一个搞私募的家伙,想和他做点见不得光的py交易,你要答应和我吃饭,我就把他推了,约明天。”赵彪失望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在股市插一脚?”

    “咱也是凡夫俗子,缺不了财米油盐,总得过日子啊。但这种事,我不方便在幕前活动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心里一动:“那就今晚吃个饭,正好找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赵彪: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王子衿眯眼笑:“把那个搞私募的推了,我给你介绍一个,可能干了。”

    沉默片刻,赵彪漫天要价:“那行,但我要点占多一点,不能少于百分之五十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赵铁柱飘了,还是我王子衿提不动刀了?”王子衿冷笑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冒了大风险的,不占多一点怎么行,子衿姐,不待您这样杀熟的。原则问题坚决不让退让。”赵铁柱难得硬气一回。

    他来沪市的目的,这个占了很大的成分。

    “行啊,那就别怪姐不讲情面了,你在外面彩旗飘飘的事儿,嫂子知道吗?四环有一个,二环有一个,你们部分那个风韵撩人的姐姐前段时间在闹离婚,死心塌地要给你做情人,这些嫂子知道不?她要不知道,回头我找她聊聊。”

    赵铁柱一泻到底。

    好在王子衿深谙恩威并施之术,语重心长道:“铁柱啊,py交易少做,不安全,踏踏实实工作,为国家为人民效力才是王道。听姐跟你说,和他合作,你需要担的风险会很小很小,紧要关头提点他一句,就有大把大把的票子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让他把季度报表带上,不然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等我消息,我打电话征求他的意见,他点头,咱们坐下来好好谈。他不乐意,那你继续做你的事,饭也不用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完犊子了,我子衿姐真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,我要在日记本上写一笔,然后发给圈子里的朋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活了你试试。”

    晚饭订在徐汇的一家浙省土菜馆,不张扬,王子衿订的,然后把地址发给秦泽。

    秦泽下班后打车过来,高峰期在路上堵了半天,事情王子衿已经和他说了,秦泽一开始有些犹豫,但王子衿说,不是什么大事,别想那么严重,我那朋友懂分寸,不会过线。顶多赚点小钱。

    秦泽就想,生意越做越大,少不了要上面有人。这是必然趋势,只要他自己把握度,就没问题。

    他同意今天的饭局。

    没想到,我人生中第一次肮脏的py交易,竟是子衿姐一手促成。

    在服务员的带领下,他来到大包间,足以供十人用餐的大桌,就坐了王子衿和一个陌生男人,加上他,共三人。

    秦泽进门的一瞬间,立刻感受到赵铁柱自带威严的审视目光。

    大佬打量菜鸡的目光。

    搁在网络里,就是群主打量小萌新。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