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四十九章 奖励和掐架(三更)
    秦泽心头沉甸甸的,为什么我是郁结控这件事,大家都知道了。(谐音)

    是什么时候被李东来那小子看透的。

    这种羞射的私事,可不像“我长的帅”那样,看一眼,就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我明明伪装的很好呀,我都很久没和姐姐么么哒了。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呐,姑娘。”秦泽“哎”一声。

    陈清袁瘪着小嘴:“李东来说:不喜欢你,可能是单纯的不喜欢这一款,但不喜欢我妹又不喜欢你,说明师傅的口味不在你们这群少女身上嘛。”

    陈清袁又道:“他还说:你们想想,秦宝宝是他姐,一个长期生活在珠穆朗玛峰的人,突然来到大草原,他会适应吗?”

    这徒弟我看还是清理掉吧,总感觉他真相了。

    话说回来,我郁姐控的毛病,什么时候开始的?我自己完全没擦觉到啊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都知道了,我也没什么好解释的。”秦泽伸手,想拍她肩膀,想想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陈清袁尽管早已察觉秦泽的暗示,仍然有些沮丧,微微低头,难过了几秒钟,她重新振作,骄傲的一挺胸:“有朝一日,我也会长成你喜欢的那种女人。到时候你会接受我吗?”

    小姑娘撑死了a,再挺,也挺不出动人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秦泽摇头。

    陈清袁泫然欲泣,委屈道:“为什么?难道那时候,你已经变成妈妈控了么?”

    这小姑娘是不是岛国的教育片看多了?

    秦泽哭笑不得:“那时候,我就成loli控了。你想啊,现在我还年轻,所以对是郁结控,等你长成郁结,我已经是大叔了,大叔就应该喜欢loli才对,不然怎么叫怪蜀黍呢。按照心理学角度分析,是因为吃多了某种事物,会想着换换口味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当场石化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她猛一抽鼻子,带着哭腔说:“我知道秦哥你在骗我,你只是不想拒绝我让我伤心,你是个很体贴的人,明明第一次见面,你可以不管我的,可你还是站出来了。你也没必要特别跟我说那句话,可你还是说了。我知道,都是为了我好。”

    你喜欢我是因为我体贴吗?

    行,我改!

    除了长的帅我没法改,其他的统统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这样的小女生,在你们眼里是很可笑的,你们喜欢大姐姐,因为她们活儿好,因为她们会跟你们摇床,我上网都查过的。可是,可是明年我也成人了呀。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陈清袁你醒醒,乱七八糟的东西别看太多呀,你还小,请你把刚才的话撤回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无限制展开嘛”

    陈清袁用力摇头,“我知道自己在你眼里微不足道,我这种什么都不会的小女孩在你眼里没有任何吸引力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流下一滴泪:“可秦哥你知道吗,在我眼里,你是一道风景。我可望不可即的风景。我只能远远看着,被美丽的风景吸引、痴迷,却永远只能看着,看着你的世界里只有郁姐,没有我们这种小女孩的容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谈话到这里,已经变成陈清袁的独白、倾诉。

    这些话想必憋在心里很久了吧,短信里不好说,电话里更不敢说,好不容易逮住秦泽,怎能不一吐为快。

    秦泽默默听着,不再插言,权当是陪着小姑娘悲春伤秋了一把,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,好人卡都发出去了,你这么固执,我能怎么办。

    时间能紫了葡萄,黑了木耳,自然也能抚平少女青涩的爱情中受到的创伤。

    那就交给时间吧。

    这么多大帝都被时光斩灭了,难道还斩不断你一个小姑娘的青丝?

    “我说完了。”陈清袁抽了抽鼻子,湿润的眸子凝视他:“秦哥,在我长成郁姐之前,你能不结婚吗?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陈清袁红着脸,轻声说:“结婚了也没事,可以离嘛。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”

    你们蛋蛋后的思维,比我九零后还奇葩

    另一边,王子衿和舅妈刚踏出行政楼,身后一声大喊:“球都麻袋!”

    校长站在楼梯口,气喘吁吁,露两个大鼻孔,抬手做挽留状。

    王子衿笑眯眯的回头,“哎呀,校长,您别送,别送。”

    校长从楼梯上跑下来,肚子颤巍巍,“您别走,别走。”

    “别送别送,我们正要走。”

    “别走别走,我们继续谈谈。”校长抹了把汗,愁眉苦脸道:“这件事呢,是我们学校处理不够积极,我们一定会给出满意的答复,您放心,放心啊。这就让孙雯雯的家长过来,该道歉道歉,该赔偿赔偿。”

    舅妈一脸懵逼,搞不懂校长忽然间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。

    王子衿冷笑道:“谁要你赔偿,谁要你道歉,早干嘛去了。”

    舅妈拉了拉她的衣袖。

    校长丝毫不怒,反而低声下气:“是学校工作没做好,我检讨,我反省,这位女同志啊,我保证,以后再也不会出现类似的事件了,学校要坚决处理校园暴力事件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冷冰冰道:“不是我说你,你这个老同志啊,思想觉悟有待提高。”

    校长沉默片刻,苦笑道:“女同志说得对,我检讨,检讨。”

    马上要开会了,这期间,出一丁点小事,就会被无限扩大,校长只能认怂,他还想再往上爬一个位置的。

    这时,王子衿看到秦泽领着表妹返回,立刻展露璀璨笑容,把校长同志撇一边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在楼上待着?”秦泽瞄了眼校长,低声道:“事情我解决了,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我表妹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笑道:“阿泽真棒,我们回家呗。”

    校长同志迎上来:“那个,这件事你看能不能”

    王子衿板着脸,“什么事?没有事。”

    校长懵逼,这话什么意思,是说这件事就此了结了?

    王子衿露出一个笑容:“校长已经答应会处理好这事儿,舅妈可能还要在待一会,等那个女学生的家长。阿泽我们先走吧,我那边还要上班呢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她几眼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那舅妈你再等等吧,我们先回去了,有事再给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秦泽和王子衿向着学校大门的方向离开,许悦猛挥手,也不管表哥能不能看见。

    这边前脚刚走,校长那头,出去浑水摸鱼的校务主任被一个电话召唤回来。

    同样大腹便便的发福中年人,一张大圆脸,看着颇具威严。

    教务主任瞄了眼死缠烂打的母女俩,不太高兴的语气:“校长,我在布置工作呢,你就把我给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校长拍桌子,大声说:“这儿事情没解决,你布置什么工作?布置什么工作?”

    “校长,这儿能有什么事。”教务主任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校长指头点他,义正言辞:“你那亲戚孙雯雯打算怎么处理,欺负同学,违反校纪,我看给个留校观察处分得了。”

    教务主任愕然,大声道:“校长,这怎么能说欺负同学,这是打架,双方都有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是你说什么,就是什么。”校长恨铁不成钢的口气:“上头打电话过来了,老刘啊,你等着被处分吧。”

    校长话里的意思,已经很明白了,这是告诉他,对方上面有人啊。

    校务主任一脸呆滞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打电话找关系了?”

    秦泽与王子衿并肩而行,把胸前的牌子还给门卫秦大爷,抽空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就知道瞒不过你。”王子衿笑道:“我没有仗势欺人哦,我说了公事公办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心想,我找你来,就想你仗势欺人来着,你没必要解释吧。

    “那个教务主任肯定要负责任的,校长也别想跑,会有麻烦。不过这些我都没告诉他”王子衿猛地刹住,不好,三两句就暴露自己的坏心眼了。

    “校长也不是啥好东西,官官相护。”秦泽没注意到她的异样,朝秦大爷说道:“秦大爷,在中学当门卫没意思的,去大学吧,那里才是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秦大爷笑呵呵道:“前几天刚找关系呢,过阵子没准就真的去大学当门卫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朝他竖大拇指,离开了学校。

    姐姐的小红马停在大学门口的路边。

    她正低头玩手机,带着耳机,秦泽敲了几次车窗,她才听见,降下车窗:“事情解决了?”

    “小意思。”秦泽绕到另一边,坐进副驾位,顺手拿起姐姐那件深红色短款风衣。

    秦宝宝穿深青色v领针织衫,胸前挺拔,小腰纤细,穿铅笔裤的双腿圆润修长。

    “那姐姐要鼓励你一下。”秦宝宝笑靥如花,眼角余光,猛地瞥见王子衿在看自己。立刻顿住,说道:“子衿,车上没水了,你去后备箱帮我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屁股没坐热的王子衿只好下车。

    “姐姐香吻奖励一个。”

    碍眼的大灯泡走了,秦宝宝没了忌惮,凑过来,在秦泽左脸用力“啵”一口。

    “右边也来一下。”秦泽强迫症犯了,侧过右脸。

    姐姐就在右脸也“啵”一口。

    “那这里也来一个?”秦泽指了指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后备箱翘起来,王子衿看不到车里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不要,你滚。”秦宝宝推开他的脸。

    秦泽说不要不要的时候,姐姐就喜欢耍流氓。秦泽说要的时候,姐姐就假装羞射。

    女人就这么矫情。

    秦泽抓起一个巴掌大的雷姆手办,丢在姐姐胸前,雷姆被惊人的弹性给弹飞。

    “朝你丢雷姆。”

    姐姐大怒,低头捡起,扔回去,“雷姆不说话,反手给你一铁锤。”

    雷姆砸在秦泽脑袋上,又弹开。

    姐弟俩去抢雷姆,姐姐身手没弟弟利索,没抢着。

    秦泽说:“对方接住雷姆,并且干了爽,然后对你丢出一把飞刀。”

    他又把雷姆砸在姐姐胸上。

    王子衿拎着三瓶水回来,听见车里啪啪啪的声音,姐弟俩已经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在小小的空间里厮杀,咬耳朵、戳鼻孔、打屁股,十八般武艺。

    甚是惨烈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干嘛呢。”王子衿无奈道:“一个不留神,你们又干上了。”

    姐弟俩立刻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秦泽揉了揉脸,“没干,只是被蚊子叮了两口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哼道:“被猪拱了两下屁股。”

    她揉了揉屁股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