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四十七章 王子衿的操作
    在学校里,最风光的两件事:一,在迎春文艺晚会上,当着全校师生的面,秀一把八级水平的钢琴演奏。更新快无广告。二,带着一批马仔,闯进某间教室,在学生们目瞪口呆的眼神里,嚣张跋扈的说一声:某某某出来,保证打死你。

    啧啧啧,燃爆了。

    秦泽以前总想着以这样的方式,在学校里装逼。九年制义务教育加高中三年加大学四年的生涯里,秦泽最风光的时刻,大概是初一下半年,领着姐姐花钱“买”来的马仔,在学校草坪和人干架的时候。

    但那时的感觉一点都不好,因为马仔是假的,再就是大家约好单挑,秦泽和那家伙施展十八般武艺,以武力决定校园第一美人归谁,几十上百号人围观,感觉是人类围观猴子打架。吃瓜群众们大饱眼福,俩猴子打生打死。

    一点都不燃不刺激,反而觉得自己lobsp;   眼下看着裴子淇闪亮登场,成为学生眼中的焦点,气势如虹,他觉得如果自己年轻个五六岁,这样妹子说不准会惦记几年,然后中学毕业,各奔东西,若干年后还会回忆起青葱岁月中,在心里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,骄傲跋扈小天鹅般的女孩。

    教室里的学生纷纷侧目,看着嚣张的闯入自己领地的高二学生。

    孙雯雯懂了,看见裴子淇的同时,她也看见了人群前的许悦,许悦安安静静站着,脑袋还缠着白纱,是她拽住她的头发,狠狠磕在桌角的。

    这是来报复的吧。

    这是来找场子的吧。

    “我是!”

    孙雯雯站起来,虽然有点发憷,但仍然倔强的和裴子淇对视。私底下碰上这事,该认怂还是要认怂,但众目睽睽,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,她怂了,以后就永远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用很流行的一句话说:我不要面子的啊!

    孙雯雯个子比裴子淇稍高,她想,待会肯定会有一番“怒目相向”,她占优势。

    可裴子淇不按套路走,不像女生掐架那样,先瞪几分钟,或者泼妇骂街。她走过来,直接一巴掌甩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一声,响亮清脆。

    整个教室的人都听见了,或愤怒,或诧异,或兴致勃勃。

    孙雯雯气疯了,她是家里的小公主,父母有钱,有关系,初中横着走,高中入学这几月,仍然在等级横着走。尽管听说过裴子淇的大名,但初生牛犊不怕虎,新生从不怵老生。

    裴子淇的马仔们都是专业的,见她一动手,哗啦啦涌了过来,把孙雯雯团团包围,让她顿时熄了还手的心思,感觉只要自己一动手,就会被一群人围殴,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而她的几个马仔,挤在一边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打我。”孙雯雯死死瞪着裴子淇。

    裴子淇抬手又是一巴掌,“为什么打你,自己心里没点逼数?”

    “我不服。”孙雯雯红着眼大叫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裴子淇再一巴掌扇过去:“我管你服不服。”

    孙雯雯白嫩的脸颊一片红。

    窗外,秦泽目光充满了欣赏,没想到女人撕逼也能这么燃。和心里认为的撕头发咬耳朵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打你,知道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“现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知,知道了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孙雯雯捂着脸,哭了,她哽咽道:“我都说知道了,你还打我”

    裴子淇冷笑道:“我高兴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,朝人群外的许悦招招手,人群分开一条道。

    许悦略作犹豫,选择面对。

    “给她一巴掌。”裴子淇说。

    孙雯雯恶狠狠等着许悦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完美的逆袭,一场漂亮的翻身仗,如果许悦扇出这一巴掌的话。可事到临头,她犹豫了,她只是很普通很普通的女孩,家境普通,甚至有点穷,也没什么关系,唯一可以骄傲拿出去说的,是大姑家的表哥表姐,可表哥表姐不喜欢自己家,表姐漂亮,骄傲,表哥看似温和,其实和他们家刻意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福至心灵般,许悦扭头看了一眼窗外走廊。

    看见了小时候很喜欢,长大后很幽怨的表哥。

    看到他脸上挂着的温和的微笑。

    看到他朝自己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许悦用力甩出了这巴掌,一下子,仿佛打开了新世界,解锁了新姿势,感觉前所未有的好,所有的怨气,所有的愤怒,统统宣泄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再一次扬起巴掌,又是一记势大力沉的耳刮子,把孙雯雯打的彻底懵逼。

    “欺负人的滋味爽不爽?”裴子淇问学妹。

    “爽!”许悦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“改天我们再继续欺负她。”裴子淇看向呜呜哭泣的孙雯雯,一字一句:“许悦,我罩的,懂?”

    孙雯雯不说话,光顾着哭,或许是用沉默来对抗,来挽回最后的尊严。

    裴子淇一巴掌呼过去:“懂?”

    “懂了”

    一场好戏,或者说闹剧,结束了。

    裴子淇领着人退出“战场”,心力交瘁的孙雯雯趴在桌上呜呜的哭,大概会在女孩心里留下不小的阴影,但不至于太深刻,毕竟没脱你衣服没让你下跪,你之前还让我表妹下跪来着。

    秦泽丝毫不怜悯这种欺负同学为乐的人,哪怕她是女生。如果可以,他更愿意自己进去扇人,不过他出手打人,性质又不同了,学校可以堂而皇之报警,警察抓他进小黑屋。

    他守在走廊里,一边看戏,一边防止有学生溜出去喊老师。

    班级里上演这么一出好戏,绝大部分学生都在围观,偏偏有三个学生出门,两男一女,女被他挡住,用凶恶的眼神瞪回去。男的直接一个头皮削过去,不服气,想反抗,秦泽一脚蹬飞。然后其中一个男生哽咽说,我只是想去厕所,快上课了。

    误伤!

    “表哥。”许悦软濡的嗓音喊道。

    “做的不错,以后有事,找我。”秦泽摸头杀,心想,还是妹子好啊,妹子愿意让你摸头杀,不像自家的蛆,你摸她脑袋,她一定要摸回来,否则就炸毛给你看。

    也是秦泽自己作死,姐姐还是很愿意在他面前扮演妹子角色的,偏偏他要说“笑摸狗头”的典故。

    许悦点点头,强忍半天的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。

    她把脑袋往秦泽胸前一抵,哭起来。

    裴子淇驱散一群马仔,站一旁,静静看着,很不屑的撇嘴。

    “秦哥?!”

    一声激动而雀跃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她来了。

    秦泽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另一边,校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舅妈不为女儿讨回公道,不打算走人了,她读的书不多,好歹初中毕业,子女碰到这种事,家长绝对不能软,一定要死磕,不然学校不会重视,小孩会继续受欺负,长期以往,将造成不可挽回的心理创伤。严重的可能会抑郁,会自杀。

    尤其自己闺女倔强偏执的性格。

    王子衿陪在她身边,时而安慰她几句,时而和校长扯皮。

    校长是老江湖了,应付两个女流之辈,很稳当,不见半点焦虑和不耐。

    按说家长来校,不管什么事,既然坐下来谈了,就该上茶。这是基本的礼节呀,但校长偏要晾着她们,这种小细节,如果是体制内的老油条,心里就该懂了。

    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舅妈,你放心吧,阿泽会处理好的。”王子衿拍了拍舅妈的手背。

    “他们出去这么久,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”舅妈点点头,被一个陌生女孩安慰,一口一个舅妈,总觉得违和感强烈,换成宝宝那丫头这么做,才合理吗。话说回来,这女孩不知道和阿泽什么关系,女朋友吗?

    不可能不可能!

    阿泽要找到这么漂亮的媳妇,大姐早就打电话过来乐呵了。

    小衰仔怎么可能有如此标致的女朋友,该是宝宝的朋友才是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事儿怎么办,学校也不管,听说那个孙雯雯是教务主任的亲戚,难怪学校偏袒。”舅妈故意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瞧你这话说的。”校长喝了口茶:“学校怎么会偏袒呢,学校会做出公平公正的处理方式,是你们太心急了嘛,非纠缠着不走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安慰道:“这是个讲人情的社会嘛,帮理不帮亲的人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舅妈气道:“这件事没完,我和你舅舅从来不舍得打她,这口气咽不下。”

    舅妈也没在意自己的口误,算是勉强把她当外甥的女朋友吧。

    王子衿瞟了眼巍然端坐,不动如山的校长阁下,淡淡道:“学校偏袒,咱们就往上一级告呗。总有人不偏袒的。”

    校长冷眼看着两个女人一唱一和,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,心里却不屑的很。

    偏袒?包庇?

    说的那么委屈,好像有什么天大冤屈似的。

    还往上级告,你咋不去上访嘞,不就是寻常的学生打架吗。

    再说,学校也没明着偏袒,只是施展了大拖延术,什么是神技?万无一失百试百灵的,就叫做神技。

    所以校长一点都不怵,反而觉得可笑,头发长见识短的女流之辈,使些蹩脚的唬人伎俩,想以此吓住他?

    “舅妈,我在沪市教育部认识几个朋友,我帮你打电话求助一下。”王子衿从紧身的牛仔裤兜兜里摸出手机。

    校长这才注意到,这位妹子有着修长紧致的双腿,包裹在紧身牛仔裤里,可比高三的英语老师养眼多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校长是绝对不会和英语老师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,自从这篇作文曝光后,英语老师这种存在,已经被校长们列为“不可交流”对象。

    何必要纠结英语老师呢,语文老师也是可以授课的嘛。

    漂亮妹子拨通了电话:“喂,周叔叔,是我子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