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四十六章 哪个是孙雯雯?
    子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,丈夫不在家,做母亲的更要为女儿做主。舅妈知道女儿在学校经常被人欺负后,心都快碎了,搁下手头的活儿就赶到医院,所幸不是打伤,也不需要缝针,但也因为不是大伤,所以经常不管。

    等女儿处理好头上的伤,舅妈带着女儿怒气冲冲的赶上学校,做好了冲对方家长大发雷霆的准备,谁知道人家根本没来,或者说懒得过来处理,因为教务主任是亲戚啊,有关系罩着,谁鸟你啊。

    舅妈再找校领导,校领导也敷衍她,尤其是教务主任,直截了当说,这件事呢,属于打架,双方都有责任,当然,孙雯雯责任要稍大,我们学校会警告她的。

    然后,当然就没有然后了。连赔偿都没提。

    你说处分?

    学校自有学校的规矩,要走流程嘛,过几天就会处分的。总之先拖着,拖着拖着事情就淡了。

    你要闹?

    可以啊,你试试看啊,好歹我建安是重点高中,你敢闹,回头找个理由开除你女儿,不知道多少人挤破头想进咱们学校呢,事关女儿的前程,自己好好想想。

    你说赔偿?

    这个你们双方家长协商,学校最多负责调解。

    报警?

    警察可不管,你又没缺胳膊断腿,又没撕你衣服拍果照,再说还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嘞,警察没法管啊。

    舅妈不甘心,便待在办公室不走了,教务主任也火了,说,你爱待多久待多久,学校怎么处理,不需要你指手画脚。

    教务主任拍拍屁股走人。

    听了舅妈的话,秦泽明白了。

    官方神技:大拖延术!

    是和大挪移术并列的两大神技,后者俗称踢皮球术!

    他当初被人用小刀刺伤,那个黑了心的家伙就是想施展大拖延术,妄图拖死他们秦家来着。

    秦泽和王子衿相视一眼,道:“我们找校长去吧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点点头。

    四个人来到校长办公室,秦泽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一个声音:“进来!”

    一间不算豪华,但摆设很精致的办公室,大腹便便,官僚气质浓郁的校长端坐在办公桌后,身后挂着一幅字帖:教书育人!

    “你们是”校长惊讶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许悦的家属,她在学校被同学欺负,”秦泽指了指许悦的小脑瓜,沉声道:“教务主任撇下家长不管不顾,过分了吧。我们需要学校能给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校长推了推眼镜,双手指头交叉,搁在办公桌上,打着官腔:“是有这么回事,教务主任也忙,处理事情去了。这件事呢,学校肯定会处理,你们放心。”

    舅妈气道:“那你们倒是处理啊,那个孙雯雯的家长呢,还有孙雯雯呢,我来学校这么久,人都没看到。我倒是想问问她,为什么老欺负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校长说:“孙雯雯的家长我们已经打电话通知了,人家忙,暂时没时间过来。”

    好嘛,又是大挪移术和大拖延术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忙,谁不忙啊,这好像不是理由吧。”秦泽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总之这件事我们会处理,你们先回家等消息,处分结果也不是马上就出来的。家长也要理解一下学校吗。”校长也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今天不给个交代,我就不走了。”舅妈往沙发一座,眼圈红了:“上星期我女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,我就知道没好事,现在更是变本加厉,把她打成这样,你们要真的管,我女儿也不会三番两次被欺负。你把那个孙雯雯叫来,我要问问她,到底悦悦哪里得罪她了,要这么欺负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,这么不冷静,让学校怎么处理,哦,让孙雯雯过来,你们指不定又要发生冲突。回去吧,学校会处理的。”校长的大拖延术已经修到如火纯情的地步。

    秦泽知道,就算闹,也闹不出什么结果了。

    “悦悦,跟我出来一下。”秦泽在门口招手。

    小姑娘犹豫片刻,咬着唇,跟着秦泽出来了。

    此时,正是课间休息,学生们在外面活动,在走廊里嬉戏,到处都是少年少女们的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jk青春活泼,jk身轻体柔,jk的佑惑不弱于罗莉

    可惜秦泽的爱好有些特别,比自己小的女孩,他完全没感觉。

    没有d,你c总要有吧,c都没有,那还算女人嘛,女人就该胸有丘壑。

    “出来干嘛。”许悦闷声道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在看她,让她感觉很丢人。

    秦泽看了眼关系很一般的表妹,道:“孙雯雯为什么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许悦没说话。

    秦泽停下脚步,给了她一招摸头杀,柔声道:“你爸不在,舅妈一个人带你和弟弟,上班工作,回家还要照顾外婆,辛苦她了。”

    许悦眼圈一红。

    “表哥既然来了,总要给你出头对吧,小时候舅舅对我其实蛮好的。”

    许悦咬着唇,“孙雯雯的男朋友纠缠我,给我写情书,她就带人欺负我。上午她们让我下跪,我不服,她们就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秦泽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他摸出手机,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一个漂亮丫头从教学楼出来,梳着马尾辫,杏眼桃腮,身段如抽芽的柳条。

    女孩步履轻盈走过来,二话不说,先一个白眼,脆生生道:“你来我们学校干嘛。”

    许悦认识这个女孩,高二四班的裴子淇,之所以认识,是因为裴子淇除了学校女神之外,还是高二的大姐头之一,身边一群官二代富二代,在学校里横着走。许悦一直看不懂她们那个世界的风风雨雨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孙雯雯在高一称王称霸,在她们面前,却是阿猫阿狗。

    许悦自己就是高一男生公认的女神,但和裴子淇比较,她是丑小鸭,对方是白天鹅。

    为什么表哥会认识裴子淇?

    “想你了呗。”秦泽笑呵呵。

    裴子淇一脚踢过来,秦泽闪身避开,正色道:“有件事要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李东来在复旦附中上学,裴子淇在建安中学,兄妹俩天生八字相克。沪市重点中学不少,但也不多,表妹和她同个学校,算是一个不算巧合的巧合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裴子淇道。

    “我表妹,”秦泽指了指许悦。

    “知道,她在高一很出名。”裴子淇瞅了瞅许悦,骄傲的眼神,仿佛白天鹅看丑小鸭。

    “有个女生经常欺负她,叫孙雯雯,似乎是你们学校教务主任的亲戚。学校偏袒她,警察又指望不上。你帮忙出出气呗。”秦泽把表妹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以势压人,他暂时做不到,在这个社会耀武扬威,终究要靠老子,否则就你自己做大佬,目前他还不是大佬,他得到系统才四个月,还是个lobsp;   反正只要不缺胳膊断腿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反正只要不拍果照不虐待就行了。

    那你们怎么搞事情,我也搞呗。

    这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你应该找陈清袁,她才是大姐大,手底下喽啰成群呢。”裴子淇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她也在这个学校?”秦泽一愣,旋即脸色古怪。

    陈清袁至今都对他念念不忘,隔三差五的短信轰炸,最近胆儿肥了,偶尔还会给他打个电话。秦泽说,你现在年纪还小,不要想太多,认真学习。就差没告诉她,我对jk没兴趣,我是个可耻的郁结控。你是个好姑娘,但咱们不合适。

    但陈清袁不懂,懂了也装不懂,很死性。

    少女怀春,对爱情充满憧憬,同时也比成年人更倔强。没那么多的物质和理性,喜欢你就是喜欢你,你给我发好人卡,我就死给你看。没准还希望秦泽残忍的拒绝呢,好来一段刻骨铭心生离死别的爱情。

    真是烦死了。

    “甭废话了,帮不帮,一句话。”秦泽催促。

    “我要不帮,你会找陈清袁吗?”裴子淇试探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秦泽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那你等会,我叫几个人。”裴子淇转身回教学楼。

    高一六班。

    孙雯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身边围了几个姐妹,或者说马仔。她长的有几分清秀,画了淡妆,头发没染,但做过精心打理,配上一身名牌衣服,瞬间就把气质拔高,与寻常女生不同。

    在男生眼里,就觉得她格外耀眼。

    大学之前的女生,穿着都比较朴质,干干净净,偶尔有一两个穿短裙化妆的女生,就会成为男生眼中的香饽饽,女生眼中的妖艳贱货。

    “雯雯,许悦还没有回教室,听说她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会不会被处分啊,她妈要是在学校闹事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怕神马,雯雯是教务主任的亲戚,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女生们七嘴八舌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孙雯雯靠在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,老神在在:“怕什么,她还敢翻天不成。这次打破她脑袋,下次一定要让她下跪。”

    她扫了眼身边的马仔:“一点点小事,就把你们吓成这样,她妈来就来呗。这贱人,今天放学我们去校门口堵她。别以为喊妈妈就没事,她妈还能守在学校不成。”

    女生们顿时安心,附和道:“早看她不爽了,长的漂亮又怎样,居然抢我们雯雯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就该修理她,当着男生的面教训她,看她以后怎么勾搭男人。”

    这时,教室门外一群人汹涌进来,有男生有女生,都是别班的,看起来似乎是高二那边的学生。

    教室里的学生纷纷侧目,看着来势汹汹的一群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“哪个是孙雯雯?”

    为首的漂亮女生敲了敲桌子,趾高气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