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四十四章 不靠谱的舅舅
    第二天,早上六点半。

    秦泽准时起床,完成赚亿小目标后,他不用熬夜了,正常的生物钟,才能拥有健康的身体,熬夜修仙的人,会比普通人更早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回忆起那段时间,心力交瘁,上一次头衔梁锥刺骨,还是高考的时候,那段时间老爷子天天在他耳边怒吼:马上要高考了,整天吊儿郎当,复旦没指望,财大你要上。本地分数线这么低......

    然后派遣宝贝女儿熬夜给儿子补习,可女儿在老爸面前假正经,在弟弟面前一点都不正经,补课之余,还拿脚丫子挑逗弟弟......

    想想别人家的系统,各种吊炸天,主角躺着赚钱。再看看他,为了区区一个亿,累个半死,被逼着玩杠杆,差点还翻车。

    系统lobsp;   人帅吊受累!

    秦泽掀开被子,在床上舒展四肢,浑身就一条四角裤,低头看一眼自己的帐篷,又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每天六点半,鸡儿硬邦邦!

    “我要这铁棒有何用!”

    秦泽的歌声从房间传出来,洗手间正刷牙的王子衿,狠狠翻白眼。

    八点结束晨练,洗澡、吃早饭,然后秦宝宝开车送闺蜜和弟弟上班。到公司九点半,迟到了半小时,反正他是老板,他任性,也就苏钰会偶尔抱怨他几句,其他人当然是不敢对总裁大人有微词的。话说回来,该公司该招个前台了,前台不需要太专业,但一定要漂亮,花瓶这个词儿,就是为前台妹子量身打造。

    路过会议室,发现苏钰在接待客户,一男一女,打扮很职场很干练。

    女人听到脚步声,侧头看来,一见是秦泽,喜出望外:“秦老师。”

    秦泽看清了她的脸,认识的,徐韵寒的经纪人,以前只知道姓白,听徐韵寒一口一个白姐,后来才知道,她名字叫白捷。

    白捷是娱乐圈的人,所以称呼秦泽“秦老师”,而不是秦总。很多明星,都潜意识把秦泽当做娱乐圈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好你好。”秦泽和她握手:“徐姐没来吗?”

    “跑通告去了,我今天过来处理一下你们这边的事,下午就要飞。”白捷笑道:“韵寒打算投资七百万。”

    一个二线歌星来说,七百万不少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黄宇腾的经纪人,秦老师叫我阿宾就好了。”中年人起身,握手。

    秦泽赶忙握手,招呼两位大佬入座。

    两位大佬,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阿宾说:“秦老师,我们腾子准备投资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白捷说:“呦,豪气啊。”

    阿宾说:“我们对秦老师的水平还是很相信的,只不过有个不情之请。”

    秦泽说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阿宾说:“想找秦老师约首歌,价格方面按最高标准来,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秦泽想了想,道:“没问题啊,你们稍后把要求告诉我,我帮着写写看。”

    阿宾开心坏了,“那就谢谢秦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打算找一首不适合姐姐唱的歌应付一样。

    接下来由苏钰和两位经纪人谈投资细则,十点半他们离开,秦泽亲自把两位大佬送出公司大门。

    阿宾和白捷离开宝泽投资。

    白捷酸溜溜道:“这就给你约到歌了,早知道我们也投资一千万。”

    阿宾得意的笑了笑,掏出手机给黄宇腾发信息:“腾子,协议签了,见到秦泽了。”

    黄宇腾很快回复:“约到了?”

    “约到了。”

    黄宇腾发来一串“鼓掌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其实咱们目前的人手,还是不够。每个二三十人,很难操控十亿以上的资金。”秦泽返回会议室,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在招人了,今天会有一批面试人员过来,我让几个经理负责了。”苏钰挥手驱散烟雾,蹙眉道:“趁着牛市捞一笔,否则就咱们这点家底,要把公司做大,不知要熬到猴年马月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牛市不会太长。”秦泽眯着眼。

    “目前市场还处在良性状态,不会崩,我会盯紧的。”苏钰说,这方面她是专业的。

    秦泽比较悲观:“不一定哦,国内股市不像国外,说不准哪天就崩了。我家老爷子说过:炒股,要随时做好卷钱跑路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一早上迎来了三批投资者,都是明星的经纪人,苏钰负责商谈,秦泽坐在一旁充当吃瓜群众,事实上他只要坐在那里就好。

    明星们投资是冲着他来的,他属于标志物,见到他,经纪人才会安心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几个经纪人名字都很平庸,没有阿宾和白捷惊艳,秦泽本来期待会不会遇到侯龙焘和紫筠什么的。

    中午让副总裁兼秘书的苏钰帮他点了份外卖,两人在秦泽办公室吃起来。

    苏钰吃饭很优雅,低着头,小口小口,从秦泽这个角度看,她的睫毛特别浓密,睫毛怪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点湘菜吗?”秦泽替她撩起长长的刘海,拢到耳后,免得掉进饭菜里。

    “那明天我点本帮菜。”苏钰脸蛋微红。

    “还有件事,”秦泽抽出一张纸巾,擦了擦嘴,准备来一根事后烟,不,饭后烟,“你能别跟我姐吵架吗,现在你们也没怎么打游戏了。哪来那么大仇恨。”

    苏钰撇嘴:“我看她不顺眼,她看我不顺眼,就这样呗。不吵架也行,除非你让她跟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我去说这话,你是好了,估计我姐就炸了。

    这辈子都别想么么哒。

    他想,其实苏钰还是想和秦宝宝吵架的,这种怒刷存在感的操作,苏钰最拿手了。她揪着秦宝宝不放,吊打的耻辱是原因之一,还有就是抖m属性的爆发吧。

    缺爱的抖m,无时无刻不想刷自己的存在感。

    正如那句歌词:人潮内愈文静愈变得不受理睬,自己要搅出意外......

    “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搁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,苏钰探脑袋过来,看见来电显示:老姐!

    “姐。”秦泽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阿泽,许悦在学校被人欺负了。”亲宝宝的语气有点焦躁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秦泽愕然。

    “就是被几个女同学欺负了呗,妈刚才打我电话说的,不是一次两次了。学校里有几个女生总欺负她,这次情况比较严重,脑袋破了,刚在医院包扎好。舅妈去她们学校找老师理论,但好像打人的女生有点关系。具体情况电话里说不清楚,我过来接你,咱们去学校看看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姐姐叹气道:“舅妈也不容易,家里没个男人撑着。”

    秦泽挂断电话,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许悦是他表妹,舅舅的女儿。遇到这种事本该男人出面,可他舅舅有点不靠谱。舅妈肯定打电话给姐弟俩老妈,老妈又打电话给秦宝宝,然后秦宝宝打电话叫他一起去解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。”苏钰问。

    “一些家事,泰......苏钰,我待会有事出去一趟,今天就不回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校园暴力!

    四个字在他脑海浮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