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四十章 系统的新任务
    买房子不是买衣服,看上了,打包带走。今天只是过来看房子,而且姐姐看完另外两套房子后,选择恐惧症犯了,不知道该买哪套好。

    徐经理说:“秦小姐回去慢慢考虑,其实吧,这三套房子,两套是同个户主的,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秦泽惊讶的问:“都是炒房吗?”

    徐经理点头:“听说户主是温市那边的大商人,帝景开盘的时候,温市人买了十来套。”

    如此壕气!

    姐弟俩打算过阵子再来,因为秦泽和姐姐说,现在公司资金不多,哪怕裴南曼要投资一个亿,总资产才两亿,不可能拿四千万出来买房子。

    姐姐下楼时,摸摸他脑袋,“老弟啊,你要努力赚钱。反正股市就像捡钱一样,上次看到新闻,有个家伙四五年前买的股,现在逆天暴涨,他凭白多了套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涨的时候乐滋滋,可暴跌的时候,又有多少人跳楼呢。”秦泽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牛市真的和捡钱一样,如果能尽早抽身而退,肯定能赚钱,可有多少人能做到?你退出了,结果发现第二天涨停,第三天涨停,那感觉就像自己的钱被抢了一样。

    业余的散户或许会抽身而退,但老股民和专业的炒股团队肯定不会停,因为他们就靠炒股吃饭,这波牛市结束时,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血亏。

    告别徐经理,他们正准备打道回府,忽然听见一个惊喜的声音:“秦宝宝!”

    遇到熟人了?!

    姐弟俩茫然回头,看见一个穿休闲西装的俊朗青年,身边是挽着他胳膊的女伴,在秦宝宝回头时,青年推开了身边的女伴,兴奋的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秦宝宝骂了声“卧槽”,拉着弟弟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姐姐的反应让秦泽一愣,他猜到那家伙是姐姐追求者,没什么好奇怪,从小到大,姐姐的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,斯巴达三百勇士都没她的追求者多。幼儿园就有个家伙想亲她,被她一把从滑滑梯上推下去,摔的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姐姐在追求者面前,从来都是冷漠高傲,不假颜色。怎么现在慌慌张张?

    “这特么是块狗皮膏药,快走快走。”秦宝宝爆粗口。

    “宝宝别走,别走!”

    那家伙甩下女伴,大步奔过来,挡住两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一看到我就走,难道我很讨人厌吗?”他一脸很受伤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冯公子,我们不熟好么,宝宝不是你叫的。”秦宝宝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送了你九佰九拾九朵玫瑰,我们是老熟人了。”冯公子眼里只有秦宝宝,目光隽永而深情:“今天晚上有空吗,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今天没时间,我要陪......我弟弟。”秦宝宝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本来想说“我要陪我男朋友”,但考虑到自己和秦泽的知名度,不好继续假装情侣了,大家都知道他们是姐弟。

    “啊,小舅子也在啊,”冯公子似乎才看到秦泽,于是笑容中多了一丝讨好:“我也请小舅子吃饭。”

    秦泽半天无语,卧槽,大哥你谁啊,一口一个小舅子,信不信我当场打你一顿。

    “冯公子是吧,你好,”秦泽看向那位孤零零显得格外凄凉的漂亮女人:“那是你女朋友......或者嫂子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冯公子一口否决,看着秦宝宝,认真道:“只是普通朋友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翻白眼,我管你们什么关系,就算是不正经的男女关系,也不关我事。

    秦宝宝真是烦死他了,眼前这家伙叫冯天鸣,星艺总裁黄易聪的狐朋狗友,他们在一次酒会上认识,从此冯公子对自己展开疯狂追求,没人都会让人送一捧玫瑰花到秦宝宝办公室,不管她在不在。据说他为了追求自己,还买通了星艺的前台,只要秦宝宝没通告,又恰好在公司,冯公子就会像嗅到血腥味的鲨鱼,气势汹汹的杀过来,然后死皮赖脸的请吃晚饭。

    因为对方是黄总裁的朋友,星艺的大门随时对他敞开,简直比狗皮膏药还烦人。

    女神如此冷漠,但冯公子丝毫不气馁,也不灰心,他已经做好打持久战的觉悟。

    事实上,秦宝宝越拒绝他,越能激发他的斗志以及老司机的尊严,冯公子乐在其中。身为一个皮相优异的富二代,冯公子身边不缺莺莺燕燕,但他和老司机黄易聪征战过无数会所,摇晃过无数床榻,至今没遇到让他甘愿铁杵磨成针的女人。

    就算开始摆出冰山美人的姿态,在冯公子票子开路,啪过几次后,很快原形毕露。一口一个老公我爱你,老公我想你。只有秦宝宝不一样,她不是冰山美人,但她比冰山美人还难追。

    第一次在酒会见面,冯公子只觉这个女人好惊艳,纵横花场,阅女无数,秦宝宝这般身材的,遇到过。这般容貌的,罕见,但也遇到过。这般容貌和身材的,反正冯公子没遇到过。

    冯公子私下里问啪友黄易聪,“秦宝宝太正点了,有没有上手?”

    黄易聪给他的回复是:“这个女人和那些女明星不一样,不是为了上位甘愿出卖身体的。”

    冯公子一听,顿时好感倍增,派人打听了秦宝宝的过往,除了公司私底下流传她和黄总裁有暧昧,再没其他绯闻,也就是说,这是个很干净很优质的女孩。

    冯公子追求秦宝宝有个把月了,不管是票子还是鲜花,好像都无法打动这个女人,比想象中的更难攻克。

    终有一天我要做你的太阳!

    冯公子无数次在心底暗暗发誓。

    “宝宝,求你给我一个机会,我是真心的。别问我爱你有多深,爱你有几分,太阳代表我的心。”冯公子毫不顾忌女伴的表情,以及身边的秦泽,说着肉麻的台词。

    “再见!”秦宝宝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别啊,我知道你嫌我烦,但我只求吃顿饭,吃完饭我就不纠缠你。”冯公子说。

    原则这东西,是要一点点蚕食的,开了这个口子,下次再约吃饭的成功率就会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这么低声下气的语言风格,委实不适合他冯公子,他一开始是想当霸道总裁来着的,女人不都吃这套吗,开着几百万的豪车,穿着笔挺的西装,冷漠无情的走到女主面前,冷冰冰的说:“女人,跟我走!”、“女人,你在玩火。”

    女主们嘴上说不要不要,心里其实爽翻天。

    可秦宝宝不这样,犹记得他第一次靠在迈巴赫上,对着下班回家的秦宝宝,霸道的说:“秦宝宝,跟我吃顿饭,别拒绝我。”

    冯公子在心里给自己的台词打满分。

    秦宝宝没有像大部分女主那样,来一个“恼羞成怒”的脸红,然后摆出很生气很不把男人当回事的姿态,娇气的说:“才不要,你是谁啊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当时瞅瞅他,就说了两个字:煞笔!

    从那以后,冯公子就知道霸道总裁的路子在她这里不好使。

    “哇,宿主,检测到你的心理欲求。”在一旁看戏的秦泽,忽然听到系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挺不爽的。”秦泽皱眉:“你准备发布什么任务?”

    他对这个死缠姐姐的家伙很不爽,但要说心里欲求,难道是打他一顿的冲动?系统要是发布这样的任务,他会很为难。

    “不是打人,宿主此时的心里欲求,是帮姐姐摆脱这个烦人的家伙。”系统说,“稍等一下,正在推算最合理最有效的任务!”

    ......我怎么感觉系统升级之后,反而更lobsp;   几秒钟后,系统任务来了:

    “叮,请在冯天鸣面前扮演一个合格的姐控,让他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,转移他的目标,帮助姐姐摆脱黏人的牛皮糖。成功奖励两百积分,失败扣除相应积分!”

    扮演姐控?

    我吗?

    系统你出来,我保证打死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