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三十章 感觉身体被掏空(一)
    第二天秦泽就和李林峰和陈光见面,在中金大厦15楼,苏钰租的办公室。苏泰迪不愧是专业的,办事效率很快,专业的专修队伍已经开始施工。刷新墙壁,搭建办公桌,连网线,更换前台门面......

    “我本来中意12楼的,但那家办公室合约到期还有半个月,加上走流程,最起码一个月才能入驻,这间办公室空了好几个月,直接签合同就能进来。”苏钰带着他们,绕过施工队伍,走向最里面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办公室面积三十平米左右,两米长的巨大办公桌,摆在落地窗前,身后就是外滩江景,客轮和商轮徐徐而过,船尾拖着缓缓散开的水道。

    黄浦江两侧,高楼大厦连着高楼大厦,充满现代化繁荣气息,朝左眺望,可以看见东方明珠塔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办公室,我的在隔壁。”苏钰笑道。

    这么寸金寸土的地方,租金肯定不便宜,不过秦泽懒得问,这些事苏钰会处理好。

    “隔壁应该是我秘书的办公室,对了,我有秘书吗?”秦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暂时暂时就做你秘书呗。”苏钰笑吟吟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以有。”

    李林峰和陈光不忍再看,画风已经完全崩溃。

    苏钰领着他们看了各自的办公室,然后就离开了,这里不适合说事。

    美女总裁果然兼任秦总裁的秘书,给大家在湘菜馆订了位置,他们在包间里吃饭,顺便聊聊公司的未来和规划。

    每次吃湘菜,秦泽总会想起明明是北方人,却疯狂痴迷湘菜的裴南曼,关键烧的菜还特么很难吃。

    “每次跟南曼出来吃饭,她都选择吃湘菜,搞得我下意识订了这家店的桌子。”苏钰说:“她不但喜欢吃湘菜,还痴迷做湘菜,贼难吃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辣,她的菜毫无半点特色。”秦泽吐槽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苏钰啄脑袋。

    “秦总,什么时候开展你的百亿小计划?”李林峰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。

    陈光竖起耳朵。

    苏钰美眸凝视。

    “不杠杆了,正常的来吧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三人顿时懵逼。

    说好的小目标呢,说好的走向人生巅峰么?

    你这车要翻了,开门,我们要下车。

    “民间配资和银行配资双管齐下,把一亿资金翘到十亿,不难的。”陈光说,他沉迷在期货的刺激力不能自拔。觉得没什么比徘徊在爆仓边缘的胜利更让人热血沸腾。老朋友们劝告他,迟早药丸。可他很有本事,走钢丝走了这么多年,依然坚挺的没有上天台。

    “不是资金的原因,公司刚成立,人手不够,杠杆的事缓一缓吧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老爷子是资深股民,秦泽从小耳濡目染,听他说过股市的发展史,92年股市第二轮大涨的时候,造就了很多百万富翁。92年的百万富翁,啧啧,比现在百亿富豪还震撼。

    普通民众眼里,是可望不可即的大佬。

    甚至很多人都没有百万富翁这个概念。

    这就是股市的魅力啊,一夜之间鱼跃龙门,一夜之间咸鱼翻身做大佬。

    现在也一样,有人在这波牛市里捞到一笔横财,尝到暴富的滋味后,就很难再安心工作。

    我炒股能发财,凭什么让我工作。

    正如:我有这么漂亮的姐姐,凭什么还要我找女朋友……

    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。

    秦泽靠着咸鱼系统给他开挂,加上自己呕心沥血,终于赚到一个亿。但其实真正资本大佬面前,还是咸鱼一条。

    能赚钱当然要赚,虽然他是咸鱼,可咸鱼也有野心啊,比如做最咸的那条。

    主要是考虑到十个亿的资金太难驾驭,四千万资金六七八个账户已经让他呕心沥血,十个亿......想想都阔怕。即便现在坐下有李林峰这号吹箫童子,两个人显然也无法驾驭。还是缺人才。

    关键国内股市还特么妖里妖气,没准哪天给你来一发断崖式下跌,肯定药丸。那时就不止老妈嘤嘤嘤,姐姐也要嘤嘤嘤了。

    稳妥起见,先低调发育。

    不能浪,浪翻船,他就成扑街仔。

    苏钰道:“也好,步子迈太快,容易摔倒,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贫道胯下头号吹箫童女。

    秦泽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吃完饭,两人离开。

    走向停车位的路上,苏钰忽然说:“要不要去我那里坐坐。”

    秦泽摇头:“不要,连双拖鞋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苏钰鼓足勇气:“可以买。”

    “那走吧,正好还有事没说完。”秦泽同意。

    苏钰扬起一个笑容,露出浅浅的酒窝。

    她有两个小酒窝,可这女人平时不爱笑,最多浅笑,可爱酒窝一直明珠蒙尘至今。

    秦泽第二次光临苏钰这套除了父亲外再无男人可以踏足的房子,暖色调的榆木地板铺满整个屋子,棕黄色的墙,没有女孩子喜欢的粉丝和精美装饰物,简单,简洁,干净,就是少了点温馨。

    进小区前,苏钰特地绕路去了超市,买了一沓男士棉拖。

    秦泽心想,买这么多干嘛,一双就够了,我又不经常来。

    他觉得也许是美女秘书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,这句话便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房子有股淡淡的馨香,很独特,不知道是香水味,还是女人身上自带的体香。关于女人体香,老司机秦泽有过专门的研究,体香这东西是真实存在的,和饮食有关,人体皮肤分泌出包括汗液在内的三种物质,包含两百多种化学物质,所以为产生气味,除了与饮食有关,与人的基因也有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天生自带体香的女人他没见过,姐姐都没有,王子衿也没有,至于苏钰,还不知道她的深浅,不好判断。

    苏钰本来想和他谈谈公司的发展路线,但看他心思一直在股票上,就跑厨房亲自磨了咖啡粉,给他泡了一杯咖啡。

    “好喝,比店里卖的更醇正。”秦泽夸赞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咖啡店,添加的东西太多,早就破坏了咖啡真正的香味。”苏钰在咖啡上很有研究,毕竟是留洋很多年的海归。

    “其实论营养价值,还是茶好,”苏钰说:“但咖啡和茶,喝多了对胃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喝红茶好,红茶养胃。”秦泽一句话暴露了自己的短见。

    “相对绿茶而言,红茶在发酵的过程中茶多酚减少,但其实一样伤胃,只是没那么明显而已。”苏钰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好吧,我继续看股票。

    苏钰有点无聊,跑回房间玩电脑,开机,登陆游戏。

    然后房间里响起铿锵有力的音乐声,以及熟悉的电子女声:“敌军还有三十秒抵达战场,碾碎他们......”

    “喂,你轻点。”秦泽在客厅喊话。

    苏钰乖巧的“哦”一声,调低了音量。

    时间飞快,一个在房间打游戏,厮杀在游戏世界,顺便与队友狂喷,另一个专心致志研究他的股票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,股市收盘,一口饮尽咖啡,起身伸腰,做了组舒展筋骨的动作。

    苏钰在单排,因为她总是浪啊浪,不打团,被队友唾弃,骂她煞笔。她一边以不利索的手速操作,一边噼里啪啦打字对喷。被敌人打的节节败退,此时已经被推到高地,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又要输了!

    苏钰忽然听到身后有叹息声,扭头一看,发现秦泽站在自己身后,不知道看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你是团队主输出,怎么能不打团?我平时怎么教你的?”秦泽指导她。

    “可我就喜欢浪。”苏钰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划船不用浆,一声全靠浪。

    我浪我有理。

    秦泽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大神,你帮我打吧。”苏钰说完,顿了顿,她说错话了,不该称呼大神。现实里,她和秦泽很少提及游戏,因为这样会很尴尬,她在游戏里什么德行,大家心知肚明的。

    “输了就输了吧,正好我们该谈正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局输了,我掉段。”苏钰楚楚可怜的表情。

    秦泽受不了她小猫儿般的眼神,想了想:“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苏钰喜滋滋的起身,跑客厅搬来小凳子,端起早已冷掉的咖啡,乖做小板凳,一脸紧张严肃的盯着大神在游戏里厮杀。

    小模样可爱的很。

    秦泽只坚持了五分钟,输了,终究是团队游戏,一个人即便再厉害,也无法力挽狂澜,王者虐青铜,也只是在前期虐,后期大家都神装了,优势会缩小。

    苏钰一脸失望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

    有强迫症的秦泽读秒单排,打这游戏有一个很魔性的心理规律,输了一定要赢回来才罢休,赢了又想继续体会碾压敌人的畅快感,如此循环。

    第二局开始。

    苏钰紧绷着小脸,“一定要赢啊。”

    半小时后,又输了。

    秦泽体会到什么叫做青铜遍地坑,他操作有所提升,但有限,最强悍的是大局观。前提依靠不俗的操作,为队友带来巨大的经济优势,然后青铜狗们的本性暴露了。

    咦,对面这么菜?我要出六神装备。

    虐菜太爽了,不出六神装不推塔。

    没事,被偷了大龙而已,我们依然有优势。

    卧槽,他们怎么这么厉害了,药丸药丸。

    gameover!!

    可怜秦泽一直狂打信号,呼唤队友别浪,但没人理他,青铜狗的原则坚定不移。

    “又输了啊!”

    苏钰蹙眉,精致小脸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好没面子!

    秦泽一咬牙:“再来!”

    于是两人都忘了来此的初衷,陷在单排的深渊里不能自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