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二十八章 暗号
    姐姐一边哭着,一边接过弟弟递来的纸巾,把胸口的白色浑浊液体擦去,憋着嘴像个受委屈的小女孩,然后装傻。只要秦泽一看她,她就假惺惺的抹眼泪抽鼻子。

    姐姐又耍小心机了,秦泽叹口气,罢了罢了,回家索要洗面奶或者剪刀脚福利做补偿便是。虽然他没摸清姐姐的深浅,但脾性早已摸透彻,姐姐会一边说讨厌讨厌,一边展开双臂给他一记抱弟杀。一边说不要不要,一边张开双腿......剪刀脚夹死他。

    他拉开车门,钻进驾驶位,驱使小红马汇入滚滚车流。

    途中接到苏钰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办公室地址我找好了,就在浦东商城路的中金大厦。你抽时间过来看看吧,满意的话,我立刻让人装修,购买公办事用品。”苏钰刚从中金大厦出来,开车前往几公里外的汇鸿大厦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办好咯。”秦泽带着蓝牙耳机,不负责的做起甩手掌柜。

    “哼,就知道推卸责任。”苏钰娇哼一声,有几分小女子嗔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的六百万什么时候转给我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比较麻烦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就是金钱呀,磨磨唧唧的,六百万我一天可以赚几十万。”秦泽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连女人的私房钱都这么惦记着。”苏钰幽幽道。

    怎么感觉我身边的女人都被传染了一种“弟弟的钱就是我的钱”的病?

    “别废话,”秦泽骂道:“我,秦泽,打钱!”

    苏钰立刻心悦诚服:“明天就打给你。”

    啊,为什么我认识的漂亮女人,没一个正常的。华佗再世也络老司机”的道路还没走远,无法领会奥义?

    秦泽把手机放在茶几上,进房间拿笔记本,就这么会儿功夫,手机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喂,别闹,把手机还我。”秦泽推了推沙发上的姐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我,就不能是王子衿?”秦宝宝不服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才没你这么幼稚。”秦泽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搜身啊,你搜啊,看有没有手机。”秦宝宝站在沙发上,张开双臂,“你敢碰我,我就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就和爸说你摸我胸。”秦泽翻白眼抢答。

    “那你摸过了吗。”王子衿斜眼就是一刀。

    秦泽:“......”

    秦宝宝眼珠子一转,厚厚厚的笑,“少年呦,请问你丢的是金宝宝,还是银宝宝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,老爷爷,我丢的是秦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少年呦,你真是个诚实的孩子,”姐姐开心的扑过来:“宝宝就归你啦。”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斜地里伸出一条腿,点在秦宝宝腰部,命门被击中,姐姐当时就萎了,软到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。”秦宝宝怒瞪闺蜜。

    王子衿满脸愧疚,满脸真诚:“哎呦,脚抽筋了一下下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......”

    她get到王子衿笑里藏刀不显山露水的宅斗技了。

    聚利投资有限公司。

    李林峰从总裁办公室出来,他刚把辞职报告递进去。

    调到投行部后,他彻底被打入冷宫,一个多月,一笔单子都没做到。他本来就不太熟投行的业务,这行业近年来又不景气,收入呈断崖式暴跌。

    李林峰对新总裁颇有微词,苏昊管理方面还行,业务水平就差多了。

    公司近几笔投资,动用资金十几亿,获益百万。简直是投资公司的耻辱。

    路过办公区,杨建无奈道:“老大,真要走?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别走啊,说不定什么时候能重新回来带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新来的经理可严肃了,我们习惯了逗比的你,不适应这么一本正经的领导。”

    “领导,别怂啊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升官了呢?”

    李林峰心里叹口气,升官?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“大家有缘再见吧。”

    他朝众人挥挥手,返回办公室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片刻后,办公室的门响了两声。

    陈光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辞职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,混保底工资?”

    陈光笑呵呵说:“我也辞职了。”

    李林峰收拾物品的动作停止,疑惑的目光:“这是为什么,你又没撸下来,干嘛不干。”

    “资金审批三天两头给我卡住,妈了个巴子,一堆程序要走,每次求这个求那个,钦差团的人尽踢皮球。这就是体制化的弊病,看不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为了这个?太任性了吧。”李林峰表示不能理解:“你小孩刚上小学吧,私立小学多贵啊,你说不干就不干,怎么奶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老婆早没奶了,”陈光神秘兮兮道:“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李林峰沉默。

    陈光鬼祟道:“天王盖地虎。”

    李林峰犹豫一下:“打死秦宝宝。”

    暗号对上了,略一沉默,两个人仿佛找到了组织,执手相看泪眼。

    “苏总也给你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想必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跟着苏总混舒心,她管理方面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靠谱不靠谱,毕竟苏总出来单干,没有资金方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苏总说待会给我们介绍一个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用猜都知道是秦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疑问,苏总和秦宝宝有仇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