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二十七章 怀中抱弟杀之破解法
    当秦泽“歌坛第一快枪手”达到“万众瞩目”成就的时候,他一度沾沾自喜,面对网友的调侃半心酸半得意。

    可当提到快枪手,大家第一时间把目光投向自己,这个反应让秦泽不能接受。何止不能接受,简直扎心。姐姐感受到宾客们诡异的目光,秉着好事我先上,坏事弟弟上的原则,默默朝后退了一步,再次扎心。

    收一收你们的目光啊,我还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老弟过来,就知道请你来是正确的选择。”黄易聪的大笑声吸引了众人注意,他说:“我对你第一快枪手的名声是很有信心的。经受了考验的荣耀,半点不掺水分。”

    宾客们又投来深有同感的眼神和不明觉厉的眼神。

    秦泽很容易就看透了他们眼神里的东西:

    “呦,快枪手,看好你哦。”

    “快枪手质量杠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又能目睹快枪手人前显圣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枪手666。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闻名遐迩的快枪手,我每天承受着与年龄不符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叮!人前显圣(10/15),请立刻掏出原创作品,帮新郎官敲开新娘的门。”系统也来掺一脚:“请适当装逼。”

    秦泽冷静的说:“这种情况,我不可能会有心理欲求,我没这么变态。”

    “你变不变态,回家问问你姐姐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系统你变了,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默默发任务的好系统了。”

    请问这辈子我还有希望摘下这个称号么?在线等,急!

    秦泽捧着被扎透的心,走向猛招手,笑的像个煞笔的黄总裁。

    黄易聪搂着秦泽的脖子:“老弟,靠你了,回头给你姐姐加鸡腿。”

    秦泽斜去一眼,加你妹的鸡腿,她又不是演员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婚礼,我不好装逼吧。”他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男人不装逼,怎么勾搭到真的?”黄易聪小声说:“我都进坟墓了,不在意这些,随便你装。”

    骚里骚气的对话!

    若换了狭隘点的新郎,绝对不会让秦泽在婚礼上抢自己风头,但总裁是职业老司机,老司机滚过搜搜歌词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搜了,没听到么,外头唱歌的是秦泽。”

    “秦泽?”

    “秦宝宝弟弟呀,歌坛第一快枪手,这都没听过?”

    “哎呦我去,这也太快了吧。”

    秦泽在门外,抽了抽嘴角,滚开,让我来砸开这群小婊砸的门。

    伴娘们愿赌服输,打开了门,开门的瞬间,几个女孩幽怨的瞟一眼秦泽。

    秦宝宝用手机拍下刚才那一幕,现在微博发了视频:“老弟666”

    粉丝闻风而来,惊喜的回复:“哇,弟弟又出新作了?”

    “宝宝是最幸福的姐姐了,从来不用为好歌发愁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样的弟弟真好,宝宝真幸福。”

    当然,也有让她讨厌的妖艳贱货回复:

    “厉害了,我的老公。”

    “弟弟么么哒,弟弟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弟弟是我的,你们这群狂蜂浪蝶滚开。”

    “秦宝宝是我姐,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她退出微博,把视频发到聊天群里。

    王子衿最先回复:“阿泽真厉害,棒棒哒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炫弟狂魔,呵呵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:“你是想说弟弟最厉害么?”

    秦宝宝嘴角翘起:“白莲花闭嘴,静静旁观就好了,今天心情好,不想教育你。”

    苏钰发一个“滑稽脸”:“谁教育谁?”

    刚说完,就被王子衿的“滑稽”脸刷屏。王子衿打字:“来斗图啊。”

    苏钰不屑道:“傻的”

    裴南曼:“别吵了,再吵我退群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那你退吧。”

    那天骂战后,苏钰又创了个群,拉秦宝宝进群切磋嘴炮,秦宝宝不敌,拉王子衿助阵,苏钰又把裴南曼拉了进来。

    又一次循环。

    “红豆思南国”邀请“秦泽”加入群聊。

    秦宝宝:“你又来这套。”

    苏钰:“你够了,我们不吵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rbqrbq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呵呵道:“不吵最好,跟你们开个玩笑而已,我手打的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......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......”

    苏钰:“......”

    秦泽把脑袋凑过来:“你在看什么,脸色有点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翩然转身,不给弟弟窥频的机会,飞快打出“黑了心的蛆”五个字,退出聊天软件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咱们回座位吧,婚礼要开始了。”姐姐挽着弟弟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是你叫的吗?”秦泽不高兴的说。

    秦宝宝歪着脑袋想了想:“快枪手哥哥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妈了个巴子,要不是场合不对,定要把她按在地上扎针。

    新郎牵着新娘的走进入婚礼会场,一对新人的婚礼正式拉开序幕。

    之后的事和秦泽没多大关系,他格外的低调,喝酒吃肉,看着宾客们上台玩节目,秦宝宝也上台献唱了一首,姐姐出马,引爆全场,凭借柔媚的嗓音和不俗的颜值,为嘉宾们带来精彩的节目。

    低调好,最好能淡化自己的存在,倘若这时候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上前招呼一声:呦快枪手。

    秦泽就打算让他知道什么叫血溅五步。

    婚礼结束后,姐弟俩结伴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为谁开车起了争执,因为他们都喝了酒,虽然没醉,不算醉驾,可要是被警察叔叔逮住,酒驾的罪名逃不掉。

    “姐姐是大明星,参加婚礼肯定要应酬的啦,小赤佬你喝什么酒,不走心。”秦宝宝脸蛋微红:“你来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真好笑,是你应酬的多还是我应酬多?我是新郎之外,最受瞩目的人。”秦泽很死性的往后座一趟:“你来开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我的新绝招是吃干饭的?”

    “瑟(po)瑟(bu)发(ji)抖(dai)”

    “小赤佬看招。”姐姐一个虎扑,压在弟弟身上,施展怀中抱弟杀绝技。

    啊......

    秦泽感觉身体里的小灵魂在颤栗。

    熟悉的触感,熟悉的怀抱,就是香味有点刺鼻。

    姐姐参加婚礼,喷的香水量是平时的数倍。近距离接触,秦泽鼻子有些难受,鼻腔发痒,他在姐姐怀里打了个哆嗦!

    阿嚏!

    狠狠打出喷嚏。

    一泡鼻涕水沾在姐姐胸口,在华丽的礼服上留下大块湿痕。

    秦泽推开身子发僵的姐姐,俯身抽出两张纸巾,慢条斯理的擦拭鼻子。

    “这波不亏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姐姐哇一声哭出来:“我亏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