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二十六章 快枪手
    “别走这么快,蹭蹭曝光度也好呀,咱们来这里就为了这个。”秦宝宝不情不愿的被弟弟牵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你别逗,别的记者可以蹭,uc的记者你有多远走多远,他们的小编很恐怖的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天天有网友嚷嚷着要啪uc小编,但他们依然坚挺的活到现在。”秦泽拉着姐姐:“快走快走,缺心眼的娘们。”

    缺心眼娘们......

    秦宝宝朝弟弟射过去一个斜眼,“你又想尝尝姐姐的新技能了?”

    秦泽不禁瞄一眼姐姐的胸,假装瑟瑟发抖:“不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骄傲的挺挺胸。

    继夺命剪刀脚后,她又解锁了新技能,但是总感觉好亏的样子。

    上楼就好了,通道口有两个充当迎宾的安保,西装革履,把记者统统挡在外面。不死心的记者们举着相机,对准姐弟俩的身影咔擦咔擦。

    秦宝宝掏出厚厚的红包递给入口处的家属。

    姐姐觉得这是赔本买卖,也不知什么时候能礼尚往来,心很塞。

    婚礼还没有正式开始,但大堂已经聚满了人,几个亲属迎着姐弟俩进去。

    秦宝宝委实太耀眼,一下子就吸引了众人的关注,她今天穿了件浅蓝色的长裙,偏保守,不露肩不露背,颈上戴一条钻石项链,耳坠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前几天新买的裙子,本来姐姐看中一条白色的华美礼服,艳光四射那种,秦泽一边惊艳,一边劝姐姐别作死,她穿那套裙子走进婚礼会场,估计司仪会认错人,大喊一声:“我们的新娘入场了,大家欢迎!”

    那秦宝宝可以为她的演艺生涯打gg。

    第一波凑上来的是歌星,腿脚格外利索。

    “秦老师,你来啦!”

    “秦老师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秦老师也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刚扬起一个笑脸,就看见歌星们冷漠的撇开自己,把灿灿笑容递给身边的弟弟。

    她只好维持一个僵硬的笑容,衬在万众瞩目的弟弟身边。

    富商名流们紧随而至。

    秦宝宝笑容立刻活跃起来,有些富商她认识,做过商演,拍过广告。有些不认识,但凭自己的知名度,肯定会来寒暄一番,没准聊几句就能搞定一笔单子。

    “秦老师,久仰大名啊。”

    “秦老师,最近有在炒股吗?”

    “秦老师,你在宝岛说一个月赚一亿,是真的吗?我炒股也颇有心得,咱们有空交流交流?”

    “秦老师......”

    富商们集体无视秦宝宝。

    深深的恶意将秦宝宝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姐弟俩在婚礼现场逛了一圈,秦宝宝发现除了徐韵寒几个星艺关系还不错的艺人,竟没人第一时间的主动和她打招呼,明星们大多冲着秦泽去的,富商们全部冲着秦泽去的。

    有的表示要和秦泽交流炒股心得,有的表示只要秦泽在微博或者公开平台捧一下自己公司的股,将感激不尽,并送上丰厚的报酬。

    “歌坛第一快枪手”和“股神”两个亮闪闪的光环照在弟弟头上,亮瞎宝宝的眼。

    不多时,新郎官出来了,如众星捧月。焦点瞬间转了过去,新郎官沿着婚礼现场,把所有宾客都过了一遍,接受大家的恭喜,遇到关系比较铁的朋友,就停下来聊几句。

    不过没看到新娘,婚礼还没开始,所以新郎和新娘敬酒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看到新娘?”秦泽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“婚礼没开始前,新娘不能出来吧......似乎是有这个习俗。”秦宝宝不确定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似乎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又没结过婚,我怎么知道嘛。”姐姐说。

    终于,黄易聪来到了秦泽姐弟俩这一桌,一叠声的恭喜中,黄易聪拍拍秦泽的肩膀:“呦,少年,我还怕你不来呢。”

    总裁大人很青睐秦泽,有能力有才华的人走到哪里都会受人尊敬,但黄易聪欣赏秦泽,是因为头一次有人能和他畅谈沪市大宝剑改革史,让人很有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。

    秦宝宝在他眼里,只是一个有潜力的员工,矜持的给个笑容就好了,今天的秦宝宝格外漂亮,可他是新郎官,所有人都能欣赏秦宝宝的颜值和身材,他却一定要hold住,一双双眼睛盯着他呢。

    “新娘子没出来?”秦泽问。

    “新娘子在房间里,待会还要发红包请出来呢,或许还会有什么幺蛾子,可麻烦了。”黄易聪拉过一条椅子坐下来:“我这里有照片,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打开手机相册,给秦泽看自己和新娘拍的婚纱照。

    新娘子很漂亮,而且经过美颜,仿佛仙子,可是格外的脸嫩,介于高中生和大学生之间,看起来似乎比自己还小。

    “新,新娘才多大啊。”秦泽震惊的问。

    “今年大三,本来想等她毕业结婚的,但双方长辈都觉得尽早结婚比较好。”黄易聪小声说:“早早的进了婚姻的坟墓。可没办法,新娘家和我家是世交,脾气性格又不错,我就依着父母娶了。”

    黄易聪一脸阅女无数,看破世俗的淡定。

    我也好想有这种世交。

    秦泽也小声说:“老哥你喜欢萝莉啊?”

    鉴于黄总裁骚汉子的内在,他说话没什么顾虑。

    “这年头不是很流行萝莉控么,我这把年纪了,姐控没什么市场。”黄易聪瞥了眼秦宝宝,打趣道:“你倒是很有潜力的。”

    秦泽警觉起来,总裁大人是知道些什么吗?我现在杀人灭口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黄易聪发现秦泽的眼神莫名其妙的杀机四溢。

    我说错什么话了吗?

    “对了,加个好友,发你些东西。”黄易聪说。

    两人扫码加好友。

    黄易聪给秦泽发了一大串福利,秦泽凝目一看,瞪大眼睛,那是一个个会所的地址,遍布沪市各大区域,以及经理的联系方式,末尾还有黄易聪的个人点评。

    秦泽悲伤的想,自己在黄总裁心里,就是一个大写的“老司机”吧。

    “会所有点高端,消费昂贵,但以你的经济能力,妥妥没问题,去吧,都是好地方。”黄易聪压低声音:“老哥我是没机会了,估计也没那精力了。还有一些闻名已久的会所没去过,最近严打么,甚是遗憾。老哥就帮你到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我去,大佬您强行醍醐灌顶传我毕身功力啊,我就一嘴强王者,其实还是小萌新,一百零八种姿势我心熟身不熟。

    秦泽激动的捧着手机,仿佛江湖中的三流剑客捧着孤独九剑秘籍。

    秦宝宝竖着耳朵偷听老板和弟弟咬耳朵,可惜没听到什么,心想,他俩才见过一面吧,这副知己难寻的模样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这时,亲友团们站在远处,朝黄易聪猛招手,呼唤他过去。

    某著名主持人的声音传来:“先请出我们的新娘。”

    婚礼有专业的司仪团队,不过主持人让给了娱乐圈著名的主持人。

    一群人哗啦啦的涌出会场,沿着长长的廊道,走向尽头的套房。新娘子就在里头。

    拍摄人员跟着人群走。

    秦宝宝兴奋起身:“走走,我们去瞧瞧热闹。”

    套房外,黄易聪巍然不动,由伴郎负责敲门:“开门开门,接新娘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敲半天,没人应。

    “开门开门,发红包了。”伴郎大喊。

    还是没人响应。

    秦泽脑补了这样的画面:开门啊开门啊,你有本事......

    好魔性。

    “红包有多少?”

    终于,房间里传来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先开门再给红包。”几个伴郎喊。

    门打开了,但有防盗链,只露出一条缝。

    “给红包,给了再开门。”几只白嫩嫩的手伸出来。

    提着篮子的伴郎就开始发红包。

    “可以开门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篮子里还有红包,不给完不开门。”屋子里的女孩们说。

    “嘿,这群小丫头片子。”黄易聪没好气道:“发吧,都给她们。”

    篮子里的红包发完,女孩们嘻嘻哈哈的说:“等会儿。”

    兜里揣着厚厚红包的女孩笑吟吟的给大家开门,其他女孩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在里面呢,你们继续,我先撤。”女孩笑嘻嘻说。

    这套房有卧室有客厅,总面积四五十平米,新郎们进了客厅,里面还有一扇门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众人傻眼。

    然后又是一阵“开门啊开门啊”的呼喊声。

    “给红包,不给不开门。”女孩们的声音又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给给给。”黄易聪大手一挥。

    提篮子的伴郎傻眼了:“红包没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,反正没红包不开门。”女孩们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黄易聪壕气的很,正要让伴郎们准备新红包,他的亲属扯了扯他袖子,恨铁不成钢的语气:“开门不是你这样玩的,不能一味的妥协,不然她们要求只会越来越高。”

    黄易聪一想,有道理,便不妥协,坚持让伴郎敲门,高呼:“开门呀开门呀......”

    围观的宾客们哈哈大笑,有的举着手机拍,有的为伴郎呐喊助威。

    双方僵持了一阵,屋子里,穿着婚纱的新娘坐在床上,容貌姣好,说:“好了好了,燕子,开门吧。”

    燕子堵着门,恨铁不成钢道:“哎呀,不能这么快开门,“得来容易”不知道珍惜,懂么。”

    小姐妹们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新娘无奈道:“可是吵死了。”

    燕子想了想,“那咱们退一步,让他们唱歌。”

    “唱歌好,让新郎官唱歌。”

    “唱的不好听,就不开门。”

    女孩们商量完,隔着门大喊:“不发红包可以,那就唱歌。”

    “三首歌,第一首:《永远爱你》,第二首:《我的爱人》,第三首待会说。”

    黄易聪心说,唱歌没问题啊,我搂着妹子们放声歌唱人生的时候,你们还没出生呢。

    镜头聚焦在黄易聪身上,真汉子开嗓就嚎起来,半点不嘘。

    “唱完了,第三首歌呢?”

    “快点说,别耽误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开门啊开门啊......”

    伴郎们的声音。

    房间里传来女孩们下一个指令:“第三首要原创,关于爱情的,不能瞎唱,一定要原创,要把我们新娘感动落泪才行。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黄易聪和伴郎们,心里有一万头草拟吗飞奔而过。

    哪来的原创啊,这不是刁难人么?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,瞎闹。”黄易聪的亲戚不悦道。

    这群黄毛丫头一点逼数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外面那么多明星,那么多音乐人,肯定有原创的吧,不唱不开门。”女孩们喊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歌手和音乐人们心里也是一片草拟吗飞奔而过,哪来这么多原创,有原创谁用在这地方。

    提篮子那个伴郎没好气道:“原创要求太高了,谁这么厉害啊,这么短的时间给你想首歌出来,快枪手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宾客们哈哈大笑,秦泽也跟着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咦,快枪手?!

    黄易聪猛的反应过来,扭头就往后看,终于让他搜索到了秦泽的身影。

    哄笑声戛然而止,反应快的宾客们get到了。

    快枪手!

    秦泽笑容顿时僵在脸上,一簇簇目光转向他,镜头啪一声将他锁定,仿佛在说:看呐看呐,快枪手在这里。

    mmp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