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三十五章 怀中抱弟杀
    容易得到的东西,总是不被珍惜。

    秦泽才知道一块金融牌照有多贵,即便是私募的。虽然对裴南曼来说,可能是举手之劳。这份情他仍然要记着。

    秦宝宝当初哭着喊着做明星,但在搭乘航班往返陌生城市之后,她觉得太累了。现在只想扑到弟弟怀里,哭着喊着:老弟求包养,嘤嘤嘤......

    她就是升级太快了,要是摸爬滚打个十年八载,就会好好珍惜如今的名利。

    姐姐很早以前就说,以后做出点成绩来,要开个工作室,自己当老板。她是有这能力的,但嘴强王者的属性,一拖再拖。

    秦泽也说过要开公司捧姐姐,但现在还挣扎在成立投资公司的起步阶段。

    用王子衿的话说:咸鱼姐弟,没毛病!

    搞定苏钰这个抖m,秦泽接到老子的电话,让他去趟学校,说讨论一下最近股市的风向。

    懂了,老爷子在向他取经,又不好明说。

    “戴什么墨镜,当自己是大明星吗!”老爷子坐在办公室,先埋汰一下儿子。

    惦记你儿子的小姑娘很多的。

    秦泽心说。

    “哦,每天跟姐出门都戴墨镜,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有槽可以尽情朝姐姐吐,但不能朝老爸吐,否则辣心的老萝卜会突然间掏出一条巨大的法器,不但儿子怕,女儿也吓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鸡毛掸子可厉害了。

    从下午三点聊到六点,天色擦黑。

    老爷子心满意足的催儿子回家奶女儿,“你姐快饿了,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当初同意儿子和女儿住,就是为了让儿子帮忙奶女儿,要奶好,奶的白白胖胖。

    秦泽走到门口,回头道:“爸,妈昨天跟我姐打电话,说你赚了不少钱,可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模仿老妈的语气:“你爸可厉害了,才半个多月呢,就把家里的存款翻一倍。宝宝啊,你要跟妈学学,挑男人要有眼光知道伐。”

    当时,秦宝宝下意识看弟弟。

    秦泽吐槽道:“爸,你就是从我这里偷师的吧。”

    父亲的威严维持不住了,老爷子恼羞成怒,果然掏出一条巨大的法器,吓的秦泽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在商住两用区买了菜,秦泽准备日常奶姐姐,这时候,子衿姐应该也回来了吧。

    果然回来了,客厅长沙发上端坐两位姐姐,一左一右,双手抱胸,表情姿势神同步。

    秦泽拎着菜往厨房走:“子衿姐你竟然没看电视?我先去做菜。”

    “做菜不急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吃饭。”

    姐姐们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不吃菜?”秦泽一愣:“那我下面给你们吃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冷着脸:“先过来,有话对你说。”

    秦泽把菜放桌上,茫然的走过去,正要坐沙发,屁股被姐姐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王子衿淡定的从玻璃茶几下抽出一张塑料板凳,“你的位置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家里什么时候有小板凳这东西了,姐姐们画风竟如此诡异。

    秦泽乖坐小板凳:“说吧,整什么幺蛾子。”

    装的真无辜,王子衿冷笑一声:“没摸清自己姐姐的深浅?肯定有事咯。”

    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姐姐的深浅。

    秦泽震惊。

    王子衿:“苏钰和曼姐是谁?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谁允许你把股份分给苏钰的。”

    两女人又异口同声,王子衿说:“我先问,股份的事晚点说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选择妥协,她在弟弟面前总是硬不起来,要没王子衿同仇敌忾,过会画风肯定会变成这样:

    “阿泽,饶了姐姐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错了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她屁股又要挨揍。

    正好借这个机会竖立一下姐姐伟光岸形象,而不是啪啪对象。

    要给小赤佬立规矩。

    “问你话呢,苏钰和曼姐是谁。”王子衿指着小板凳:“坐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双手放在膝盖,乖坐小板凳:“一个是我前任上司,现在的合伙人。另一个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上司和朋友是朋友?哪有这么巧的事。”王子衿不信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缘分呐!”秦泽感慨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子衿竖眉。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纯洁的朋友关系,对了,你们今天还在一个群里来着。你们也认识?”

    王子衿斜眼秦宝宝,哼哼:“某人为了保护独苗弟弟不被妖艳贱货勾搭,天天要撕上几回合,煞费苦心呐。”

    我去,果然是苏泰迪在搞事情。

    小蛮腰耍贱的本事,秦泽心里很有逼数。

    “真的只是纯洁的朋友关系。”秦泽指天为誓。

    “有多纯洁?”

    “就像我和宝宝姐一样纯洁。”秦泽不忘捧一下自家姐姐。

    王子衿悲哀的想,药丸!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你问完了,换我来。”秦宝宝推推闺蜜,心里憋着火,“坐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又摆出乖坐小板凳姿势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把股份分给苏钰?”姐姐鼓腮。

    “因为她是人才啊。”

    “呸,天天被我虐的辣鸡是人才?”

    “人家是留洋海龟,管理学博士,金融系硕士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:“.......”

    王子衿:“.......”

    罕见的在学历方面人穷志短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把股份分给人家,百分之六呐,你赚一个亿,人家就白白得了六百万。”秦宝宝怒道。

    “事实上,人家答应投六百万,我还觉得股份给少了呢。”秦泽摊摊手。

    “哇,你这个黑了心的,还敢顶嘴。”秦宝宝辩不过弟弟,改用脚踢,脚丫子不停的踹弟弟。

    姐姐一动手,瞬间把模式拉回到原样。秦泽大摔碑手拍翻姐姐,挥舞巴掌“啪啪啪”起来。

    王子衿悲哀的想,傻姑娘,刚刚竖起来的形象,就这样坍塌了呀。

    这辈子注定要被弟弟吃的死死。

    “小赤佬,你还敢动手。”秦宝宝挨了几下揍,气的要哭出来。双腿勾住弟弟的腰,手指戳他鼻孔。但被秦泽躲开。

    眼见又要被弟弟吊打,秦宝宝忽然福至心灵,搂住弟弟的脖颈,拼尽全力把他的脑袋往胸口一按。

    气势如虹的秦泽忽然软了,一泄到底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他开始挣扎,并且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求饶也没用,不会放过你的。”秦宝宝按的更狠。

    “他要憋死了,快放手。”王子衿上前拉开闺蜜,羡慕嫉妒恨的看一眼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秦泽半躺在沙发,大口喘息,好可怕,差点死在姐姐怀里。

    感觉身体被掏空。

    “让你还顶嘴不。”秦宝宝瞪眼。

    “不敢了,不敢了,”秦泽摆摆手:“以后都给大佬低头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再一次悲哀的想,纯洁的友谊?

    药丸。

    两天后,11月30号。

    星艺总裁的婚礼在五星级大酒店盛重举行,黄易聪包下了整层酒店做为婚礼现场。来往的宾客除了商贾名流,还有娱乐圈的明星以及资本大佬。

    秦宝宝携手网红弟弟踏入酒店。

    刚进门口,就有蹭热闹的记者,二话不说掏出相机,咔擦咔擦朝两人猛拍。

    今天的标题有的写了,《震惊!星艺总裁的婚礼明星云集,竟然请来了他》

    不对不对,标题不够震惊,换一个《震惊,总裁婚礼竟然出现他的身影,他想干什么?》

    秦泽看了眼那家伙胸口的标志,拉着姐姐就走:“快走快走,这家伙是uc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uc不是浏览器么?”姐姐茫然。

    “没时间解释了,不但是uc的人,目测还是震惊部的,先上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