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二十三章 搞事
    苏钰拎着包包就走,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,工资也不要了,辞职报告也不写了。

    爱谁谁吧,老娘不干了。

    开着车子在城市里转悠,本想回家打游戏,消磨大好青春,转念一想,不行,不能当咸鱼,得找个出路。

    去应聘工作的话,以她的学历,估计能当个小领导,混个几年当上中层领导,高层的话,看机会了。期间可能还要被上司骚扰,职场潜规则什么的,国内玩这套超级六。

    再说,让她在一家公司慢慢摸爬打滚,心态恐怕调整不过来。

    裴南曼和她说过,如果那边工作不开心,可以找她,裴女王金口玉言,断然没有悔改的道理,没准会给她一家分公司打理。

    开局不带刀,不带狗,同样能成土豪。

    苏钰把车子停在路边,拨通电话:“南曼,我离职了,聚利那边,你要不要撤资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处理好的,”裴南曼丝毫不意外她的突然离职,沉默几秒: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这时候只要说“我还没想好”,壕气的裴大姐肯定会说:“跟我混吧,给你一家公司,分分钟带你上人生巅峰。”

    裴南曼虽然把交情和生意分的很清楚,但同样欣赏苏钰的才干。

    苏钰犹豫了好久,裴南曼也不催她,最终,她还是把话咽了回去:“我找到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裴南曼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苏钰握着手机,茫然发呆。

    没有了工作之后,那种孤独的感觉越发浓重,她就像溺在孤独大海里的可怜虫,伸着双臂希望有人拉她一把,可是溺了二十几年,就是没有好心人伸出援手,到现在没溺死,也是个奇迹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眼前忽然飘过秦泽的脸,想起他一本正经的话,要不,勉强找他试试?

    看他光杆司令一个,好可怜的。

    苏钰拿起手机,又放下,踌躇再三,拨打了秦泽的电话,彩铃是秦宝宝的那首《童话》。

    “喂?”秦泽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钰抿着唇,故作轻松道:“你说的话还算数么?”

    秦泽道: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苏钰强调道:“那天在我家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秦泽拔剑四顾心茫然: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苏钰感觉心好累。

    “你说要我帮忙的,你不是注册了公司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通了?”秦泽大喜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找个地方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“好,等中午收盘,我们找个地方聊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想聊。”

    那头沉默一下,“地址!”

    “就咱们面......面基那个咖啡店。”

    半小时,秦泽开着姐姐的小红马来到咖啡店,总觉得一个男人开女式车怪怪的,咸鱼姐姐说好给他买车的,结果食言了。

    一进门,立刻看到了苏钰,她仍然坐在那个位置,多日不见,美女总裁还是这么漂亮。可惜是个抖m,好难驾驭的感觉。

    秦泽入座,点了一杯卡布,把自己公司注册文件递给苏钰,“怎么忽然不干了,因为心碎了么。”

    苏钰翻了个白眼,“老头子心里只有儿子,我死皮赖脸呆着干嘛,当汉献帝么?总觉得跟着他们做事,迟早团灭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老头智商如此低能?这么优秀的女儿都不用?”秦泽安慰她,“跟着本大神发育,你才能躺赢。”

    苏钰懒得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美女总裁如此冷漠,或许是我回答的方式不对,秦泽眉毛一扬,脸上充斥着大佬对弱鸡的鄙夷和不屑:“你是活该,早就好跟我混了,那种破公司有什么好呆的,跟着我混你才能走上人生巅峰。”

    一脸不屑的嘲讽,但要透着“我是对你好”的关切。瞬间就能撩到苏钰的g点。

    美女总裁双眼一亮,唉声叹气道:“倒不是智商的问题,宠儿子和智商有什么关系,在他想法里,他的东西都要由儿子来继承,就像皇帝生了个废柴太子,难道因为太子是废柴,就把大好的江山拱手让人?伟人也做过糊涂事,你能说他智商低?”

    “唐玄宗年轻时多英明神武,到老了不一样成智障?我爸他未必不看重我,只是更爱他的宝贝儿子。他当年就为了这事和我妈离婚的。苏昊现在可开心了,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把我挤走,没人和他争家产。苏昊出生的时候,我爸还没有发迹,又是个私生子。跟着她母亲生活,小时候穷怕了,他要真是个接受良好教育长大的公子哥,目光倒不至于如此短浅。就因为他能力有限,在总部做了几年,没什么出色的成绩,派到分公司做一把手,也没展现出过人的才华。总裁的位置是董事会任命的,我爸有投票权,却做不成一言堂,董事会不看好我哥哥。”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你爸是如何以穷屌丝的身份,做到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,靠一张利索的嘴,还是如我一般彪悍的腰力?又或者连我这种拥有系统的大佬,都不曾掌握的“二指禅”神技?

    秦泽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好有道理……”他说。

    也对,如果她老子能一碗水端平,就培养不出一个抖m女儿。她的童年和少年,估计会过的稍微开心些。

    虽然得到了大神的肯定,苏钰却一脸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“屁话!”秦泽立刻改口:“那你就报复啊,往死了整啊,整死他们,整垮聚利,让苏日天彻底扑街。如果不懂怎么宅斗,我给你推荐个老师,脸厚心黑,平时还能装成温文尔雅的大家闺秀,可啪的很。”

    差不多摸清苏钰家里的境况了,老子做生意很有一手,但是个极度重男轻女的老迂腐,这个不奇怪,老一辈的人普遍这种思想。奈何生了个资质普通的儿子,儿子初中前以穷小屌丝的身份生活,毕生的梦想就是把妹妹赶走,独霸家产。可小屌丝驾驭不住偌大的集团,更拿不出漂亮的成绩,登基大业被群臣阻扰。老子操碎了心,恰好女儿这里潜力巨大,前程似锦。苏桐就把儿子安排在聚利,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用游戏术语:躺赢!

    嗯,差不多就这样。

    “好主意。”苏钰如同醍醐灌顶:“要不我回聚利报复?”

    大神的训斥总是夹杂着真理,乃我成长和进步的阶梯。

    “诶诶,我就随口一说。”秦泽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:“既然你老子瞧不上你,你留在聚利也没意思,反正你老爹的思想是将来给你一大笔丰厚的嫁妆,或者一部分财产,但是事业上以你哥哥为重对吧,我很欣赏你百折不饶的韧性,以及永不屈服的精神。你已经通过游戏完美的展现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泽其实很想说:姑娘,贫道看你骨骼惊奇,天资聪颖,不如来贫道坐下,当一名吹箫童子.....不,童女。

    不过他忍住了,没作死。

    这种话说出来,不知道抖m是兴奋的浑身战栗,还是和他当场翻脸?

    苏钰打开文件夹,抽出营业许可证,八个大字映入眼帘:宝泽投资有限公司。

    好搓的名字,为什么会取这样的名字?有什么特殊意义么。

    法人秦泽!

    股东秦宝宝!

    苏钰挑了挑眉,不动声色,她看了半晌,“呦,居然还有私募牌照,这东西你怎么搞到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裴姐帮我搞定的。”

    苏钰啧啧啧:“真爱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帮你可以,但我有一个要求。”苏钰认真的说:“我要入股,我有六百万的存款,可以投资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不需要钱,等月底我会有一个亿的资金。”秦泽说。

    “不行,那就没得谈。”

    “能说说理由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不要给这个家伙打工。”苏钰指了指秦宝宝的名字:“非但要入股,还要比她高,六百万不够,我就砸锅卖铁凑钱。反正就是要压她一头。”

    什么仇什么恨啊,就因为我姐天天在游戏里虐你?

    女人的思维真奇葩。

    “可以,我身份证现在就可以给你。如果需要我出面配合的,你尽管打我电话。这些事情你搞定就好了。”秦泽很大方,没有一个精通管理的人才,他得学习怎么开公司,耗时耗力。就算苏钰不出钱,他都愿意分一点股份给她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也知道,这就是个空壳公司,连办公室都没租。还有其他一些证件啊,手续啊,都交给你办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钰一愣:“那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男主外女主内,我当然是忙着赚钱了。”秦泽拍拍手:“那么,一切都交给你了。姑娘,本大神看好你呦。”

    一切都交给你了......

    成立一家公司的辛酸过程,被浓缩在七个字里,一头砸入自己的怀抱。

    苏钰头一次觉得大神的笑容是如此的猥琐和不怀好意,她想自己定然被坑了,什么走上人生巅峰,什么看好你呦,都是骗人的吧。

    目的就是想做甩手掌柜。

    这对姐弟果然都不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看我的表情。”苏玉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秦泽道:“微笑中透着真诚?”

    “不,是微笑中透着mmp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下午,苏钰驱车回自己的小窝,拎着那份公司文件,掏出钥匙开门,脚步轻快。

    熟悉的家,熟悉的孤独,但又有一种不同的感受。有点喜悦,有点安心,有点期待......

    她把自己摔在松软的大床上,怀里抱着文件,望着天花板,露出小女孩般的甜美笑容。

    再一次和秦泽共事,心态却完全不同了。以前对他的印象:呦,这小伙子不错。

    现在:大神腿上还缺挂件不!

    秦泽是她为数不多的朋友。

    对了,差点忘记一件事。

    苏钰翻身坐起,解锁手机,拍下公司执照、秦宝宝和秦泽的证件照,发到一个聊群里。

    “以后这家公司,我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某人的证件照又呆又傻!”

    苏泰迪又要搞事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