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两百二十二章 翻脸
    晚上,吃了晚餐。

    秦宝宝缩在沙发看电视,王子衿帮着秦泽刷碗,做家务这种事,王子衿是没养成习惯,不是不愿意干。秦宝宝则是懒,姐姐的思维:我有弟弟,凭什么要我干家务。

    秦泽刷碗,王子衿负责清洗,沥水,叠放进碗柜里。

    水声淅淅沥沥,秦泽忽然问道:“那个张灵不会搞事情吧,她可是指名道姓要坑我姐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漫不经心道:“她不敢,她从小被我调教,没那个胆子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毕竟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长大了我也有办法整......教育她。”

    秦泽赞道:“我姐说的没错,子衿姐果然心黑的很,给你一百个赞。”

    我姐说的没错,子衿姐果然心黑的很。

    子衿姐果然心黑的很。

    果然心黑的很。

    秦泽的话,在王子衿脑海里自带回音,她仿佛听到了自己形象坍塌的声音,砰的一声,好清脆。

    王子衿放下碗,洗了洗手,一声不吭的打开冰箱,抠下一块碎冰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。”秦泽茫然。

    “我不但心黑,还手黑。”说罢,她扭身出了厨房。

    几秒后,客厅传来姐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冰块,冰块进我脖子了......救命啊!!!”

    十一月底,外面刮着寒风。

    秦泽莫名的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聚利投资。

    早上九点半,副总裁办公室,苏桐端坐大椅,正对桌对面站立的儿子耳提面命,说的唾沫横飞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个月的业绩跌了这么多,总部还特地抽了五亿的资金投到聚利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份业绩,董事会怎么可能对你满意?”

    国外的大型公司,讲究任人唯贤,你有能力,有资历,那好,执行总裁的位置咱们可以谈。

    国内的大型公司,则讲究任人唯亲。苏桐骨子里还是子承父业那一套,可公司做到这个规模,总裁的位置早已不是他说了算,董事会肯定会给他面子,但如果集团的太子爷能力不行,那就不好意思了,总裁位置想都别想。

    苏昊的能力,当中高层管理绰绰有余,更进一步,太难了。三十岁的年纪,潜力和差不多到尽头了。

    苏桐今年五十三,他打算六十岁一到,就退居二线,把位置传给独子。他为这儿子是操碎了心,知道今年股市火爆,不惜食言也要从女儿那里摘桃子,把功劳匀一份给儿子,加深他的履历,为日后接班打基础。

    苏昊有苦难言,“前阵子股市不是暴跌了么,我为了止损,就把资金挪出来,投到蓝筹股里头去。谁想没几天,股市又大涨,爸,你知道的,大投资,宜静不宜动,同时也忌讳追涨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忘了忌讳抛跌?”苏桐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蓝筹股的特点就是稳!盘子太大,经得起跌,是散户和机构钟爱的避风港,但同样因为稳,别的股蹭蹭暴涨,一言不合就百股涨停,蓝筹股稳的不要不要,每天给你涨个百分之二三,已经是可歌可泣了。

    因此,这个月的收益,相较上个月,落差太大,刚跟股东们吹完牛的苏桐表示不能接受,今天过来劈头盖脸训斥儿子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公司,连个人才都找不到?”苏桐拍桌子:“有事要和手底下的经理们商量,做公司,最忌讳一言堂,明白吗。”

    苏昊心说,那些有异议的家伙,不都给咱们扫到犄角旮旯去了么。

    苏桐知道自己儿子专业不对口,难免出昏招,气道:“你不会先和你妹妹商量?好歹也是留学回来的金融硕士,管理学博士。”

    苏昊眼睛一亮,诶,这个锅可以甩给她。

    当即委屈道:“爸,苏钰她这段时间迟到早退,开会也一言不发,完全不参与公司运营。我只好一个人扛起公司业务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?”苏桐道:“让她到办公室来。”

    苏昊打苏钰办公室座机,助理告知总裁还没来上班。

    “爸,她现在还没来上班呢,都九点半了。”苏昊强势甩锅。

    直到十点,苏钰姗姗来迟,卸下公司担子后,她过的还蛮开心的,每天在游戏里纵横捭阖,白天和裴南曼喝喝茶,做作spa,早上还能睡个懒觉。

    被老爹从一把手的位置撸下来后,她就自暴自弃了,上班劳心劳力,给哥哥做嫁衣,没意思。而且苏昊心眼贼小,不给她立功的机会,凡是她的建议,统统驳回,钦差团和经理们都投靠苏昊帐下。

    总算明白汉献帝的感受了。

    打游戏虽然爽,可没有大神唾沫横飞的教育,就觉得格外空虚。

    在游戏里怼队友,已经无法满足苏钰日益增长的空虚感,因此她创了个群聊,把秦宝宝拉进来,不开心就怼她几句。

    怼完感觉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她就跟泰迪一样,到处搞事情。

    通过助理传话,知道老爹来了公司,并要求见她,苏钰放下包包,敲开副总裁办公室的门,看见端坐大椅的父亲和沙发上的哥哥。

    苏桐黑着脸把报告摔桌上,指头敲击办公桌:“月初刚表扬你们,这个月就给我来这么一下,是不是觉得老爸的心脏太好,缺乏刺激?”

    苏钰指尖挑起鬓发,捋到耳根,脸蛋精致,扫了眼业绩报告,不在意不关心:“这个要问苏昊了,公司业务都是他把关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总经理,你当然要负责。”苏昊啪一声把锅戴在妹妹头上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最近经常迟到早退?钰儿,爸知道你喜欢玩,静不下心,爸理解的。”苏桐啪一声把原谅帽给女儿戴正。

    “但不能因为有你哥帮你分担压力,你就不做事了,要不然你这个总经理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为什么不做事你心里没点b数?

    苏钰感觉心好塞,“爸,我没话语权,都给苏昊架空了,他做事从来不问我的意见,我反对也没用,公司都听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你迟到早退,上班不走心,反而怪我咯?我要跟你一样,这公司还要不要开下去。”苏昊站起身,大声反驳。

    “没能力偏偏喜欢颐指气使,谁在公司搞一言堂,你自己心里不清楚?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苏桐一拍桌子,“我不管谁对谁错,只看成绩,出了问题,先追责一把手,责任一层层担下去,我已经批评过你哥哥了。你是总经理,你必须承担最大的责任。”

    苏昊心想,爸,你这么吐槽,小心404哦。

    苏钰明白了,从头到尾她都是错的,某坑货作者说过:因为不爱,所以都错。至理名言呐。

    心好累。

    “人家一把手掌握最大权利,说的话就是真理,错的也是对的。我呢,我只是个被架空的可怜虫。”苏钰怒怼老爸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就怼起来了,这几天和秦宝宝互怼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苏昊心惊胆战,完了,你这实力吐槽,怕不是要404。

    “你还顶嘴。”苏桐大怒。

    “行,甩锅给我是吧,”苏钰把胸口的牌子摘下来,啪一声砸在老子面前:“那我这个总经理引咎辞职。老......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差点顺嘴自称老娘,老爸偏心归偏心,辈分不能乱。

    早就不想干了,没意思。之所以赖着不走,就是看不惯苏昊洋洋得意,想着猥琐发育,打好一波团,没准就能翻盘。大神总是这样教育她的。

    凭什么继承权都要给儿子,女儿不是人啊,女儿没有合法继承权啊,问问法律同不同意。

    这对母子越忌惮她,她越开心,越要表现的优秀,因为她越优秀,母子俩就越吃不好睡不香,当年可劲的欺负她,现在轮到她报复。

    但这种做法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她看着父亲偏心,心里就难受。

    苏昊喜出望外,费了好大劲才压抑住脱口而出的“你说话算话。”。

    苏桐一愣,似乎没想到女儿竟如此硬气,饶是人生阅历丰富,一时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。”苏钰拎起包包,啪嗒啪嗒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