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
桐树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> 第二百二十一章 黑子
    两人躺在床上,盖着同一张被子,两只枕头上放着两颗脑袋,彼此凝视。

    姐弟俩沉默着,以隽永而深情的眼神凝视对方。

    然后秦宝宝脸上很快爬上一抹嫣红,垂下目光。

    我赢了!

    秦泽喜滋滋地想。

    十岁前他们经常玩这种幼稚的游戏,以眼神互掐,谁先低头谁就输。通常都是姐姐获胜,小秦泽羞涩的低下目光。

    而今风水轮流转,莫欺少年穷,古人诚不欺我。

    秦宝宝把被子拉上,盖住半个脑袋,低声说:“真暖和诶,一个人睡的时候,怎么都捂不热被子,得开空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和子衿姐睡吗。”秦泽纳闷道。

    秦宝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会不会聊天的,小赤佬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人一床被子。”姐姐白眼道。

    秦宝宝脚丫子摩挲弟弟的小腿,咯咯笑:“阿泽,你腿毛好少,光溜溜的和女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腿毛少,欲望弱,宿主,我好像知道你当咸鱼的真相了。”系统说:“你是那啥冷淡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嗨,别突然诈尸,吓尿我了。”秦泽觉得心脏狠狠抽搐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句话很想说。”秦泽道。

    “mmp?”系统道。

    “并不是,我在想,脑子里有你这么个东西,以后我和媳妇啪啪的时候,就感觉有人在旁观,心理压力好大的。”

    系统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容我沉吟。”系统沉默几秒:“你会看动物世界吗?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必看节目,可以喜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看过动物交配吗?”

    “看过,没啥感觉,不如岛国动作片给我的刺激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有感觉,我还佩服你是条汉子。”系统说:“同理,你们在我眼里,就和看动物交配一样。虽然我是人工智能,但在我设定里,没有七情六欲,宿主你和雌性生物啪啪,于我而言,就像看一场动物交配……宿主,你走神了?”

    秦泽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泽没搭理它,看着自家姐姐如花似玉的妖娆脸蛋,不知道为什么,心如止水的很。

    特么的lobsp;   “我说错了什么嘛?宿主,你现在的脑电波格外诡异,已经趋于直线,你这样的话,以后如何触发任务?”

    “宿主?宿主?”

    “别哔哔了,我齐天大圣也不容易,你诛了我不死心,还要毁我不灭躯吗?”秦泽给自己脑瓜一巴掌,就当打系统了。

    “干嘛呢。”秦宝宝揉揉弟弟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一样没腿毛?”秦泽也想用脚丫子摩挲姐姐的腿,但她穿着睡衣睡裤。

    “姐姐是小仙女吗,肯定没腿毛这种东西。”秦宝宝鼓腮。

    “你是小仙女,那我呢?咱们还不是一个妈生的。”秦泽好笑的捏姐姐脸蛋。

    秦宝宝缩了缩脑袋,细不可闻的声音:“不是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秦宝宝翻个身,给他一个后脑勺:“睡吧,明天回家。”

    十一月二十六号的,早上七点的航班。

    飞机八点四十降落在浦东机场,秦宝宝带着墨镜,女士大檐帽,外加一副口罩。尽管如此,长腿纤腰翘屁股的身材总能惹人关注。

    这女人身材老霸道了。

    秦泽也戴了墨镜,姐姐花两百大洋从台北夜市给他买的,“保生”牌太阳镜,妥妥的“保圣”牌盗版。不过临时使用,秦泽也就不责怪姐姐如此不走心的购物了。

    下了摆渡车,秦宝宝就让经纪人和助理各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她俩搭乘电梯往出发口走。

    “子衿,你在哪号门?”

    “2号门。”

    “走点心啊,那是飞内地的门,港台在13号以后,老远了,快开过来。”秦宝宝批评闺蜜。

    “知道啦,那我又不熟悉浦东机场。”王子衿委屈的说。

    两人在门口等了几分钟,小红马慢悠悠开过来,王子衿下车,猛招手。

    子衿姐跑过来,张开双臂,要来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秦宝宝笑容满脸的迎上去。

    王子衿一个拐弯,把闺蜜晾在一旁,和秦泽拥抱一下:“阿泽,想起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秦宝宝尴尬的站在原地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这女人故意的,报复自己批评她。

    女人的小心眼和报复心绝不会善罢甘休,王子衿把车钥匙抛给秦泽,想偷个懒,自己打开副驾座坐进去,但秦宝宝抢先一步,利用自己“得天独厚”的翘臀,来一招神龙摆尾,将王子衿撞了个踉跄,自己施施然坐进副驾位。

    王子衿恨恨的想,屁股大了不起?胸脯大了不起?迟早把你嫁出去。

    委委屈屈的钻进后座。

    小红马驶离机场,想着几十公里外的家开去。

    秦宝宝打开一袋宝岛买的薯片,吭哧吭哧啃起来,不忘喂弟弟几口,故意刺激王子衿:“宝岛真不错啊,好玩,阿泽噢!”

    “还不错。”秦泽给出中肯评价,却没注意后排的子衿姐直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我们拍了好多照片,晚点给你看。”秦宝宝说。

    我才不看。

    王子衿说:“吃什么呢,我也要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不是来亲戚吗,吃什么零食,小心姨妈侧漏。”秦宝宝打击报复。

    “你滚。”王子衿踢了一脚座椅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不该替这个黑了心的蛆擦屁股,姐弟俩去宝岛旅游的时候,网上有几天,一直在黑秦宝宝,老调重弹说她傍大款,说她和星艺高层眉来眼去,反正不需要证据,怎么黑怎么来。

    应该是羡慕嫉妒恨的人在抹黑秦宝宝,娱乐圈司空见惯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要有明星火了,肯定会有无良媒体子虚乌有的“爆黑料”来博眼球,或者竞争对手买新闻抹黑。王子衿在网络媒体公司任职这么久,套路摸的门儿清。

    她也写过类似的文章,黑徐璐的,主要是看不惯她以前打压秦宝宝。

    主编看了王子衿的文章,惊为天人,夸奖说:“通篇不见黑,却字字带黑,文章蕴含杀机,黑的自然,黑的和谐。子衿你是天生的黑子啊,下个月给你升职。”

    秦泽之前好奇问她,怎么升职这么快。

    王子衿闭口不答,总不能说,我是天生的黑子,黑人黑的很和谐,所以我升职了。

    王子衿打电话给沪市广电某领导,以前老爸麾下的一个喽啰,广电领导很乐意为大小姐效力,当天就给那几家网络媒体发了警告文件,惨这件事掐死在摇篮里。

    王子衿想,秦泽这条咸鱼,要成长起来,长路漫漫无尽头,在此之前,她可以为秦宝宝保驾护航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这几天她积极联系老爸留在沪市的人脉关系,预防张家的人搞事情,不过预想中的狂风暴雨没来,看来张灵那丫头不敢和自己撕破脸皮,她要真搞事情,王子衿就飞京城去扇她大耳刮子,机票钱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作为京城某个小圈子名声赫赫的黑心女,她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用高逼格的说法:勿谓言之不预也。

    自己的腹黑属性,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在秦泽面前暴露,秦宝宝是知道的,但王子衿相信闺蜜情深,秦宝宝不会出卖自己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王子衿霸占秦泽的笔记本,说要观看金曲奖高清视频。

    昨天直播结束后,大陆这边就跟着上架了。

    节目一出来,立刻收到广大网友的关注。

    秦泽又火了一把,海豚音再现,网友们惊为天人,高呼:“不愧是第一快枪手。”

    厉害厉害。

    秦泽看着弹幕飘起密密麻麻的“快枪手赛高。”、“快枪手名不虚传”和“快枪手666”,忽然觉得世界索然无味,人生好无趣。

    秦宝宝幸灾乐祸,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“我是快枪手,你开心?”秦泽怒道。

    秦宝宝一想,此言有理,怒道:“这群王八蛋,诅咒我……弟弟。”

    王子衿羡慕的说:“唱得真好,我要能唱这么好,做梦都笑醒。”

    诶,话说回来,子衿姐似乎从来没唱过歌。

    “子衿姐声音这么好听,唱歌肯定也好听。”秦泽吹捧。

    “对对,子衿唱歌很好听。”秦宝宝附和。

    “可他们都说我唱歌五音不全,但我自己感觉不出来。”王子衿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她们是羡慕嫉妒恨,子衿来清唱一段。”秦宝宝怂恿。

    总感觉老姐居心叵测,秦泽想。

    五音不全的人都听不出自己的问题,正如厨艺差的人都不觉得自己做的菜难吃,并且还不准别人说不好吃。

    秦泽想到了厨艺蜜汁自信的裴南曼,还有每次强颜欢笑说:“小姨炒的菜真好吃”的李东来兄妹。

    子衿姐的歌声……

    王子衿开心道:“那我唱一段青花瓷,我最喜欢这首歌。”

    一开嗓就选这么难的歌?

    青花瓷要唱出味道来,很考验唱功的。

    “素胚勾勒出青花……笔锋浓转淡……”王子衿一本正经的开唱,脸上洋溢着蜜汁自信:“瓶身描绘的牡丹……一如你初妆……”

    这何止是五音不全,简直没一句唱在调上。

    身为青花瓷的“原创者”,秦泽内心是何等的卧槽!

    秦宝宝忍笑忍的好辛苦,索性不忍了,往沙发一趟,捧腹大笑:“我的耳朵要怀孕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王子衿一愣,再看秦泽一脸崩坏的表情,顿时领悟到了闺蜜的套路。

    于是秦泽又近距离欣赏到了王家小姐姐和自家小姐姐的撕逼大战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现在大约在冬季,看不见姐姐们春光乍泄的风景。